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5章 契约魔兽

“我已将所见尽数相告,至于如何处理还请殿下快些抉择,稍后我便会去将此事禀报给陛下了。”花颂恭恭敬敬的冲着月白讲了同初羽去魔界的所有事情,神情十分冷淡,态度也很冷漠。

她虽然和初羽交情不浅,但她忠的是创世神君,对于君殇她自然不能有任何欺瞒。花颂算不得神界族人,若是不忠是会被赶出神界的。

月白自然也是知道这个道理,花颂能来提前告知自己已是仁至义尽,其他的自是不能过多要求的。初羽这件事他越想越心惊,但神魔之子尚在人世这一点就算得上是天大的祸事了。月白冲花颂点点头道:“多谢相告,本座即可启程前往魔界南境,你一会儿若是得到了陛下的信儿还请传蝶告知,本座感激不尽。”

“此事殿下放心,另外我今日所言还请殿下莫要声张。”月白也点点头示意她放心,两人就此告别。

初羽进山不久,九歌忽然感觉周身一松,锁仙阵便解开了,她抬脚就要往山门处赶,却看到迎面走来一个红色的身影。

陌无双脸上少有的严肃,红色的衣袍飘扬在风中,竟让九歌看出一番孤寂悲凉之感。陌无双缓步走到九歌面前,声音也变得格外清冷:“小初已经进去了,你拦不住了,回去吧。”陌无双说完就略过九歌准备离开,九歌连忙叫住他:“陌大人,您不是要接陛下出来的吗?”陌无双没有回头,答道:“这么长时间凤天应该已经得手,小初既然来了肯定是亲自将凤天带出来无需我费心,更何况初羽来此,神界自然已经知晓,不需片刻便会有人赶来,我认为你我都应该回避一下。”

九歌心中虽然放心不下,但也承认陌无双说的不错,若是碰到神界的人,她这位魔界将军难保不会引起矛盾。而且初羽在这里,想来也没有人敢对凤天动手。

因此,当月白赶到的时候,山门外已经空无一人了,但是山门他却进不去。这冰山能有门自然是用灵力幻化的,他进不去只能说明造山门的人比他灵力还要高。他手轻抚在山门上,低声念道:“陌无双……第七主神……”这可真是深藏不露啊。

山内一片漆黑,脚下的路也磕磕绊绊,初羽手中燃着火苗勉强照亮前方的路。这其实根本不算路,这是一座天然冰山,里面自然应该是实心的,之所以变成这样,可能是因为那头魔兽。应是有人利用传送阵将魔兽传送到山里封印,但不曾想魔兽太过强大,竟将这山挖成了个洞穴。

所以初羽脚下走的不是人凿出来的路而是魔兽自己挖的。越是紧急初羽越是冷静,靠着手中的火苗走的飞快,步子却很稳。不一会儿路上有的地方已经可以看到触目惊心的血迹,分不清是人是兽的,初羽每每看过都会告诫自己稳住心神。

耳边已经隐隐传来猛兽的怒吼声,灵力波动却越来越小,初羽步子越来越快,终于看到了那庞然大物的身影。初羽不是没有见过魔兽,但是这只魔兽真的非常的强,他的灵力是非常纯的魔界灵力,个头竟是和四大神兽差不多大,模样长得还有些像白虎。

此时它的对面同样有一个充满灵光的兽类,那是凤天的契约神兽青龙。两只兽都已经是伤痕累累,初羽目光不停的寻找着凤天的身影,终于在青龙的灵光下找到了那个熟悉的黑色身影。

凤天浑身已经有不少伤了,手中的雪影已经染得鲜红,初羽向他走了两步,警惕状态下的凤天立刻察觉,一眼就发现了她,神色有一瞬的吃惊接着又有些无奈。初羽刚要向前,却发现脚下无法动弹,她心下一沉,耳边传来青龙的声音:“请殿下留步,吾主距离成功只剩一步之遥。”初羽冷喝道:“他就要丢了性命了,本座帮他难道胜算不会更大?”青龙沉默片刻,道:“这已是最后一击,殿下帮不上忙,吾主早就做好觉悟。”

初羽不说话了,直直盯着凤天的身影。凤天体内纯净的灵力爆发出来,连带着雪影在空中划过一道光,直击向魔兽。魔兽似也是受了重伤,反应极其缓慢,眼看这一击无法躲避,它缓缓地抬起了它的前爪,初羽看得清清楚楚,她想告诉凤天但她知道凤天也看见了。

凤天剩得灵力不多了,这最后一搏就是不惜一切也要将这魔兽的灵源取出来。凤天找准地方,毫不犹豫的将雪影插入魔兽的身体里,剑柄一转雪影已经将魔兽的灵源吸在剑身。,但与此同时魔兽的前爪指甲已经穿过了凤天的身体。

体内的灵力尽数退去,凤天拼着最后一点力气将雪影拔了出来。而另一边,魔兽也将爪子收回来,上面附的赫然就是凤天的灵源。那魔兽一鼓作气吞了凤天的灵源,还没待融合,又是一道极强的灵力冲凤天飞去。

凤天却不能像它一样将灵源融了,因此此时毫无灵力,他背过身打算接下这一道属于自己灵力的攻击。料想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临。凤天转过头入眼的是女子纤细的身影挡在他面前。自从灵源离体,凤天的契约神兽自然不在了,初羽才得以冲上来挡住这一击。这一击来势汹汹,基本上这一击过后这魔兽也活不下来了,就是拼着同归于尽去的。

初羽来得急,灵力还没聚集就为风天挡下了这一击。一口血从她嘴里喷出,她拿微雨撑着半跪在地上。那边的魔兽一声怒火似是不甘,接着却也倒在了地上。凤天从地上爬起来,两人搀扶着几次却都没能站起来。初羽喘着气道:“等人吧,这样走不出去的。”凤天心疼的擦了擦初羽的嘴角:“你何必呢……”

初羽有点撑不住,刚刚那一击几乎就是硬生生挡下来的,她看凤天也强撑着,开口道:“我们都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用你的命换我的命或者是小十的命,这都是不对的。”她低下头躺在地上,模糊不清道,“别强撑着了,没有危险了……睡会儿吧……”

脑中的画面一一闪过,最后停留在了魔兽爪上那颗耀眼的灵源上。初羽被惊醒,猛地坐了起来。她看了看四周视线却有些模糊,脑袋隐隐作痛,大概是重创下的后遗症。她缓过一口气,调息体内灵力,不一会儿眼睛便清亮起来。

她再此环顾了四周,令她意外的是这居然是小十和陌无双的住所。月白坐在她身边,手轻搭在她的腕子上:“恢复得不错,再养几天便彻底无事了。”初羽没有理会这件事,她心里惦记着醒来之前的画面。在南境时情况危急,她身受重伤意识模糊,一时才没意识到一个重大的问题——凤天的灵源被取走了。没有灵源,凤天性命就算能救回来,灵力却不会再有了。

月白看她的神色,也猜到一二,他叹口气宽慰道:“魔君暂且没有性命之忧,但灵源被夺,灵力恐怕……”

初羽暗自松口气,但也不禁担忧起来,骄傲如凤天,现在成了灵力尽失的废人,心中该是何等滋味?她忍着头痛,仔细思索,却也是毫无办法。魔兽抢走灵源后,拼尽全力发出一击随后殒命,这灵源必定是散的无影无踪了。她撩开被子打算先去看看凤天的情况,却被月白按住了手。

月白脸色有些凝重,张张嘴却不曾出声,大抵是不知该如何启齿。初羽疑惑的看着他,示意他快点讲,月白只好轻声道:“小初,你有没有感觉体内有什么不寻常吗?”初羽心中疑惑,但还是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番,才开口答道:“并无异常。”她催促问道,“到底怎么了?”

月白语气尽量舒缓,神色却抹不掉的紧张:“那只魔兽……现在是你的契约兽。”初羽愣了一下,她知道月白自然不可能拿这种事情和她说笑,但她实在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让自己冷静下来,反倒冲着月白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叫他放心,然后才问道:“既然如此,那凤天的灵源可还在?”如果魔兽还活着,没准儿灵源也在,那凤天的灵力就有希望了。

月白摇摇头无奈道:“你别急我细细同你讲。”

若是寻常的魔兽这么折腾早就没命了,但这只魔兽却强的惊人。不光是灵力强,灵智也很强,甚至超过了神兽。当时它本是要死的,但却想到一个办法。兽与人契约,自然是可以享受主人灵力的滋养,说不定就把它养活了。凤天已经灵力尽失,因此它把目标放在了初羽身上。

初羽当时昏迷不醒,意识最是薄弱,那魔兽不知用了什么功法,竟这么和初羽契约了。初羽虽然身受重伤,但体内灵力依旧雄厚,契约之后,那魔兽便活了过来。

听完月白的话,初羽吃惊于这只魔兽竟有如此高的灵智,她缓了缓道:“既然如此,月白你先回避一下,我把它召出来一探究竟。”虽然她身体还没恢复好,但月白也知道事关重大,点点头便离开了。

初羽虽然没有契约兽,但口诀功法她都是知道的,她闭上眼聚集体内灵力,再睁开时面前就出现了一只凶神恶煞的小狮子。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亡灵异事录亡灵异事录莫陌默n|幻情一个由一本未知的书引发的关于勇气,友情,爱情和背叛的故事……一本未知的书,对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球的变化,神秘生物开始出现,一场场阴谋开始浮现,幸还是不幸?以生命为代价的路……
  • 三世盛情之爱在此三世盛情之爱在此落樱雨微|幻情她,本该是青丘骄女.却因一次失误,穿越到现代,二十一年后再次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他,不可一世的魔君,带着自己的目的接近孟倩如,殊不知自己竟爱上自己的棋子。面对冥王的求爱,她无动于衷。她始终不敢相信,自己曾经最爱的人,有朝一日竟成了她最大的敌人。直到……
  • 锦书难画成锦书难画成董小钰|幻情原来痴心,终是大梦一场 没什么仙,没什么神,却早已在轮回中注定前世今生。曾经错爱,恍然醒悟后却又是遍体鳞伤。叹一声,伤入骨髓;泪一滴,落入凡尘…
  • 花战花战邵小萌|幻情她曾经威正八方却因为一句话不在提刀,独自流浪,但是这个世界又让她千年后又重拿起了战刀。
  • 仙缘恋:这个上仙有点拽仙缘恋:这个上仙有点拽黎浅浅i|幻情“相思,下辈子你一定要开心……”君思无数次的从这个梦中哭醒,她看不见那人的容颜,可是那悲伤却是撤骨的。
  • 陨寂世界陨寂世界优秀李|幻情梦中召唤,重生在人与妖共存的异世,肩负宗门使命斩妖除魔维护秩序,直至遇见他,一人一妖,守护着异世大陆……
  • 她的糖衣她的糖衣净水染墨|幻情我有过世间最伟岸的父亲,品尝过珍馐美味,穿戴过绫罗绸缎,体验过万千宠爱,享受过阳光雨露,得到过最诚挚的爱慕,也诞生过刻骨铭心的仇恨。 因为我要救他,那个护我千年遍体鳞伤的。 我唯一的爱人。
  • 神秘校草:天子大人,求放过神秘校草:天子大人,求放过莫牵尘|幻情她,是慕氏集团的千金,杀手组织的老大,拥有一双能控制人心的血眸,无人能敌。 他,是帝氏集团的太子爷,传说中杀伐果断、狠戾、手法狠辣的阎王。 她,是高贵而优雅的吸血鬼——赛茜莉雅·德古拉。 他,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帝之子。 在这个混乱的世界,妖魔并存,象征着光明的天神与象征着黑暗的恶魔相遇。 恶魔死,天神伤。 几经轮回,恶魔与天神再次相遇,他们还会认得彼此吗? (本文纯属架空虚构,不涉及任何有关国家的真实事件,1v1爽文)
  • 帝凰弃女帝凰弃女明朝雨深|幻情帝都传言,云家五小姐——云乔,命中带煞,六岁克死爹娘,修为尽废,使云家一夜之间跌落九大家族之首…… 云乔淡然一笑,废物?带煞?克死父母?笑话! 云乔十三岁那年,手持一把帝凰神剑,上砍听政太后,下砍无良奸臣……那个人人唾骂的废物云乔,终是昂首挺胸的带领云家重回巅峰。 从此帝都流言变成了:云家有位笑面虎,谈笑风生杀人间…… 就连帝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容煜亲王亦是紧追不舍。 可是……貌似……她的帝凰神剑里也有个诡异的怪东西? 【男女主1v1双洁/男主忠犬霸道型/】
  • 歌与魔法之诗歌与魔法之诗白绫洛雨|幻情一个普通的音乐学院学生,因为一张神秘的羊皮纸被传送到了一个异界大陆。 她成为了这个时代“最强”的魔法师,她一生都在追寻那张羊皮纸背后的秘密。 命运最终会将她推向何处? Ps:弄了一个书友群(320198109)喜欢本书,或者有什么问题,欢迎加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