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1章 无花果开花

天色已晚,刘献伟在李桥的墓碑前久久不愿离去,他真想和李桥一直在这待下去。

刘献伟的心非常的难受,他真想追随李桥而去,和李桥在那边相会,在这世间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事了。

刘献伟更加想念姐姐了,姐姐和李桥都去了那边,自己却在这边,他觉得在这边真没有意义了,他好想去那边找姐姐和李桥。

他望着天,叫着姐姐,姐姐,李桥,李桥,我去找你们可以吗?我真的好想你们啊,我在这边真的受不了,受不了。

“姐姐,好吗?李桥可以吗?我去找你们。”

刘献伟用手用力的捶自己的胸,他太难受了。

在捶的时候,王光打电话过来了。刘献伟开始不太想去接,心太难受了,王光接连打了三遍,刘献伟才想着去接一下。

“喂,是刘献伟吗?”

“是王哥啊,怎么了。”

王光在电话听到刘献伟的情绪不高。“怎么了,情绪不高,我打电话来不高兴啊。”

“没有啊。”

“还没有,一听就觉得你有事啊,还是心事吗?”

“没有,没有,王哥你有事吗?”

“上次你不是说要跟我们去做公益吗?小花朵公益要到你们那去了。”

刘献伟一听,马上醒过来了问:“在哪,我能做什么。”

“就是离你那三百多公里的一个镇上,你要做的,就是帮我接几位老师过来,这几位老师是过来表演的,我们准备在这个小学,搭一个舞台,让这些留守儿童看看我们的表演,他们很少看过表演。”

“可以啊,那很好把地址发给我,我把老师接过去,还有我可以买些文具给他们吧!”

王光非常的高兴说:“可以啊,这是你的心意,你可以去买。”

“那个学校有多少小孩子,或者你说我送多少。”

“这是你的心意,照着你自己的度量去买吧!学校具体有多少小孩子我也不知道。”

“好吧!我知道了。”

王光的电话太及时了,而且不是打了一遍,好像冥冥中有安排一样,如果不是这个电话,估计刘献伟又想要做傻事了。

刘献伟挂了电话,和李桥告别。

“李桥,我走了,我下次过来看你,如果你在那边遇到姐姐了,告诉她,我很想她。”

刘献伟开着车往市里面赶,他去到批发市场,想去批发一些文具用品,到了批发市场,可惜已经关门了,只能等到明天过来了,他又再次的打电话给王光。

“喂,王哥,这次活动是什么时间,我刚忘记问了。”

“是,后天下午,但后天上午,你就要帮我把三位老师带到那个学校。”

“好的,我知道了。”

刘献伟开车回到了律师事务所,他回家也没有事,回去了就会胡思乱想,还不如回到律所工作。

晚上八点,律所基本上都下班了,还有小邓在那加班,小邓一见到刘献伟高兴坏了。

“献伟,你终于回来了,我有个案子,明天师傅要上庭,还有一些证据链需要用文字编辑下来,你知道我的功底,没你好,没你厉害,我想了好久了,都没想到要怎样编辑,你帮帮我,求你了。”

“不是,这很简单的事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回去啊,才这样说的,还给我戴高帽子,不行,你自己来。”

“不是,不是,求你了,帮帮我,你要吃什么我请。”

“行吧!先给我来杯猫屎咖啡,在跟我到米奇林的餐厅来份牛排。”

“啊,你要吃这些啊,你这搞下,半个月工资就没有了,你这也太奢侈了。”

“又不是我出钱,我就想奢侈一下,你不请是吧!那就算了,你自己做吧!我做我自己的事了。”

小邓有点生气撇着嘴说:“别、别、别,我请,你真要吃这些啊。”

“对啊,我就想我吃这些啊。”

小邓眼巴巴的看着刘献伟,但又没办法,脸上充满了生气又楚楚可怜。

“跟你开玩笑的,随便跟我来杯咖啡吧!来份饭就可以了。”

小邓一听就精神、高兴了:“好啊,我马上跟你去买,谢谢你,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我不是哪种人啊。”

“你是个好人,你是我们律所最受欢迎的人,最值得尊敬的人,你将来是个在国际舞台上风云人物,有名的律师。”

“你走,别让我爆粗口啊,少给我说这个,平时没看你怎么尊敬我。”

小邓就帮刘献伟去买咖啡和饭了,刘献伟开始工作,他现在要让自己处于工作状态,心就不会想这,想那,他才能平静下来。

他以为能平静下来,却又让他一个晚上都纠结难受起来,根本无法平静。

在吃饭的时候,安然打来视频,她要和刘献伟视频,刘献伟开始很不情愿去接,他不想接,别被小邓听到了,大家又要闲言闲语了。

“你微信视频怎么不接啊。”

“没事,等下回她的,我边吃边帮你把这个案子整理完。”

过了一会儿,安然又打视频过来了,刘献伟怕再不接安然就会以为刘献伟回来了就不理她了,刘献伟拿着手机,拿着杯子去茶水间,借倒水机会去接安然的视频。

视频接通了,安然看到刘献伟了,刘献伟也看到安然了,安然的眼睛有点红了。

刘献伟就知道,刚才没接她的视频,肯定以为刘献伟回来了就开始不理她了,就哭了,女人都是这样疑神疑鬼的。

“你刚怎么不接我视频。”

“我在忙,我在律所工作,明天有个案子要开庭,还有些资料没整理完。”

“我还以为你回去了,就不理我了。”

“我不是说了,我不会不理你的,我现在只是忙。”

“怎么办,我好想你啊,你一走我就开始想你,现在满脑子都是你,下午开会都没心思,心思全在你身上了。”

“你不要这样,你这样我好大的压力啊。”

“你不要有压力,我所做的都是我的事。”

刘献伟听到这话,这话他以前也说过啊,刘献伟不知道如何是好啊,如果太拒绝了安然,安然就会像刘献伟这样难受痛苦,如果不拒绝,自己心里又不好受,自己爱的是袁欣兰。

“你吃晚饭了吗?”

“我刚才在吃。”

“我现在想你想的都吃不下饭了。”

“你不要这样啊,我答应你,每天跟你视频,你现在去吃饭好吗?”

安然高兴地笑了起来:“真的,是你答应的啊。”

“但有点就是我有时候工作忙,没接到,你过会再打,你不能胡思乱想啊。”

“哦,知道了。”

“工作时候,我们就好好工作,下班了你就微信视频过来,知道吗?你现在去吃饭吧!”

“那我还想看看你,你不准挂,你可以工作,我不说话,我吃饭,我看着你可以吗?你把手机放到办公桌上。”

刘献伟想了想还是按照安然的做:“但你一定不能说话啊,我还有同事在。”

“我不说,我就看着你。”

刘献伟走到办公桌那,把手机放在架子上,刘献伟桌子上也有这个手机的架子,他平时也需要跟客户沟通案子,一边沟通一边用电脑,刘献伟开始专心的工作。

安然一直傻傻的盯着手机屏幕里的刘献伟,吃饭也盯着,她觉得这个认真工作的男人好有魅力,越来越吸引她了。

到晚上十点了,安然还在视频那头看着刘献伟,已经看了一个多小时了,这时小邓说他回去了,工作基本上做完了。

小邓也叫刘献伟回去,刘献伟说马上就回去,小邓走后,安然小声问:“你们办公室没人吧!”

“没人了。”

“那你还不回去吗?现在都晚上十点多了啊,你赶紧下班,你不下班我就一直跟你视频聊天,我给你唱歌啊。”

安然开始在里面唱着歌。

“你好烦啊,你在唱我就挂了啊。”

安然在那装假哭起来,刘献伟以为是真哭了,心就软了:”好、好、好,我回去,我保存下,我把电脑关了,我就回去。”

刘献伟关了电脑,准备回去。

“我要回去了,我们先挂了吧!”

“不行,我要看你到家了,我才能挂。”

“受不了你了,你以后不要这样啊,要这样我真不理你了,就今天这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嗯,我知道了。”

刘献伟下了电梯,到了停车场,上了车,把手机放在架子上,刘献伟在他自己的车上也安装了个专放手机的架子。

到了家,开门的那一刻就挂了,这是和安然约定好的,他不能到家了还和安然聊,爸妈都睡了,把他们都吵醒了。

但刘献伟开门的那一刻,爸妈都吵醒了,他跑到房间叫妈妈不要起来。

自己到房间锻炼了一会,洗漱了一下,就去睡觉了,刘献伟怕自己睡不着,带着耳机,听着轻音乐,他希望自己能睡着,不让自己去想那些事。

忘记袁欣兰已经让他难受的,现在又出现安然的事,他可以不想安然的事,可这么多天来,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想忘记袁欣兰真的很难,很难。

前半夜一直都没有睡着,他一直在纠结,如果没有忘记袁欣兰,而安然又一直为自己付出,他该怎么面对安然,心里到时会很愧疚安然。

他起来了,猛喝了两杯红酒下去,他想借着酒醉了,让自己睡着,果真刘献伟很快就睡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刘献伟赶到了批发市场,他要先把文具给买了。

到了批发市场八点左右,但还有好多都没有开门,找了一会才找到了文具店,他买了三百只铅笔,三百只圆珠笔,三百个文具盒,三百个橡皮擦,五百份作业本。

刘献伟和老板讨价还价,最后以将近三千元购得,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怎么才能把这些文具送到三百里以外的学校,发快递明天根本就不可能到,只能自己车拉过去。

如果请个车拉过去,有点划不来了,只能自己找车过去了,他想到了炫子,炫子朋友多,叫他找两个面包车过来,我出油费和过路费。

刘献伟打电话给炫子,炫子还没起床。

“都快九点了,还没起床啊。”

“快九点了,完了又要迟到了,你什么事啊,有事说。”

“是这样的啊,王光不是在做一个留守儿童的公益吗?我答应了他我和他一起做,他这次来我们这边了,我买了一些文具送给那边的小朋友,现在就是有个问题,这些文具还挺多的,想问问你找两个面包车,把这些文具送过去,我出油费和过路费。”

炫子想了想:“是不是送到那就回来。”

“是的,但估计也得一天,来回的八个小时,还要吃下饭。”

“是哦,我想想啊。”

炫子想了一会,电话也没有挂。

“这样啊,我到我表哥那借一辆面包车,一个面包车不够吗?”

“我估计一个不够,主要是三百个文具盒挺占地方的。”

“你搞这么多东西啊,明天要不开我公司的吧!”

“明天如果一个面包车能装下,那就用你表哥的,你公司的就开回去。”

“可以,可以。”

刘献伟心想到要去做公益,这一天都是开心的,他想看到那些孩子,想看到孩子们脸上天真无邪的样子,想看到孩子们脸上的笑容,那他心里也会高兴地。

同类热门
  • 恋恋有物恋恋有物印小夏|现言小时候,他帮助她逃离灰暗的童年; 长大后,她成为他命中唯一的救赎。 她说:“夏君霆,无论我们之间隔着多少次命运的轮回,请一定不要忘了我,记得要.....找到我,这是我们的约定。” 后来他们执手往前,共同抗击生命中的风风雨雨,留下永不磨灭的时光印记。 她和他之间,其实就是: 世界如此的广大,我却只依恋你。 命运如此的迷茫,我却能找到你。
  • 戏梦人生戏梦人生周凯|现言一位台上是男人的女人,一位台上是女人的男人;悲欢离合,半生沉浮,京剧名伶的戏梦人生。
  • 阴晴时有雨阴晴时有雨鬼怡|现言兴许是自己太善良,放任后妈与同父异母的妹妹对自己的刁难虐待,但这也不算什么。她跟一个不知道的男人一夜情之后被自己的妹妹恰巧知道,费尽心思的将顾挽怡赶出顾家,在自己十七岁,人生最好的时候,被父亲,养母,妹妹亲手送进精神病院,让她在那里与世隔绝了五年。她对他们三人说过,只要让她活着走出这里,那他们就别想有好日子过!她曾以为自己可能就要疯了,可能是上天眷顾着她,她成功逃了出来,并且找到了一个足以将顾氏打垮的靠山。顾挽怡说:“一纸婚约,我为你生孩子,做你的林太太,你要答应我任由我控制权势!”林北琛说:“好,你想怎样支配都行!”……
  • 似水流年谁的伤似水流年谁的伤匆匆经年|现言曾经,她以为幸福很近,因为有他在身边,他说会给她一辈子的幸福,她不知道一辈子是多长,却异常的满足,她天真的以为,这便是天长地久!可是,有一天,他却把别人拥入了怀中,这时,她才猛然惊醒,原来没有谁真的能给谁一辈子的幸福,诺言,只不过是最华丽的谎言,可笑的是,她居然认了真,把自己的一生当成了赌注,这场赌局,她一败涂地。不发一言的转身离开,从此,天涯陌路!没有永远的永远,似水流年易逝易远,当一切尘埃落定,究竟是谁赢得了这场爱情赌局?又是谁欠了谁一生的幸福?
  • 爷的白月光又作妖了爷的白月光又作妖了四甜主君|现言【超甜宠文,腹黑闷骚偏执狂VS美艳娇花小甜妻,双洁+爽文+虐渣】 月城有传闻曰:宋家嫡女,不祥之身,谁惹谁倒霉,是个活脱儿的——脑残! 某天,二爷亲自放话:再骂我宝贝儿试试看! 金马影后,当铺掌柜... 她行事低调,身份成迷,一路开挂登顶,虐的渣渣叫爸爸。 云家二爷,妖冶邪肆,信佛如魔,天生异能携带体,二十二变外加瞬移本领,拽的二万五八。 —— 婚前,云苏衍的人生态度:爷一身傲骨,学不来为女人弯腰。 婚后,据发小姜某爆料,有次开视频会议,看见二爷穿着女仆装正哄老婆开心,嚯,那超Q翘臀,一扭一晃真像样。 —— 他说:阿星,哪儿有动情是意外,我算计一生,只护你周全。 她说:世人皆谤我毁我,唯你是我心中刺,谁敢拔,头打烂!
  • 婚心计①:神秘老公不见面婚心计①:神秘老公不见面吉祥夜|现言《一念路向北》上市,淘宝当当有售,谢谢各位亲的支持~!————————————————————————————————————结婚当天,没有仪式,没有宾客,没有祝福,甚至......没有新郎。为什么当她和青梅竹马的玩伴参加宴会,会被一双猎鹰捕食的眼睛盯住不放,这种感觉好害怕......他是谁?传说中的冰山首富冷彦?若这最终只是一场游戏,那么,又是谁在最后低低呢喃:唯一,你就是我的唯一......********************************************
  • 情陷非洲情陷非洲丑小鸭1985|现言大学毕业后的苏芮为了和相恋的男友长相厮守,依然选择放弃优越的工作来北京奋斗,然而在她最需要爱情支撑的时候被男友抛弃,她苦苦经营了两年的爱情顷刻间土崩瓦解,面对家庭的创痛和爱情的打击,苏芮在绝望之际毅然决然的选择远走他乡——去非洲流浪,却意外的遇到了她命中的白马王子,两人之间在远离了物质的诱惑和现实的压力非洲小国发生了单纯而甜蜜的爱情,在异国他乡她的爱情有了全新的开始,她对爱情对生活都有了重新的认识。(本小说已写完,共5万多字。)
  • 独家宠爱:沈爷,您先请!独家宠爱:沈爷,您先请!凌逆九少|现言【女扮男装,独家宠爱,家族恩怨】 她女扮男装回归球坛,只为的完成哥哥的心愿。 别人妹奴,她哥控。 哥的人?绝对的好!哥的敌人?扔个火球直接烤! 她的人?绝对宠!她的敌人,绝不留情! 哥哥的女朋友?得供着! 十五年孤岛生活的小白,一朝踏入尘世。 一言不合就动手,两语不合拎着走,三句不合打一架。 实力相当怎么办?再打一架看一看! 好不容易拉个赞助,竟然还是赖上了她? 某逸:“你是我的替身祭,嗯?想去哪?” 某哥奴:“不认识,请让路。”
  • 债务一线牵之总裁请放过我债务一线牵之总裁请放过我梨子先生|现言原本拥有百万资产的力鸿集团一夜之间破产,董事长苏力鸿先生得知此事后突发心肌梗塞病危在即,他的女儿苏宛宛曾是上流社会有钱有势的大小姐而如今变成了身无分文还要照顾病危的父亲还要帮正在读高中的弟弟赚钱付学费。这天她收到了一封来自世界顶级集团秦视国际总裁全球著名渣男秦墨文的一封一千万讨债书。那么她在还债的路上究竟该何去何从呢……
  • 深海瑜深海瑜深海瑜|现言深海的鱼也会流泪,不是你看不见而是你爱得不够深。她遇见他的时候懵懵懂懂渴望一场纯洁的恋爱,他遇见她的时候年少轻狂渴望一场疯狂的邂逅。爱情的路上异步,异曲,异彷徨。她,景瑜,他尤海。谈一场属于他们的深海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