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5章 苦心至此(五)

梓陌面无表情的观察着面容苍白又逐渐发青的人,他身上的冷汗一茬接着一茬,上下唇不停的在哆嗦可他仍抓着梓陌的手不肯放开。

梓陌除了一时的慌乱到最后转头间看到铜镜里映出的画面只觉得可笑。粉嫩的薄唇斜向上挑,鼻息微重,喉间发出一声轻微的嗤笑尾音。

裴卓一向是谦谦君子、磊落大方,即使到最后记忆全失都从来没有如此的情状。白桦怔愣在原地看着裴卓诡异的神色,顿时觉得引述白肯定在不知道的时候做了什么裴卓忍受不了的事情,否则裴卓绝对不会这样。

神级队友……梓陌知道了估计一定会赞赏不已的给他竖个大拇指。

引述白对不起弟弟的种子已经在白桦心底生根发芽了,按着宠弟狂魔的思维白桦当机立断的让梓陌出去。

梓陌无奈的指了指被禁锢的手,两个人努力了小半个时辰都没有将引述白的手掰开。

说真的梓陌觉的如果白桦不在这里、不会连累到裴卓和白桦的话她也许会毫不犹豫的将引述白的手臂砍下来,毕竟简单粗暴、瞬时就能解决的问题,自己也能早日回天界复活钟陌。

说起来梓陌倒是应该感谢这个人人如此识相,不用自己去南界就将事情解决了个彻底。

白桦在一旁抑郁着,梓陌仍是薄唇斜挑,一时间各有心思的不在看对方。

直到两位侍从察觉到异常之后进入营帐情况才略有改善,梓陌很是不爽的举了举自己的手,她道:“表哥,你先走吧,我照顾他就好,等醒了我让华和去通知你。”

白桦目光沉沉的盯着两只紧握在一起的手,心头钝痛不止,他捧在手心上养的表弟看这个情况好像被人觊觎了。

这种老父亲看儿子的情感一般人不懂……

白桦死活不肯离开、梓陌脸色伪装的再难看都没有毛用,直到岳栩禀报军情的时候白桦才无奈的将目光从刺眼的两只手上移开。

白桦气结于心但又无处排遣,先下更是乱上添乱,白桦现在真的是焦头烂额。梓陌看着愤愤不平的白桦看了引述白两眼跟着岳栩气鼓鼓的离开了营帐,对着裴卓调笑道:“你哥这么关心魔尊的吗?哪气鼓鼓的眼神我以为他想打你呢。”

裴卓:“……”他是以为我被欺负了,你想叉了。

梓陌冷冷的看着远处被扔在水里的符咒,将特意隐藏在身后的手臂移到自己的身前,一条不深不浅的刀上,鲜血从伤口处蜿蜒流下。

裴卓看着呆滞在原地的梓陌以为她是怕疼,谦虚有礼的开口,他道:“太疼的话,把身体给我,我来包扎。”

“不疼。”梓陌微微笑着,从自己碧蓝色的衣衫上撕下一块布料,将伤口包扎好,随即从自己的衣袖里拿出一颗糖放进自己的嘴里,漫不经心的对着裴卓道:“不过还是换你吧,被他碰到很恶心。”

“他?你们认识?”没等裴卓说完,梓陌就将身体的主动权交给了裴卓,无论裴卓怎样叫她,她都没再回答一句。

梓陌闭合了自己的六识,让自己陷入了沉睡中,她想见钟陌很想……梓陌知道只要现在她睡着钟陌就一定会出现的。

果然等梓陌闭合六识不久裴卓就感觉到自己的胸口暖暖的,梓陌在梦境里找了一处遮阴的好地方,她躺在一柳树下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上,身边是一条清澈的小河流。梓陌枕着自己的胳膊微微闭着眼睛,通过缝隙的太阳光照在梓陌的脸上,为她皙白的皮肤上了一层粉红。

梓陌微微蹙着眉,但始终没有从脖颈下将自己的手臂抽出去遮挡着似有意照在自己眼上的阳光,只是不久刺眼的阳光悄然离去。悠然装睡的梓陌眉眼含笑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定定的看着眼前一身碧蓝色衣衫的男子,依然的温润儒雅、秀眉微挑、还有微微上扬的薄唇,他静静的看着梓陌,似乎这个人无论梓陌做什么他从来不曾离开过。

梓陌拉着他为自己挡光的衣衫故意使坏的将自己所有的重量都加持在他的衣衫上,钟陌被她的恶意搞怪拉的向前猛的踉跄,可脸上一点恼怒都没有只是无奈又宠溺的笑笑将她被微风吹散的头发向后拢了拢。

梓陌任他动作,自己就站在原地笑嘻嘻的看着他,时不时的给他捣个乱、想着给他添个堵,让他生气,最后梓陌失望了,这人是不会生气的。

她后退两步看着钟陌碧蓝色衣衫,上下打量了许久,钟陌总觉的他的目光像是要把人扒光似的,自己只好低头狂咳,眼前的小女子半点不好意思的迹象都没有,愈加坦荡的将目光在他身上上下打量,等到钟陌满脸通红的时候梓陌才收了笑意,微微点了点头,认真的道:“这件衣服我喜欢。”

钟陌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从来没发觉这姑娘怎么越来越……在乎外貌了,还是丝毫不带遮掩的,以后可怎么办那。

钟陌拍了拍他的头,将自己的外衫脱下来垫在石块上,自己也坐了下来,拍拍垫着衣衫的石块将梓陌拉了下来。

梓陌坐了下来手十分不老实的捻着他的棕黑色的发丝,一会给他打成死结,解开后还要再给他编一个小辫,去扫他的鼻尖。

钟陌被逼的身子连连后仰:“别闹。”钟陌将放在自己鼻尖的发丝拂开,看着她身上男子的衣衫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随机在梓陌完全没看到的时候就将皱起的眉头压了下去,平静的道:“怎么很会穿男子的衣服?还要做什么事吗?不离开吗?”

梓陌眼睛微微眨了两下,有一瞬间的无神,然后狡黠一笑,远远离开了钟陌,眼珠微微转动着,她眉眼弯弯的对钟陌道:“你过来我告诉你。”

俗话说的好色令智昏,钟陌也一样完全没有注意梓陌忍笑忍到眼角微红,连嘴角都在不受控制的上扬,等到钟陌靠近的时候梓陌将跪坐在地上的身子直立了起来,上身靠近钟陌,嘴唇贴近他的耳朵,轻轻的将气体从自己的口鼻中呼出,调戏道:“钟公子你要危险了。”

钟陌的耳廓霎时间像煮熟的螃蟹一样红艳艳的,脖颈和面庞一时间不知道涂了那一种胭脂,但是搞怪的人应该要的就是这一种效果吧,正当钟陌不知所措的时候,梓陌突然放开了嗓子在他耳边大声吼道:“我喜欢啊,傻子。”

同类热门
  • 人在征途之穿越戈壁人在征途之穿越戈壁玖雅夜君|现实为了祛除父亲的兀蛊毒和妹妹的奇痒症,姜俊茂再次踏上了征途。 成为了东家,穿行于戈壁与大漠,去往中土神州求苍龙泪与魂渠水,他会找到吗?
  • 一方热土一方人一方热土一方人骑驴追兔子|现实该作品是一部主旋律现实主义长篇小说,笔锋直击当前城市化进程中,围绕征地拆迁产生的各种激烈矛盾、利益博弈与人物冲突。作家通过长期冷峻观察和思考,对现实生活进行深度开掘,以理性的态度、哲学的演绎、文学的笔触,集中展现了在改革背景下的农村现实生活,展现了在新的利益格局下,为争夺村政舞台,一个个活灵活现的人物粉墨登场,拼得你死我活。村政连着官场,利益连着官员,通过矛盾的再现与处理,一个个幕后推手被请到前台,各路英雄跃然而上。小说情节大开大合,人物故事荡气回肠,不失为一部耐读耐想的史诗性作品。
  • 原来你才是我的幸运原来你才是我的幸运一团小萌羽|现实一个每天都宅在家的邋遢女一次偶然的机会遇见了她的真爱
  • 诡一的故事诡一的故事诡一|现实一些随手写的短篇小说之类的。努力凑到20个字。
  • 我真是农三代我真是农三代九辕1|现实“往上推三代,谁家不是农民?我就是农三代!”面对质疑,从城里来的年轻人高飞如此说! 他不光如此说,也如此做。 农村的生活,让他觉得,人活着不能只为了自己,总要为别人也做点儿什么。 他这么想,也这么做,从此,他在这条崎岖的山路上奋勇前行,不屈不挠。 幸好,前进的路上并不孤单,有许许多多的人与他一同前行,朝着宽阔的康庄大道飞奔! 终于,他走出了一条属于农三代的路!
  • 把余生分我一半把余生分我一半海鸥灰|现实“郑国,你是榆木脑袋吗?” “手,女孩的手,牵着。” 郑国看向吴小呆,吴小呆羞涩看了他一眼,就转过去了。 他像是着了魔,牵住了她的手。 咔嚓。 照片定格在那一幕。 …… “睡了吗?”郑国发了条信息。 “还没。” “你知道我在干嘛吗?” “干嘛?” “想你。” …… “我怕是谈了个假的恋爱。“吴小呆自语道。 …… 这是一个关于治愈的故事。
  • 向往的家园向往的家园风华长歌.QD|现实小说定位:当代版《平凡的世界》。讲的是几位8090后年轻人的人生故事:青春与成长,爱情与婚姻,梦想与现实,奋斗与挫折,欢笑与泪水,遗憾与无悔。酸甜苦辣,悲欢离合,可谓人生百味。 当今大变革时代的城乡变迁图景,纷繁复杂的社会现象,变与不变的人情世故,可谓世间百态。 大时代中的小故事,大潮流中的小人物,大格局中的小感悟,大情怀中的小确幸。 时间跨度:2002年至2019年。主要环境: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一座繁华的大都市。
  • 树木心花树木心花闪闪玻璃鞋|现实很多很多年后,他才大彻大悟,那是一种控制欲和征服欲,是对待恋人才会有的感情。
  • 红棉袄之恋红棉袄之恋申四平|现实一部现代都市爱情小说。
  • 李华的青春李华的青春雨中抚风|现实我们一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