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章 祭坛

“快!你们带阿沐先走!我们断后!”

“紫熙——”

“许兄——”

“走!去叫我二哥他们来!”

宋紫熙手持龙吟剑站在山洞洞口阻挡着那些想要冲出去的“疯子”,同时也为身后的许墨文争取时间。

他们四人潜入尹宅探寻关押林沐和林小小的地方,结果竟没有在尹宅里看见除了那些被绑的孩童以外的人。

无意间,严信触发了密室机关,他们顺着密室,一路摸索到一个巨大的山洞里,在山洞里他们找到了林沐,却不见林小小,在寻找林小小的时候不小心触发了山洞里的机关而引来了守卫。

情急之下,只能让严信和魏华带着昏迷不醒的林沐先走。

但由于许墨文的纯炎璃火品质过高,以他如今的等级,必须得等待一段时间才能将纯炎璃火发挥出来。

而此时,宋紫熙已经有些只撑不住了。

虽然说守卫大部分都是普通人,但是也不乏有灵修级别的元素灵使,而她不过才晋级灵师,再加上之前为殷九他们治疗所受的反噬还未全部散退,抵挡了两波守卫后,已经是全凭着毅力在支撑了。

那些守卫看宋紫熙看起来“越战越勇”,立刻从怀里掏出几颗黑不溜秋跟小煤球一样的东西塞进嘴里,顿时间,他们的实力暴涨,像是成了不知疲惫的怪物,疯狂进攻。

遭了!

“师姐啊,坚持不住就说嘛。”许墨文从宋紫熙的身后窜了出来,揽住她的腰,将她护在怀里。

“接下来,就交给我吧。”

璃火——起!

火焰从他的脚底下蔓延开来,不断的吞噬这那些发疯的守卫。

“撒开你的爪子。”宋紫熙挣扎了两下,接着一只无比温暖的手盖住了她的双眼。

“嘘……这种画面女孩子不要看。”

宋紫熙:?????

我都砍过人,看过尸体了,我还怕这种画面?什么毛病?

她掰下许墨文的手,然后她终于明白他口中“女孩子不能看的画面”是什么了。

许墨文上身的衣服已经被纯炎璃火烧的七七八八了,就剩些布条挂在他的肩上。

“你你你你你你!”许墨文涨红了脸,揽着宋紫熙的手松了松。

宋紫熙左眉一挑,然后从尾戒里取出一套男装扔给他。

“换上。”

“你怎么还会带男子的衣服?莫非师姐你有什么……”

许墨文隔着宋紫熙扔来的衣服,轻轻将脖子上的龙吟剑推开,乖乖的背过身去换衣服。

而宋紫熙掏出两颗补充灵力的丹药服下,拎着龙吟剑就冲了出去。

冰霜覆叠加冰神怒。

山洞里的温度降了下来,而许墨文的璃火似乎收到纯净冰雪的影响,也从一开始闪耀的橙红色,逐渐减淡,染上了一丝浅蓝色。

许墨文换好衣服,一回头便看见宋紫熙站在烈火中拖着着那些守卫,那个身影像极了他记忆里的那位。

“神主……”许墨文皱着眉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周身的璃火突然暴涨。

“许墨文!你搞什么!”

怒吼声在许墨文的耳边炸开,他回过神,看见宋紫熙边躲避着火焰便挥舞着龙吟剑将冲上来的守卫斩杀。

但璃火似乎只对准了宋紫熙一人,宋紫熙躲到哪儿,它便蔓延到哪儿。

许墨文赶紧控制住璃火,两人个背对背看着越来越多的守卫,都蹙着眉头。

“紫熙!”

援军到了!

“二哥!”宋紫熙看着扛着大刀冲过来的宋铭,松了口气,也懒得再去询问许墨文璃火突然失控的事。

就在她有些松懈的时候,一个守卫突然之间冲过璃火扑了过来,抓住她手臂张口就要咬下去,索性许墨文眼疾手快,抓住那守卫的头发往后一拽,宋紫熙见状立刻补了一脚,将守卫踹飞出去。

被踢出去的守卫挣扎了两下从地上爬起来,全身上下淤青一片,皮肤干裂,开始分泌紫色的粘液。

看到这一幕,宋紫熙下意识的将被抓了的右手藏到身后,被储物戒里取出一截纱布将手臂缠起来,冲着宋铭大喊:“二哥,小心那些守卫,粘液有毒!”

“别小瞧了你二哥,”一阵威压从宋铭身上散开,令那些守卫站在原地,难以动弹。

灵皇2星!

“你们去找人,这儿交给二哥。”

宋紫熙和许墨文一直往山洞深处走,走了快半刻钟的时间,才看见了那些被抓来的孩子,却不见林小小的身影。

“没路了?”两人给那些孩子松绑后,又在山洞里转了一圈,却发现洞里已经没有路了。

一个清醒着的男孩儿缓缓挪到宋紫熙的身边,指了指右边石壁上的一个小洞,然后将手指伸了进去。

血从那个小洞里渗出来,宋紫熙一惊,立刻将男孩儿的手指抽出来,然后用纱布沾了点伤药包裹住他的手指。

“没……关系……我……不疼的……”男孩儿一边用手在空中比划着,一边用沙哑的嗓子断断续续的说着。

“就算不疼,也不能这么做,一不小心,你这根手指了就没有了,而且你的亲人会担心的。”

男孩儿愣了一下,轻轻点点头又摇摇头,指着许墨文身旁的石壁说:“推……开。”

推开?

许墨文用力一推石壁,接着整个人直接掉了进去。

“许墨文!”

“我没事!你快进来,好像有什么东西!”

宋紫熙推开石壁,刚走进去一步,脚下一滑,就往前摔去,接着被一双手稳稳接住。

“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扑进我怀里啊?”

“走,打一架。”

“诶,别别别,开玩笑开玩笑。”许墨文松开手,将手背到身后,默默退了两步。

这个婆娘怎么回事,这么不解风情。

“谁说你比我大三岁,但我未必打不过你。”宋紫熙说着,在墙上摸索了一会儿,接着取出火柴,点燃了墙上的火把,四周顿时亮堂了不少。

“那倒不必。”许墨文耸耸肩,开始四处打量着这个山洞。

真没想到,那些人竟还在山洞里开凿了个洞做了密室。

这密室也挺大的,宋紫熙粗略估算了一下,大约能容纳下一百多个成年人,只不过一间密室,为何要做得这么大?

密室的中间是一个高高的圆台,圆台上放着一口石棺。

两人爬上圆台,发现圆台表面遍布着排列规律的凹槽,许墨文从各个凹槽注水,发现无论从哪里注水,水最后都会流向石棺。

“有阵法残留的痕迹。”许墨文推开石棺,里面什么都没有,但是却明显有人躺过的痕迹。

“紫熙,这是一个祭坛。”青影雪的声音响起,宋紫熙越发不安。

“这是在我存在的那个时候所出现的一种邪术,将活人献祭,再炼成自己的傀儡,此术凶险,稍有不慎,施术着和献祭的活人都会……”

“别说了!”宋紫熙突然大声喝道,将一旁的许墨文吓了一跳。

“怎么了?”

宋紫熙推开许墨文,不断在石棺里摸索着,耳边青影雪的声音还在继续。

“石棺放中间,别人会以为它就是献祭的容器,其实真正的容器,在石棺的底部,而打开方式一般都会设在内部。”

“献祭需以活人之血,并且只能用六岁以下的孩童的血,血顺着凹槽最后流到石棺底部的容器。”

“一般来将,就是将人活活闷死或是用流进去的血液……溺死。”

“咔……”

找到开关了!

石棺底部的石板缓缓移动,接着露出了底下的容器。

一名女孩儿被半浸泡在发黑的血液里,面如死灰,心脏的跳动极其微弱,好似下一秒就会停止呼吸。

宋紫熙在那一瞬间,脸色变得惨白,手脚一片冰凉。

“小……小小!”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帝凰九帝凰九夙寒凨|幻情她邪魅毒舌?身手诡异?神秘莫测?变化多端?性格多变?偶尔会冷幽默?她到底是谁? 她仿佛是地狱里的邪魅罗刹,一切都是她无聊时的游戏而已,卡牌之力开启! 一切信息全部都显示在她的卡牌中,掌控世界万物的元素,任何人她都放不进眼里,谁能与她执手? 是他?还是他?还是他?他?他? (此文女主很强,喜欢男主的勿入。)
  • 兽世枕水烟兽世枕水烟品茗茶|幻情当我迷迷糊糊的闯入你们的世界时,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当我惊慌失措的努力适应这异世时,爱情的藕线越扯越多。当我费尽心力的寻找归家的道路时,羁绊的人事越束越紧。蓦然回首,倒映在我瞳孔里的你们啊!是我心甘情愿的原因。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兽世枕水烟》
  • 远古生存攻略远古生存攻略酒醉晕|幻情依微在书荒的时候拿着手机穿越了,穿越到一个森林里发现手机多了一个来自高位面的远古生存游戏。 游戏只有五年的时间,依微要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生活五年。且看依微靠着自己的双手和金手指如何在陌生的世界建造出了属于自己的大庄园。 【小说迷&脑洞大&智商在线女主】 本文金手指MAX,不喜勿扰。
  • 清眠传清眠传旭日蓁蓁|幻情这事态炎凉,让我一颗火热的心都已结冰,哈哈哈少年时的相濡以沫比不过所谓的正道邪道,既如此你们所珍爱的我都要毁干净,天生傲骨怎敢认输,宁叫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且看着你们所珍视的怎么被我一一毁灭
  • 甜蜜重生:带着萌宠回90甜蜜重生:带着萌宠回90瑶台入云端|幻情赵涵云只不过说了句这辈子过得太糊涂,老天爷竟然让她回到了小时候,还附带金手指。赵涵云:我就一句感叹的话,老天爷你没必要当真。老天爷:没得反悔。
  • 有间水吧有间水吧青城小洛|幻情可能你从来不知道世界上的某个角落里有个名为“有间水吧”的地方,它是一处酒吧,我是店长。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来到这个地方,所以这里来的人不多,日子倒是乐得很清闲。来到这里的人,他们可能不是人族,他们也可能不会喝酒,甚至,他们可能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到了这里,不过,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心中藏着一个秘密。
  • 萌狐嫁到:妖孽快接招萌狐嫁到:妖孽快接招九姻|幻情白九九是一只呆萌的小灵狐,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可是有一天她被她那无良师兄扔到了北茗国去替他完任务……白九九默。可谁能告诉她,她化成人形后为什么会和北茗国人人唾弃的苏府大小姐长得一摸一样?白九九泪目。不过,还好她一个不小心惹了一只妖孽,嗯……好像这只妖孽实力还很强大,白九九决定了,抱大腿啊!“妖孽啊,我昨天把苏沫沫揍了一顿……”正在看书的某妖孽放下手中的书,对她微微一笑:“没事,一会儿你叫上陌风,让他替你继续揍。”陌风泪奔:主子啊!宠妻要有度啊!
  • 万能兽妃倾天下万能兽妃倾天下浅夏唯紫|幻情好嘛,穿越了,本小姐要再次创造辉煌!杀人?本小姐本来可是杀手界的“无冕之王”!御兽?本小姐可是兽王!炼丹?本小姐一抓一大把!神器?本小姐手镯都是个神器!美男?追本小姐的都能绕地球一大圈啦!某王(吃醋ing):“那个表脸的敢抢本王的王妃,拉去剁成肉泥拿去喂狗!”
  • 彩栀韶月痛爱离伤第一部彩栀韶月痛爱离伤第一部贺伶|幻情一曲《韶月》,一把上古神剑“死幽”,一段清香栀子花的恋情,彩色的栀子花从此刻已经诞生。一曲《韶月》,一把上古神剑“死幽”,一段彩色栀子花的美妙纯净的爱情,编织成了一世美丽又伤痛的爱迷。彩栀韶月上飞莺鸟下流潺,宫雀诗情相为换。君兴高吟酒一觞,尊唱离别与乐欢。彩霞漫遍宜水天,栀愁和许凄楚叹。韶光之年亦甚好,月镜嘘汝老容颜。
  • 穿越之凤凰神女穿越之凤凰神女如初似顾|幻情我是如初似顾我是一名初中生,你们好!希望你们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