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1章 枪

“撤!快!”帅旗下一个骑着高头大马身穿猩红战甲的男人大喊着。营地里金鼓齐鸣,士兵们如决堤的洪水般向营外跑去。“嗷.....”天空中炸响一声龙吟,蓝色的巨龙身躯一盘对着营地就要俯冲而下。士兵们更加的慌乱了,战马已经不受控制,在人群中横冲直撞,无数士兵被马蹄踏死。“不要乱!”又是一声龙吟,但见那条巨龙身上的火焰突然暴涨。那巨龙的双眼之中一团血芒陡然而起。楚三刀豁的睁眼口中喝道:“九天玄火聚,八方众神归位,九天八方借我神威,灭!”灭字吐出,只见他的头发豁的飘散开来,衣襟随风咧咧作响,那条火焰巨龙俯冲而下。热浪滔天,龙头下人群顿时被威压逼迫的倒在地上,霎时人仰马翻。无数士兵闭目等死,有的则是哭爹喊娘。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没有人会不屈服。但就在这时一条人影拔地而起,朝着火焰巨龙就撞了过去。地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来人,只见那人双剑交叉过头,脸庞消瘦眼神阴狠刚毅正是万仇英。此刻万仇英迎着巨龙直冲而上,火焰巨龙咆哮着与他对撞过去。随着距离变近,万仇英的须发被热浪灼成灰烬,皮肤寸寸龟裂瓦解,持剑的双手已然只剩下白森森的骨头,越来越近他的脸也可是在热力下融化。巨龙一声嘶吼热浪喷薄而出,万仇英的脑袋瞬间变成一个骷髅头,不过他的去势不止,眼神里依旧爆射寒光,双剑已经变得通红但剑锋之上确裹着一层寒冰。“破!”只听他一声低吼,在冲到巨龙面前的时候双剑挥斩。人直接冲入巨龙体内,但见他身上的衣服皮肉瞬间变做飞灰,人在巨龙体内一变做一具骸骨。但是他的剑不停!巨龙的身躯在万仇英冲入的一瞬间,俯冲的动作一下子变的缓慢起来,龙身不停扭曲,万仇英所过之处不断有白气喷薄而出。万仇英自巨龙体内钻出凌空翻身稳稳的落在楚三刀的面前。那巨龙一声哀嚎变做满天的火雨消失不见。万仇英单臂提剑直指楚三刀,此刻他头颅上的皮肤正寸寸的恢复,不过那熟铜的铠甲却依通红冒着丝丝的白烟,万仇英冷声道:“小子,又见面了。”楚三刀的大阵被破立刻被反噬,一口鲜血喷出步伐踉跄,抬眼看着万仇英狠狠道:“没错儿,又见面了。”万仇英难得的一笑,他的笑容并不好看反而有点阴森,他道:“我不杀你,走吧。”楚三刀抹了抹嘴角上的血道:“但是我想杀你!”说完两柄飞刀急射而出。万仇英微微侧头轻松躲过。万仇英冷眼看向楚三刀,此刻他的面容已经恢复,他将剑插回腰间转身而去。楚三刀迈步向前却被赶来的白骆驼拦住,白骆驼道:“赶紧走,魔神教的人来了,剑圣把飞天魔拦下了,咱们赶紧走,不然就走不了了。”楚三刀喘着粗气一把推开白骆驼,飞刀飞回他的手中立刻变做两把火焰长刀,楚三刀飞扑向万仇英。但是却被万仇英一脚踹翻在地,万仇英道:“走!”楚三刀此刻被阵法反噬,再加上刚才大阵的消耗,此刻身体虚弱不堪。但是他还想杀人,这种杀人的欲望已经不是一种冲动了,还是命令。楚三刀的意识是清晰的,他知道现在确实该走了,可是他却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有个声音一直在他脑子里回荡。“杀,杀,杀!”怎么回事?楚三刀努力的平复心中杀人的欲望,但是毫无结果,那些刚刚被他杀死的人不断的出现在他的脑子里,他们死前的惨状,濒死的哀嚎,这些负面的东西一波又一波的催着他继续杀。白骆驼一下子感觉到了不对劲,立刻走上前去喊道:“三刀,你怎么了?”楚三刀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跪倒在地。就在这时剑圣飞掠到楚三刀身前横剑而立大声道:“快带他走!”白骆驼道:“他好像有点不对劲。”剑圣扭头一看眉头深锁道:“回去再说。”说完抬手对着楚三刀的后脖颈一砍,楚三刀瞬间倒地。白骆驼上前背起楚三刀振翅而飞。飞到半空不忘嘱咐道:“别恋战,拖住飞天魔。”说话间一柄黑枪斜刺而来正是金刚魔亓官无敌,白骆驼不敢废话转身就走,剑圣横剑拦住亓官无敌,两人交手枪剑叮咚作响。飞天魔悠悠的走到万仇英的身后道:“师兄......不对应该喊你尸神。”然后他努努嘴又道:“不过去帮个忙吗?”万仇英转身而去冷道:“我只管灭火。”飞天魔摇了摇头又对着亓官无敌道:“需要帮手吗?”金刚魔的黑枪快如闪电,枪法更是鬼魅莫测,忽然梨花万朵忽而雷霆万钧,,一招一式间都带着破竹之势。妖媚的女人,要命的长枪。女人妖媚自是要命的紧,再加上这样的一条枪要人命似乎也算是合情合理。剑圣的手臂处已经有了一道伤痕,不过他并不慌乱即使飞天魔在侧他也视若无物,他眼中只有剑自己的剑。剑圣见白骆驼已经走远便哈哈一笑道:“女人就是女人,耍起枪来也跟绣花一样,软趴趴的没有半点力气。”亓官无敌顺时大怒,杏眼圆睁抖枪头只刺剑圣的眼睛,剑圣微微一笑大剑一翻身形一矮横斩而出。亓官无敌长枪往地上一戳欲阻住剑势,可谁知剑圣这一招确是虚招,剑圣回见反手将剑自背后斜刺而出直击亓官无敌的胸膛。到了这般程度剑圣是不会刺空的,若是刺空他也就不是剑圣了。千钧一发生死立现。亓官无敌不躲不闪确是将长枪朝着剑圣的后背狠狠的插去。这样的招式简直就是以命换命,逼着剑圣换招。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这种时候要么同生要么同死。剑圣能退吗?退了还能算是剑圣吗?剑至枪落。长枪洞穿剑圣的后背,鲜血如瀑。长剑却只刺破的亓官无敌的铁甲。金钢之躯哪能是一柄锈剑所能破的。亓官无敌嫣然一笑,笑容之中充满讥讽之意。她笑道:“这就是剑圣?原来还不如个女人,哈哈哈。”剑圣也是一笑,微微抬头看着亓官无敌笑弯的眼睛道:“只有女人会觉得这一枪能杀死人!”说完他左手握住枪头,右手长剑在身后一扫,只听当啷一声巨响亓官无敌的长枪应声而断,亓官无敌脸色大变。剑圣动作不止挺身举剑便刺,亓官无敌向后飞掠堪堪躲过。剑圣一剑击出也是后退几步立在当场,看胸口处的半截长枪凛然道:“哈哈,就这点本事还想杀老子。”剑身赤着的上身已被鲜血斑驳,那浑身宛若铁块的肌肉在寒风中显着钢铁的本色。亓官无敌只觉得自己像是遇到了一个无赖,气不打一处来只要再次上前,飞天魔在一旁道:“这个家伙很难缠,我当年就吃过他的亏,不如咱们一起上。”最后几个字是在剑圣的耳边响起的,与声音一起到的还有一把雪亮的匕首,剑圣头也不回感到身后恶风不善用背向后就是一撞。这是飞天魔又出现在他的眼前,匕首的寒芒切向他的眼睛,剑圣依旧不躲长剑横扫而出。飞天魔消失。亓官无敌却以冲到剑圣面前,她的手中此刻此刻依旧是一柄漆黑的长枪,剑圣挺剑相击两人再次站在一起。剑圣虽受了伤但是剑确更快了,刚才两人还算势均力敌然而现在亓官无敌竟然处了下风,剑圣的大剑大开大合,每一次兵器相交都传出一声大响。快!更快!枪如极电,剑如奔流。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仙路行仙路行高小騛|仙侠他出生之日,国亡了,家没了,亲人相继死去;他十三岁生日之时,从小长大的山村不复存在;注定孤独的路他要一个人走完全程,半路出现的她,是希望的灯火还是另一个无尽的深渊?先天帝气,天地孕育!先天帝气者,秉承天地正气,应运而生!紫微照命,帝运相生,复仇路上神魔难阻!身怀帝气,与天争,与仙争,与人争!紫微斗数,斗转星移,天道有缺,补天创世!感谢腾讯文学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 仙道妖童仙道妖童醉浴星河|仙侠这是一个黑与白、是与非、成与败、生与死架构的修仙世界,充斥着黑白颠倒、是非难辨、成王败寇、九死一生! 年仅8岁的主人公因杀父仇人要斩草除根被迫走上迷离曲折生死难料的修仙之路,然而天意弄人,因气府封禁无法修行被名门大派当做废物无情抛弃! 难道注定求生无路? 难道注定大仇无法得报? 生死存亡之际万般无奈下之下,主人公走上妖修之路,人身修妖为仙门正派修士所不容,为天地正法之道所不恕! 既然仙道弃我如敝履,天道视我如草芥,那我就逆天伐道、颠倒乾坤,仙不容,我便诛之,天不公我亦伐之!
  • 仙缘之意指八方仙缘之意指八方意指八方|仙侠远古魔神的灭世计划,洪荒被击破,众神皆陨落,古圣神星璇,自碎圣体,封印古魔,才使得人间再度恢复和平。不知多少年过去了,封印早已摇摇欲坠,也就是这时,岛上少年误闯星璇神殿,破除了封印,人间又再度回归黑暗。手中木剑染血无数,血流千里,群魔辟易。乱世之中,立圣像,扬我神威。
  • 我是女娲我是女娲飘雪独醉|仙侠我是人类中的女娲,神龙王是我的夫君,朱雀是我家的火神,桃花仙子在我家后花园忙着,没空约会,朱雀君在厨房看火,百花仙子,我家的常客,织女是我的表姐,阎魔王下聘礼娶我,那先去问问我家神龙王同不同意,幽冥王聘请我去幽冥帝都,我太忙没时间,风雨雷电随我呼唤,水火土木任我使用,我的工作,修复大山河川的灵气,顺便收拾一下女娲族的败类,看不惯的事情插一手,你若修仙握住你一臂之力,你若修妖我定斩杀,因果怕什么?灭了她元神那有因果,天雷,怕什么?我家夫君替我扛着。
  • 极冰修罗极冰修罗漂哥|仙侠三年时间,不见天日。终日寒冰为伴,三重封印,重重刻画在其身。冰珠续命,却是以她的婚姻作代价。修罗之道,受尽苦难而不厌。寒冰之剑在手,若要抢走她就算化作修罗又何妨?
  • 我叫孟楠我叫孟楠觉悟禅师|仙侠宇宙之中,万物之内,有气名曰灵;万物之上,天地之间,有灵名曰人;人即灵,灵即人,人灵结合曰元这是一个名叫孟楠的男子修仙的故事……
  • 名修传名修传黄龙搅水|仙侠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此乃道德经开篇之言,简短的话语,却道出了宇宙的真谛,故修炼,即为修名!
  • 始源纪始源纪晔凋零|仙侠在这个实力、利益至上的世界里,他是不幸的。由于实力的不济,导致家破人亡的流离,爱情的失意。他同时又是幸运的,苦难的开始却不是结束,而仅仅只是崛起的前兆。当紫瞳现世到时候,他将实现他的神话——复仇!!!
  • 伏魔祖师伏魔祖师师静|仙侠一枚伏魔令让一个国家消失了,重新回来的国主要复仇?找不到主谋啊,还是先吃饱肚子修好仙养个娃儿吧。 不过你这冰块脸跑过来作甚?帮我复仇?你确定? 我以前是做的不对,可是我改了还不成吗? 报仇啥的就算了吧。你确定不是你自己看不惯
  • 我有一个混元珠哈我有一个混元珠哈亲亲我01|仙侠一天我们的主角林明正在散步突然一个东西砸到了林明,林明一下就大声叫了起说糟什么东西,林明叫完了这一声后就像四周望去,却发现没有人,林明向那一个砸到他的东西望去发现这一个砸到他的东西是一个像小孩子玩的弹珠一样,只是比一般的弹珠大一些,还有一个地方就是里面看起来就像是有黑色液体流动一样,林明看到这一个后就想难道砸我的是一个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