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英文图书 大发神彩争霸app下载

第9741章 逃亡之旅

第一百三十四章宿敌2
  淡淡的阳光透过头顶那个大洞落了下来,洒在那张几乎占据了整个墙面的破碎凤凰浮雕上,浮雕前的石台上摆在一个旧香炉,上面还插着几根早已烧尽不知多少年的香,蛛网结了一重又一重,荒凉十足。
  初九紧跟着年轻道士进了小庙,看他正仔细端详着那面浮雕,忍不住有些紧张,抬头望了一眼横梁,却没有那道白影。跑哪儿去了?明明昨晚才说要罩着我的,这才过了一晚居然就不见了人……鬼影,臭三爷,要是这家伙和那天那几个一样是来砸场子的,那我不就又要挨揍啦……
  初九悄悄叹了口气,她现在总算知道鬼话连篇是怎么来的了。
  “凤凰山,凤凰……浴火重生图,寓意倒是不错。”唐晶喃喃念了一句,伸出手就要摸过去,初九吃了一惊叫道:“你干嘛!”年轻道士吓了一跳,回过头道:“我看这雕工……不错。”“不错看看就行了,别乱摸……摸坏了你赔的起吗?”唐晶沉默了一下:“赔得起……”初九:“……”
  有钱了不起啊!
  不过年轻道士倒也没有执意要去惹少女不高兴,视线在山神庙里转了一圈儿,然后道:“走吧,没什么好看的。”初九:“去哪?”唐晶奇道:“上山啊,你不会又要反悔吧?”初九道长撇撇嘴:“姑奶奶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顿了一下,她又道:“不过上山的话就没必要了,你要找的山上的家伙就在这儿。”
  “这儿?”他愣了愣。
  ……
  “小燕子,你别听他们胡说八道,我可不是那个英明神武的鹏魔王,真的,山上的家伙都可以给我作证……”胖鸟儿在地上仰着头对树枝上的燕子道。
  他愤恨的看了那个悠闲的鬼一眼,实在是太丢人了,堂堂鹏魔王,居然被那个可恶的家伙当个球一样拍来拍去,欺鸟太甚!不就是差点儿弄巧成拙嘛。哼,要不是因为有凤山禁制……要不是因为有凤山禁制……好吧他得承认当看到猪老弟把那家伙念叨烦了以后被一巴掌按成了小猪崽然后拎着尾巴一脚踹飞时,他心里便再生不出半点儿反抗心里。
  尼玛这也太过分了啊!你丫的把本王扔笨狗脸上的时候还留手了是不?
  南归重重叹了口气:“想不到我一直崇敬的鹏魔王大人……唉!”“我真不是鹏魔王啊!喂笨鬼你说句话啊!狐狸!”红玉点了点头:“南归你是知道的,凤凰山只有一个大魔王,这是小胖,几个月前走投无路来投奔我的。”
  投奔……谁?他看见燕子眼中闪过一丝浓浓的失望以及……鄙夷……
  见鬼见鬼你这只蠢狐狸不要再说啦!
  三爷冷笑一声:“这么点儿小事都做不好,还一方妖王,万鸟之尊,呸,丢人现眼……”“……”三爷现在很生气,原以为派这家伙跟着燕子和小白可以万无一失,想不到差点儿没直接跟那群道士干起来,还好猪黑齿及时赶到,不然那后果……想想都觉得烦心。
  鬼看了眼花田里趴着的粉白小猪,他还是那副恬淡样子,看不出一丁点儿绝世妖王的风采,仿佛和昨夜一个眼神便震慑住道士然后回来不给他好脸色的黑帝完全是两个人。
  三爷撇撇嘴:死花农就是死花农,你倒是再给我拽啊!
  猪感觉到那道视线,嘴角微微扯了扯,却没有睁眼,只是卷曲的尾巴轻轻摆了一下,晃动了屁股边上的一朵蓝色小花——这片花田里,即便是在寒冷的冬天,他也能让鲜花盛开,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没告诉他名字的小妖怪就会来叫醒她,他要让她一睁开眼,看见的就是她最喜欢的小花和花……
  白痴,果然猪就是蠢。
  三爷翻了个白眼儿,踢开了抱着自己大腿不放的兔子精衣袖一摆:“本大爷回去了,你们这群蠢妖怪都给我注意点儿,别让那群臭道士嘚瑟,躲在那座城里我可拿他们没办法,要撒气还得找你们……还有你小兔子,你可是我们凤凰山唯一的代表啊,全程打酱油是怎么回事儿?都跟了本大爷两百年了怎么就没学到半点儿本大爷的威武霸气呢?”“……”
  几个妖怪默然无语,小白耷拉着耳朵一脸委屈,这副模样若是被木乙那个老家伙看见了指不定又要对他指手画脚。红玉没事儿人一样躲在一边窃笑,三爷眯了眯眼冷笑道:“到时候我第一个找的就是你这只蠢狐狸,木乙也护不住你!”狐狸惊得毛都诈了:“三大爷!为啥啊!”
  “为啥?小狐狸要经历磨难才能成为狐狸大仙啊。”“我,我不做狐狸大仙了行不行?”他嘴角微微翘了一下,留给她一个自己去体会的恐怖笑容,身形一晃就消失不见。
  ……小破庙中。
  “你确定这里有山上的妖物?”
  “当然。”她不知跑哪儿摘了几个野果回来,随手抛了两个给年轻道士,又拿起一个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后一口咬了下去,嗯,鲜嫩多汁,香甜可口。
  唐晶嘴角抽搐一下:知道是妖怪的窝你还吃得那么香,姑娘你是不是缺心眼儿啊?
  初九看了他一眼,道:“你想找黑帝,这儿的那个家伙可以带你去,不过他现在似乎不在,估计是跑哪儿去窜门儿了。”唐晶眉头微挑:“听语气……你和这妖物很熟啊。”初九心里咯噔了一下,然后她眯起眼睛:“你难道没听说吗?”“听说什么?”
  初九又咬了一口果子,边嚼边道:“本道长击退恶鬼拯救村民的英勇事迹啊!”“……”
  唐晶心说这个真没听说。
  初九叹了口气,似乎陷入某种回忆:“那是我初来凤凰山的时候,你知道的,做为玉玄门掌门我一直肩负着重现玉玄辉煌的重大使命,路见不平拔剑相助什么的都是寻常便饭,为的就是让我玉玄门出现进入世人的眼中,那日我来到此地,听闻山上有鬼物白日作怪,害得几个村子里的人连白天都不敢上山砍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如今没了山那还怎么让人活。于是我当机立断决定出手解决掉那大白天不好好睡觉跑出来吓唬人的鬼物,不料那鬼物狡猾异常,我与他大战了整整三百回合虽重创于他却始终没能寻到机会把他收服,无奈只得与他约法三章,便是从今往后山下的人不得越界打扰他,而他也不得越界做乱。”
  “咔吱”,她咬了一口果子看向他:“现在你知道了吗?我和这鬼物乃是宿敌啊,为了早日降服他我可把他的习性调查得一清二楚。”
  年轻道士沉默了一下:“……能和你大战三百回合看来那鬼物也不简单。”
  初九道长听到这话连眼角都有了笑意:“小伙子很有眼光嘛,比那个司徒啥有前途多了……”唐晶嘴角扯了扯:能和你大战三百回合那鬼也不是简单的菜……
  初九又道:“不过你不用担心,近来本道长潜心悟道,又有了不小的突破,那鬼再不是我的对手,别说三百回合,就是三个回合我都能把他按在地上打……”
  “你……确定?”他看了一眼她身后的白影。
  初九:“那还用说。”
  唐晶明白了:“那就拜托你了。”“?”外面似乎一下子就阴了下来,小破庙中他发出森然恐怖的桀桀笑声,那双白皙虚幻的手搭在了她的肩上,修长的手指轻轻扣住肩头,他的声音也森冷了起来:
  “真的吗?”
  “……”
  “我说着玩儿的。”
  唐晶:“……”绕是以他的处变不惊这一刻也是差点儿把眼珠子瞪了出来,只见那鬼翻了个白眼儿一巴掌拍少女头上,然后面色不善的看着他:“这谁啊?你带来孝敬给本大爷的?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不吃这种东西,看着就恶心。”
  唐晶愣了愣,恶心?他哪儿恶心了?不这不是重点,他看了看“哎呀”一声正揉着后脑勺道士,又看了看站在他身后白衣鬼物。
  宿敌?
  “好大的胆子,道士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他冷冷看着他,青色的眼眸闪动着寒光。唐晶深吸了一口气,掩去了脸上那抹震惊:“知道,南川凤凰山,一千两百年道祖落下禁制逆改大道的地方,所以被称为封禁之地,”他顿了一下:“又因当年此山中陨落道士无数,故又称道陨之地。”
  鬼冷笑一声飘到他面前:“知道是道陨之地你还敢来?”他说:“我不怕死。”“哦?”鬼的眉毛扬了扬,有些玩味的看着他:“不怕死吗?”唐晶沉默了一下:“……怕。”要是说不怕的话这家伙估计会说那我让你死死看吧……那么明显他都从他脸上都看出来了。
  果然三爷听到他不合常理的回答后眼中失望一闪而过,转身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少女,鬼又是一肚子窝火,他拼死拼活地给这菜鸡道士撑场子……好吧可能没有拼死拼活,但好歹他罩着她啊,可这个可恶的菜鸡呢,居然一转眼就带人来偷他的窝,真是岂有此理!不能忍!
  “菜鸡道士,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他挑起她的下巴,眯眼道。
  解释?难道姑奶奶打不过他这种事也要说出来吗?不可能的啦。少女露出一个自以为亲切的笑容:“是这样子滴,他……”“哼,解释就是掩饰!”他捏了捏她的脸颊,转身又对年轻道士冷声道:“你是谁?来干什么的?”
  唐晶心头微微一禀,明明从这鬼物身上感觉不到强大的气息,但却觉得他这一声儿威严十足……话说小道士你那是什么意外表情,他不是你的宿敌吗,怎么还一副原来你这家伙也有这么威风的一面的表情啊?
  他略略斟酌了一下语句,抱拳执礼道:“在下天一道盟天一山唐晶,此番打扰,只为求见黑帝。”三爷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见他?见他干嘛?”“昨夜惊扰了黑帝,一来是为了道歉,二来是为了商讨今后一些事宜,黑帝现世,意义重大,请恕我等不能轻易置之不理。”他态度诚恳,其实却还要一句话没问出来——那个毁了『白灼』的是谁?
  当然不能问,如今他已身在山中,若那连道祖都制不了的妖魔真的存在,可能早已知晓他的一言一行,说不定连这鬼物都是他的耳目。如果问了,只怕会打草惊蛇,万一他又缩回了南渊再蛰伏个几百年等这边松懈下来再突然发动攻势,那可就相当不妙了啊。
  聪明机智的唐晶,才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三爷微微皱眉,这年轻道士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外面一群道士兴师动众,不可能因为猪小花一句话就灰溜溜地滚回去。而且不说这事儿本来就是那两个家伙捅出来的,确实也应该由他们俩解决……但是这道士笑得好像很有阴谋的样子啊,真的只是来谈互不侵犯条约的?
  唉,这种烧脑子的事儿真是麻烦啦!
  他回过头看向初九:“菜鸡道士你怎么看?”初九认真地想了想:“我看他这人还不错啊,关键是眼光好,看得出我能与你大战三百回合……别那样看着我,就算现在不能以后也能的啊!姑奶奶我可是要成为道祖第二的道士!”
  鬼沉默了一下:“以后离狐狸远一点儿……”“这跟红玉又有什么关系?”
  他咧了咧嘴:因为蠢是会传染的……
  唐晶轻咳了一声儿,看向一人一鬼的目光有些古怪……
  宿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