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7章 挚爱

这不是若妍想要的结果。

监狱的日子并不好过,若妍对自己说,这是她的解脱。

为什么好好的,事情会变成这样?

她端着盒饭,蹲在监狱的木凳上,大口大口的吃着,饥饿感和劳累感早已经遍布她的身体。

下午是去搬石头么,若妍又吃了一大口盒子里的干硬的馒头,慢慢的咀嚼着。

噌,忽然来了一个女囚犯,狠狠地把她手里的饭踢掉在地上,恶狠狠的瞪着她。

“贱货,掂量不清自己几斤几两了?知道谁是老大么?”女囚犯脸上的刀疤像一条壁虎一样,趴在她脸上。

若妍也恶狠狠的盯着她。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若妍的脸上,若妍从木凳上摔了下来。

女囚犯仍是恶狠狠的瞪着她,揣着手,趾高气昂。

“你他妈有病?”若妍爬起来也是一记耳光还了回去…

………………………

楚琳玥小口小口的吃着若诚端着的稀饭,若有所思。

“那个小女孩呢?”楚琳玥轻声问道。

若诚顿了一下:“进监狱了。”

楚琳玥没有说话,轻轻哦了一声。

“我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害你,也想不明白我们怎么得罪她了,要这样报复。”若诚放下碗,站起身来,一拳捶到了墙上,咚的一声闷响。

“喂,小伙子,你干什么?”临床的病人被吓到了,不满的嘟囔了几句。

楚琳玥赶忙示意他快坐下。

若诚气愤的摇了摇头,悻悻的坐在了床边。

“你烧伤好些了,小玥,等你好了,我们就结婚好不好。”若诚攥着她的手,深情的说道。

楚琳玥含着泪光看了他一眼,迅速低下头去,看着洁白的病床床单。

“不,不了,我这个样子,不行…”

“怎么不行,小玥。”若诚拉着她的手,呼吸急促起来。

“别了,还是别了…”几行泪顺着楚琳玥的脸颊淌了下来。

“小玥,我是你的谁?”

楚琳玥没有说话,只是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医生说你脸上的烧伤是能养好的,身上的烧伤也能养好,啊呸,就算养不好,你不还是你吗?我也还是我…”

若诚激动的说着。

临床的病人瞧着这一幕,轻轻叹了口气。

“你是我的谁?小玥,你告诉我。”

“我什么都不是,我现在这个样子…”

“你怎么个样子了,小玥,你看着我,你看着。”

楚琳玥憋不住了,发出了一声哭腔,抽泣了一声,忍住了。

“你看着我,小玥,我是你的丈夫。”

楚琳玥终于忍不住了,趴在被子上哭了起来。

“你…你走…”楚琳玥哭着说道。

“我不走,小玥,我不走。”若诚犯了拧,眼睛也含着泪光。

这个痞里痞气玩世不恭的男孩,此刻已经成长了。

他看着小玥脸上的烧伤,一时间心疼的说不出话来。

“你…你走…你走…”楚琳玥哭着指着门外。

“小伙子,别让她情绪太激动,伤口会裂开的!”同房的一个大妈连忙劝说他。

“你走…你走…”楚琳玥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哦哟小伙子,你快出去吧,冷静冷静让她。”大妈站起身来,赶忙劝说着若诚,并推着他往外走。

“小玥…”

若诚用手抹了一下眼睛。

“你…你…你走…走!”楚琳玥情绪越来越激动。

“小伙子你快去门外站站,这儿有我呢!”大妈推搡着他。

若诚狠了狠心,大步朝门外走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洛诗的雨季洛诗的雨季白铅笔|青春洛诗为了理想背上背包追寻自已的梦,认识了她此生难忘的恋人,但故事是不是按预期的发展呢?
  • 月光冰凌之初春懵懂月光冰凌之初春懵懂喵咪锝|青春当称霸中国内地歌手音乐榜的他们,在月光冰凌时,偶遇她们,哦,不对?是偶遇还是上天注定还是缘分注定还是上辈子结缘,还是月老牵出了他们的红线?两个不相同的梦,却梦到了同一个她(他)。。。。。。
  • 天堂没有你的名字天堂没有你的名字野猫大啊雪|青春没有你的地方,我宁愿不去,有你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天堂!为什么天堂没有你的名字!你一直想听的那句话,你听到了吗?
  • 恶魔校草杠上傻丫头恶魔校草杠上傻丫头弑血琉璃|青春正当花季的苏小雨一个平平凡凡的女生却有着一个不频繁的故事,让四大少爷围着她,宠着她,一个什么样的纯在。可是她就能顺冲自己的心愿了吗?从一个丑小鸭蜕变成华丽的白天鹅她经受了多少忍耐多少你们知道吗?尽请期待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第一次写没有经验,宝宝是学生以后就会更新的比较慢了。喜欢的可以加作者QQ2791879267
  • 48号露天咖啡厅48号露天咖啡厅东方颖薇dr|青春48号露天咖啡厅,那是一个优雅美丽的环境,她与他在这里许诺下了海誓山盟的爱情。
  • 绝版电影绝版电影梁州城外|青春《绝版电影》是慢热型小说,采用倒叙式开头,将读者带入绝版电影的青春世界,人生本就是一场绝版的电影、青春本就充斥着热血。且看主人公,顺境时谈笑风生、独领风骚;逆境时,看他山人自有算计……
  • 警官反差萌警官反差萌L小姐|青春宁遥逃跑的第一个月,季东歌咬牙切齿地说再见面一定要好好“教育”她。宁遥逃跑的第六个月,他决定不再坐以待毙。她逃?那他就追!哪怕追到天涯海角,他也要将她找回来!一年后,他终于找回了她,却只想宠着她,想着只要她回来,他什么都可以答应她。某天,谈完案子后,季东歌一把揽过宁遥的腰,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怀里:“睡一会儿。”这姿势太亲密了,宁遥有些受不了,挣扎着要起身。可季东歌扣在她腰间的手臂越发用力,沉默半响,他轻轻触碰她的耳垂:“你应该庆幸,咱们回来后一直有案子缠身,不然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你?”
  • 血族禁恋:吸血殿下别咬我血族禁恋:吸血殿下别咬我叶棉落|青春千年的诅咒,让她穿越到吸血鬼的世界;他,血族的王者,冷血无情,却视她为心尖宝,舍不得伤害一丝一毫“落落,天色已晚……”晚上,某鬼爬上她的床,欺身而上。绝对甜文宠文!欢迎加群~群号【555908293】
  • 蚕夏蚕夏荼苦|青春初夏,海风微凉,五彩的颜料,纯白的浪花。她赤足走在温软的沙滩上,长发飘飘,眼神朦胧,她望着那边的海与天。他举着画笔,看着她走近,似乎看得得痴了。她说,嗨,看什么看?他缩了缩脑袋,红着脸道,没看什么,在看美人鱼。她就笑。她一笑,海浪都变得欢快,游鱼跃出水面,白云飘逸,漏下一束金色光辉。
  • 一言难尽的言情小说一言难尽的言情小说良风踏尘|青春亿亿光年之外的矫情星矫情帝国混吃等死大学二年级一班的南木和参商经过了为期一年的各种矫情之后终于在大二的时候走到了一起。 可是,即便两人千辛万苦走到了一起,依旧不能改变他们矫情的体质,在矫情之中,他们历经刻骨铭心的爱情离合,誓死捍卫“矫情”这一自古以来的优良传统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