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 51网站地址入口

第2177章 螺旋

“东东,你干什么?!”
   宋阑晴一路被他拉着带离人群。
   “一个人走太不义气!”张子辛像拎小鸡崽似的,把宋阑晴从人堆里拎出来。
   “可她们——”
   “我妈那逛街的战斗性,你也是领略过的。不然你想回去?”
   宋阑晴连连摇头。周月阿姨实在是逛街达人,平日里逛银泰能把周围一干人全放倒。她可不想明天起来,狐腿酸疼得要断掉。
   “这不就得了。”张子辛身形敏捷地在人群中穿梭,宋阑晴步步紧跟,沿着他的脚步,两人小分队噌噌地杀出一条路来。
   张子辛忽的微微侧过身来,对后边表情犹豫不决的宋阑晴说:
   “我妈那个性,你就放心吧。”
   宋阑晴轻轻应了一声,周月阿姨属于彪悍豪气型女人,妈妈性格温婉柔弱,俩人在一起阑晴倒是很放心。
   华灯初上,千街万绣。凤箫声动,玉壶光转,宝马雕车香满路,一夜鱼龙舞。
   清幽的夜风习习吹来,圣树上悬挂的成千上万个竹牌,如珠玉相击,发出风铃般悦耳的声响,幽幽回荡在空中,绿苒影动似一片茂密的竹林在呼吸。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少女一袭白裙,清冷如霜的眉眼,皎皎似圣树上弦月,一翦秋眸清澈晶透,倒映着这一片无边的绿意竹影,长及脚踝的裙袂,有如水中清丽的睡莲轻轻浮动,仿佛她生来不在这尘泥间,而属于一个更尊贵的地方。
   “东东。”
   少女的声音如清泉石上流的清澈悦耳,江南方言自带了吴侬软语的温柔,这样倾城的声音唤起来是别样的令人心醉神迷。
   张子辛不知怎么正处于神游中,听见宋阑晴叫唤,才一下子反应过来——
   却见,宋阑晴站在绿意幽然的树下,俏皮地侧过眸来,对他眨眨眼睛道:
   “一个人许也不义气。我把愿望换给你好了。”
   “……”
   他一时微怔,宋阑晴已经取下了自己的竹牌,找了一笺红纸,摊平在案上,执起墨笔就要写敬词,却听到张子辛忽的一声喊道:
   “别写!”
   “怎么了?”她不明所以地抬起头,望着张子辛几步跑上树台来。
   “放着,我自己写。”
   他的神情端得是滴水不漏,可眼神微有点局促,宋阑晴很敏锐就发觉了,当下故意坏坏地笑着打趣道:
   “有什么秘密不能说啊?咱俩不是发小嘛~”
   张子辛躲开她的眼神,拿起案上她的竹牌红笺就往另一处走。
   “你、你退后点。”
   “神秘兮兮的,白天是谁说自己不信神灵的。”
   “我是不信。”
   “那你还写我的愿望?!”
   “自有用处。”
   “什么用处?”
   “不能告诉你!”
   “切。”宋阑晴朝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微嘟着嘴,努力睁大眼睛想看清点什么,却被张子辛一个眼神杀住了,只得悻悻然退了一小步。
   “西西,如果我记得不错,你的视力是5.4来着吧。”他依旧没回头,在案前俯身落笔,笔法秀逸,笔势戈如发弩,纵横有象,话语间暗含无声的威胁。
   “嗯哼!”宋阑晴忍住不翻白眼,长吁一口气嘟哝道:“真是败给你了~这种细节都记得这么清楚。每件事情都过目不忘的!让我这样的古生物怎么活~”
   她转身朝后走去,大踏步走出了一段距离。就在这时——
   突然一阵森冷的大风直袭而来!
   冻得宋阑晴蓦地一哆嗦,却看树上叶片未动,街上的行人毫无知觉,依旧欢笑游玩,这是怎么一回事?!
   是她的错觉么……
   她冷得抱住肩膀,几个碎步向元宝心的椅子,慢腾腾地挪去,就在她手触碰到椅子,想要坐下时,心口处却剧烈地一疼!
   “啊……”她疼得面无血色,跌坐了下来,指甲嵌进木椅里,抓得太过用力连指节都泛白,宋阑晴摸上自己发疼的心口,触及一片灼热,那淡淡的蓝光竟然在衣服下,隐隐约约地闪现可见!
   一惊之下,她立马捂住领口,紧紧用手遮住,勉强从椅子上支起身来,快步朝元宝心外走去,几乎可以说是一路小跑。
   “阑阑,你的仙力波动得好厉害!发生什么事了?”
   一直沉睡的龙蛋从黑暗的空间里飘了出来,歇落在宋阑晴的肩头,关切地问着。
   “我不知道。只是突然天地间一阵寒风袭来,感觉身体越来越冷……没有施用仙术,神印也显现出来了!”
   龙宝听了,惊讶之下,一下子从肩头飞了起来,“这不可能啊。今日明明是初七,离望月还有几日,怎么会显现?难道——!”
   龙宝一向软萌的声音,突然变得沉重得有点压抑,
   “难道是……天雷之劫!”
   “你说什么!天雷?”
   宋阑晴心头腾地一惊,右眼皮突突地跳着,她抬头望见小镇上方的夜空,原本澄明无云的星空已经不见了,天象突变,远山上乌黑黑的云层不知什么时候压了过来,低沉沉的,像野兽张开血盆大口,随时要吞噬人一样,大有风雨欲来山满楼的形势!
   不行!不能在这里受天雷!镇子上人口稠密,这劫是雷霆万钧,九天最残忍的酷刑,千千万万年来,多少得道高人、和天界受罚仙人,灰飞烟灭于五雷轰顶之下!
   她若是逗留在这里,这个镇子谁也保不住!到时候会被天雷焚毁得如炼狱般,只剩焦炭渣碎。
   离开这里!这是万般痛念中,宋阑晴脑中惟一残留的清醒。
   “呜呜~阑阑,龙宝明明跟敖阳舅舅说过的,让他在这四年你为人界凡胎时,不要发动天雷!舅舅也答应了……到底是哪个大坏人在作祟!”龙蛋抽抽搭搭地哭着,泪水又汇聚成一条小溪,而且有越来越大的趋势。
   昏天黑地,山雨欲来。凛冽的大风呼啸着一扫平野。
   一个女孩疯了一样地朝山上跑去,长长的白裙如风雨飘摇的一枝矢车菊,在悬崖边上摇摇欲坠!
   她一路跑出了小镇的边界,小小的身子渐渐隐没于幽绿漆黑的山林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