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5章 遇险

星菱当机立断的叫醒伊人,并将浸湿的帕子递给她。“小姐,屋子里有迷香,千万别把帕子拿开。”

伊人肃然的点点头。

这厢,雪菱也叫醒了了阿桐。只是阿桐睡的沉,醒来也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

“怎么了?”阿桐迷糊的问。

雪菱没时间跟她解释,直接将湿帕子递给她,“捂着。”

不知是不是因为没睡醒的缘故,此刻的阿桐倒是没有多问,只是跟着雪菱往外走。

还未到门口,房门被踹开,莫痕一脸凝重的表情。看到几人的瞬间先是一愣,才道:“夫人,有歹人偷袭,将军带人追过去,我们先到外面休息一下。”

莫痕确实没想到,这几个女子竟然如此敏锐,早已做好了逃脱困境的准备。

想来那群黑衣人也不曾想到,他们早有准备,只派了少部分人来。是以,将军才能派他来保护夫人。

莫然做事向来狠辣,能在战场所向披靡不是没有原因的。那群黑衣人没有一个人逃脱,却也什么也没有问出来。

因为他们都服毒自杀了。

而莫然这边的情况也没有多好,有部分侍卫中了迷香,队伍不得不在客栈休整两日。

“这什么迷香,竟能让人全身筋挛?”有护卫喊道。

雪菱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没有站出来回答。若是她说了,要是问起她如何得知的,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大夫呢?”莫然脸色阴沉,语气透露着不悦。

莫痕知道主子这是生气了,很生气。他赶紧派人去催。

雪菱咬咬唇,像是做了什么决定,“我来吧,他们中了‘月落霜’,不及时解毒会全身瘫痪。”

在场的人大部分不知道“月落霜”是什么,但是莫然跟莫痕却是听说过的。两人瞳孔皆是一缩,颇为震惊。

“若是‘月落霜’的话,那大夫来与不来也没什么区别了。”莫痕呢喃了一句。

莫然看着雪菱,眼神中尽是打量。他不是没有查过星菱、雪菱的身世,没有一丝异常的地方。

没有异常也是异常。

但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莫然走到边上,给雪菱腾了一个位置。

雪菱也没有迟疑,回房拿了药箱的便是给侍卫们扎针、解毒,扎针、解毒。

当大夫赶到的时候,雪菱已经给侍卫们处理的差不多了。但莫痕还是给了大夫一啶银子。

拿着银子,大夫一片迷茫。

所以他这没有看诊,没有开药方就拿到银子了?

老大夫也是个有医德的,推辞道:“既然无人需要看诊,那老朽便回去,这银子老朽不能收。”

莫痕也坚持:“大半夜还劳烦您跑一趟,这银子是给您的路费,您收得。”

两人谁都不让,最后莫痕表情露出愠色,老大夫才收下。

一旁的侍卫摸摸鼻子,还没见过为了银子来回谦让的。

“怪哉。”站在客栈门口,往里面看了一眼,轻轻叹道。

******

休整两日,队伍重新出发。这场变故让莫然意识到要尽早赶到东陵。直觉告诉他,刺杀远远没有结束。他倒是无所谓,只是不能连累了那个小女人。

想到何伊人,莫然忽然想起莫痕的话。

——主子,夫人她们似乎早有准备。

何伊人身边的两个丫鬟,太让人惊讶了,那可是暗夜阁独创的迷香。

思及此,莫然眯着眼回头看向伊人的马车,深邃的眼神深了几许,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马车内,被折腾了一夜的伊人一行人,早就没了来时愉悦、松快的心情。尤其是阿桐,似乎现在才反应过来,惊魂未定。

还在连着两日,也不曾有黑衣人再出没,莫痕估摸着,大抵他们觉得打草惊蛇,也不敢轻易出手了。

莫然面色沉静的道:“不可掉以轻心。”

又赶了一段路,不知从哪穿出来一群黑衣人,应证了莫然的想法。

这一次黑衣人似乎有备而来,人数也比之前的多,很快便陷入了混战的状态。

伊人没有一丝武功,跟着莫然完全是个累赘。为了不增加他们的负担,伊人躲在角一颗树后,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事与愿违,很快有眼尖的黑衣人发现了她。看她衣着光鲜艳丽,黑衣人忽然萌生了擒住她威胁莫然的念头。

莫然这边时刻注意着伊人的动态,看到眼疾手快,挡住了黑衣人。奈何他们人多,莫然即便能撑住一时,也不能撑太久。

他边格挡着黑衣人的刀剑,边对伊人道:“快跑,往东面跑,拿着我的玉佩去潆州搬救兵。”

随即一块白色通透的玉佩向她飞来。

伊人伸手抓住玉佩,犹豫了一会。忽然银光一闪,与她擦肩而过。她吓了一跳,随即收好玉佩,拔腿就跑。

撇了一眼撒腿就跑的伊人,莫然的嘴角不禁抽了抽。这女人可真是豁出命就跑了,压根不管他死活。

走神间,一道寒光在他眼前闪过。好在莫然素来敏捷,一个转身躲过一暗剑袭击。

没有了伊人的拖累,莫然打起架来确实很得心应手。奈何对方人多势众,这样打下去也不是办法。

“撤。”莫然对莫痕道。

已经拖延了一段时间,伊人那边应该有机会逃脱了,自己要去找她汇合了。

莫然与莫痕一起退开,待到确定没有黑衣人追上来了,两人才停下。

此时,莫痕站在莫然面前,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就说。”莫然最不喜别人吞吞吐吐。

莫痕犹犹豫豫的道:“主子,我们打斗的时候,我瞧见有黑衣人追何小姐而去了。”

莫然的脸色比遇到黑衣人时还阴沉,“为何现在才说?”

莫痕无言以对。

方才形势凶险,他也无暇顾及许多。

“属下知错。”

莫然黑着,往伊人跑走的方向去了。

他记得她身旁的有两个婢子是会点武功的,眼下只希望这两个婢子能保护的了她。

同类热门
  • 灵犀佳人灵犀佳人潘潘二小姐|古言“这样也不介意吗?”冰璟程满足地贴上林倾的脖子说道。林倾生气地踩了一脚冰璟程,却还是无法逃离他的怀抱。鼻息间一直隐隐闻到一股清香,自己竟然有些迷恋。冰璟程正视着她的眼睛:“林倾,做我的女人。”看着眼前一脸认真的冰璟程,林倾有些迷失。好想答应他,好想跟他在一起。可是明明才认识不到半天,自己这么快就沦陷了吗?
  • 骄妃训恶夫骄妃训恶夫林七爷|古言一朝穿越成不受宠的将军嫡女,可这位不受宠的将军嫡女很戏精。 哭?马上掉泪。 爹不疼娘不爱,抛个媚眼撒个娇,开医馆,发展副业。 某位王爷终于看不下去了,本王有金矿,你倒是来挖啊!
  • 施真施真姜冯|古言每一次的遗忘,每一次爱上展颜 原来不管重来多少次,施真儿还是会爱上展颜,爱他的样貌,爱他的眼睛,爱他。 她曾经也是天真烂漫的少女,单纯热情,遇上展颜后一切都变了。她忘掉作为施族大师姐的责任,不顾一切与他一起,偏偏天意弄人。 向来清冷的展颜与热情的施真儿有了矛盾,两人一度决裂,展颜为施真儿寻找冰莲时坠入悬崖,同时施真儿因为悲伤过度选择失忆。 展颜病情加重,当裘安里来找失忆的施真儿回去看展颜时,两人是否还会走到一起? 六盟九国恰逢动乱,身负重任的施真儿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 异空情异空情水果达人|古言莫名的超越,带来了莫名的际遇,别人的爱与恨让在异空的他们终于相见。可是,在这里,他不爱她,她也不爱他。虽是名义上的夫妻,却是彼此猜测,为什么会这样?背后到底是谁在操控?
  • 医代风华,王妃不好惹医代风华,王妃不好惹摘星星|古言一朝穿越,竟成了即将成亲的准新娘,只是据说这新娘貌似不爱新郎啊,等等!那个一袭白衣是个什么鬼?莫伊扶额,不管怎么说她是没死,还顺便解决了上辈子都没解决掉的终身大事,只是这种解决,貌似有点草率啊。不过她也没有纠结多久,就听外面传来说她被退亲了,啥!退!亲!了!那谁曾断言说自己这智商穿越回古代也就是活不过两集的主儿,马丹!一言成谶有木有,被退亲的女子在这个古代貌似不好混啊,莫伊再次扶额。不过她这好像不是智商的原因吧,是那个准新郎眼睛蒙屎了的原因好吧。还没等莫伊吐槽完,就听说因为有辱门庭,她要被送到庄子去了。呦,这是怕丢脸给发配了呢。好吧,世界这么大,看看就看看!天高皇帝远,任美女撒欢!
  • 总有刁民想骗朕总有刁民想骗朕肖小茗|古言新帝登基三年,国泰安康,没事干的皇帝表示要微服私访,实则是为了逃避选秀,谁知,却在民间遇到了一个没心没肺的小混蛋。。。你说,你一个破算命的,搁我这装什么神仙呢?就你,那个有胸的男的,别走啊!从此,开启了无人能挡的逗比生活。。。(此文存属恶搞,我是初中生,没事写着玩的,表骂我,我还小,我随便写写,你们就随便看看吧!)这文不是耽美,女主是女扮男装讨口饭吃哒!另外,本书免费,不入v,可放心入坑!
  • 空间种田录空间种田录又涨价了|古言毛嫱原本拥有风情万种的身姿,另无数男人垂涎的绝色容貌,却穿越到了平行世界,成了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 好在意外的得到了海洋之心,其中的空间里住了七个人。 教她。 捕鱼、种地、打铁、做农具、开小店.......成为有名的女商人。
  • 王妃,卖萌很可耻王妃,卖萌很可耻花晓璃|古言萧:“禀王爷,王妃她打了安夏郡主一巴掌”某男:“什么?那个狗屁郡主是想找死吗?王妃的手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灵萧:(王爷,这样宠妻,真的好吗?)………………灵萧:“王爷,王妃带着小少爷出府了,还说,她永远也不回来了!”某男:“想离开我,痴心妄想,馨儿,看本王晚上怎么惩罚你”后面,追回来了………【这是甜文,甜的不要不要的那种,欢迎入坑,么么哒!!!!!!!我是花晓璃!】
  • 魅世皇妃魅世皇妃七妹|古言黑道公主意外穿越,附体的身体居然是前朝皇帝的女儿,前朝唯一的公主。可她容貌有毁,受尽欺凌,但却坚强的将报国仇的重担揽在自己肩上。本应是千尊万贵的公主,却如过街老鼠,满身狼狈的遇见了他。她一身污秽,他白袍当殿。他风华绝代,她低贱如尘埃。他是她的世无双,她却不是他的人如玉。他注定傲立云端,她注定为他倾倒。看魅世皇妃,妃倾天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庶女眉间不点砂庶女眉间不点砂你好野原|古言她抿了下唇脂,眼底一片荒芜。今日就是她出嫁之日,妆容精致,红装倾城。望向窗外,眼底的光,到底还是灭了。 “先生,你果然还是没来。” 说完后推掉了点朱砂的笔。 “先生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