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6章 恩怨分明

唐充听密云哀求的话,心下起伏不定。眼神看向面对的妲嘉,见妲嘉一脸坦然,安之若素的样子,于心不忍,不想去伤害她。

“唐掌教,我杀你师父,你怎么还能容忍我这仇人活着?不动手为他报仇,还犹豫什么?”

妲嘉见唐充迟疑不定,有意以言语相激。

“掌教,她一心想死,何不成全了她?”

郝曲乘机落井下石。

“掌教,她自己不想活,何不来个顺水推舟送她上路?”

燕菡乘机附声接应。

郝曲、燕菡说完逼迫唐充的话,沾沾自喜,心有灵犀的相对一眼。二人对上官翠屏言听计从,早得其暗中授意:“唐掌教年少轻狂,很容易犯浑做错事。你们要尊敬他,说话要注意分寸拿捏,要从旁好言相劝,让他知道该怎么做。”

唐充听郝曲、燕菡一味逼迫他对妲嘉‘痛下杀手’的话,心下暗想:“她们敢这么无所顾忌的指指点点,定是有人暗中授意,而这人不难想到是上官师姑。这全是她的主意,她要借我之手除掉妲嘉。她却可以装不知情,把一切都掩盖过去。”

“唐掌教,你到底动不动手?”

妲嘉迫切的问。

“手上无剑,无从下手。”

唐充随口回应。

“掌教,接剑。”

郝曲、燕菡听唐充的话,真以为唐充手上缺剑,将就着把手上佩剑掷给唐充。

唐充见郝曲、燕菡把手上剑朝他掷来,却不想去接。他与妲嘉说的,只是顺嘴一说而已。郝曲、燕菡误以为他手上无剑,很需要有剑在手,才能施展开来。眼看剑已来至身前,只好勉为其难,一左一右接下。

郝曲见唐充接下所掷佩剑,心上暗喜唐充在糊里糊涂之中,已中师父的算计,想不到唐充没有一点心眼,如此实诚好欺。逐将师父早已算计到,接着往下说的话,波澜不惊的语气说出——

“听师父说起,掌教得师祖太乙真人传授的‘阴阳两极剑法’,剑招虽只有二十式整,却是奇妙无比。师兄弟们只知其中一二,却无缘得见完整的招式。”

燕菡接过郝曲的话说——

“今请掌教一定将二十式完整施展出来,既可以这剑法来杀这恶障,亦可让我们一饱眼福,真乃一举两得。”

唐充悟到郝曲、燕菡话中的意思,心下暗自惦量:“明着让我施展出二十式‘阴阳两极剑法’,让在场的师兄弟得以好好参悟一下剑法的精妙处。暗中则是试探我修为的深浅,体内是否还蕴藏有太乙真人百年修为的法力,一旦试出我修为尚浅,很有可能对我下狠手,先夺去掌教之位,后逐出太乙仙界。”

“掌教,你在想什么?是不想让我们一睹剑法的奇妙么?”

郝曲见唐充犹豫再三,担心他想透其中关窍,随意且巧妙的问。

“莫不是掌教嫌手中剑不是阴阳双剑,担心施展不出剑法的奇妙来?”

燕菡接着以挑逗的语气问。

郝曲、燕菡这两问都是诱使唐充出剑,唐充一旦气不过,非出剑不可。只要唐充出剑朝妲嘉刺出,一切都显露无余。

唐充听着郝曲、燕菡不怀好意,一心迫使他出剑的话,心里已有了自己的打算:将计就计。

“这两把剑轻飘,不如师祖的佩剑,称心如意好上手。我担心真被师姐言中,只有剑招,没有剑气,发挥不出剑法的奇妙之处,那可很失师祖的脸面。”

郝曲、燕菡听唐充说得轻描淡写,意会其就这么着想敷衍过去,却不能让唐充就此作数,寻觅它法来‘化招拆解’。转而看向妲嘉,见其样貌变化越来越发狐妖化,手上黑玉箫散发的烟氲越发浓郁,意会一触即发。见此变数,顿时有了主意。

“小狐妖,你可还记得,来此所为何事?”

郝曲怨怒的问妲嘉。

“我全记起来了!我为‘轩辕剑’可化解脚踝上的‘玲珑锁’,而来到此。”

妲嘉随声回应。

“你可真自私自利,却把我们害得差点就灭门,险些断了修道仙途。”

燕菡犀利不依不饶的语气说。

妲嘉听入耳中,心里怨忿徒增,狐妖真身越发明显,眼神变腥红色,指甲尖利如勾,狐尾一下暴出。恨忿的说——

“一切都怪我,一切恶果我来承受。”

“不错!一切恶果都由你来承受。该是你偿还的时候了!”

郝曲顺着妲嘉的话说。

妲嘉听郝曲这句话,心下意会,疾地向唐充扑去,手中黑玉箫随之而出戳向唐充。

唐充见妲嘉纵步轻跃,手中黑玉箫紧接着朝他戳来,转瞬已至身前,赶紧出右剑格挡。

郝曲、燕菡见唐充慌乱之下出右剑格挡,招法平平无奇,剑气也无半分使出。二人相对一眼,一脸的诧异。

妲嘉见唐充出剑格挡,却无半分剑气,一旦与她箫生出的力道一触,不仅剑毁,人还会受内伤。心想:“我有心让你杀我,你出剑不带剑气来格挡,伤的却是自己。你是存心相让,还是不会以气运剑呢?”眼看着箫尾就要触到剑身,脚下顿住,赶紧收回黑玉箫,法力随之强行收了。顿感体内气血翻涌无法控制,一下冲上喉咙,舌上感到一阵腥味,心知强行收回施出法力,累自己受了内伤。好在施出的法力不强只有三成,反噬的法力有四成,自我感觉伤得不是很重。

郝曲、燕菡将妲嘉不忍伤唐充而宁愿自伤的举止看在眼中,阴谋得逞,暗暗窃喜。但看唐充却像不知这是妲嘉存心相让,心上疑犊丛生。

“掌教,她已身受内伤。这不动真气而让对手自伤的法子,真是别出心裁,让我等始料不及。”

燕菡调侃的语气说。

“掌教,不乘此机会出剑,更待何时?”

郝曲迫切的语气说。

唐充听燕菡好心提醒的话,心上大吃一惊。“妲嘉怎会受了内伤?她见我出剑不带剑气,怕箫上邪恶之气伤到我。哎呀!我无心害她,却反而害了她。”

唐充听郝曲一再催促的话,看着妲嘉淡定自若的笑容,心想:“她宁伤自己,不忍伤我。怎可乘她有内伤,而伺机发难呢?”

妲嘉见唐充持剑而立,不依从郝曲的话而动,心下也疑惑:“难道他是‘纸老虎’?空摆架式而已?不对呀!在太乙宫前的一战,他虽然守多过攻,明显法力不弱。后面的禁地外的打斗,法力更是不弱。如今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法力?难不成使出最后的绝妙招法,以至法力消耗殆尽?”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元婴元婴豪情万丈.CS|仙侠身世如谜孤苦无依的孤儿南宫白因为一念之仁,埋葬了路边一具白骨,从此踏上修仙之路。撑铁伞,练元婴,穿东皇铠,骑踏云马,踏破宇宙洪荒,成就万古神帝。
  • 我师父是山神我师父是山神麦米立|仙侠“师父,我想学法术。” “隐身术,瞬行术,定身术,腾云驾雾术,缩身成寸术,呼风唤雨术……你学哪一种?” “我……全都要!”
  • 远古修真者在现代远古修真者在现代重水|仙侠他们曾经是远古时代一群法力无边的神,他们也有战乱纷争,他们以拯救天地劫难为己任,因为“天心”和“天魔之心”的缘故,他们穿越了过去未来和异世空间,他们和今天的人间僵尸之间产生了穿越时空的爱情,他们在我们今天的生活中找不到工作,远古的神,他们就在我们身边,在我们的身边,时时都在发生着许多穿越的事,只是,我们都未曾发觉,面对使命与离奇的爱情,远古之神又将如何抉择?
  • 漫漫修真道漫漫修真道二林有道|仙侠一个想要安静当宅男却被命运玩弄的故事,总是难以把握中和为吉的分寸,在吃苦头和偷闲中修真悟道。
  • 妖爵妖爵南尘北梦|仙侠仙者人修,神者天生,魔者地养,妖者...不问来路,不知去处,其中爵者,是妖爵
  • 一个人的修道一个人的修道血附子|仙侠修仙世界,一个穿越而来的底层修道者的混世录,以阵法建基,以创造为本,发展自己的修真文明,铸就修真史上重要的一笔篇章。 我对自己发誓,我会永世长存,一千年太短,十万年才算开始。 第一卷结束,第二卷完结,第三卷修真大势来临
  • 少女,修炼不少女,修炼不萦萦映影|仙侠系统:“少女,我观你骨骼清奇,是块练武的好材料。这里有各种修炼功法和各路武林秘籍,你喜欢哪个呀?” 沈璃:“喂,110吗?这里有个妖怪,快把它抓走。” 某天,发生意外的沈璃竟然被一个传说中的系统绑定,从此走上了封建迷信,啊不对,不食人间烟火的修炼道路。 当她小有所成后,还以为自己可以所向披靡走上人生巅峰时才发现,原来世界上还有比她更厉害的人存在。 见此情形,某系统不答应了,说好的要帮助沈璃走上人生巅峰称霸宇宙呢,这不是啪啪打脸么。 下一刻它就对着沈璃说道:“少女,我这里还有其它功法你要不要再来一本?” 沈璃:“······”
  • 九妖风云录九妖风云录青江雾|仙侠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九妖出世,人心浮动。上古得九妖者,天下顺从。现今得九妖者,阴谋现形。 “沧海日,赤城霞,峨眉雪,巫山云,洞庭月,彭蠡烟,潇湘雨,武夷峰,庐山瀑布,合宇宙奇观,绘吾斋壁。 灵明猴、侠者兔、幽冥牛、追风马、谛忠犬、扶桑龙、九尾狐、南火凤、夫诸白鹿,定乾坤八卦,描吾山河。 只是因为这一句胡说八道的话,你们便说我是妖,那我便要做着世间的大妖,杀尽天下恶徒。你们便说我为恶!我便要做这世间的大恶,屠尽所有邪道。 兰生!你可是要阻我!” “我……愿沉落魔道,与你同往。”
  • 凤翎绝恋凤翎绝恋历尽苍桑|仙侠女主本来是一个世外高人的弟子,因为长相奇特被其师父一直藏在了山上看守法器,突然有一天,一个贼人闯了进来。。。 都说人之初性本善,但真的是人之初性本善吗? 倒底是外在美重要还是内在美重要? 如果有人要用倾世的美貌换你的善良你会怎么选? 如果不知道,那就让女主告诉你吧。 在某个如诗的瞬间,不暗世事的女主遇上了迷一样的男主,可是倾心借付,他偷走了她的一切。 悲伤欲绝的她发誓一定要找到他,并将属于她的东西拿回来。 路上遇上了各种各样的人,产生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有人想用倾世的容颜换她的善良,有人为了摆托困境,将一堆堆的烦恼都丢给她,有人为了得到她的东西,不择手段的陷害她...... 且看她如何选择....
  • 邪王追妻倾世无双邪王追妻倾世无双陵拉|仙侠身为魔族最尊贵的公主,魔宗教主唯一的义女,虽然被外人称为“妖女”,性子从来都是冷漠无比,拒所有人与千里之外,遇上意外出现的男孩,却出手相助,这个男孩到底是谁?失去的记忆,肩负的使命,一切迷雾渐渐拨开,他们又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