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62章 荧光海泛

肖谧和安宇上车准备回去向欧阳恺汇报情况,结果贺母打来电话,安宇接了电话,肖谧开车。

“喂,贺阿姨?”安宇笑着说。

“喂,小安,我,我想看看苏二。”贺母好像很着急。

安宇正色,“贺阿姨,苏总出差去国外了,您有什么事?”

“她没事吧?”贺母好像急哭了,安宇听见了哭声。

“没事没事的,阿姨,苏总很好。”安宇赶紧说,“阿姨,你到底怎么了?”

“没事没事,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贺母擦了擦眼泪,挂了电话。

贺母此时正坐在客厅里,她今天睡午觉一直睡到现在,这是从来没有的,她梦见苏二的遗像,一下子被吓醒。那样着急心慌的感觉让贺母来不及有任何思考的时间,她给安宇打电话,她要知道苏二到底有没有事。

不过,幸好没事。贺母喝了几口水压了压。

安宇拿着手机,迷惑的盯着屏幕。

“苏总的妈妈很关心苏总啊。”安宇揣好手机。

肖谧没说话。

苏二七点上飞机,九点在F国落下,不过那个时候是F国的凌晨两点,机场里几个年轻人在苏二出现的瞬间就围上来。苏二见这个阵仗,也没被吓住,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们。

“二小姐,我们是负责接您的。”为首那人说。

苏二认出那个人,欧阳恺手底下做事的,高智敏。

“一切都安排好了。”高智敏说道。

苏二点点头,就说要走。

一行人开车穿过城市繁华,车上,高智敏向苏二介绍徐桦雅在这里的一些情况。

“她到这来只是常逛逛画展,看看时装周,和徐家的人没有什么来往。她一个人住在郊区的别墅里,周围邻居也很少。”

“所以很适合动手。”苏二冷冷的接了下一句。

高智敏淡淡一笑。

一行人很快到了高智敏说的地方,这里相邻的房屋大概有几十幢,隐没在墨色的夜色里。高智敏带着苏二走到一幢别墅外,意思就是这里了。

苏二抬头看二楼还明亮的灯,转头对高智敏众人说道:“你们不用跟着了,去车上等我。”

高智敏露出为难的神色,苏二目光坚决威严,高智敏只好退让一步,缓缓转身回车上。

苏二走上台阶,到门前按响门铃,然后原地站定。过了一会儿,苏二听到有脚步声靠近,接着,是一声开门声。

苏二抬起头,露出一个阴冷的笑容。

门里的徐桦雅先是一惊,她难以置信的看着苏二,直看了几秒,才慌张挤出一个笑容来:“大半夜的见鬼了。”

苏二见她穿着白色的毛衣外套,里面是灰色的睡衣,整个人都精神状态十分良好。

“夜深露重,多有不便。”说着,苏二上前一步,手里的枪抵上徐桦雅心口。

徐桦雅愤怒的瞪着苏二,不等她说话,苏二便微笑着说:“这枪装了消音器。”

徐桦雅冷笑,往里退了一步,苏二趁机进门,反手锁上。

“你想怎么样?”徐桦雅抬起下巴,声音不自觉的低了下来。

“当然是报仇了。”苏二笑着说。

“呵!”徐桦雅好笑,她低头看了一眼抵在自己胸口的枪,又看了一眼苏二,不禁嘲讽说:“十二年了,你等到我没了依靠才来动手,苏二,你终究是条臭虫。”

苏二不气,“不要误会,我随时都可以杀了你,只是有人觉得死你一个不够。”

徐桦雅忽然没了笑容,苏二接着笑说:“十二年的时间的确太长了,长的有罪的人自己都觉得自己没罪了。时间可不是你能被饶恕的借口,千万不要借口时间,有一句话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你敢杀我?你还是继续熬吧,熬到徐家败落吧!”徐桦雅声音有些发颤。

苏二微微一笑,手指扣了扳机。

徐桦雅登时觉得一股热流从心口涌出来,她突出的双眼瞪着苏二,双手去抓住苏二。

苏二冷漠淡定的又扣了两次。

徐桦雅惊恐的张大了嘴,死抓住苏二的手慢慢滑落,她的身体像面条一样慢慢倒下折叠。

苏二看着徐桦雅倒在自己面前,那副惊恐又愤怒的样子,她又对准了徐桦雅的身体,开了几枪。

鲜红的血液从徐桦雅身上流出来,一直流到苏二的脚边,像玫瑰花一样鲜艳。

此刻的苏二心里没有半点波澜,时间只能让人淡忘,绝不会教人饶恕。

苏二摸出打火机,点燃,往屋里看了一眼,轻轻的扔下。火焰顺着徐桦雅的衣服燃烧,火映透了苏二的眼睛。

苏二从房子里出来,平淡的上车。苏二上车后,车就像离弦之箭,瞬间离开了这里,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车驶离后,高智敏回头看了一眼苏二,苏二靠在车窗边,平静的看着夜里的街巷。

高智敏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堵。

“你知道薰衣草别墅吗?”苏二突然问。

高智敏连忙答应,疑惑的看着苏二,苏二果然说:“带我去那里。”

“可是老板安排了。”高智敏有些为难。

“我想去看看。”苏二眼中烟花流过,波澜不惊。

高智敏沉默半刻,只好答应:“我先和老板说一声。”

“我和他说。”苏二说着拿出手机,好像在编辑一条短信。

过了一会儿,苏二把编辑的短信拿给高智敏看了,高智敏受宠若惊,连连说可以。苏二把手机拿过来,手指停在发送键上,没有按下去,揣进包里。

过了一段时间,F国的凌晨三点半,海边的夜风很大,苏二下了车,裹紧了衣服。她走到海边,侧过头就可以看见那幢别墅,苏二没有想要进去,她转过头,朝着海边的山崖走。

高智敏一看觉得不太对劲,立刻追了上来,“二小姐,您这是?”

“见过“荧光海泛”吗?”苏二笑着往山崖上走。

高智敏有些蒙,还是跟着苏二往那边走。

二人足足花了二十多分钟才爬上去,高智敏往海里一看,根本没有什么荧光海泛的现象。

“看来得等一等了。”苏二搓了搓手,往别墅看去,对高智敏说:“你可以去那里,拿几瓶红酒和毛毯吗?”

高智敏犹豫了一会儿,说:“我让手下人去拿。”

苏二微微一笑,“得你去,这个别墅的主人,认欧阳恺。”

高智敏还是犹豫,苏二笑着,往地上一坐,撑着手看着波浪翻滚的海面。

“二小姐等等,我让人上来后再去。”高智敏说着,苏二没反应,他便给海边等着的人打了电话。

苏二也跟着掏出手机,看着手机里贺母的电话号码,她犹豫的拨通,听到那边接通的声音,苏二捂着嘴,泪水流进指缝。

贺母接了电话,没有听到声音,傍晚那种心慌的感觉又上来,她哇的一声哭出来,抓着手机急问:“阿寺,阿寺!”

苏二听到贺母的呼喊,瞬间挂了电话。

她把之前给欧阳恺编辑的短信删除,接着编辑一条新的。

这个时候,高智敏看见他的人上来了两个,便对苏二道:“二小姐,你稍等,我马上拿来。”

苏二说好,她泪眼模糊,编辑一条短信发给欧阳恺,摆脱他照顾好自己的母亲。

高智敏转身也疾步想要赶到别墅里去,他不知他身后的苏二已经站起来。

苏二把手机放到脚边,她站起来看着海面,现在的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大多数也不能决定自己死亡。

“荧光海泛”是海里的浮游生物发光现象,它们通过体内的一定化学反应,将化学能转化为光能而释放的过程。

所以,在这海里发光的是蜉蝣,“荧光海泛”只能对蜉蝣一样的人,像苏家这样的存在,永远不会自发发出光芒。

高智敏跑出快五十米的时候,抬头看见迎面跑来的人突然怔在原地。他疑惑的回过头,山崖上苏二面对着他们,露出感激的笑容,接着苏二扬起双手,身体像一颗星子,朝大海陨落。

高智敏大吼一声,疯狂的朝苏二狂奔而去。

等高智敏跑到悬崖边时,看见海面上铺展开一层蓝色的光芒。

这就是荧光海泛了。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凶凶凶手就是他凶凶凶手就是他忘掉错对|悬疑一个结巴严重的心理医生。 一个隐姓埋名多年的老队长。 一个从天而降的红色药丸。 危机悄然来临,灾厄重现于世。 拨开重重迷雾,真想只有一个。
  • 失踪法则失踪法则绿丝.CS|悬疑她们为何失踪?到底是谁策划着一场场冷血的失踪案?
  • 命何所依命何所依月下叟1|悬疑自当年车军奇怪的早逝之后,不几年车军的父亲也在不到60的年龄就因为喝酒后在癫狂状态下摔下山崖作古离去。去年,车军的妹妹因为她的丈夫跟别的女人有瓜葛,盛怒之下,杀死丈夫留下一儿一女独自坐牢去了。加上之前车军的前妻也是在家里喝农药自杀,这么多年来,大家都有意避讳不愿意特别提起这些事情,更不愿意公开谈论这些事情之间是否有某种关系,其实大家的心理都有这么一丝恐惧,这家人是不是得罪了某方神圣?才让车军这刚成年的孩子在婚礼的前两天摔下山崖? 其实,这都跟近一百年前的一个爱情故事相关——爱与恨都可以穿越时间乃至生死,以这个世界的逻辑不能理解的方式呈现在人们面前。
  • 神者游戏神者游戏解语兮|悬疑你是否有想过…… 我们当今所处的这个世界,其实只是一场游戏? 你是否有想过…… 在世界的另外一端,存在着一群比人类更高级的种族? 你是否有想过…… 假如某一天,人类发现自己从这个世界的统治者,变成了最底层,任人宰割的生物。那么……你是想要顺应规则,成为阶下囚一般。还是紧握自己的命运,做出最后的一搏?
  • 妖夫,温柔点妖夫,温柔点原缺|悬疑自从被妖夫压床之后,我就祸事不断。邪门歪道要抓我炼丹,妖魔鬼怪要吃我增加修为……
  • 大树讲故事之请叫我鬼先生大树讲故事之请叫我鬼先生大树爱考拉|悬疑这将是一本全民参与创作的小说,这将是一段大家一起开心,一起玩耍的的故事。这个故事没有主角,或者说人人都是主角,只要你愿意,它会给你无限的遐想,和快乐。只要你愿意,你也可以成为讲故事的人,我想恳请请你们跟我一起,开创一个全新的开始,一个新的流派。我希望它能成为大话西游一样的经典,让我们能在若干年以后,想起它的时候,还能发出会心的一笑,而这一切,需要靠你们的努力!
  • 失踪法则失踪法则绿丝.CS|悬疑她们为何失踪?到底是谁策划着一场场冷血的失踪案?
  • 活藏活藏舍脂子|悬疑赵希整理爷爷的遗物,发现一个东西,在这印旁边还有一张地图,由于看不懂,就搁置一旁遗忘。 直到一个月前她收到的寄给爷爷的一封信,那一刻,她的命运之轮转动了。
  • 两只鬼为我而改变两只鬼为我而改变o流彧岚o|悬疑前世的我,艳福不浅,遇到了两个绝世美男。今生的我,被他们俩缠着,快要疯了。“我不喜欢你们俩,你俩走开!“他们异口同声道“不走!我们要一直保护你。”他们俩到最后都没有离开我,我也喜欢上了他们当中一个,可是,人鬼殊途该怎么办?“凉拌!”我管他什么人鬼殊途,我喜欢就好。注定喜欢上一个,另一个就要被伤害,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希望,我们永远是朋友。
  • 鬼眼小新娘:腹黑鬼王难伺候鬼眼小新娘:腹黑鬼王难伺候杏知|悬疑第一次见面,就领了证。说什么能帮我祛除恶鬼,结果我阴间阳间的老公都是他!“离婚,离婚,离婚!”摆脱不掉,抗议无效,就此被他当做了递茶喂饭的保姆,只差喂奶了……“喂奶?以后会有的,你先把技术学好。”某人舒服地躺着,冲我邪魅地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