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英文图书 fun88电竞

第1912章 无风飞雪 侠骨仁心(二)

在郡守府用过午膳,吕布歇了小会儿,便带着女儿回了自家小院。
  翌日,天气大好。
  久违半月的太阳从云层冒出,金灿灿的阳光洒满五原,给这霜白寒冷的凛冬,增添了一抹温暖。
  吕布决定去军营里走走,回来至今这么些天,也还没去跟高顺曹性他们打过招呼。
  然则还未走至军营,远远的就听得军营里面闹哄哄的一片,各种呼吼声不绝于耳。
  吕布面色微沉,军营是个讲究纪律严明的地方,容不得士卒大呼小叫。看样子高顺肯定不在营中,否则哪能容许有这种聒噪的声音,准是曹性‘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
  别看曹性如今是裨将军,但吕布不在的这段时间,军中事务日常训练,一切还得听高顺的安排。
  走到大营门口,吕布刚想让人将曹性叫来训斥,结果却看到了恰巧出来巡视的高顺。
  吕布愕了一下,随后问道:“高顺,你怎么在这里?”
  高顺见吕布到来,神情略微的有些激动,抱拳行礼:“卑职高顺,拜见主公!”
  “里面在干什么,怎么闹哄哄的?”吕布随之询问起来,以高顺的严谨,应该不会有这种事情出现才对。
  “回禀主公,士卒们正在进行蹴鞠训练。五原冬季严寒,将士多有冻伤,于是卑职擅作决策,令士卒们蹴鞠抗寒。此事未经主公同意,请主公责罚。”高顺耿直的回答起来,并主动承担起责任。
  蹴鞠早在战国时期就已经出现,上至王侯,下至百姓,皆可参与其中。
  高顺主动认错,吕布却并未施以责罚。
  他自认对高顺还是很为了解,贪懒好耍可不是高顺的带兵作风,这其中肯定藏有玄机,遂问起来:“说说你的用意。”
  高顺如实回答:“刘向在《别录》中有载:蹋鞠,兵势也。所以练武士,知有才也,皆因嬉戏而讲练之。”
  蹴鞠本身除了能够抵御严寒,丰富将士生活,令他们保持良好的情绪外,还象征着“兵势”。通过蹴鞠训练,可以锻炼强体,增进士卒间的配合默契。
  听高顺这么一说,吕布也来了兴致,“走,看看去!”
  …………
  “传过来!传过来!”
  “小心前面两个包抄,突进突进!”
  “右边来人了,快,拦下突进的徐二虎!”
  军营的绿地上,士卒们分散各处训练,着急呐喊和助威声音此起彼伏。
  吕布在高顺的陪同下,找了处较近的蹴鞠场,场中正有十来名士卒激战正酣。
  皮革裹置的圆鞠在地上打滚,士卒们为了它你争我抢,各不相让,并未参与的将士则在旁边围观,加油助威。
  每每看到一方将圆鞠踢进门框之内时,四周总会爆发出一阵山呼海啸的喝彩。
  尤其是在射门的那一刻,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一场比赛结束,吕布犹有未尽。
  期间,高顺向吕布讲解了蹴鞠的方法,连同比赛规则也一并说了。
  规则很简单,两边各设有一个门框,只要将圆鞠踢入对方门槛即为得分。当然,门框前的三尺范围,不准有人堵门。竞技时,双方不得使用武力伤人,也不能用手碰拿圆鞠,只能通过头、肩、脚、膝,将圆鞠踢入对方门框。
  以半个时辰为限,哪方进的圆鞠数量得分最多,就以哪方为胜。
  吕布明白规则之后,自然也想亲身体验过把瘾。
  趁着场中士卒下去休息,吕布走到中央,望向站立于原处的高顺,当场下了战书:“高顺,敢不敢过来同我赛上一场。”
  士卒们听得响声,纷纷纳闷儿起来,这谁啊,居然敢直呼高顺的名讳。
  待他们顺着声音方向看去,心中又是一惊:花擦,这不是他们的将军吗!
  “有何不敢!”
  高顺朗声应道,在上百道目光的注视中,走向蹴鞠场地。
  吕布要和高顺比试的消息顷刻间传遍整座军营,那些训练和巡逻的士卒听闻之后,哪还有心思干这些,当即朝着这里围了过来。
  仅仅小会儿功夫,蹴鞠场的四周就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被围得水泄不通。
  士卒们兴奋之色写于脸上,同时心中那叫一个激动。
  瞧这两人架势,准会是一场激烈无比的龙虎斗!
  “主公想要如何比法?”接战的高顺出声询问起来。
  “就按照你方才说的规则,你我各自为帅,再从军营里挑取五人为将。以半个时辰为限,得分多者便为胜,如何?”
  吕布说完比赛规则,在征得同意之后,让高顺先选。
  高顺也不客气,扫视了一圈围得满满的校官士卒,高声吼道:“黄汉升,可在此处?”
  “卑职在此!”人群中,一名声如洪钟的中年男人走入鞠场。
  首选黄忠,很强势。
  吕布心中点头,他当然认得这名曾以打猎为生的猛人。看着黄忠走至高顺身旁,他口中也跟着大喊一声:“陈卫何在!”
  “陈卫在此!”作为亲卫统领的陈卫高声答道。
  “魏木生。”
  “宋宪。”
  “卑将在!”前来观战的两人同时应道,在众人无比羡慕的目光中,走往场内。
  “郝萌。”
  “胡车儿。”
  随着点将声起,人群中又有两人出列,走向场中。
  “头儿,我在这里!”正往前挤的曹性唯恐自己落后,不断跳起挥舞着手掌,急得大喊。宋宪魏木生这些人都上场了,如果少了他曹性,估计他能怄气好一阵子。
  要说最早跟随吕布的人,排字论辈,非他曹大将军莫属。
  “侯成。”
  “李封。”
  又两道名字响起。
  “管亥。”高顺喊出了队里的最后一个名额。
  人群后方的管亥双目中满是错愕,似是不敢置信。他本是蛾贼出身,受尽了别人的白眼与冷嘲热讽。如今高顺念到他的名字,无疑是当众认可了他。
  努力的克制住心中激动,管亥挺直起胸膛,洪亮的应了声:“到!”
  轮到吕布这边了,最后一个。
  “曹性。”
  淡淡的口吻,熟悉的声音。
  “是头儿!头儿他喊我了!”
  心如死灰的曹性猛然扬头,用力往前挤着身板儿,脸上笑的稀烂:“诶诶诶,在呢在呢,前面的都给老子让开,让开!”
  人齐之后,十二人在场中站立完毕。
  吕布这边是陈卫,宋宪,胡车儿,李封和曹性;高顺那边则是黄忠,魏木生,郝萌,侯成,管亥。
  张辽和马超担任起裁判一职,因两人岁数较小,所以才不会偏袒任何一方。
  在双方准备完毕之后,两人拖住圆鞠底端,将它往天上高高一抛。
  落下的那一刻。
  比赛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