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0章 他受伤了(4)

逛了大半天后,还是回到了北岳皇宫中。

北岳皇宫很大,我时常会迷路,就经常找不到南宫澈的寝殿在哪,所以我干脆哪都不去,就在他寝殿附近玩耍。

来了这么些天我才发现南宫澈寝殿附近有一个很大的花园,有假山,有鲤鱼塘,还有很多很好看的花,每天还会有两个漂亮的小宫女在打理着。

我去他寝殿里看了一眼他后,便拿着那支刚买的玉笛子独自跑去花园玩耍。

我坐在秋千上,我见没人推我,我自己只好把腿放到地上,用力一蹬,完了之后把腿抬起,秋千自己就摇起来了。

旋即,秋千停下来,我捡起脚边的一颗石子,轻轻巧巧地下到鲤鱼塘里,水绿色的轻盈裙摆似花一般绽了一瞬,复又垂落,鲤鱼被这颗石子惊到了,纷纷散开,后又聚拢,真是好看极了!

不知何时,天边来了两只彩蝶,缠缠绵绵交织飞舞着,我忍不住想要去抓它们,我越是想要抓住它们,它们反而是飞得越高。

我依旧是不死心,跳了起来猛抓,它们就好像有交流过似的,默契的飞到了假山后面,不约而同的停在一朵小黄花上。

我悄悄的走近,放慢了脚步,连呼吸也都放慢了,生怕会惊走两只小彩蝶。

我瞄准了目标,猛的一跳,扒了上去,手好像握住了。

心里感叹,原来蝴蝶是软软的呀,我轻轻的松开,生怕会伤到蝴蝶,却没想到,我抓到的是一朵花,什么蝴蝶都没有,还弄得我一身脏。

我骂骂咧咧的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尘,发现玉笛子还插在我腰间,我把它从我腰间拔出,拍干净它身上泥土,随即,我把它放到嘴边,一曲横笛在空中飞扬,优美的韵律在耳边蔓延开来时——高亢、低回,悠扬、激昂——心也随之动荡。悠扬的笛声逗弄着天上浮云,错落的笛声舞起周围的花,数只蝴蝶随之翩翩起舞……

忘我之时,假山的前面忽来一曲笛音,与我之相融合,我先是一愣,停顿了一会儿,而后赶上。

吹笛的那人到底是谁,笛声为何如此像在南楚之时的那个人。至从我说我要见他的时候,他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了,这次竟然出现在了北岳,看来这个人是很喜欢跟着我了,这次我一定要见到这个人的真面目。

我悄悄的走近假山,把笛子随手插进腰间,只知那人笛声未断,我悄悄攀上比我高很多的假山上,以我多年来爬墙的经验,这点高度要是与城墙比根本不在话下,我三两下就爬了上去。

我坐在假山头上,我见到那个人的那一刻,第一反应的“啊”了一声,张大了嘴吧,正眼瞧着站在假山前脸色苍白,一身寝衣的男人。

他放下笛子,抬起双眸与我对视。

我愣了半天,又叫了一声,“啊!你醒了?”

他面带笑意应着我,他声音很小,可我还是听得很清楚,我心中满是喜悦,想下去,可脚够不到地面上。

他见状,无奈的摇摇头,把手张开,“跳下来,我接住你。”

我有些怀疑的看着他,以他现在的身体,他行吗?

他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放心,肚子上的伤已经不碍事了,你,我还是可以接的住的,跳吧。”

虽然我还是藏着怀疑的心思,但是我还是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南宫澈刚好接住了我,他笑着对怀里的娇小人儿说:“爱翻墙的毛病还是得改改。”

“我翻的不是墙,是假山!”

我让他把我放下来,他不肯,直接大摇大摆的抱回了他寝殿,但这样的动静太引人注目了,他醒了的消息一下子传遍了整个北岳皇宫,所有人呼啦啦的往他寝殿里跑,医官们轮流为他诊脉,接连问他还有哪里不适。

他无奈的摇摇头,医官们纷纷喜极而泣:“太子殿下没事了,太子殿下真的没事了!快,快遣人去禀报陛下!就说太子殿下没事了……”

我看着他,说:“你怎么醒了都没人知道啊?”

他握着我的手笑眯眯的说:“因为我想让你第一个知道。”

我的话还没跟他说完,国丈就急匆匆的赶来了,他跑到床边看他,询问过医官确认是真的没事后,国丈的眉毛终于舒展开来,“好啊,那真是大好了!你母后也是担心你,多日遣人过来询问。”

闻言他又露出担忧的眼神:“国丈,二皇子他……”

国丈负手道:“这件事你无需再担心,养好伤才是最重要的,朕已经派人去追了,你不用再插手这件事了,养好伤就启程回南楚罢。”

说罢,国丈就真的离殿去了,我见南宫澈才刚醒不久,怕他累着了,就让他好好在床上坐着,他也肯,我给削水果,问他什么时候回南楚。

他答得也快,说明日便启程回南楚。

“这么快?不休息两天,两日后再启程也不迟呀。”我突然反应过来,“殿下怕不是着急回去见你的白良娣!”我冷哼,有点生气的说道,“我就知道是这样!”

我削着苹果皮,不想理他,他突然“哎呀”的大叫了一声,我怕他是碰到了伤口,放下手中的活去看他。

他倒好,骗我,一把揽住我的腰,我便猝不及防的坐到了他腿上,就一直抱着我的腰,我很怕坐疼他,想要推开他,他却越抱越紧,慢慢的向我靠近,在我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吻,后说:“她只是良娣,我们面都没见着,更别说有什么感情了,你就不同了,你可是本太子正正经经娶回来的,你可别在吃她的醋了。”

我脸一红,挣开他,跳到地上,“谁说我吃醋了!你还是好好休息吧。”说罢,头也不往外跑。

我站在门口外面,摸着发烫的脸颊,觉得羞耻的很,我偷偷的躲在门外看南宫澈会有什么反应,他倒是平常的很,自然而然的躺在圆床上闭目养神去了。

我跑去找陈无秦,他好像在御膳里捣鼓着什么东西,我走进去的时候,他还没发现我,等我偷吃了一块羊肉以后他就发现我了,他问我的脸怎么这么红,我摸着还在发烫的脸颊支支吾吾的答不上话来,他上前摸我的额头,问我是不是发烧了,我推开他,说是热的,他也信了。

我跟他说明日南宫澈要启程回南楚了,让他多准备一些吃的,还说了些对他感谢的话。

陈无秦一愣,“你怎么对我客套起来,我可不喜欢这样你是知道的,好了!准备吃的是吧,你喜欢吃什么?”

我其实在来御膳房的路上想了很多我喜欢吃的,但是一想到南宫澈的身体还没恢复,需要吃的清淡些,所以我让陈无秦准备了很多清淡一点的吃食,还多准备一些不带豆的糕点,我怕南宫澈的伤口吃了带豆类的糕点伤口会化脓,那就更麻烦了……

陈无秦看我点的这些吃食,一猜便猜中了我的心思:“这些都是为太子他准备的吧,那你呢?”

我笑道:“我没关系啊,他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我看到他眼神里掺假些其他东西,一直看着我,对我说道:“你对他很好。”手中便忙起其他的活来。

我想都没想答道:“他是太子,南楚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他做,他不能倒下,而且他还是我夫君,我总不能看着他有事吧。”说完我便笑嘻嘻的笑了起来。

“好了,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准备,哦!对了,我见你这几日都瘦了许多,我给你准备了叫花鸡,我这就给你拿来。”

我一听有叫花鸡,顿时眼睛都亮了,我是真的许久未吃到了!

同类热门
  • 漫漫长雪漫漫长雪冰花两重天|古言许吟雪,从贵人到皇后,尝尽世间冷暖。可她,却打破了那句“一入宫门深似海,帝王最是无情家”。
  • 萌萌花魁妃:我会做饭我怕谁萌萌花魁妃:我会做饭我怕谁鲸鱼合合|古言苏临人一朝穿越,竟穿成极品花魁!艹!本姑娘怎能在青楼这地方被人蹂躏来蹂躏去的!于是,她出逃了!哼哼,在古代没有一门手艺怎么混得下去!好歹她也是21世纪的新新人类,没在怕的!饭馆“临人美味坊”横空出世!什么骨肉相连、麻辣烫、醋溜白菜……客人那叫一个络绎不绝。喂,那边那只妖孽,我做我的大白菜,碍你什么事?滚一边去,别碍着我做生意!
  • 雪落夏薇雪落夏薇萱淑|古言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前面的内容可能连贯性不太好,因为那是我高一的时候写的,所以请多担待,欢迎提意见)
  • 又见槿花开又见槿花开啾啾啾啾啾|古言梦里,是谁在呼唤我?夕颜亦是木槿,木槿亦是夕颜。前世情断,后世情殇。槿花开落,一段情缘,前世今生。
  • 不负卿酒不负卿酒君子名唤桃茵|古言她是姿容倾城的南临八皇女,一身荣华,远赴和亲。 他是尊贵的东临五皇子,野心勃勃。 傲娇皇子XA爆了的皇女 她轻轻摆弄上了丹蔻的修长玉手,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那人。 “卿酒……” “走开。” “卿酒……” “有完没完?” “没完……” “真的没完吗?那……” “好的,小的先退下了,娘娘有事吩咐小的。” 他叹气,自己认得祖宗跪着也要宠完。
  • 琉璃阙琉璃阙青璜|古言皇朝玉氏江山,开朝三百年,设四境封王守护天家,传百年世族繁华人间。至第十九代世孙--玉恒为东宫太子时,却已然是皇族子嗣凋零,朝堂权臣霸政,四境窥视皇权,江山风雨飘摇。处此危境,皇朝太子与东越,西琅,南召,北溟四王族,或联盟,或设局,演尽各样权术之争。且看天下谁属。
  • 天降冥妃天降冥妃阿呆|古言冥王:女儿,需要你的时刻到了。女主冷着一张脸:什么事?要杀妖怪还是抢宝贝?冥主:女儿,你要成为一个温柔的女子,既倾国又倾沉。所以,现在去保护那个叫沉渊的凡人吧。女主默默的看着自己父王。冥主:女儿,这是你天帝伯伯的请求。静默一阵子后……女主:好。望着自家乖(伪)女儿的背影,冥王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虚汗。真是越大越不可爱。
  • 蓝夜风华之帝凰倾九州蓝夜风华之帝凰倾九州琉玥儿|古言她,是凰族几大掌权者之一——帝凰!因与另一掌权者冰凰寒凉羽的赌约,自封修为记忆,拟身婴儿,被荒国丞相收养。后宫妃子?江湖“仙子”?商界蒙面女?数个身份轻松转换,她心究竟是如何?当帝临九州,男权社会被打破,任用前朝长公主为相,记忆恢复……她,可否能若无其事地做回昔日的帝凰?!
  • 倾世魔医:神尊身边宠倾世魔医:神尊身边宠呆萌小蚊子|古言她,21世纪的天才高中生,被称为医学界的魔医。殊不知她还有另一重身份——杀手界的金牌女王。她若为第二,无人称第一。杀手的她,在被自己奇葩得用手榴弹炸死后,穿越来了古尔大陆……他,古尔大陆的主宰,没有人知道他从何而来,因为他轻轻松松就打败了天下第一,被人民尊称为神尊。放荡不羁的她遇见高冷腹黑的他将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本文男强女强,男女身心干净,请放心入坑。
  • 废材嫡小姐:曾经的天才废材嫡小姐:曾经的天才月蕾|古言她,曾经是第一杀手兼逆天神医,一朝穿越成废材!依靠自己虐渣渣,废姻缘,夺回自己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