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07章 情郎

这几件可能因版型,衣袍尺寸宽大了些,所以没有挺阔之感,好看是好看,但她是不太喜欢这样的款式。

不太满意的四下瞧看,她身后有衣架挂了几十件袖口带布条的衣袍,俨然都是刚做好还没来得及取走的。最后面两件是背着挂,一件黑色武服长袍,令她眼前一亮,腰间束革带,袖子上臂处绣纹饰,绣纹以暗红白色为主。简约不失精美,做工考究,黑色带着干练精神气,不知什么样的男子所订,穿上后又是怎样的模样。

这长袍袖子上的白条翻了过去,她也没打算去翻看,毕竟是陌生男子的衣衫。这件与后面一件衣架挂钩是绑在一起的,估计是同一个人的,瞧着长短宽窄尺寸与她要做的这件大致相同。

“这款式好是好,可是对身形要求极高的,不知尺寸多少?”大腹便便或身形胖矮的男子还是莫要尝试,会将缺点展漏无疑。

“。。。”这她哪知晓!回想着他的身形,肩宽腰瘦腿长,身姿挺拔,穿上应该挺悦目的。但具体的尺寸是不知的,只能比量说个大概,再说她知道这个作甚。

“与这件主人大约差不多,就照着这件尺寸做吧!”桦绱转身与海棠对视了眼,海棠也赞同。

“姑娘是给情郎选的吧!”小娘子一下换了副表情,掩嘴偷笑的小声问道。只是这声音恐怕因兴奋的心情,而没控制好音量,一点也不小。旁边的新妇人都听到了,瞧望过来也抿唇低笑。

这一句话简直将桦绱炸醒,打断她的回想,樱唇翕动半天惊得说不出半言。海棠看了桦绱的反应,诧异的望着小娘子,这是从何得来的想法?

“不是。”桦绱恢复神色如常,回道。

“我知道,我知道的。”小娘子说着给桦绱一个你不必细说我都懂的眼神。

桦绱启唇刚要解释,可四周几位夫人纷纷看过来,一副瞧戏的架势。算了,跟个不相识的人有什么好争论的,让别人看景儿。

许是知晓要给情郎的,小娘子更上心热情了:“姑娘要绣个什么样式的?虽说什么都会绣,可我们这主要还是蜀绣。”

“可以,我想绣水芙蓉。一株,从腰起绿茎,然后右胸前绣绽放的芙蕖。花瓣白色,黄色的蕊,花瓣尖尖淡淡的一点粉紫。束腰处再悬垂长一些的彩绳穗头,要与绿茎一个颜色深浅。”桦绱详细的设计告知,细到长绳颜色。

“好。”身后传来应声,转头一看,一鬓角染白霜的精明干练老妇人含笑答应。小娘子喊了声赵姨,这大约就是在尚功局做绣娘的师傅了。

“姑娘会作画。”赵姨含笑问道,慈眉善目,眉眼能瞧出年轻时定是位娴柔女子。

“略懂。”桦绱颔首回道。

“难怪设计的这样好。”色彩清新高雅,构图简约透着别致,搭配的极好。

“赵姨,这小姐是要给情郎的。”小娘子不嫌事大的来了句,彻底绕不开‘情郎’这茬了。

“不是。”桦绱表情倒是无羞涩,颇无奈的反驳。

“你别害羞,我都懂,让赵姨跟绣娘姐姐们好好交代一番。”小娘子倾身过来低声提点桦绱,不用不好意思,她的夫君也是她追来的呢!成亲前也送过,帕子腰封一样不差。

“老身给姑娘绣。”这姑娘瞧着合眼缘,再说她要求的绣图也不多,就一株荷花而已,她还没老到不能绣了,只不过绣的少了些。

“真的,姑娘你可真幸运,要知晓赵姨许久不曾给人绣过了。”平日教弟子的时候能绣一点,再就是给特别有缘的客官和老主户。小娘子吃惊,忙将这机会得来不易给桦绱说道。

“劳烦老人家。”桦绱淡笑。

“不是给情郎嘛,老身自然要成人之美,促成姻缘。”老人家也跟着打趣桦绱,被她们这样一说,没有的都快被说成有了。

“姑娘留个地址,可以来取,也可以送去。”小娘子拿着笔记录,海棠递了银票。

那位赵姨含笑瞧着楼梯处,不知瞧见了谁。

“送吧!城惠林街三号。”桦绱犹豫片刻报了一个住址,不如直接送到那处,省的她还得派人送。

“嗯,嗯?惠林街三号那里!”小娘子因这个地址过于熟悉而吃惊喊了出来,确切的说袁州谁不知晓这位的住处。一旁几位夫人和身边的小姐也暗暗诧异,看向桦绱的目光不再掩饰,而是有些直白和审视。

“给我家大人的?”一个男音略带不确定的问了遍,众人寻声望去,原来是齐大人身边的侍卫,拱手跟赵姨作揖。

好像名唤丛申,海棠听小乙提过。丛申前来取齐大人的两身袍子,晚上有应酬,不便穿官服。正巧前些日新作衣衫,故命他来取。

“公主!”以为是寻常人家的小姐,待那女子回头,丛申掩不住的吃惊。

所有人惊在当场,屋中一时寂静,目光齐刷刷的扫向桦绱,一时忘了跪拜。

“殿下,是给我家大人做袍子?”昨晚的事他可是目击证人,莫不是殿下愧疚?

有的时候人太聪明也不是件好事。

“记得取。”将手中小娘子开的取衣日期递给茫然的丛申,面无表情的微微侧首对海棠轻声说了句:“走吧!”目不斜视的先行下了楼梯,脚步急匆匆的外人瞧见有些不好意思的意味。

海棠对赵娘说了句费心,便追上去。随着她们的离开,一时此处沸腾,流言四起,七张八嘴,两千只鸭子过河的场面。

“什么?刚刚那是公主?长乐公主!”小娘子失声惊呼。

“我就瞧着不像一般的小姐。”赵姨见过大场面也见过贵人,其实与这长乐公主也算有缘,多年前她还在尚功局做绣娘的那会儿,有次在秋狝猎场,这小公主瞧上她做的袖封。

“那侍卫说的大人,莫不是——齐大人!”众人回过神。

“公主的情郎是齐大人!”两位新夫人与她家小姑对视了眼,高喊出来。

同类热门
  • 穿越之拎着夫君闯天下穿越之拎着夫君闯天下江同学|古言顶尖杀手任务百分之百成功率,就因为阎王小子一笔给召进了地府。 好,你给姑奶奶玩阴的是吧,把你揍得连你爹都不认识! 好在阎王还上道给了个穿越的解决方案才避免地府易主。 但唯一穿越的人选却是个被称作妖女的白发女人,身世和人品都不太好。 唉,不好就不好吧,凭着一身本领还怕混不了饭吃吗。 没想到第一天穿越就把这辈子的坏运气碰上了,被神秘男人救回又想灭口,自杀未遂还差点害了条无辜性命,最可气的是竟然捡了个傻子…… 某鬼:你还说你不是他的徒弟! 某女:你这个人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某傻子:姐姐给弟弟洗澡澡…… 某女:我洗你大爷! 某花:做本殿主的女人,保证你荣…… 某女:人妖再见。 在混社会过日子中却被卷进了一件巨大的阴谋之中…… (女强玩套路,美男吃下肚)
  • 盛宠倾城妃盛宠倾城妃南宫静|古言她,是轩辕国丞相府的嫡长女林依月,从出生就被下了封印,因此不能修炼幻气,称为被人废材。自己的庶妹们天天折磨自己,这次就是活生生的被打死;她,是21世纪的特工金牌杀手林依月,被自己爱的人背叛,亲手杀了自己,他竟然为了得到自己手中的龙之戒杀了自己,可是自己临死之前也不会让他得到龙之戒,就把龙之戒吞到肚子里。一朝穿越到废材身上,一次机会让自己可以修炼幻气,隐藏自己会幻气事实报仇,斗姨娘,斗庶女。在一次的外出购买晶石提高自己的幻气时,碰见了琉璃国太子司徒云谨,开始了.........
  • 胭脂泪:凤倾天下胭脂泪:凤倾天下简小初|古言她本是浮丘国宰相的女儿,却沦为杀手!处处受人牵制!还爱上了自己的哥哥…有朝一日,真相浮出!她变身亡国公主,身背复国重任。复国便复国,可为何复仇对象是他?老天爷!她不想玩了!为了复国,她阴差阳错的开启了一个玄幻大门!破了上古大阵!可是那个和她哥哥长的一模一样的男子,究竟是什么鬼!为何要叫自己“娘子”,又为何自己要叫他“爹爹”?扑扑朔朔,迷迷离离…她的清闲之路…远矣::>_<::……
  • 浮华唐歌浮华唐歌西贝宁|古言唐朝将军裴绍迁之女裴禹歆从小随父出征,饱读兵法。在一次战役中巧遇秦王李世民,随后由于各种巧合两人互生爱愫。在成婚前,秦王妃长孙氏因嫉妒秦王对裴禹歆的爱,故向唐朝皇上李渊推荐,让裴禹歆以晋安公主身份和亲突厥。命运跌宕,多年以后,李世民登基,裴禹歆又化身突厥公主和亲大唐……在此期间,虚构与真实人物之间的摩擦促使着历史的发生。大唐后宫争斗不断,隋朝公主卧底复仇,突厥贵族爱恨取舍,禹歆为爱华丽换身……各人物关系错综,隋、唐、突厥三朝皇族纠葛与命运的齿轮中,皇上,王妃,公主,将军….当青葱年少的少年经过时间的洗礼后,逐渐成为历史的主角。为国家?为爱人?为亲人?进退之间尽显人性的善良与邪恶,当真正看清自己,懂得自己需要什么的时候,才发现一切不过浮华如梦,转眼间却已被命运愚弄……
  • 小仙出逃,宫妃萌萌哒小仙出逃,宫妃萌萌哒雪清歌|古言陛下喂养娃娃妃真心不易,三天不教导房顶都没了。宫女:“陛下,小主拒绝沐浴。”陛下扶额,将某女直接扔进浴池亲自洗刷刷。宫女:“陛下,小主拒绝进食。”陛下扶额,看着满桌主的菜动也不曾动,操起袖子进厨房,“你到底想吃什么,朕来做。”宫女:“陛下,小主……她跑了。”陛下无限掀桌:“给朕抓回来。”朝暮:“逸,我们的相遇,注定万劫不复。”,“不管刀山火海,我陪你。”
  • 女魅天下女魅天下百变魔依|古言传说第一首富的公子是个纨绔?传说他爹是个将军?传说他男女通吃?但传说毕竟是传说。谁能想到,他竟是她。
  • 烬风华烬风华秋夕照雨|古言一朝恩断红颜老,烬风华。宫中女子貌美者众,争抢半生,笑到最后者,独一人耳。到头来不过是红颜枯骨,白首断肠
  • 一轮江月明一轮江月明飞花不见叶|古言新春鞭炮的余烬中,清风亭边的茅草根悄悄发芽了。 半溪阁落了一院子的雪,临着小池塘的窗边,江寒月手中把玩着一只小小的耳坠。 “啪嗒”,耳坠落入池水中。 涟漪散去。 你我的故事才刚开始。
  • 美食欢:腹黑殿下,吃不够美食欢:腹黑殿下,吃不够码字少女|古言米其林三星厨师顾杉杉,穿越第一天就被人追杀,好不容易被一个美少年救了下来,结果却是逃出虎穴再入狼窝。顾杉杉:“你好歹是个皇子,怎么整天就知道吃。”美少年:“娘子做的菜好吃,但是娘子更好吃。”
  • 哑女不索爱哑女不索爱佐小钰|古言但若君心思我心,诚不负相思意,若携手百年之后,一缕青烟随君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