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29章 禽兽的阴谋

郝青受原形毕露,“小美人,我曾经说过你是我的菜,早晚总要飞到我的碗里来。”

星语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扒了郝青受的皮,可是她中了郝青受的毒药,全身没有一点力气。

她唇焦舌燥,嗓子里似乎正在燃烧着一股熊熊烈火,全身一阵炽热难耐,她声如蚊虫,“青受哥,求你放过我吧!”

一声甜蜜的“青受哥”,郝青受的心都快要融化了,他真的不想伤害心中的女神。但是他转念一想,星语不但功夫高强,而且聪颖过人,自己根本不是她的对手,必须先把生米煮成了熟饭,让她服服帖帖成为自己的女人。

星语小声嗫嚅,“小萌萌,赶紧出来救我!我要被禽兽蹂躏了!”

夜明珠置若罔闻,仍然趴在她的胸膛一动不动,这个小家伙似乎已经打起了瞌睡。

郝青受好似一头饥渴难耐的凶兽,他龇牙咧嘴,“小美人,你别再幻想着有人会来救你,在这荒山野岭,除了毒虫猛兽,再也见不到一个人影。”

星语想到狼王一家,可是她现在四肢麻木,全身没有一点力气,连说话都是竭尽全力,根本吹不出求救的口哨。

她仔细思索着应对之策,必须想方设法拖住这头禽兽,等到药力消失,再把这个凶兽碎尸万段。

她眼前一亮,“禽兽哥,你真的喜欢我吗?将来真的会娶我为妻吗?”

郝青受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掷地有声,“从我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深深地爱上你了,我发誓非你不娶!”

“这就是一见钟情,我的心里只能容纳你,再也容纳不下别的女孩。可是你对我不屑一顾,甚至还设计陷害我。”

他停顿了一下,接着侃侃而谈,“但是我从来不生气,相信总有一天,你一定会成为我的女人。”

星语恨不得把这个畜牲千刀万剐,但是她仍然佯装一脸笑靥如花,“禽兽哥,其实我心里也喜欢你,只是我没有说出来罢了。”

郝青受喜上眉梢,他一时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以为星语真的喜欢自己。“星语妹妹,你真的喜欢我吗?真的会嫁给我吗?”

星语连连点头,“禽兽哥,你高大英俊,风流倜傥,就是我心中的白马王子。求你给我解药吧!我不想在迷迷糊糊中被你蹂躏,我心甘情愿做你的女人。”

郝青受心花怒放,他万万没想到,轻而易举就得到了小美人的青睐。“好妹妹,这是一种普通的迷魂散,不需要吃解药,两个小时后药力就会彻底消失。”

郝青受轻轻地握住星语的右腕,星语的玉臂细腻圆润、柔苦无骨,他心里一阵狂喜,他认识星语快两年了,还是第一次碰到星语的肌肤。

他闻着星语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神魂颠倒,全身的血液快速奔涌。他一颗炽热的心在怦怦乱跳,似乎就要跃出胸膛。

星语气得咬牙切齿,她真想捏碎这两只兽爪,奈何她全身的骨头好似散了架,没有一点气力。

“禽兽哥,求你放开我的手腕,我现在全身难受,最害怕接触别人。”

郝青受不但没有松开双手,反而又加重了几分力量,他惟恐夜长梦多,“星语妹妹,你早晚注定是我的人,择日不如撞日,干脆就让我现在占有你吧!”

星语仰天长叹,“青受哥,如果你真的爱我,就不能使用阴谋诡计,趁人之危!更不能让我在稀里糊涂中失去了青白之身,否则我会恨你一辈子。”

郝青受仔细琢磨了一阵,顿时恍然大悟,“小美人,你肯定又是在施展缓兵之计,只要你清醒过来,肯定就会报仇雪恨,就会把我揍得满地找牙。”

星语心里一沉,这个王八蛋心里倒是非常精明敞亮,竟然猜出来了自己的心思,看来自己在劫难逃。

她苦苦哀求,“禽兽哥,冬冰已经离开我一年多了,我再也不会喜欢他,只要你不违背我的意愿,我一定心甘情愿做你的女人,与你白首不离。”

郝青受听到“冬冰”这两个字,心里又涌起了滔天怒火,这个乡巴佬不但害得他家破人亡,还抢走了他心中的女神。

他仔细一想,星语去十万大山,肯定就是去私会乡巴佬,就是去卿卿我我,说不定他俩早已经有了夫妻之实。

郝青受心里一横,只要自己占有了星语的身体,星语肯定就会对自己俯首帖耳,成为自己真正的女人。

他松开了星语的手腕,从地地上一跃而起,他迅速脱下银灰色夹克外套,铺在了青石板上面。

星语吓得面如土色,“王八蛋!你想干什么?”

郝青受满脸堆笑,“星语妹妹,这还用问吗?我会把生米煮成熟饭,会很温柔地对待你,让你变成真正的女人。”

几滴晶莹的泪珠滚出了星语的眼眶,“郝青受,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牲,要是你胆敢胡来,我立马咬舌自尽,死在你的面前。”

星语悔恨交加,她真应该听爷爷的劝说,要是把二傻叔带在身边,肯定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她最后悔吃下了郝青受的肉馅包子,全是由于自己贪吃,才会中了这个王八蛋的圈套。

郝青受戏谑道,“星语妹妹,你完全就是在哄我开心,你的心里只有乡巴佬,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你舍得咬舌自尽吗?”

星语小声哽咽,“求你放过我吧!只要你不伤害我,我一定不会报复你,一定把你当成活祖宗。”

郝青受早已经失去了理智,大脑里有一种强烈的声音在回响,他不能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更不能让到手了的小美人又白白溜走。

机不可失,“我一定要占有你的身体,即使让我下十八层地狱,我也无怨无悔。”

星语吓得紧闭双眼,乞求夜明珠赶紧醒来,打跑这个禽兽不如的王八蛋!

他如狼似虎扑向了星语,他的双手刚刚触碰到星语的胸膛,只见眼前亮起了一道璀璨夺目的光芒,令他眼花缭乱。

接着一般洪荒之力向他袭了过来,只听到咔嚓、咔嚓一阵脆响,他的两臂粉碎性骨折,接着他好似一个大风筝,巨大的身躯飘起了七八米高。

砰的一声,郝青受砸在了山路上,他七窍流血,全身的骨头似乎散了架,痛得鬼哭狼嚎。

星语听到郝青受的哀嚎声,她睁眼一看,只见夜明珠悬浮在她的面前,郝青受却躺在地上哭爹喊娘。

星语欣喜若狂,知道又是小萌萌救自己于危难之中。“小萌宝,谢谢你又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我中了大坏人的毒药,全身酥软无力,你能替我解除毒素吗?”

夜明珠飞掠到了星语的手心里,快速旋转了起来,它的表面渗出了一些乳白色液休。

液体散发出醉人的幽香,夜明珠悄无声息飞掠到星语的脸庞,在她的嘴唇周围来回滚动。

星语恍然大悟,夜明珠要把液体喂给自己,她毫不犹豫伸出舌尖,舔舐着夜明珠周身散发出来的液体。

才几分钟的功夫,星语的头脑就彻底清醒了过来,全身都有使不完的劲,再也没有一丝不适。

她双手捧着夜明珠,喜出望外,不停亲吻着这个无所不能的小家伙。“小萌萌,你不但具有超级无敌的功夫,而且还是一个小神医,你真是我的保护神。”

夜明珠上下翻飞,似乎非常满意自己的杰作。它本来就是一只修练了上万年的大鹏,解除这点毒药易如反掌。

星语站起身,姗姗走到了郝青受的面前,怒不可遏,“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禽兽,我几次三番饶恕你的狗命,可是你不知道感恩,只会恩将仇报,难道你真的不想活了吗?”

郝青受全身痛彻心扉,直到现在他都不明白,自己究竟被什么怪物所伤。“小仙女,我能够死在你的掌下,我死而无憾!但是在我死之前,你能告诉我是什么妖孽伤害了我吗?”

星语张开手掌,“王八蛋,你就是被我的保护神夜明珠所伤,别说你只是一个普通人,就算你是一只妖兽,它也会让你下十八层地狱。”

郝青受忍住全身的剧烈痛楚,凝视着星语手里来回滚动的夜明珠,他以为星语在撒谎,这样一颗手指大小的夜明珠,不可能发出毁天灭地的洪荒之力。

“小仙女,你别再欺骗我了,你肯定是有神灵护体,才会把我揍得伤痕累累。”

星语咯咯娇笑,“你想怎么死呢?我可以把你千刀万剐,让你受尽折磨而死。也可以一掌敲碎你的脑袋,让你死得痛痛快快。还可以把你抛下万丈峡谷,让你成为兽群的美味佳肴。”

星语从皮鞘里取出铮亮的短剑,宝剑寒光闪闪,“郝青受,这把宝剑削铁如泥,我会在你的周身割上一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刀,让你在痛苦煎熬中死去。”

郝青受吓得面如死灰,全身哆哆嗦嗦,“小仙女,求你给我一个痛快淋漓的死法吧!我最怕疼痛,受不了一万多刀的煎熬。”

星语把剑背靠在郝青受的脸庞,“我给过你多少次活命的机会,可是你不知道珍惜,就休怪我无情!”

郝青受苦苦哀求,“小仙女,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再也不敢对你有非分之想了,以后你就是我的青天大老爷!”

星语置若罔闻,知道这种人全是言而无信的家伙,就是令人讨厌的落水狗!

同类热门
  • 账本——又名,熵账本——又名,熵A酒阳|现实每个人的善恶言行都会被无形或有形的账本记载着,我们用熵值来计算,熵就是一个物理学值和化学值,熵在人的身上也能充分表现出来,从有序到无序。 在当今的社会中,一个家庭因为某一个成员没有按正常规律办事,导致一个幸福的家庭开始分解涣散,因为利益,亲兄弟、邻居和朋友甚至反目成仇,在经历了一段最黑暗的聚散后,这家的所有成员都惊醒了,重新团结起来,忘掉个人利益,努力振兴家族企业,自此又开始了美好的幸福生活。
  • 独宠吾妻独宠吾妻夏画|现实仙界的一个神仙,只是因为月老惩罚落入凡间,还成为了一个乞丐,他以为是自己作者一个南柯梦,直到遇到她,她以为他是乞丐集团的骗子,误会开始了,误会的背后其实隐藏着月老的红线,乞丐也有桃花运。
  • 键盘上的F7键盘上的F7红薯粉拌面|现实记录的是我个人对婚姻的看法,以及面对感情出现问题后,我的应对措施。
  • 他传奇的一生他传奇的一生耿鬼|现实他,世界中默默无闻的学生,一天科技系统找上他,让他推动地球科技的发展。从此钱权势离他不在那么遥远。
  • 放逐之城放逐之城龙战于野|现实这是一群人漂流到无人足迹的荒岛,从零开始,建造城市的故事。我们的目标很纯粹,那就是活下去!
  • 走出窑洞走出窑洞青石瓜|现实他来自黄土高坡,他从冬暖夏凉的窑洞中走来,一个背着一张羊毛毡走在黄土路上的传奇人物,一群从窑洞里走出的知识分子,他们用自己的经历为窑洞外的人们书写了一段不同凡响的传奇。
  • 三段恋:总裁大人快追妻三段恋:总裁大人快追妻可爱橘子|现实在最美好的年龄爱上你,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互相信任,互相依赖。在最美好的时光守护你,默默地守护在身边,等的是她能够转身看见他,这是他的愿望,终有一天实现了。在你最落魄的时候救了你,一直陪在你的身边,明明知道不应该,却还是忍不住的想陪在你身边。
  • 肥仔马飞传肥仔马飞传喵神咩咩咩|现实上了某二流大学, 我遇见了一位肥宅室友, 姓名已不可考, 我们后来都叫他马飞。 他是黑夜中后退的发际线, 他是光明里前进的肥肉圈, 他是网络上的键盘侠, 他是游戏局的喷子手。 他一天不怼我就,浑身难受 嗯,我也是。 “老焦,你写小说搞我?” “就搞你怎么啦?”
  • 悲剧还是喜剧悲剧还是喜剧寒山雪松|现实前几年,网上流传一句话:人生就是一张茶几,上面方面了杯具和洗具。
  • 九龙传奇图九龙传奇图大秦之歌|现实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后院酒吧,一路上没有话语,女孩走在前面也不回头,只是一个劲的往前走,似乎没有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