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版 大王联盟邀请码

第3929章 剧毒之王沙耶斯2

看着夜冥绝认真的表情,楼陌扬声一笑,道:“不用想太多,我没有你口中所谓的那些‘家人’,也从来不过中秋节!”说罢仰头又饮下一碗酒。
  夜冥绝蓦然一滞,看着眼前这个女子浑然不在意的洒脱,他竟然有些莫名的心疼!甚至觉得那脸上的笑容竟是如此的刺目和碍眼!
  他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或许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些不为人知的暗伤,总是小心翼翼地将其掩饰好,以至于后来连自己都忘记了它最初的模样……
  良久,夜冥绝低声道:“其实,这些年来,我也从未过过中秋节……”每次毒发的第二日醒来,睁开眼睛看到太阳,他都会默默告诉自己:还好,总算还活着!
  楼陌深深看了他一眼,是了,每年的中秋节当然也是月圆之夜——他身上的鸩羽千夜都会发作……
  “说起来,今年倒是我过的最轻松的一个中秋了!无论如何,都是要谢谢你!”夜冥绝笑看着眼前的女子,似是随意地说道。
  楼陌闻言轻嗤了一声,“冠冕堂皇的话就省了吧,我救你不过是咱们之间的交易罢了,不存在什么谢不谢的,至于今日之事,若非凤之尧临走前再三托付我照顾你,你以为我会有这个闲心管你受不受罪?左右死不了就是了!”
  她知道夜冥绝这是真心道谢,但她也是真的不需要——他们之间保持交易关系就好,实在没必要牵扯其它的!
  交易?是啊,他们之间本就只是交易罢了,他出钱,她解毒,之后各不相干!夜冥绝有些自嘲地笑了笑,他其实心里很清楚,以她的性子,若非之尧的嘱托,她定然是不会管他的。
  可为何当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时,他的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
  两人一时相对无言。
  半晌,楼陌出言打破了沉默:“对了,千年冰蟾的事怎么样了?”
  “基本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会从北凛太子那里入手。”夜冥绝眸色一沉,这一次,千年冰蟾他是势在必得!
  “北凛太子,北堂啸?”楼陌闻言皱眉,这个人可是不大好打交道啊!
  据闻,他本是北凛皇室中可有可无的一个皇子,母妃无宠,外家不显,七岁时,为了自保他亲手毒害了自己母妃,转而认当时尚且无子的皇后为母,后来皇后也曾诞下过一皇子,却尚未足月便夭折了。这些年来随着北凛皇室各个皇子或死或伤,他终于一步步登上了太子之位。
  北堂啸成为太子之后,很快便以其雷霆手段掌控了北凛半数的朝政,现如今,他在北凛的地位声望大有超过北凛帝之势!
  这样一个心狠手辣,隐忍筹谋的人,很难相信他会受制于人!夜冥绝这个人选真的没有问题吗?
  似是看出了陌尘的不解与担忧,夜冥绝淡淡道:“北凛前太子,北堂睿,是北堂啸的嫡亲兄长,而那位韶华长公主是北凛已故越亲王之女,曾与北堂睿有过婚约,后来北堂睿遇刺身亡,韶华长公主便开始扶持北堂啸,但就在北堂啸得封太子的那一日,韶华长公主服毒自杀了!”
  “什么?你是说那韶华长公主是自杀的?”楼陌惊讶道。当时北凛皇室对外只说是韶华长公主意外中毒,却不曾想她竟是……
  “不错!”
  “那这么说来,她是为北堂睿殉情?”楼陌心下震惊的同时不免也有些感慨,她向来对“殉情”一事不置可否,生命不易,多少人想活着都没有机会,就这样轻易放弃生命,又何尝不是一种懦弱呢!
  “的确如此!”夜冥绝点了点头,据说那个女子有着经天纬地之才,文治武功皆不输男儿,五年前他曾在边关有幸见到过她一面,确实名不虚传!
  这样一个人,倒真是可惜了,倘若当初北堂睿没有死,她也不曾殉情,如今的北凛只怕是另一番局面!不过倒也不难理解,她同北堂睿青梅竹马,同生死,共患难,北堂睿一死,她的心怕是早已虽他去了,扶持北堂啸成为太子,也算是了了在他这世间的最后一桩心事,这世界已无任何让她留恋的东西,殉情,也在情理之中!
  “你的意思是……”楼陌忽然眼神一闪,她似乎知道夜冥绝的打算了。
  “北堂啸一直很敬重韶华长公主,五年前韶华长公主过世后一直不曾下葬,而是被北堂啸用玄冰棺装殓,置于皇陵地宫之中,那玄冰棺一直将韶华长公主的遗体保存完好,但近日来却有融化的痕迹,所以北堂啸此次前来鉴宝大会是想要拍下那传说中的玉髓,以保韶华长公主遗体无恙!”
  夜冥绝淡淡地陈述道,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但一旁楼陌听的却是大吃一惊,原来,韶华长公主竟是一直未曾下葬吗?
  “这样的皇室秘辛,你是怎么知道的?消息可靠吗?”楼陌知道皇室之中都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可既然是秘密,又怎么会轻易让人查出来呢?这会不会是北凛皇室刻意设下的一个圈套,故意引夜冥绝上钩的?
  看着陌尘脸上那似乎是有些担心的神色,夜冥绝牵了牵嘴角,道:“你在担心我?”
  楼陌闻言顿时黑了脸,冷笑道:“你想多了,我是怕到时候拿不到千年冰蟾反倒耽搁我的事情!”夜冥绝这个人简直是够了,自恋是种病,得治!
  “哈哈哈——”看到陌尘有些炸毛的样子,夜冥绝爽朗地笑出声来,这个女人现在的样子倒是可爱得很!
  “夜、冥、绝!”楼陌语气不善地咬牙道。这个面具男什么时候这么爱笑了?真是活见鬼!
  夜冥绝见状赶紧止住了笑声,难得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说说话,他可不想再跟她打一架……
  “咳咳——说正事,那个,你应该见过汶无颜了吧!”
  想到那个把自己打扮成花狐狸的男子,楼陌不由地眉头轻蹙,“你该不会是从他那儿得来的消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