首页 投资 ku酷游足球

第3779章 Miku?初音?

三月的春天很温暖,细雨如丝滋润着城市,微风绵绵吹动着清澈的湖水泛起涟漪倒映着老树发出娇嫩的青牙影子;漫步湖边的小情侣踏着青青的小草在诉说着甜美的故事,春天是那么美妙。
  今天是植树节,项东泽整理好车厢,等着课堂上打着瞌睡,要去岛外的《望海礁》植红树的同学们。伴随着下课的铃声,伸着懒腰的同学们乏倦地走出教室,挤上了车;陈真本来要跟大部队走,被潘婷别有用心推上了前座,陈真尴尬地遮着羞红的脸,不敢和项东泽照面,项东泽也不好意思在她眼前。
  一路从环岛路穿《桑田》海底隧道,半小时到达望海礁植树目的地。这是一个紧挨着陆地,有桥梁相连的十几平方公里风景美丽的岛屿,因为离市区比较远,没有工业,所以这里还比较贫穷,居民大多种点蔬菜瓜果和海产品供应市民,但由于天降酸雨,海水受到附近工业的污染,收成一年不如一年,市政府有意发展旅游,可是烟海的风景太多,这里不值一提,所以发展缓慢。
  先到先干,了解了注意事项,领了准备好的红树苗在一片规划好退潮的滩涂开工。虽然挺脏的,但本着负责的态度,都打着赤脚在淤泥里一颗颗地栽着。在中午之前,比其他组先完成了任务,准备离开。
  路过的阿姨看见潘婷,热情地打招呼:“阿妹回来了!”而潘婷的回答却只有一个生硬的乡音字:“嘿!”简单又没有表情,似乎有意逃避不愿搭理。
  这时同学们才想起潘婷的家就在岛上,有点饿的同学们纷纷建议去潘婷家吃午饭。
  潘婷急着拒绝:“不要不要,还是回学校我再请你们吃饭吧!”
  “外面的饭哪里有家里的香!”有同学起哄说。
  林杰向阿姨问潘婷家的住处,阿姨指着不远处的一栋两层水泥房:“那就是!”
  林杰领着大家顺着小路走去,潘婷拉着林杰为难又似哀求的口吻说:“还是不去了吧!”
  “为什么,你不会是怕我们把你家吃穷了吧!”虽然林杰是开玩笑,但是一个穷字却刺痛着潘婷的内心。
  劝不住大家的步伐,潘婷以前趾高气昂的神气没有了,低落自卑地跟在后面,对路过的邻里打招呼视若无睹。毕竟烟大是全国一流大学,能考上是村里的骄傲,所以乡亲都挺热情;
  眼看就要到了,简陋的房子,坐在轮椅上劈材的人清晰可见。农村出来的项东泽顿时明白了潘婷刚刚的劝阻是为什么。一向高傲的潘婷是为了不让同学们看到被自己隐藏的原本困难的家庭损了颜面!虽然挺讨厌潘婷,但如果这样会让她从此抬不起头,那还是帮她吧!在后面轻轻拍了一下潘婷,对前面喊:“我回公司还有事,你们是坐我车回去,还留下来吃饭然后自己坐公交回学校自己看着办!”
  面对同学们的抱怨,项东泽自顾地往回走,想留的少数也只能跟不想挤公交的多数走。这时潘婷才懂了那一拍的意思,高兴地挤了陈真的位置,想一起回去。项东泽却说:“你又不是大禹,过家门而不入!”潘婷老实地下了车。
  原来坐在轮椅上的就是潘婷的爸爸潘西仔,几年前因为车祸导致下身瘫痪,加上肇事者逃逸,沉重的医疗费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早年盖的房子也因为没有钱装修成了空架子,一家人靠着妈妈搭公交车挑些海产品各处串巷赚来的利润维持家用,正是在这样贫困艰苦的环境下,要强的潘婷付出了常人双倍的努力考上了烟大,可是学费和学校这座身处社会前沿的大融炉攀比阶级的风气让自觉不输、低于人的潘婷在经济上承受不住,慢慢地走在堕落的道路上…从而变成一个尖酸刻薄,爱占便宜,不择手段的拜金女。
  在家徒四壁的家里转了一圈,也没自己什么事情就要回学校,走了几步又折回来,从包里拿出三千块钱给爸爸,可是潘西仔坚决不要:“爸爸已经拖累了你,怎么还能要你的钱,这是你寒假兼职上班辛苦挣的,留着自己花吧!你好好的,就是给家里争光!”
  父亲不收,潘婷也没说什么,走到厨房,把钱给上高中,正在做饭的妹妹潘鹊:“这钱你替爸妈保管,有什么事跟姐姐说就好了,不要担心什么,好好学习比什么都重要!”
  潘鹊点头应下,等姐姐走了便把钱交给给爸爸,潘西仔叹息着,用力捶打没有知觉的腿,恨自己这样无用地活着拖累家庭,交代潘鹊:“把钱存到你姐姐名下,她也不容易,这钱我们不能用!”
  “我会的爸爸!”懂事的潘鹊一边答应,一边推爸爸进屋。
  潘婷转了一趟公交去找项东泽。见宿舍的门没关就进来了;见他正组装太阳能模板,和摆放在桌上的不少模型,一语双关地说:“以前还真是小看你了!”
  “那现在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
  “我谢你才是,帮我解了围!”
  “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穷,你觉得你这样好吗!谎言总有被揭穿的时候!”
  低头忙活,漫不经心地说话,虽然让潘婷很不爽,但又不好发作,把项东泽的被子一卷,坐在床上随意地靠着:“以你的能力和水平做这些有意思吗!就算你做出来了得不到推广也就是废物一堆,倒不如多花些时间在陈真身上,这样你至少比别人少奋斗二十年。”
  “这和你无关,我有我的理想,你有你的追求,不要用你龌龊的思维方式引导我!”停顿了一会儿,放下手里的事问潘婷:“我就奇怪了,为什么你这么希望我去追陈真,还是你只是希望陈真有个男朋友,如果说你关心谁的话那肯定不是,或许是因为陈真对你的什么事有阻碍?”
  “以前觉得你挺傻,原来不笨;我也不瞒你,我喜欢林杰,但林杰一直喜欢陈真,我一直没有机会,直到你的出现!”
  “既然这样你不是更应该自重!我想你说的这些只不过是你掩盖真实目的披上爱情外衣的托词而以。”
  虽然项东泽没有讽刺的意思,但潘婷听出了弦外之音,生气地站起来没注意撞到了第二层支架疼得忘记要说什么,气呼呼地走出去又回来,气愤地补充:“住这么个破房子,你有什么资格教育我!爱追不追,好像损失的是我一样!”
  被潘婷搅动了心情,项东泽坐在上楼顶的台阶上,眺望着远处的港湾若有所思,所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但是差别太大,自做多情取其辱….何必呢!
  这边思绪万千,楼下传来脚步和推门声,来的是雷珊珊,她已经有段时间没和麦克尔在一起了,尽管还有联系,但他以各种堂皇理由避而不见,这种冷落让她感觉到被抛弃了。见门没关,同样住楼顶的雷珊珊走在阳台往楼顶上看,走到跟前说:“你可以帮我吗?”
  项东泽一下入神,倒没反应她过来:“有事吗?”
  雷珊珊:“我想见麦克尔,我需要他给我一个解释!”
  对于她们的私人感情项东泽爱莫能助,但她看上去很坚强:“乔伊早就提醒过你了!”
  雷珊珊:“所以你们现在都在看我的笑话是吗?”
  项东泽:“你不要误会!他不常来我这!你可以打电话约他见面!”
  雷珊珊:“那我就不用来找你了!”
  看她的意思是想以自己的名义约他,明知道无法挽回,项东泽劝说:“算了吧,没有意义,与其把时间浪费在一个践踏感情的人身上倒不如回头找回自己的损失!这才是让他感到失去最好的证明!”
  雷珊珊:“那你愿意是那个人吗?”个性鲜明,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目的性极强,但不管她什么意思,多说无益,这个电话项东泽避免不了:“你过来我这里,找你有事!”
  这倒是头一次,麦克尔:“可以电话里说吗?”
  项东泽:“你必须过来一趟!”
  麦克尔想他也没什么相关的重要事情,推脱:“还是你来学校吧!我晚上还有课!”
  项东泽看着雷珊珊,让她决定,雷珊珊认可,约好了地方,雷珊珊要项东泽陪同。
  到学校已近黄昏,车停在西门口的岔路边上,雷珊珊一个人赴约去了临海一座牙岛炮台。正准备启动车子回去,一辆宝马Z4开来堵在前面,后边又停着路虎,项东泽按喇叭招呼。
  宝马车刚停稳,从上面下来个花花公子,样子挺急,拿了瓶红牛往车顶上一放,对项东泽说:“你等一下,我去去就回…”冲绿化带跑了几步又折回来,交代:“要是有人过来你让她在车上等我…”从车上拿了瓶纯净水往项东泽车上一放:“谢了…”就跑去竹林。
  项东泽摇下玻璃窗来不急拒绝,:“不用…”熄了火,前后看了一眼,这些豪车无一例外车头车顶放了一瓶或者多瓶饮料。项东泽奇怪!“这代表什么?躲罚单?”伸手到车顶把水拿下来看看,就是一瓶在普通不过的矿泉水,又放了回去。
  在拿与放的短暂过程中,有女生经过往项东泽这里瞄了一眼,轻声骂了句:“有病!”
  项东泽很莫名其妙,哪里招惹她了?下车想问问,她拿了饮料上了后面的一辆路虎。
  这时有个女生拿了红牛上了Z4,以为项东泽是车主,催促:“走啊!”
  项东泽左右看看,这也能认错,上前说:“人不在,你等等!”
  女生探头问:“那你的车呢?”
  项东泽往后面靠了靠,女生顿时变了脸色:“神经!”放回饮料,摔门上了另外一辆车。
  项东泽就纳闷了,无缘无故被Z4车主连累被骂了两次,非等他问问原由,站在车旁等他。此时,马路对面一个女生下了22路公交车横穿径直走过来,拿了饮料打开车门准备钻进车里:“走吗?”
  项东泽感觉有人拉门在问话回头不快地说:“不好意思!等人!”
  女生显然没想到会被拒绝得这么干脆,抬头退出来,不服气:“你…”看也不看还没出口马上咽了回去,想立刻转身离开,但转念一想,没必要,改口说:“给我准备的吗?”打开就喝。
  项东泽也看到她了,想她坐公交车回来比自己晚一会儿,现在莫不是接着下午的话又搬弄什么:“这不是我的车…”
  潘婷:“我知道,租的嘛!”
  项东泽抬手一指,意思自己“看吧…”
  怪就怪自己太机警,光注意人没看车,不由骂:“你有病啊!自己车上不坐在这儿蹭什么热度!”当看到他车顶那瓶水时又不怒了:“就差笑喷…少装蒜了…”
  接二连三!项东泽一头雾水,但顺她眼光看去,一定和这水有关:“水是别人放的!”
  这真人说假话不真也真!潘婷摸不清楚,但计上心来也是滴水不漏!:“在你家一口水都没喝,我就是有点渴,想喝水。”把饮料喝完罐子放了回去,准备去取项东泽车上的水接着喝。
  这时Z4车主又急急地跑出来对项东泽说:“谢谢啊兄弟!”冲潘婷喊:“嘿!美女走啊!”
  潘婷不敢停留,开门溜上了项东泽的车,对项东泽使眼色:“走啊…”就差拉他上去。
  项东泽觉得问潘婷也一样,把水取下来扔给Z4车主:“还给你!”
  看着项东泽驾车退去,Z4车主拿着空罐子竖起了大拇指:“不愧是老司机…高…”拧下盖子,自己把水喝了。
  潘婷赖着项东泽开车把自己送到宿舍楼下,下车时潘婷看着项东泽肯定地说:“刚才的事大家心照不宣!”
  前后连想,怕不是什么值得打听的事,见陈真下楼来,一口答应:“好啊…”赶紧走人。
  这反倒让潘婷觉得他心里有鬼:“真是真人不露像,把你想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