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16章 最好结局

带着无比愤恨的一击很快被人接住,却见城主轻轻一抬手,四周环境如晕开的水纹,轻轻一晃,却连一草一木都未改变——这显然又是一个结界。

蛇妖看着缠在手上的软鞭,不可置信的偏头一看,拦住她的竟然是花妖!

“你做什么?眼下,她才是你我共同的敌人!”

花妖顺着蛇妖指过去的方向,看见城主修长的手指慢慢抚上了新娘美丽的容颜。

好久不曾看见他那般温柔的模样。

这一晃神,蛇妖早已挣脱开软鞭,直朝桃枝枝面门而去。

步霄都将法力聚到指尖了,恍然才想起自己还占着城主的肉身。

不行,不能做出不符合他人设的事来。

他叹了口气,只得将桃枝枝往道人那边一推,自己则侧身躲了过去。

来之前司命星君同他说过了,他要是仗着自己法力为所欲为,被城主的肉身记忆下来,哪怕他日后重新获得身体的操控权,只怕也要觉得自己天下无敌。

“有些改变,千万不能因为微小就去做啊!”——苦口婆心的司命星君如是说道。

虽然他一来就跟琴难打了一架,虽然他没忍住亲近了桃枝枝……

但……再忍一忍吧,修复凡人命格是件很麻烦的事情,同为仙僚,不好总给天府宫添麻烦的。

况且故渊也一再强调过,简单粗暴并不能解决问题。

嗯,没错,是这个道理。

步霄好不容易将伸手摁死蛇妖的念头压下,一抬眼,对上了琴难那双似笑非笑的含情目。

……这个,战意好像有点按不住啊……

琴难一对上步霄的眼神,看戏的神色一收,连忙举起手来:“干什么莽夫,说好不打的啊!”

像怕他不信似的,又补了一句:“你放心,我绝不偏帮。”

说到这个,步霄想了起来,他抬头看了一眼环日,示意道:“撤了。”

“这……这个跟我可没关系啊!”琴难还要再狡辩,看见对方笃定的眼神,顿时觉得挺没劲的,他抬头看了看打得难分难解的两妖:“俗话说得好,有借有还再借不难,这答应借出去的东西,未到归还之日,我怎么好意思开口呢?”

“那是你的事。”

“是,既然是我的事,那为什么要听你的啊?”琴难在步霄动怒之前叹道:“你可知,法器一取,阳火之下,小蛇立刻便会灰飞烟灭,渣都不会剩一点,她只是爱了一个人,罪不至此吧?”

步霄还未答,琴难那双含情目里满是嘲弄,眼珠子一转,笑道:“是了,我怎么忘了,你们做神仙的天生就是这么凉薄无情,更何况她还是个妖,是生是死,你们又怎会在意呢?”

步霄:“……”忍一忍,答应了司命星君不乱来的,忍吧忍吧。

“唉!”琴难又很是做作的叹了叹,一双深情的目光照在桃枝枝身上:“我现在突然有点担心小桃枝了,关键时候,你该不会也不管她的生死吧?!”

“……!”脑中“嘎嘣”一声,有什么断裂的声音。步霄微微一笑,“你很能说是吗?那我们换个方式交谈吧。”

说着就向琴难冲了过去,两人打斗中还能听到琴难在那嘴贱:“咦,堂堂战神竟然出尔反尔,不是说好不打的吗?”

“哎呀呀,上次我就发现了,你这点法力不够看啊,要这样都能打过我,这魔王的位置换你做啊!”

“啊,我知道了,你明知不敌于我还非要挑衅,是故意激我将你打散,你好用自己的身体下凡,顺便循着理由派兵来打我魔域是吧?”

……

道人无语的听了一阵,感觉心中那个高深莫测的魔王形象瞬间崩塌。

左看右看,人家打得那是非常热闹,自己倒是毫无插手余地。

但看到身边仍旧两眼呆滞的桃枝枝,他沉下心来一想,便知道症结所在。

想来战神只是将计就计,桃枝枝身上的咒术大约也是蛇妖下的,毕竟之前城主那个眼神太过炙热可怕,只是不知,桃枝枝身上有什么东西是她想要的呢?

同行许久,可从来没有见她拿出过什么法器来。

正想到这里,两妖惨叫一声,两败俱伤,从天上摔了下来。

道人侧头一看,就对上了蛇妖的眼睛,那双泛着绿光的眼睛正对着桃枝枝,发出了热切的渴求!

他一下就明白过来,之前的城主恐怕是受了蛇妖那半魂的影响,才对桃枝枝这样虎视眈眈。

下意识的掏出符咒,剑自出鞘,源源不断又井井有条的绕着他和桃枝枝不停流转。

却在这里,空中又传来了琴难不干的声音:“又要打,又不能将你彻底击散,我真是太难了,不打了不打了,我们来玩游戏吧!”

说着四周如地动般一晃,结界消散,脆弱的人间又露了出来。

琴难手中的法术却未停下来,一时间,房屋被毁,百姓失散,惊叫声中,人间又变成了炼狱。

步霄只得收了手,看护起来,一下子便陷入了被动。

偏琴难还不消停,继续挑衅道:“我知道你们战神一脉的神血很是好用,什么法术都打不穿,可你现在用的是凡人的身体,如何,还能像从前那般,以神血为屏,手持水脉当空舞吗?”

步霄似是不想同他打嘴仗,只沉默的又捏起一个结界。

两人便这样你拆我立的胶着着,蛇妖一看琴难无暇顾及自己,忙化了蛇形,张口冲道人和桃枝枝而去!

花妖见了,将嘴角的血一把抹掉,持起软鞭又冲了上去!

虽无实形,只是个虚影,但它直起身来也是个庞然大物,竟连天空都遮去了一半!

花妖带着妖力的鞭子刚击了过去,却还未靠近,就被巨蛇尾巴带起的飓风甩了出去,她一口鲜血顿时含不住,感觉骨头都被摔碎了。

蛇妖看着匍匐在地上喋血的花妖,感到不解:“你这般护着她到底为何?”

“错的是我们,何必迁怒他人。”

蛇妖觉得她简直是自己天生的敌人,每次都是这副圣人模样,也没见她就修出个仙来,到了现在,还不是被自己压得死死的?!

于是她居高临下,好心的提醒道:“当初那个明知再往前走一步就会窒息而亡,却仍旧毫不退缩的人也错了吗?”

狼狈的花妖挣扎着站起身来,脊背笔直,眼神坚定:“是,从那时起,不,其实是从一开始,我们就都错了。”

“他看花就是看花,观景就是观景,笑便笑了,不是对你,也不是对我,我们执念的都是虚妄。”

“……”听不懂的蛇妖表示:“我看你是被我打傻了!”

“我原以为,明知道诅咒在身,却仍无法挡住我的脚步,是因为我还未同他好好道别……后来我又觉得,难得两情相悦,得此结局,怎能就此甘心认命?!最后,我才明白,生死之间我感受到了失去,我控制不住的想再见他一面,因为,我知道,以后,我……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花妖说到后面,声音已经哽咽,难以为续,只得停顿下来。

但蛇妖却没有再出言挖苦和反驳,因为,她的心又何尝不是如此。

想要再和你见面,哪怕一面也好啊,因为以后再也不能相见。

这话如一记重锤,锤得道人头皮发麻,脑中只余空白一片,他整个人如遭电击,愣在原地,连维持防御剑阵的法力都忘了继续供给,两人周身流转的剑顿时纷纷掉在了地上。

却见花妖并没有放任情绪,只沉默了片刻,便又冷静自持的再次说道:“但是到了今天,亲眼看着他娶了凡人姑娘,过上了正常的生活,我才真正清醒过来,说什么只是想再见他一面,都是借口罢了,明知道见了面又会忍不住再见面,一而再再而三,欲望是没有尽头的……”

“人妖终究殊途,只要他能获得幸福,就是最好的结局,我们都该放下了。”

“屁话,都是屁话!那我呢?没有他我怎么幸福?!我为了他连命都可以不要!弄得现在妖不妖,鬼不鬼的,你知道吗?我已经没有轮回了!如果我什么都没有得到,那我来这人间的意义何在?!我们终究不一样,我没有退路了!挡我者死!”

伴随着蛇妖崩溃的情绪,它摇晃着蛇头,张开血盆大口,继续朝着桃枝枝而去!

花妖顾不上再劝,忙持着软鞭再次迎了上去!

“你!你竟然连妖丹都不要了?!”

话音落下,妖丹从花妖口中奔出后,直冲蛇妖七寸而去!

蛇妖不敢硬吃,扭着身体躲来闪去,尾巴掀起的人间烟尘像一场大雾将它身形掩了起来!

失了妖丹的花妖再也支撑不住,软软的倒在一边,身体渐渐起了光泽。

道人知道,她不久就会化为原形,枯萎死去。

花妖眼皮重如千斤,却感觉到身体融入一阵暖流,她知道是谁在救她,毕竟这也不是第一次被他疗伤。

“没什么用了,别浪费力气。”

“……”道人自然知道,他只不过想让她再活得久一些,好亲眼看完这个她选的结局。

他想了想,又看了眼僵立在原地的桃枝枝,问道:“你不但不恨她横刀夺爱,还舍命护她?”

“爱便是爱,不爱便是不爱,从来没有什么横刀夺爱。至于护她,不过是爱屋及屋,我可见不得他……他伤心。”

“诚如蛇妖所言,你为他做了这么多,却落得如此下场,你真的甘心吗?”

源源不断的灵力输送之下,花妖似是缓了过来,她缓缓睁开眼睛,除了一片清明之色,眼里再无其他,她攒了攒力气,才将话说得连续起来:“我为他做的事情都是我心甘情愿的,他知道也好,不知道也好,不能因为我自己感动了自己,便觉得情深似海,不能相负。”

“更何况,我努力修行,哪怕有再多诱惑,我都不曾行差踏错,只一心想修成正果,与他双宿双飞,可修到后面我才明白,人妖有别,难道人仙就能在一起了吗?到底不过是一场虚幻。如此,我更不能那么自私,非要叫他世世与我相伴。”

“所以到这里就好,他能重新开始正常的生活,而我也不会再生执念,硬求什么生生世世。我记得我记得的,知道他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活得很好,这就够了。”

“……”

花妖一把抓住道人颤抖不已的手,明明对道人一无所知,却像什么都知道的神仙一般,劝道:“到这里就好,足够了。”

如此简短的一句,听在道人耳里,却好像是在说:到这里就好,不要再生生世世的追逐寻找,不要再找什么再见一面的借口,借着执念,赖在人世不走……

试想一下,如若相见,她过得很好,你未必心里不感失落,若她不好,你一片残魂,又能如何?!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这一面终究是不见为好!

道人叹息一声,还来不及说话,就感觉到又一阵地动传来。

“你别管我了!她不知用了什么邪法,妖丹虽能伤她,却不致命,她那性子,不达目的,绝不罢休,她来了!她又过来了!”

花妖话音刚落,四周果然又黑压压的暗了下来。蛇妖气急败坏,拖着鲜血淋漓的蛇身,一照面就张着血盆大口再次袭来!

庞大的蛇身并没有拖累它的速度,不过几息时间,它已奔至桃枝枝面前!

果然是冲着她来的!

危急关头,道人总算想起桃枝枝那句不能被吃的戏语,瞬间明白过来,再起剑阵已来不及,他只好以身为屏,挡在了桃枝枝身前!

却未看见,那双本来呆滞的眼睛眨了眨,然后眼珠子一动,浮起了一片茫然。

她一抬头就看见了仿若想将天都吞下去的蛇口,腥臭之气迎面而来,她看着挡在她前面的道人,吓得连害怕都忘记了,连忙闪身,钻到了道人面前:“道人哥哥,你快跑!”

“!”道人吃惊之余,再也来不及有所动作,因为蛇口已经悬在了他们头上!

同类热门
  • 繁华一梦之似锦繁华一梦之似锦归还星夜|仙侠天辰大陆随天地开辟之时存在,是天地间的一片灵土。四国之争,波诡云谲;主君之位,是白锦的执念,风云过后,孰是孰非,谁对谁错。''南枳,我要你生生世世都记得我,哪怕魂飞魄散,倾尽一切!” “长安,下辈子,我想早点遇见你” ——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只一眼,便忘不掉了” 祝余迟来 “就算冒天下之大不韪,我也要将你拥入怀中,所以,迟归,别丢下我。” 明长仪迟归 “白笙,南时会护你一辈子” 白笙南时 “就算你无心,无情,起码,你还是记得我的” 白夜白晚 所以,一定要珍惜啊
  • 御天刑剑御天刑剑印小飞|仙侠神有神路,仙有仙道。龙浩天,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本无成神之志,亦无化仙之念,却因八百年前的那桩惊天大密案……且看少年如何怀抱香艳美女、手持御天刑剑……
  • 都市隐玄录之轻云传都市隐玄录之轻云传孟境|仙侠青年道修,巫门圣女,树精兄妹,贬谪星君,山神萝莉,隐于都市之中。看似普通的刑事案件,背后究竟隐藏了什么?看似无关的四团迷雾,到底又有怎样的联系?幽冥地府,乱象已生,地藏王菩萨留下偈语,预示了什么?
  • 洪荒之箭神洪荒之箭神箭傲九天|仙侠大师重生洪荒.成为射九曰的后羿大神,掌握空间法则,历千万大劫,凝聚无上法则道体,成就无上混元
  • 弑仙剑魄弑仙剑魄紫塞宇o|仙侠上古期间共工手下妖王黑龙生灵涂炭,女娲与其决战,然黑龙天赋异凛,不死不灭,女娲将其封印,将女娲石转世投胎化身为人,世代看守黑龙,封印松动,妖魔为祸人间。落魄少年燕怀玉出生在名门,却因身怀女娲石被秘密遣送至安全地点,途中遭遇魔教袭击,被随身护卫舍命相救,寄养在一个小村庄的朴实农夫家中。多年后魔教设计引出少年,抢走少年并屠杀全村,后逃脱,阴差阳错拜入第一修仙大派天道盟……
  • 天高路远人常在天高路远人常在朵朵萌萌|仙侠一个少年被他表哥忽悠着带进了昆仑山脉的原始森林里开直播赚钱,两个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少年一头就扎进了那自古以来就浩瀚无垠、危机重重的神秘之地,而一段波澜壮阔的传奇故事也就此拉开了序幕!
  • 带着老婆去抓妖带着老婆去抓妖权千荧|仙侠新书(我家掌门有点凶)已经发布。世人皆知孙悟空,谁人曾识唐三藏。另类西游抓妖。
  • 我有个时空我有个时空霄倾|仙侠意外得到了一个空间,里面居然有诸多神奇之物。 【金土地】:种植万物 【虚空井】:吸收虚空能量。 【空间仓库】:拥有无限大的储存面积 【位面穿梭】:可随机进入一个世界。
  • 泽源记泽源记白l墨|仙侠泽源世界诞生十亿年后即将崩灭,神界,魔界,仙界,妖界相继崩灭于天地间。为了避免世界归于混沌,唯有重新建立秩序,使世界重新维持平衡,为此出现了最后两个神。 但是,拯救世界的同时,谈恋爱不能耽误,对吧!师兄!
  • 无量大天尊无量大天尊伯恒|仙侠祖师度我出红尘,铁树开花始见春。化化轮回重化化。生生转变再生生。欲知有色还无色,须识无形却有形。色即是空空即色,空空色色要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