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7章 初露头角

龙抽空四下张望发现自己已经被冲散,找不到他应属的小队。无论是为了生存还是军律要求,这都是战场上的大忌。他顾不上担心事后的处罚,只想赶紧找到一只小队和他们一起进退。离他不远有一群陷入惊惶的新兵缩在一团,他们举着刀剑盾牌,却谁也不敢向前迈出一步。龙两步跨到他们面前,吓得他们举起了手中的武器。

“住手,自己人!”

新兵们从盾牌后面露出半个脑袋,看清了龙的衣甲,带着要哭出来的表情放低了手中的刀剑。

“你们的小队长在哪里?”

惊慌的年轻人们分别指向三个方向。龙扫眼一看,一人脑袋被削掉三分之一,另一个正用手试图将流出的肠子捧回去,最后一个混在望不到头的尸体堆里看不出是哪个。

“站直了!拿出男人的样子来!”

这些手足无措的年轻人恐怕没法撑过下一轮厮杀,龙回头看敌人还没冲破战线,咬咬牙决心跟他们一同战斗。

“叫什么名字?”

“拉……拉撒尔。”

“但内尔。”

两个年纪略大的士兵回答了龙,其他人还在四下张望,生怕会有敌人突然扑上来。

龙也不废话,从罗尔曼尼亚雇佣兵的尸体上抄起几袋标枪,塞给了个子高大的但内尔,然后夺过拉撒尔的破盾牌丢在地上,俯身抬起了一面巨大的方牌重盾推给他。他点出三个较高的新兵,让但内尔带领他们使用标枪,而比较壮实的两个家伙则一人一面重盾,站在拉撒尔身旁。

“拉撒尔,你站前面好好举着盾牌,不用考虑反击的事情。你要是倒了我们就完了,所以只要别倒下就行。你们两个也是,只需要负责举盾牌防着侧面的敌人就行了,好好给我抓紧了!”

“你们几个跟着但内尔,边上站一个,两面盾牌后面站一个。抓紧标枪,有人靠近就从盾牌之间狠狠捅死他。”

对于这些刚上战场的家伙,给他们对发力和技巧性要求更高的长枪无异于找死,所以龙只能临时变通,让他们把标枪当短矛来用。这种盾枪合作的阵型是他在罗尔曼尼亚的时候从角斗士们那里看来的,让盾牌手挡住前方和侧面的攻击,长枪手在盾列边缘与间隙伺机杀伤敌人。

“谁会用弓箭?”

有个士兵怯生生应了一声,他来自山村的猎户人家,虽然没用过军队的战弓,但总归是用过猎弓的。

“好,这个你拿去用,尽量不要落空,等走近了再射。”

“其余人捡两根标枪,拿着你们的刀盾跟着我,我叫你们往哪边就往哪边!谁要是做缩头乌龟,我先砍了他!

战——”

“……或死。”

“拿出力气来!在这里谁怂谁先死,你们想死吗?”

“不想!”

“再来!战——”

“或死!”

刚刚交代完各人,罗尔曼尼亚人再次推挤着战线杀了上来。

“队……队长。”

这些为了生存抱成团的年轻人们不由自主地把龙当成了主心骨,战栗着挡在如狼似虎的帝国士兵前进道路上。

“别怕,站稳,盾牌给我用肩膀和腰腿死死抵住!等他们靠近!来了,来了!放箭!”

“其他,投标枪!”

扔出手中的两支标枪后,龙率先拔刀提盾。

“短矛抓紧了!盾牌抵住!”

“咚、咚、咚”方形重盾那一侧不断传来沉闷的击打碰撞声,拉撒尔用身体死死顶住,完全依靠身后那个坚定声音的指示来进退抵挡。短矛在人体中刺入抽出的噗噗闷响,弓弦的振鸣,刀剑交击的脆声,渐渐这些畏缩的新兵对眼前的一切感到麻木,机械地重复着杀戮的动作。

唯一的弓箭手已经不知道射出了多少箭矢,捡来的护指已经被磨穿,指上鲜血将弓弦染红;龙带领着其他几个士兵左右招架,时不时还要冒险离开枪盾的掩护杀伤敌人,减轻他们的压力,让他们可以就近拾取更换短矛和重盾。

这十四人的临时小队如同人潮中的一块磐石死死抵住面前的冲击,与两侧的友军一道守住了脚下的阵线。在他们的附近堆起了一道半圆的尸墙,但还有罗尔曼尼亚人源源不断爬上尸堆,甚至悍不畏死地跳下来砸向雪亮的矛尖。

-

“可以了,拉撒尔,休息一下吧,我们的人上来了。”

龙叫了两遍,盾手拉撒尔仍然保持着抵盾防御姿态不动。龙凑近一看,拉撒尔的眼珠子还能转,但身体已经因为长时间的肌肉紧张而痉挛,无法放开盾牌。

“过来搭把手!”

几个人七手八脚把拉撒尔从盾牌上“剥”了下来,平放在地上帮他揉搓四肢和上身,才终于让他缓过气来。精神一放松,刚才在战斗中受到的伤害和痛楚现在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经历了恶战的新兵们纷纷倒在地上痛呼。

“你们干得不错!都活下来了。看吧,只要你们不害怕,每个人服从命令做好自己的事,我们就能在战场活下来”

龙虽然也很累,但他仍然坚持靠着一堆尸体坐下,抓紧时间吃点干粮补充体力,顺便看着周围的情势变化随时准备带领小队前进或撤退。

后面的预备部队刚刚投入了战场,生力军从后方冲上来换下了这些抵抗多时的部队,将罗尔曼尼亚人打得节节败退。龙不敢停留太久,现在正是立下军功的好机会。强迫小队的成员们吃了点东西,他们再次拿起武器盾牌加入了战斗。

-

因为战斗中脱离队伍,龙被队长波尔劈头盖脸好一顿臭骂,但率领一群新兵顶住了敌人的攻势也是一件功劳,队长帮他如实上报功过,交由上级决定奖惩。两天后,有传令兵前来唤龙立刻前往将军那里报到。

到了主将营帐,已经有不少人在那里等着了,看样子战功与惩罚的清算工作刚刚完成,接下来要公开宣布结果。龙找到登记人员报上番号所属,被安排在靠前的位置。

狮刃军将军,“雷殛”萨摩利亚的副手,阿克戴蒙斯将军亲自宣读结果。先进行的惩罚部分念完都没有龙的名字,这让他很是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是表彰部分,阿克戴蒙斯亲自向龙做出表扬。

“龙·额比斯,尽管在战场上被冲散,但仍然能迅速聚拢失去指挥的新兵,以战斗小队形式投入战场,不仅无一死亡甚至还反击推进,重创正面敌人。希望你能继续发挥优秀的领导素质,磨砺战斗和指挥能力,期待你的未来发展。

鉴于你在之前战斗中的优秀表现,现决定任命你为狮刃军二卫五营第一伍列第三小队队长,你的队员将会在等待整编的士兵中挑选。”

龙脸上露出自豪的笑容大声回应,不知道是否符合规矩,但他还是小声向阿克戴蒙斯询问人员编成的问题。

“我可以自己挑几个在战场上一同奋战的人吗?他们的小队长也牺牲了,现在估计也在等待整编。”

“唔……把名字给我,如果他们还没有被安排,我可以帮你调度。啊,一会别急着走,有人要见你。”

会后龙跟着进了主将营帐,本来以为艾绫姐来看自己,结果进来却看到身穿蓝袍的“雷殛”萨摩利亚在里面坐着等他。不知道身为方面军提督的萨摩利亚今天怎么会有空来这里。

“小子,见识过战场了吗?”萨摩利亚的眼神一如既往地刺得人后背发凉。

“见到了。”龙面对他的气势再没有畏缩的感觉,反而觉得十分可靠。

“有意思吗?”

“啊——太有意思了。”

从晦暗中投射出两点凶光,龙的脸上还有若隐若现的一丝冷笑。

“哼,不错啊。”

萨摩利亚点点头,打算再给他鼓鼓劲。

“好好干,下次再见的时候,希望你能当上督营!”

“是,谨遵圣命!”

看着龙离去的背影,阿克戴蒙斯皱着眉头向萨摩利亚抱怨。

“不要给那孩子鼓动不切实际的幻想,他只是刚上战场的新手,甚至年龄都还不够服役年限。这种不现实的鼓励只会让他拿自己和部下的生命冒险。”

“他可不是那种平庸的小鬼,不然,要打赌吗?”

阿克戴蒙斯朝着自己多年的老友和上司翻了个白眼。

-

带着队长波尔和战友们的祝福,龙开始他的首次小队长职务。完成了针对首次担任职务的快速讲习指导,又选定了扎营位置、领取物资和弄清楚自己的上级指挥,最后一步便是选择队徽。

奇美修利亚王国的标志是雄狮,因此国内旗徽上最常见的是各类与狮子相关的形象,军队里更是从形态颜色各异的狮子到狮子的各个部位都被用烂了。

龙觉得像之前波尔小队那样用蜻蜓这种带有寓意的标志挺好。他翻动脑中有关战斗的记忆,印象最深的莫过于艾绫姐和沙迦王那有如风暴海洋般的斗气。

不如就这个吧!

拿着绣好的队旗,龙回到自己小队驻地,这个时候应该所有人都到了。

拉撒尔挑开帐篷帘子时愣了一下,之前认识的但内尔已经在里面坐着了。

“但内尔?”

“拉撒尔,你也被分到这个小队来了?”

“还站着干什么呢,先到帐篷里跟其他人认识一下。”外面响起一个耳熟的声音,龙走进帐篷,身后还跟着几个士兵,“已经来了啊?”

“是你……”

看到这里的人基本都是之前在战场上临时结成小队一同战斗的人,先来的两人立刻就明白过来了。

“我跟上级要求把你们都调过来,大家都是出生入死的交情,应该合的来吧?”

“是,队长!”拉塞尔和但内尔。

“嗯,看样子都到齐了,大家都列队!”

龙看着眼前的九个人,这就是他的第一支队伍。即使只是这么几个人,但他们的视线也让龙突然紧张起来。毕竟这跟在门德萨瑟尔演讲的时候不同,这九个人的命现在都是他的责任了。

“都听好了,我们是狮刃军二卫五营第一伍列第三小队龙队,龙·额比斯就是你们队长我的名字。我们小队的标志……”

他啪地抖开新领到的藏青底金色海涛纹队旗,

“……惊涛!我们要像风暴和怒涛一样,把敌人彻底粉碎!”

就像波尔队长教导新兵时那样,龙也把基础知识再跟队员们重复一遍,不过和波尔队长不同,龙允许部下们随意提意见,只不过一旦身为队长的他作出决定,他要求所有人必须无条件服从。

“……都明白了吗!”

“是,队长!”小队成员齐刷刷立正行拳胸礼。

“很好,现在我们去参加操练!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

所有的小队长和伍列长都被督营叫去开会,布置下一阶段任务。龙开完会黑着脸回到营帐,其他人看他表情不由得担心起来。

“来,都围过来,我给你们讲一下今天下达的命令……”

狮刃军和其他部队一道成功击退敌人对突出部的围攻,屡次受挫的帝国军队现今在多个部位驻而不打,牵制突出部王国守军,同时抽调精兵打算从突出部北边丘陵包围中的石楠小平原打开缺口并建立起据点。

阿克戴蒙斯分兵驻守突出部,而他亲自率领狮刃军第二卫人马在山前据守,他们的任务是在敌人企图从崎岖山地向他们所在的石楠小平原移动时,不惜一切代价将其顶回去。

一旦让敌人在石楠平原上扎下营寨,这里就会成为帝国军队向王国内陆大举进犯的重要基地与后勤中心。同时处于突出部的王国部队的补给线和后背也就暴露在帝国兵锋之下。

“我们的任务是迫使敌人只能留在山区,不能让他们占领石楠平原。因此我们不能龟缩据守,那样只能眼睁睁看着敌人从山沟里出来,然后在眼皮底下建立起大营。到那时源源不断的物资将会通过山路在这里集中,原本被支离破碎的地形分割的大批帝国部队也可以借此机会集结并长时间驻扎在此地。”

参谋们对着地图发愁,根据现有的情报来看情况很不乐观。

“根据斥候回报,来犯敌人数量远超我军,如果硬碰硬的话恐怕无法取胜。”

“我已经写信向萨摩利亚提督求援,援军已经在路上了。我们这支先锋军只需要坚持三天,三天之后自然就有大批后援到来。”

同类热门
  • 地球是受保护的旅游景区地球是受保护的旅游景区笔直的楠木|奇幻人类与其他物种的接触从未停止,小到细胞以内,大到星系以外。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无法理解它们的意识,它们也无法理解我们的意识。终于有一天,无数小青年梦想中的生化危机爆发了。这只是一个开始,似乎有越来越多的外来物种发现了地球这个地方,它们好奇的来这里,却给人类带来无数的灾难......地球是受保护的旅游景区,这只是一句调侃。某些人的调侃。
  • 神话终焉神话终焉珈印|奇幻(第一人称真难写,更新慢,写的不好,最好别看,反正是小学生作文水平)一小鬼被妈妈赶出家门为了成为大魔法师而努力的故事。神话终焉,诸神时代的终极,破碎的大地,星辰陨落,成就新的神邸,万神之神。
  • 尘宇I苍岚纪尘宇I苍岚纪苍天无宇|奇幻一条奇异的小河,一个顺流而下的木盆,一个不知身份的男婴,将在这苍岚星闯出什么作为
  • 戟斩天下戟斩天下月泄寒光|奇幻“戟法干脆,狠辣,是你的长处,但你只学会了如何用戟,却不知该怎样御戟,今天你能来到这里,便是与我有缘之人,我便教你如何御戟,至于你以后能否达到更高的境界便要看你的造化了,成神也好,是魔也罢,切不可滥杀无辜,。”
  • 堕天三千堕天三千现状毁灭|奇幻他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少年,却在18岁生日那天,莫名其妙变成了女人。还来不及给兄弟们爽爽,兄弟们全都离奇死亡,而所有证据指向了他······
  • 魔幻异界行魔幻异界行浮云如梦|奇幻远古时期,伟大的创世神创造了世界,世界在时空法则的影响下,形成了无数的平行位面,而每一个位面都有着同样的一个灵魂,他们在不同的世界里过着不一样的生活,演绎着不一样的精彩!然而,一道紫色的闪电,让李雷灵魂穿越到异界大陆,遇到了同他灵魂同源的蓝发少年,两人灵魂共生,一体两魂,觉醒了不一样的元素之力,大陆四百多年未曾出现的两系觉醒者,雷和水的结合,紫色和蓝色的斑斓,狂暴和轻柔的共鸣,在这片满目苍夷的大陆上,会留下一段怎样的不朽传说呢?……
  • 六欲通神六欲通神小猪乌鸦|奇幻体味人生之中五味六欲,知大千世界千奇百怪。我是谁?我怎麽活下去?我为什么活下去?我怎麽样才算是活下去?一切尽在六欲通神。
  • 神罚年代神罚年代想飞翔的兔子|奇幻这是一个剑和魔法的时代。他是一个普通的男孩,没有多么强大的魔法,也不会什么精湛的剑术,甚至没有华丽的口才。他要用自己微弱的力量去对抗神对人类的错误而施展的第二次神的惩罚。
  • 黑魔法时代黑魔法时代吃不饱的叶子|奇幻光明未至处,皆恶鬼乐园,欢迎来到……炼狱!
  • 奥尔日记奥尔日记我爱大裤衩|奇幻精灵对我们并不友好,他们屠杀我们,将我的族人扔下深渊,把我们驱赶至阳光所照耀不到的阴幽之地,人类从高处抛下火炬,煤油将我手无寸铁的族人活活烧死,在没有月光的夜晚,他们都会请求我,祈求我,带领族人逃跑,到一个贫瘠但却没有杀戮的地方,苟延残喘下去。深渊之下,我的副官用匕首刺入自己的心脏,跪在我的面前,他的头颅贴在我脚下的烂泥里面。我是个不成器的,窝囊的领袖,我不该是个领袖,副官他将希望寄托给了我,族人将希望寄托给了我,纵使我的存在本身就是个罪孽,我也要让他们,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