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j9九游会登录

第3726章 又一块铁片,有钱任性

金焕然眼中闪着金光看着木安淑:“安淑郡主客气了,焕然能与郡主有交情,那是焕然的荣幸,郡主请上座。”
  说完之后有安排了下人去换茶:“你们快去把家里最好的茶叶拿出来,这是咱们家最尊贵的客人。”
  这下人也都忙和开了,毕竟郡主是个有身份的人。
  木安淑很满意对方这个态度,当然她是觉得是自己今天的美貌也起了作用的:“金公子别忙了,我来也是有些事想跟公子商谈。”
  金焕然自然是知道关于赵大方的,她来时候就说了,所以屏退了一些下人,就留下了几个自己信得过的,然后对着木安淑道:“安淑郡主请讲,如果焕然能为郡主效犬马之劳,那焕然定不犹豫。”
  木安淑这些天也没有这么痛快过,一直受着气,忽然有人这么尊敬自己,木安淑看着金焕然更是顺眼了:“金公子有所不知,昨日我这刚到镇上,在客栈落了脚,出来晒件衣服间正好遇见了那赵大方,没想到这个登徒浪子竟然要非礼我,多亏我带着暗卫,要不然我这清白就没了。”
  说着木安淑还掉了几滴眼泪,说实话,想起昨天她真的有点害怕了,要是真的被赵大方非礼了,自己这辈子就完了。
  金焕然心里有点自己的合计,赵大方不是个登徒浪子,他虽然狂妄,但是不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这里一定有原因。
  但是不管是什么原因,反正自己跟赵大方是有不共戴天的仇,现在这个木安淑来找自己,一定也是她有什么办法对付赵大方,那自己一定要先听听对方的意见了。
  金焕然本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这时候见木安淑录得梨花带雨的,自然要表现出来自己的立场,他一拍桌子站起来:“这个赵大方真的是无法无天了,竟然对郡主你这么无礼,你怎么不说你的身份呢?”
  木安淑哭着擦着眼泪:“公子也知道,我这身份本就不能轻易说的,再说这是边疆,说了人家要是不信,我也没办法,加上我是平西国的郡主,说实话,也没什么分量,所以我……”
  这一语未完,又哭起来了。
  金焕然看着木安淑哭得楚楚可怜,那眼神里带着泪光,好不让人心疼,他不自觉的走过去,把手放在了木安淑的肩上:“郡主别哭,我一定为郡主讨个公道回来。”
  木安淑感受到肩上的温度,想着是该要躲避,还是受着,这想着想着其实过去很长时间了,等到她觉得该躲开的时候,已经太久了。
  现在若是再说就成了矫情了,并且自己是有求于人的,所以这时候只能由着对方了,她含泪抬头看着金焕然,水汪汪的眼睛里挂着泪珠,加上这身打扮,加上这个距离,讲真让金焕然这个本就没什么自制力的男人有了反应。
  但是他也不敢在这光天化日的就干什么,再说这对方的态度自己也看出来了,所以不着急,这人自己一定吃得到的。
  不过这便宜还是要顺手占点的,他的手移到了木安淑的脸上,用指腹轻轻地帮着木安淑擦着眼泪:“郡主这哭的让人心疼,别哭了,仔细伤了眼睛。”
  木安淑又纠结躲不躲的事,最后又变成了受着,不过想着对方说了帮自己,这个就是自己的目的,本来也知道没有白吃的饭,人家也没干啥别的。
  她点点头:“那咱们想想什么法子能对付赵大方。”
  金焕然这也不能一直站在木安淑的身边,做大事的人不能贪图一时的东西,所以他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了。
  这时候下人进来给他们换了茶。
  金焕然亲手给木安淑倒了茶:“郡主喝茶,有什么咱们慢慢数。”
  木安淑应下,看着金焕然:“金公子可有什么办法?”她心里有店考虑,但是还是想听听对方的意思。
  金焕然摇摇头:“要是有办法我早就下手了,我跟他的仇恨可是这辈子解不开的,可惜我的人打不过他的武官,加上他的朋友太多,三教九流的,涉及太广,所以我一时也不知道如何下手,但是你放心,我一定想办法,不能让那你白吃亏的,我自己可以隐忍,但是我不能让郡主受委屈,我就是拼了整个镖局,也得给你讨个说法。”
  这话真的是说到了木安淑的心里了,她心里美得很,这就是自己想要的感觉,怪不得玄妙儿到了哪都有人帮忙,那些男人都把她当个宝,一定也是这么勾了男人的心的。
  自己还真是佩服玄妙儿,怀着孩子还能勾引起来,这些男人也是蠢的,孕妇有什么意思?这么看来,以后玄妙儿的月份越大,自己的优势也越大了。
  她感激的看着金焕然:“金公子真的是个好人,安淑能认识金公子,真的是安淑的荣幸,还好有你,要不然安淑哭都没地方哭去了。”
  金焕然不傻,这女人这么来找自己,绝不是就想用美色换自己帮她报仇那么简单,她自己的心里也是应该有想法的。
  所以金焕然这时候还是很虚心的问:“郡主有什么好办法可以说说,我这有人有力的,咱们一起做没什么不成的事。”
  他当然也希望能弄倒赵大方了,所以现在这个机会自己必须把握住了。
  木安淑确实是有点想法来的,她看着金焕然道:“金公子,赵大方这几天新交了两个朋友,其中一个是女人,还是个怀着孩子的女人,他那么重视朋友讲义气,如果要是因为他,他朋友的孩子没了,是不是他就会很伤心,甚至很愤怒,如果他愤怒了,做出来什么愤怒的事情,到时候是不是咱们就有机会了?”
  现在木安淑没有说出玄妙儿的名字,怕一开始金焕然就动摇,自己要跟他多接触几天,让他对自己彻底的折服了,再说玄妙儿的名字。
  金焕然就知道这个女人是带着目的来的,原来她想对着另一个女人下手,自己不管她到底是为了什么,反正能对付赵大方就是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