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美杜莎pg2

第7306章 欺人太甚了!

半月节并没有因为恶龙肆虐而有所延迟,本来为了喂饱雷诺,村里人都勒紧裤腰带,但赵正霖认为,半月节是民俗文化,不能忘本,该吃吃,该喝喝,大家要用节日找回失去的快乐,重拾信心。
  于是,半月节当晚,全村人进行了欢乐的饮宴,大家觥筹交错,欢饮达旦。
  护心在人群中拎着酒杯到处跑,最后在宴席的角落里找到了心爱的梦洁,护心搓搓手正打算过去,好几天没有笑容的梦洁却发出一阵欢快的笑声。护心吃了一惊,他没想到梦洁居然这么快敞开心扉了,朝她对面的人一看,却是一个外村新来的男孩儿,护心认识他,叫歌翰天,今年十六岁,生得面若傅粉,唇若涂脂,剑眉星目,身材高挑,十分帅气,此时他身边围了一大群女孩子,被他幽默的语言逗得花枝乱颤,连梦洁都一扫心中阴霾,跟着笑了起来,而歌翰天的眼睛则不时朝梦洁瞟过去,暗送秋波。二人心意,一目了然。
  护心心中醋意猛升,看着二人,恨不得平吞歌翰天,可是看到梦洁跟他在一起那么开心,又怕贸然冲过去扰了梦洁,惹她不高兴,毕竟她好不容易才笑出来。
  这世上最开心的事,莫过于看到喜欢的女孩子开心,最不开心的事,莫过于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跟别人在一起开心。
  歌翰天和梦洁聊得有声有色,护心在一旁咬牙切齿,一个小胖子走过来,对他说:“哥们儿,来和我喝一杯,交个朋友。”
  护心目不转睛的看着歌翰天和梦洁,道:“我不喝酒。”
  小胖子探头在他杯子里看了一眼,哈哈大笑:“大男人不喝酒,居然喝果汁!”
  护心正在气头上,恼火的看他一眼,直接把果汁泼在他脸上,调头走了,任由背后的小胖子发出哇哇的怪叫。
  护心气鼓鼓的坐到一边的横木上,故意背对着歌翰天和梦洁,告诉自己,眼不见心不烦,要喝果汁才发现杯子被泼空了,一个怀抱壶浆的小女孩儿赶紧跑过来给他倒酒,护心慌忙止住,道:“我不喝酒。”
  女孩儿奇怪的说:“哪有男人不喝酒的?”
  护心脸上一红,跳下横木,跑进树林里去了,现在的他只想一个人好好静静,洗个冷水脸,然后躺下睡觉,把该死的歌翰天抛之脑后,明天起床就原谅梦洁。
  虽然梦洁并没有错。
  护心心里苦闷,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真想把自己灌醉,把歌翰天和梦洁的影子从脑袋里赶出去,可他不能这么做。
  上一次喝醉邪心就突出封印血洗了凤和村,护心不敢冒险,很明显邪心在他意志薄弱的时候最容易搞小动作,比如濒死状态,比如酩酊大醉之时,所以护心只得努力控制自己滴酒不沾,那可真难受。
  护心也不知道自己是何时爱上了美酒的滋味,或许,他只是喜欢喝醉后无忧无虑,什么都不用想的感觉吧。只有那时候,他才能真正的放松,可是,邪心连这么他一点小小的爱好都要剥夺。
  护心叹了口气,呆呆的看着天空,眼泪汪汪的回想着自己悲惨的命运,为什么,是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把邪心封印在我的体内?
  原以为这样可以睡着,却不想却越想越精神,到了夜色已深,村里人都停止了喧嚣,护心反而越添精神,便就着月色,爬上一个小山坡,凝神远眺。
  他想,他现在的样子,一定很抑郁。
  不知道,梦洁看到了,会不会心疼。
  他登高望远,感觉自己像一只灵猴,俯瞰着村子,远远的能看见喝醉的村民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睡觉,护心努力的在人群中寻找梦洁的身影,这么凉的秋夜,她可不能睡在地板上,要是着凉了,护心得心疼死。
  他的目光正在村子里扫来扫去,忽然看到一团黑影从村子里跑出来,动作非常迅捷,一路飞奔,向护心所在的方向跑过来了。
  这动作,绝对不是人类。
  护心赶紧从树上跳下来,他腰间的弓箭是方才上山时顺手拿来防身的,毕竟这边山上虽然没有猛兽,但小心驶得万年船,带上它总不会错,没想到带上它居然还真派上用场了。
  护心拈弓搭箭,猫着腰埋伏在草丛里,眼见那东西一跳一跳的从村子里跑上山来,不时还回头观望,生怕有人追来一般,不做亏心事,会这样吗?
  今夜月光亮如白昼,护心远远的也能看清,那是一只狌狌,模样像一只猿猴,遍体黑毛。长着白色的耳朵,鬼鬼祟祟,时跑时爬,行踪可疑。
  当它走近时,护心跳将出来,拈弓搭箭指着狌狌,暴喝道:“那畜生鬼鬼祟祟,在干什么?”
  狌狌见突然半路上跳出个人,吓了一跳,怀里掉出个东西,护心定睛一看,却是一个紫色衣服的小女孩儿,大怒,拉弓喝道:“畜生!竟敢到我村中偷小孩儿!”
  狌狌见了,从地上抓了一把土,撒在护心脸上,抱起小女孩儿,往树上爬去,护心大怒,随手抹了两下眼睛,一箭射过去,这一箭瞄的真切,射在狌狌的屁股上,她怪叫着摔下地来。
  护心赶紧跑上去用弓箭逼住她,狌狌畏惧他手中弓箭,双手抱头,大叫“饶命。”
  护心见她会讲通人话,心下惊怪,要知道,一般动物只学两种语言,通用语和本族语言,这只狌狌居然会说人话,令护心有些手软,便问:“你来我村里偷小孩儿,意欲何为?”
  狌狌在地上磕了两个响头,道:“少侠饶命,小的此举,实属无奈,只因那雷诺点卯,要我山中,献野兽数十,童女一个,野兽好寻,童女难觅啊!因恐惧那雷诺淫威,我等才出此下策,来村中盗女,不想冒犯虎威,望少侠体谅饶我性命!日后定有相报。”
  护心见也是被雷诺逼迫的可怜人,心中不忍,便挥挥手道:“你去吧,只是莫要再来临江村,下次遇上,绝不姑息!”
  那狌狌唯唯诺诺,磕头如捣蒜,带着屁股上的箭,一瘸一拐的走了。护心见她走远,才去扶起那女孩儿,却是方才给她倒酒的姑娘,此时被狌狌吓得花容失色,哭都哭不出来了,护心给她拍了好一会儿背才让她缓过来,“哇”一声哭进了护心怀里,女孩儿吓坏了,护心只得继续哄她,半晌,女孩儿止住哭声,护心刮了一下她的小鼻梁,笑道:“哭够啦?”
  “有你在,我不怕了。”女孩儿站起来,擦着眼泪说,“我不怕,就不哭了。”
  护心笑笑,带着小女孩儿下山,看她比自己小一两岁,脸蛋儿生得圆圆的,眼睛也圆圆的,像一个漂亮的瓷娃娃,非常可爱。
  “你叫什么名字?”护心道。
  “我叫幽兰。你呢?”女孩儿问道。
  “我叫屠龙。”护心道。
  “屠龙,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幽兰咬着指头问。
  “为了大家。”护心微微一笑,说完这话,感觉自己整个人都高大了一截……
  《星尘志》记载:狌狌,生活在黑猿山,似猿而白耳,双脚无毛,能直立行走,知过去而不知未来,食之健步如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