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章 挖河(一)

虽然霍家峰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高中学业,但毕业之后还是因为没人推荐,最终和大学失之交臂了。父亲通过关系给他找了一个代课老师的工作,工作在离家不远镇上。

霍家峰毕业那年,他家又迎来一个小生命,不过让霍传章不满意的是,这个孩子又是一个男孩,霍传章嘴里天天念叨的女儿还是没有来到他们家,霍传章给孩子取名霍家兵。本来有霍家红的时候,他们的意思以后生的孩子按“红卫兵”去取名的,但霍传章不想再要第五个孩子了,索性这个就叫“兵”,以作为结束。

为了响应国家“根治海河,兴修水利”的号召,村里每年农闲时节都会组织村民去挖河。又一次到了组织村民挖河的时候,正好赶上霍家兵出生,家里忙不过来,而霍家峰又暂时不用去参加工作,所以家里决定让他去挖河。

既然在家闲着也是闲着,霍家峰欣然接受了。一方面这些年上学,疏于锻炼,正好锻炼一下身体。另一方面,长时间学习,满身一股学生的酸腐,他也想借此多接触社会,除掉这一身的酸腐。

临走前,孙梅给他准备了厚厚的衣服,父亲嘱咐了几句,霍家峰就跟着大部队出发了。

到了目的地,霍家峰还是有点意外。他事前做了充足的思想准备,还是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这里一眼望去没有一个人家,离着最近的村庄不知有多远,第一关就是要解决住的问题。有先来的其他村的人,已经在河岸地势高起的地方支起了一顶顶的帐篷。

领队的就组织大家搭帐篷。

“大家都去那边的高地,在哪里我们向往常一样,搭出一个帐篷来。”领队的叫吴恒贵,扯着嗓子喊到。

于是大家就开始往那片高地走,霍家峰不知道怎么弄,就近问了一下同一个生产队的刘玉章:“唉,帐篷怎么搭?”

刘玉章因为小学毕业后就辍学了,去年刚跟着来挖过一次河,这会儿像一个先知一样讲了起来。

“一会儿大家先在那高地挖出一个半米深的坑,然后坑的四个角落支起来四根柱子,然后在四根柱子上以两个三角形搭成顶。盖上毡顶,就成了。”刘玉章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学习学傻了吧,这都不懂!”脸上杨起一股自豪之气。

“去去去,这跟读书有什么关系。”霍家峰厌烦的说。

“嗯,你这天天上学,身板有点单薄啊,没事这回我罩着你。”

“得了吧你,现在打你照样不怵!”

“那是,峰哥饶命啊。”

……

说话间,大家已经到了那片高地。领队的用铁锨画出一个边长十米的正方形。

就听领队的一句:“开挖!”

十几个人就都抄起铁锨开始挖,霍家峰也赶紧拿起铁锨开始干起来。

毕竟是没干过体力活,刚猛挖了几下,就感觉开始喘大气,又几个下手腕子开始酸了,再几下明显节奏慢了下来。再看别人时,都一个个如同机器一样,没有疲倦的意思。

霍家峰也想装着没有问题,但实在是装不出来的,因为别人的速度是他的两倍还多,等最快的已经挖了半米深的时候,他也就挖了20公分左右。

他当然是最慢的一个,直到别人挖完了又一起帮着他挖,才彻底挖完。

接下来又支起架子,搭好帐篷。把里面铺上一层秸秆,各自的被辱都铺好了。忙完这些已经到了饭点,匆匆吃过,就休息了,那天霍家峰睡得很死,一觉到天亮。

睡梦中,一阵急促的军号响起,还没等霍家峰反应过来,大家都迅速穿好衣服冲了出去。

大家起来就跑去吃饭了,霍家峰起的有点慢,出来的时候已经无饭可吃了,只得饿着肚子开始干活。

昨天干了几下活,浑身酸疼,还没休息过来,这会儿又要饿着肚子干活了,霍家峰不由的发起怵来。

挖河其实主要就两项工作,一个就是装车,用铁锨把河底的泥土装到平板车上。另一个就是把装满土的平板车推到河岸上指定的地点倒掉。

霍家峰跟着刚开始挖土,因为没吃早饭就感觉有点心慌了,他强忍着,一铁锨又铁锨的挖着,虽然速度慢了点,但还算坚持下来。推车的时候他实在推不动了就稍微偷偷懒。

即便这样,他还是感觉后来有点挖不动了,快到中午的时候,双腿开始发软,双手开始打颤,手掌感觉磨得生疼。

他再三咬牙,终于坚持到了中午饭的时候。午饭供应白菜汤,窝头管够,其他没有。大家都拿出家里腌的老咸菜,大部分是白萝卜腌制的,用盐水把白萝卜泡起来,直到白萝卜都抽成黑色的干儿,这玩意儿没有别的味道,就是咸。咸了就能刺激人的味蕾,所以是下饭神器。

霍家峰此时也已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喝了口白菜汤,肚子开始响应他,不停的咕噜咕噜的响起来,好像再催他赶紧吃。虽然很饿,但他连吃三个窝头后明显感觉吃不动了。

本来以为吃完后能休息一会儿,可刚放下碗,就见别人都又开干了。霍家峰只能也硬着头皮开干。

虽然已是深秋,但中午在太阳下还是有点热,再加上要干这么重的体力活,霍家峰不一会儿开始汗流浃背,又因为刚吃完饭就开始干活了,他的胃里慢慢的开始有点疼。

就这样,又干了两个多小时,渐渐感觉精神麻木了,恍恍惚惚的干到太阳西下,大家还没有停下的迹象,直到天色暗下来,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了,才算结束。

等吃完晚饭回到帐篷里,霍家峰只觉得浑身都瘫软了。隐约感觉到手上有一些软软的棉花团似的东西,就凑近煤油灯去看。

这一看,吓了自己一跳,只见双手指节处磨出了七八个水泡。正当他对着这水泡看的时候,刘玉章过来了。

“峰哥,你这细皮嫩肉的,手都磨出泡了吧。”

“是啊,这没什么。”霍家峰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这不处理一下,明天怎么干活啊。”说着,刘玉章在秸秆上撕下来一个针尖粗细的小支:“来,我给你挑开。”

刘玉章说着就要给霍家峰挑,看着他毛手毛脚的样子,霍家峰赶紧制止了他。

“去去去,我自己来吧。”

霍家峰夺过那根秸秆细枝,就着煤油灯,朝着其中一个水泡小心翼翼的扎进去,一个小眼儿就扎了出来,里面的组织液就像露珠一样流出来。

刘玉章就在边上“对对对,就这样,是是是”的指挥。

慢慢的挤干净了,这个水泡处的皮肉就分离了,一碰就火辣辣的疼。不过,刺开了,这样比有水泡好多了。霍家峰又依次把剩下的水泡都刺破。

弄完水泡,也没有洗漱,疲惫的霍家峰躺在柔软的秸秆上,在此起彼伏的鼾声中睡去了,本来睡觉比较轻的霍家峰,如今在这如雷的鼾声中死死的睡去,一觉到天亮。

同类热门
  • 九零后偷香少年九零后偷香少年冷眼旁官|都市推荐《驾临仙女宫》,下方有直通车。
  • 相师在都市相师在都市破镜未圆|都市穷苦学生,意外撞到将死道士,一枚戒指,一个传承,自此,他金鳞化龙,翱翔九天!风水相术,点遍万户侯。易经八卦,测遍天下事!
  • 未来芯片未来芯片暗弧叶|都市重生?重生!不就是重生吗?那你见到过重生到6岁的嘛?!重生7岁,飞入脑中的未来芯片。心怀天下大志,手拥青梅竹马。快哉!快哉!
  • 都市终极神医都市终极神医风起古蜀|都市活不过20岁的柳别,得知他的未婚妻就是治好他的药,带着一纸上门婚约重回花都,成为江南豪门的上门女婿…一代最强神医!最强尊主!最强妖孽!最强主宰!最强…横空出世了! 这是一个关于“裁决与生”的故事!
  • 都市贼孩子都市贼孩子太月星空|都市天才往往会陨落,天嫉英才!贼者大行其道,苍天无眼!神算天才罗明年轻时,惨遭敌人谋害,随后,他重生了!这一世,罗明发誓,我为贼!世界,我做主!都市贼孩子!很凶!很猛!很无敌!
  • 奔跑吧,教育奔跑吧,教育筝女|都市大学毕业后的青柠一心只想投身教育界,当时的她单纯地认为教育像是一个老人,刚刚睡醒却又不停打瞌睡。她决心用自己的一腔热血浇灌这片教育的土地,希望它能萌发片片新芽,爆发新的旺盛的生命力。但北上之后的她经历了种种现实的磨难后,面对一些教育培训机构的钻营取巧,惟利是图,她认为教育就是娼妓。再后来,她终于挤进公校当一名代课老师,深入到教育的内核,她又觉得如今的教育是一轮春天里初生的太阳,虽然也放出光芒,但终究不够光亮,不够温热,不够广大。但是面对种种误解、似乎已经万念俱灰的她捧着一本山香的教师招聘考试书,是否还有勇气翻开第一页?
  • 极品国术高手极品国术高手蜂白|都市繁华都市里,江湖被遗忘,国术已没落!这是一个关于极品国术高手崛起的故事!
  • 花都小财神花都小财神转生|都市每一个人的命运,从诞生的那一刻,便已注定!不管是发财要好,倒霉也好,都冥冥中已有定数,但……并非不可改变!“白嫩的校花,你只要给我暖个床,就能提升自己一个月的财运。”“迷人的美女总裁,你只要和我跳支舞,就能改变自己的霉运!”“极品美女老师你想发财吗?做我一周女友就可以提升自己的财运哟!”
  • 悠远天空悠远天空悠远天空|都市腹黑控兄的妹妹校花,举止优雅的千金校花,调皮可爱的黑道校花,温柔可人的平民校花,武功高强的高挑校花……呼呼~~高中就遇到这么多校花真的好吗?纵观初中到大学,校花类型可真全面~~优异的学习成绩,精湛的厨艺,精妙的医术,强大的黑客技术,更有无数的超现代武器会使用,啊吶~~还有什么他不会?肉搏超强的古武,远程御剑的修真,神秘莫测的炼器,还有千奇百怪的异能,超越现实的未来战士,更有稀有的战阵、灵阵、法阵、禁制、光环……呜呼~~这些他都会呢~~??可是他只是从一个无比平凡的少年,却成为全能的王者,这真的是奇迹吗?
  • 穿梭世界穿梭世界冰动你的心|都市一位名叫刘宇的年轻人突然发现自己具备了一种超能力,可以将自己在一秒钟之内运至任何地方,就是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