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9章 碰瓷的?

“叶玄寒?去年毕业却选择留校待读的那个?”门卫室探出一颗脑袋,是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戴上魔法老花镜打量叶玄寒一番,狐疑地说:“先过来登记一下身份情况。”

“有劳了。”叶玄寒礼貌性的一点头,然后刷刷刷地写下自己的名字和班级!

门卫老头掏出钥匙,打开铁闸大门,以手示意:“填好就进去吧。”叶玄寒携上包裹,握住佩剑,缓步走了进去。

进入校门,呈现眼前的,还是那条熟悉的道路,与往常如出一辙,道路两侧种满高达十多米的枫树,火红的叶片在秋风的扫荡下,散落一地。于树荫下漫步,微风荡漾,清凉舒爽,令人心旷神怡。

这时,叶玄寒看向旁边的唐飞,狐疑道:“这位是?”

“他呀,叫唐飞,来自玄武城,唐门少主哦!不过,如今是我们的新兄弟了。”萧子泉一旁神采飞扬,手舞足蹈介绍道,反观唐飞,却彬彬有礼地拱手回应:“见过玄寒学长。”

叶玄寒微笑点点头,从唐飞的一举一动他可以看出唐飞从小就受过良好的教导。至于出自江湖世家,自小耳濡目染的唐飞,也同样从叶玄寒的身上看出了他的不平凡。

看着如同凛冬松柏,傲立于风寒之中的笔直身影,唐飞再次一拱手,认真的说:“学长,往后的日子里,请多多指教。”

“哪里,都是自家兄弟,谈什么指教,往后的岁月中,大家互相提携、互相照顾是真。”叶玄寒拿剑抱拳,算是回了礼。

两人四目相对,随即露出会心笑意。谁也不知,就因这一凝视,日后两人都为了彼此,而义不容辞,浴血奋战。

一群人说说笑笑走在树荫下,突然,叶无枫询问道:“哥,这趟任务还算顺利吧。”叶玄寒这次出任务预期时间是两天,但由于情况特殊硬生生的延迟了一天一夜,这期间里他可没少担心。

“嗯!完美完成。”弟弟的关切之意、溢于言表,使叶玄寒心里一暖。

“老大,给我们详细描绘一下你的英勇事迹呗,好让在座的小弟们长长见识。”大大咧咧的萧子泉手抱后脑一插话。

“也没什么特别的,与往常一样,不过护送途中出了点小意外,顺便围剿了一伙山贼团。”叶玄寒忽然恍悟:“对了,眼下已到晚饭时间了,怎么不见小马诚?”

“这个……马诚他,大概,应该,那个……唔……”几个事件参与者支支吾吾、躲躲闪闪就是憋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尤其是口无遮拦的萧子泉,此时却哑口无声,心里多么希望能凭空出现一道缝来,好让他钻进去呢!

——————

仿佛一群乌鸦在头顶飞过,最后还是玄雨站了出来,吞吞吐吐的说:“玄寒学长,马诚他还在医疗部,红姐姐,在陪着他。”

大家心里都清楚,叶玄寒和小马诚之间的感情不是一般的深。而他跟马红月的暧昧更是人尽皆知、非比寻常。

“医疗部?怎么一回事。”叶玄寒愕然。

肇事者萧子泉立马苦着脸,一把鼻涕一把泪,将整件事情的起因经过一一述说。尤其是说到主谋石星,更是添油加醋、艺术修词,叶玄寒听得义愤填膺。————

魔武学院——医疗部;

叶玄寒、玄雨和蓝琪三人朝前直开,火急火燎奔向三楼急诊部。至于叶无枫等几个男生,借口推脱,逃之夭夭。

绚丽豪华的楼房显现眼前,靠近天台的5号病房里,马诚安详地躺在病床上,像是熟睡了般。浓浓的消毒药水味弥漫四周,直呛人鼻腔。

“红姐姐,你看谁来了。”古灵精怪的玄雨蹦蹦跳跳的走了进来,紧随其后的蓝琪则掩嘴轻笑。

“雨丫头,你还敢来?不怕我生气了……叶,玄寒。”马红月迟疑了会,待看清背后的高挑少年,冷冰的俏脸方才缓舒了点。

尽管一个多月没见了,可少年依然是他记忆中的模样,身穿黑色绿羽绒夹克,深蓝的牛皮裤子,一头苍翠的刘海发,右手紧握着一柄鸟翼佩剑,风尘仆仆的模样显然是刚出任务回来。

“好久不见,红月。”叶玄寒缓步走了进去,眼神温和地看了看马红月,然后停在了病床上,问:“事情的原委我已经清楚,马诚他,现在好些了吗?”

“经过昨天一番抢救,现在没什么大碍了。听医者说,待小弟清醒过来就能出院。”马红月眼神复杂地看了眼叶玄寒,然后撇过头,缓缓的道:“此次出任务,时间怎么这般长,是出什么意外了吗?”

“没有,只不过半途遇到一伙山贼,耽搁了一下而已。”叶玄寒眼睛闪烁不定,接过话后,便停留在马红月姐弟之间。

“那你没……”马红月正想接话,憋了一眼二女后又欲言又止,一时之间和叶玄寒两人都双双沉默了下来。

气氛一下子变得无比怪异。这也不怪他俩,说来说去,问题始终是出在了玄雨和蓝琪这两个电灯泡身上。不管换做是谁,也不愿在情意绵绵的时候跟着个电灯泡吧,而且还要将一些肉麻的话在大庭广众之下曝光。

还好玄雨两人识趣,彼此拉了拉对方的手和打过眼色后,轻轻开口。

玄雨:“哈,红姐姐,既然马诚已无碍,那,我跟蓝琪就先离开了。无枫他们还在等着我们呢。”

蓝琪:“是啊!若是迟了,相信无枫他们会等的不耐烦的……”

说完,两女临急临忙的离开,随手紧闭了扇门。随即,房间里的温度也渐渐地开始温暖了起来。

下午六时——朱雀城市中心————

此时气候转变,已有丝丝凉意,夕阳殷红似红,缓缓地坠落于地平线下。

王天赐和水流川一伙人浩浩荡荡地走在街道上,前者手抱后脑,脚踢小碎石,骂骂咧咧:“他娘的,自昨天回校以来,本少爷便诸事不顺,先是被萧子泉那B崽子下**进了医疗部,然后又是玄武城来的那个臭飞仔上门挑事,本打算出口恶气,谁知不但赔了夫人又折兵,最后还把石星小子陷进去了,艹,你说晦不晦气!流川。”

“这也没办法,点子本就扎手,现在唐飞又跟他们走在了一起!以及……学院里的两个老不死长老为他们作后盾,环环相护,目无法纪,无法无天啊!”水流川昂天长叹,连说晦气。

“不就是嘛!川少说得对,无法无天啊。”小弟甲拍马附和。

“对了王少、川少,刚才在校听说……叶玄寒,那家伙回来了。”旁边的小弟乙面带恐惧的道:“您说,要是让他知道了此事,会不会……”

“去你妈的。”王天赐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得那个小弟乙原地打转:“回来就回来,怕他个鸟啊!你是在怀疑我王家的实力吗?吓?”

“对不起,王少,我,我,我只是……”小弟乙捂住高高肿起的脸颊,战战兢兢的忙道歉,说话含糊不清,声音又沙又哑,显然被打懵逼了。

“学长,小心能驶万年船,叶玄寒这家伙现在背后不止是破落的叶家,还有大帮会,胜邪之刃呢。”水流川摩擦着下巴,装作沉思道:“不如这样,一会找人通知石星的兄长【石宇】一声,就说这样……让他为其牵制叶玄寒。咱们来个坐山观虎斗,怎样?”

“假手于人,切~”王天赐表面不屑,但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此事,他默认了:“走吧,去买点药剂。”

一行人沉默地走着走着,却不知有一双眼睛在暗处默默地紧盯着他们。

王天赐等人最后停在了一间百货药行,这是间杂货夜店,通常半夜三点才会关门。因为里面的物品价格昂贵,不是一般人能消费得起,所以,闲暇时门可罗雀。不过,此时嘛!于门口中却站着一个中老年人在默默点着银票。

“喂,老头,好狗不挡道,闪开。”王天赐冷着脸道。

并肩在旁的水流川回过神,认真一看,微微一惊。

只见眼前的老人身材高挑,相貌古朴沉厚,一身漆黑素衣装束,脖挂猩红披肩,虽然衣着朴素,但却时而给人一种如同苍松傲立般的与众不同,时而又给人一种老奸巨猾般的狡黠,尤其是那双眼睛,流离之间精光闪烁。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主。

“不好意思啊!老前辈,我们要买魔法药材,劳烦您让一让好吗?”水流川一改往日的骄横态度,面带微笑,且很有礼貌的道。可惜那老人压根就没正眼瞧他,继续自顾自的数着银钞。

水流川又客气了几句,却不料打断了他的思路,老人顿时烦躁的道:“小鬼,你吵什么吵,稍等片刻不行吗?难道你们学院没教你们要尊老吗?”

本就心虚的水流川,被他这一吼,立时倒退数步。

“老头,公共场所,你堵在道中央,你还有理了你?信不信本少爷赏你几个爆粟?”王天赐紧握拳头,威胁般向前比划。

“就是啊!这店又不是你家开的?你凭什么横?”

“没错没错,这老头太嚣张了。藐视王法啊!”

“王少,上!给他点颜色瞧瞧……”

“对对~”身后的小弟骂骂咧咧一一起哄。

“一群兔崽子,翻了天了,良心被狗吃啊。气死老夫了。”老人撸起袖子,怒目圆瞪,吹胡子瞪眼。

水流川本想出言制止,无奈王天赐依依不饶,众小弟又在其后扇风点火,老头本人也不依不饶。双方最后争吵了起来。

水流川见多识广,他知道,有的人上了年纪,会韬光养晦,与人为善,但也有的人,那真是越老越妖,横行霸道。这个老头分明就是那类比较妖的人,虽然这种人不讲道理,但一个个比谁都要横。

“我就要站在这儿怎么啦,你们敢动我一下试试,信不信我马上躺在地上不起来!”老人面红耳赤,越骂越起劲。

同类热门
  • 我在异界开网吧我在异界开网吧罪凡尘|玄幻某三星宗门宗主:“嘿嘿,凡哥,让我玩会呗。”“啥?档次太低,不行!”某幻天境强者:“小友,这是绝品丹药,你看可否?”“嗯?这不是我每天当糖豆吃的吗?垃圾!”我是网管我怕谁,想玩游戏?可以,先哄我高兴再说。
  • 真武万古真武万古烟火西楼|玄幻地球修真者林峰,渡劫失败,穿越武道世界,附身被宗门抛弃的平庸少年。 武者成为先天,方能血气外放,林峰只需踏入炼气就能真气外放。 武者成为宗师,方能以神御剑,林峰只需踏入筑基就能以气御剑。 武道世界没有炼丹师,林峰的炼丹术,注定在这震惊世界。 这是一个修真者,在没有真气,只修肉身的武道世界,横行无敌的故事。
  • 炼狱邪神炼狱邪神因为你我才笑|玄幻憨直的壮小伙和他的哥哥凭着三分运气和七分智慧打败了偷袭村庄的山贼,为了一睹山外的世界,他们走出山村。可他们不知道仙人正暗中监视着他们,他们更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仅是因为神的一场游戏……友情,亲情,爱情的牵绊;个战,团战,国战的激斗;神兽当坐骑,灵兽成宠物,为了掌握自己的命运,他最终选择向神开战!
  • 乾坤之神器乾坤之神器雨后漫步|玄幻一个夜晚他降临在武家注定了他一生的命运命运的轮轴转动他与他们将面临的是生死的挑战而他为爱成魔却无怨无悔......
  • 万恶之王万恶之王跪舔女王|玄幻永生不死,万劫避让,谁与我李白首争锋?能随心所欲的活着,才能被称为王者!修行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能随心所欲的活着吗?
  • 不朽剑圣不朽剑圣无路|玄幻一个生而不凡的少年,一只本应握着菜刀的手,最终在人情冷暖下,悍然进入江湖,搅动风云。手中的剑,江湖之密,剑圣可得不朽。
  • 买东西的小道士买东西的小道士一个好孩子|玄幻随你信不信,反正我只是个卖东西的......小道士。
  • 天机尊者天机尊者熙儿洛瓦|玄幻夏佐,无父无母的少年,和爷爷相依为命,却不料被一场天机奇缘所改变。为了实现梦想,历尽坎坷,终登巅峰。艾丽,一边是仇,一边是爱,她将作何选择?有目标,有动力,还有什么能阻挡她前进的脚步。手无缚鸡之力的人间仙子,背负灭门之仇,成就夏佐一段人间姻缘。娜美,一边是使命,一边是冷血无情的魔兽,还有那个深爱的人,是背叛?是爱?是杀?还是留?嗜血狂妄的魔兽,冷酷的天赐使命,能改变爱上一个人的感情吗?身在名门,受天机,承天命,却也与夏佐成就一段天赐奇缘。
  • 早已无敌的天道掌控者早已无敌的天道掌控者梦游见火龙|玄幻【主角开局无敌,能让主角当对手的不超过五个!】 一千亿年前,谢天踏上了修炼的不归路,于是呢,两年后,他无敌了。 但是成为天道掌控者,必须要二千五百六十亿年呀……于是谢天只能浪费大好时光,过着无趣的收集天道精华的生活…… 【快穿文,每个世界停留时间不低于五十章】 【不会写简介,将就着看吧】
  • 败类败类十三郎|玄幻这是一个败类重生到另一个败类身上的故事。是的,他什么都不会,但是他会吃喝嫖赌坑蒙拐骗。他会偷宗门的典籍,悄悄改写让敌人修炼的走火入魔;他会骗师妹上床共度良宵,也会偷窥寡妇洗澡自娱自乐;他会拐带大陆至尊的纯洁女儿,引来漫天杀戮却面无惧色,反而乐此不疲。他会豪赌无数,却赢来一个便宜师傅,最重要的是这个师傅不是一般人啊一般人。总之,无耻是无耻者的通行证,卑鄙是卑鄙者的座右铭。白磊要用他肮脏的灵魂来书写异界那不屈的人生。此书毒草,中毒自理,如若身亡,实属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