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7章 猪食

“喂喂!天亮了,你不会昨晚就这样睡的吧!”

李九天打着哈欠从屋里出来后看到吴望趴在八仙桌上酣睡,便轻轻地推了推。

几乎同时,屋顶上的黑影听到屋下动静后一下子就被惊醒并用最快的速度闪到山墙躲了起来。吴望后知后觉,迷迷糊糊地坐起来后一看是李九天在跟自己说话,嘟哝几句就又趴下继续睡觉了。

李九天一看没啥事,就打算先去看看自己的土猪再来料理吴望的早餐。刚出大门,只觉得周边环境有些不同,正要细查,却见还没散尽的雾气中有个熟悉的身影。

“是小李吗?”对方先开了口。

“是我!老军医,你怎么这么早?”

“人老了,睡得不多,没事出来走走,你干什么去?”老军医笑呵呵地问。

“想先看看猪圈里的土猪,老历夫妇有事出了趟远门,得我自己来。”

“那你是得先去猪圈里看看,我刚才看到有群野猪从你屋旁边走过,不知昨晚是不是又搞破坏了。”老军医好意提醒道。

李九天一听就紧张了,落下一句:“您老请屋里坐会,我去看看。”就飞也似的往猪圈里跑。

“不了,不了,吴炳也该醒了,你们待会没事可以过来看看。”老军医也没停留,边说边走了。

事情结果比预料中的好,李九天刚进去的那会,群猪原本都安安静静趴在地上睡觉,一看主人早早光临,瞬间全都疯挤在猪圈口嗷嗷待哺。他粗略一数,不多不少,于是便安心地去煮猪食了。

嘈杂的猪叫声很快影响到吴望的睡觉,疯狂、刺耳、无休止的嚎叫简直让人奔溃,他的睡意顷刻间荡然无存,内心抓狂得夺路而出,整个人直接冲着猪圈拼命跑去。毫无疑问,那里早已乱了套,乱拱乱撞的、骑墙观望的无不是声嘶力竭的在嚎叫。

“老李!你在哪里?”吴望大声喊叫,可声音瞬间就被吞没了。

吴望没遇见过这种场面,也不知是什么情况,一下子彻底懵掉了,也只能像是一头无头苍蝇乱飞乱撞。

“有味道!”吴望突觉异常,很快循着味道来到了猪圈的后方。

“好啊!猪圈里都乱成什么样了,你居然还躲在这里煮东西!”吴望对老李口是心非的做法十分惊讶。

李九天不慌不忙地说:“刚刚起锅,就快了。”

吴望以为他不好意思了,便又说:“独食难肥!你知道么?”

李九天愣了一下,忙笑着回:“你给试试味道够不够。”

吴望当即拿了大勺子叕了口汤,直呼:“咸淡相宜,味道清新,刚刚好。”

“那是当然,我里边放了薯叶、麦麸、蛇竹菜、粗盐等等,都是精心调配过的。”

“等等!这么大一锅,就咱们俩能吃得完吗?”吴望说着又喝了一口。

“谁说是给咱们吃的!”李九天反问道。

吴望听了脸色立马大变,哇哇直叫道:“这是猪食!”

“猪食怎么了?全都是好东西!”李九天说着自己也叕了一口汤。

看着老李一脸享受的模样,吴望顿时哑口无言。

“去!把那个桶拿过来,老历不在,只能委屈你帮忙了。”李九天霸道下令。

看着他一老脸认真的模样以及嗷嗷待哺的猪群,吴望真心是没有了发火的脾气,只好乖乖地操起水桶,一丝不苟地将热腾腾的猪食盛好、放好。

“看到那边那只橘红色的塑料桶没有?把这煮好的跟里边的碎米兑一下,以恒温为好,然后再分别倒到食槽里给猪喂食。”李九天毫不客气地指示道。

“好-----”

吴望不情愿地回了一声,可手脚的动作却没拖泥带水。

李九天看在眼里,微微含笑点头后便也专心料理土猪的饮食去了。两人通力合作,未曾歇息,可依然直到日上三杆才全部搞定。

“嘿!你的番薯。”

李九天说完朝他扔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吴望接过手才发现它早已烧成了碳,一时大皱眉头,说:“这是你的番薯!”

“卖相是不好看,不过你试了才知道什么叫好吃!”李九天说着就掰断了自己手中的那根,空气中顿时香气扑鼻。

吴望肚里的馋虫瞬间被勾引,他自己也学着老李的做法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很快,猪圈里就多了两只黑脸猫。

“怎么做的啊?外黑里红,怎么这么好吃!咱们刚才不是一直在忙吗?”吴望好奇地问。

“还有这个呢!你再试试。”李九天没有着急着回答。

吴望定睛一看,居然是个鸡蛋,漆黑的外观,想必又是同个手法弄出来的。他小心翼翼地剥了壳,轻咬一口,只觉得蛋白Q弹、蛋黄松软又十分香。

“这怎么做的啊?”吴望再一次好奇不已。

“这一看就是城里人!这种东西在我们这里太普通了。”李九天故意卖起了关子。

“是得再接受教育!”吴望不好意思地赔笑道。

李九天指了指灶台,说:“那个黑窟窿看到没有?烧柴火的时候,把番薯和鸡蛋都放里边角落里,一举两得。”

吴望顿时茅塞顿开。

“你不知的事还多着呢!赶紧吃,吃完去军医那里看看,说是吴炳要醒了。”李九天催促道。

这样的消息让吴望内心为之一振,锁妖塔有太多的谜团未解,吴炳作为现场的当事人肯定知道很多。如果他没有大碍,那一定能够提供许多有用的情报线索。这样一来,说不定那群神秘人就要被揭开神秘的面纱了。

“我吃完了,走!”吴望迫不及待。

“你也别抱太多期望!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李九天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幽幽地说了一句便起身走在前头。

吴望楞了一下,随后就赶紧追出门去。

“为什么这么说,他是当事人,理应知道得最多,莫非他还有不说的隐情?”

“你待会就知道了!”

李九天故作神秘,吴望一时纳闷不已。

半道上,他们刚好遇到吴老爷子爷孙两,一问去处,竟也是老军医的厝座,都是关心吴炳来的。

吴望一把扯过小吴起,偷偷询问吴炳以往的事迹。这一问,结果让人大失所望,原来吴炳早年因为受了刺激,精神时好时坏,常常疯疯癫癫的,大家私下都管他叫吴疯子。所以,假若吴炳真的见到了什么或听到了什么,现在从他的嘴里说出来,大家也无法很好地分辨哪些信息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尽管这样,他也因此意外地得知,吴炳的精神失常是因为跟当年一戏台子的意外失火有关,火灾中全戏班的演员尸骨无存,烧得干干净净。诡异的是,有村民居然在事后看到一个狗头人身的妖怪用引魂幡领着一支戏子装扮的队伍进山去了,此后再无任何消息。自然而然,狗头人身的妖怪会让人迅速跟雾灵联系起来,可疑惑也随之而来,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他的身影还时常出现,莫非大千世界,真的有未解之谜!

同类热门
  • 线人名单线人名单商虞路|悬疑一个身份不明的温公子,带着活宝跳脱的薛仁,搭上老谋深算,武力值爆表的老黄,组成了不务正业心理咨询室。 三人一个沉稳,一个耐揍,剩下一个喜欢拿枪指着别人头。 布局二十年的线人计划,名单中又隐藏着什么秘密?三人又将面对什么样的对手? 集团究竟为什么存在,温总又因何消失。 这是一个,温公子找爸爸,薛仁找乐子,老黄找女儿的故事。 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我们未到。
  • 我有一颗通灵珠我有一颗通灵珠安山老鬼|悬疑莫方记得他接受过这样一处访问: 记者:“你好,如果给您一个重来的机会,你希望是什么?” 莫方:“嗯……我希望我姐不从来不在我身边!” 莫雪:“小方,想吃竹笋炒肉丝吗?” 莫方:“其实我是开玩笑的,好笑吗?我希望我姐永远在我身边!” 记者:“不是从业那个从,是重新那个重!” 莫方:“那我希望我投胎的时候重来一次,让我选择一个好去处,我希望我可以补充一下这门高深的学问!” 莫雪:“你本来就不是亲的,如果你想的话,我帮你怎么样?” 莫方:“哎哟不要这样,说什么重来不重来的,如果有的话我选择当我姐的亲弟弟!” 记者:“恭喜你,你的愿望实现了!” 莫方:“别,我要改,之前说的都是真的,我不希望我姐在我身边,更想去重新投胎,并且永远不靠近她!” 记者:“我开玩笑的,我幽默吗?” 莫方:……
  • 梦境的传说梦境的传说三科老秦|悬疑梦是什么? 是现实世界的映射,还是前世记忆的浮现? 到底是我们活在梦里,还是梦亦是一个世界?
  • 游戏新规则游戏新规则月见闲人|悬疑活了上千年,我只想做个“废材”!无奈于,身边有一群活得即顽强又漂亮的家伙们,使人生像是一场游戏,每天打怪升级,一场接着又一场。这是一群永无休止在战斗的异族,他们怀揣对生命的敬畏之心,守卫人性最后的底线。告诉我不管运线是什么样子,都应该正直善良的接纳自己,相信每一个人都值得被拥护和喜爱。
  • 鬼尸境地鬼尸境地李志清|悬疑因为抱着一夜暴富的念头,主角被一个神秘的恐怖组织注射了Lt疫血病毒,而后竟然离奇的发现自己拥有超乎常人的观察能力和分析能力,然而,在此之后,他便每天都生活在一桩桩诡异离奇的恐怖杀人事件当中,凭借着他超乎常人的推理能力和聪明机智,任何无法解释的离奇事件真相都会层层浮出水面......
  • 冥婚哑嫁冥婚哑嫁荆冉|悬疑古有冥婚,生者契,死者祭,死生有约,无可逃避!要说我荆可长这么大也没有什么特殊要求,上学结婚生子,过个普通女人的生活就挺好,可偏偏有人半夜缠上我,那双冰冷的手不安分的很,事后还邪魅的告诉我说不可以!什么?不可以?我堂堂二十一世纪大学生,不信鬼神不信天地你告诉我不可以?娃娃亲,开什么玩笑,这是犯法的知道不?拗不过金钱诱惑,好吧,娃娃亲就娃娃亲吧,听说那家挺有钱的,可结婚之后才告诉我,这是阴亲!
  • 古玩城69号古玩城69号红豆小饭团|悬疑一双阴阳眼看遍世间万物灵,既是平凡也是不凡。
  • 我以德服人我以德服人马尾可有爱了|悬疑穿越至超凡世界,面对弱肉强食的规则,林风晚决定以德服人!
  • 验货验货啃面人|悬疑要掌握货物标准,并具体落实流程,才可以安排验货。
  • 神探法医神探法医韩妍熙.|悬疑25世纪世界级神探兼法医----夏歆 遭奸人杀害却穿越到科技还没有发展起来的22世纪! 手握25世纪超能法宝-----储物空间破奇案追凶手! 你知道对身怀六甲的孕妇狠下杀手的人么? 你听过藏匿在学校的连环杀手吗? 你见过四种人格的人吗? 你喝过混有新鲜人血的西瓜汁吗? 夏歆,都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