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93章 获取金灵珠无望

空梵谷见风浔,没有及时作答,反而沉静下去,遂催促道:“还不快说,你究竟是谁?到此有何目的?”

“我其实来自异域空间,并非你们世界之人,但我向你们保证,绝不是坏蛋!”

风浔神色和婉谦逊,王子三人的表情,一度转成石化惊呆状。

空梵谷想继续逼问,慕颜清川挥手示意一下,他便撤下针对风浔的利剑。

“阁下说这世上,居然还有其他的空间,我们前所未闻,不知你来我们世界做甚?”慕颜清川显得很好奇。

风浔毫不含糊答,道:“在下到此宝地,是欲寻求金灵珠。”

“缘是如此,我倒听过金灵珠,说是整个国家的灵魂,但我却并未见过它真颜。”

风浔感到有些失落,声音略显激动,道:“阁下作为王子,都没见过的吗?未免太滑稽了吧?”

“还真没看到过。”慕颜清川摇了摇头。

他看透风浔的心事,追问道:“兄台如何得知,金灵珠的消息?想拿它去做何用?”

风浔细思半会,深觉慕颜清川,不像那种耍诈之人,便准备不欺瞒他,打算道出实情,期待能与其真心交友。

“此事说来话长,在下原本是奉女帝所托,将它用来震慑威胁她的人,但我最终的目的,是用它去消灭欲魔。”

“你之前不是说,我姐过得好么?为啥会有人威胁她?还有你说的欲魔,又是何物?”

随后,风浔将女帝现阶段的处境,如何成为她的心腹,和所交代的任务,以及欲魔相关之事,简洁明了的告诉慕颜清川,使他幡然醒悟。

慕颜清川眼神恍惚,充满怜悯之色,道:“我姐今生的命运,实在太凄苦了,小时候被家族排挤,遭受忽视冷落,现在自己的国家,好不容易有些出色了,又被贼人觊觎,令人好不心疼纠结。”

“确是如此,好在女帝坚强,在水深火热中,勇敢的应付着。”

“幸亏有你等忠勇之士,才保障了我姐的安危,否则不敢想象,她所面临的的危机,是多么的巨大。”王子似乎有感谢风浔之意。

“作为臣子,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也是必须做的。”风浔诚恳而道。

“很好,浔兄分辨善恶,本王子没有看错你。”

停留半晌,他又道:“对了,你提到的欲魔,恶念如此之深,可有告诉我母亲和姐?毕竟她们的灵法修为,都要优于我,说不定能帮上些忙。”

“在下着实抱歉,还没来得及,告知她们二位。”风浔低声说着,生怕被他怪罪。

“我大概猜出来了,浔兄略过她们的用意,是怕不受重视,还会反被诬陷。”

“王子聪慧过人,说的八九不离十,在下是有这么考虑。”

“可见兄台心思缜密,本王子深感兴趣。”

“王子过誉了,出门在外,小心谨慎,在所难免,并非我刻意瞒报,不诚实以待。”

“她们二人的经历,都有被歧视的挫折,不像我这般,从小到大都在,无忧的环境中度过。”

“但王子能独立成性,张罗偌大一个国家的本事,令在下万般佩服。”

“阁下的意思是?”慕颜清川有所不解。

“便是在下听闻,你父亲失去联系后,你母亲和你姐,都弃你远去的往事。”

“我母亲是修炼成人的神兽,心境单纯善良,对事件的险恶好坏,终究不能很好的识别,以致于父亲出走后,她跟着姐姐离开,终年在边界处镇守。”

风浔这会才明白,之前金石兽对他的提问,除了金灵珠下落外,其余都知无不答的原因。

按道理说,国王离奇失踪,风浔是随女帝迁移出的人,他应该清楚当年的细节,但他实际却有些含糊。

金石兽也没深入追究,他具体的来历,甚至还亲口耐心表露,让他知道得全面些。

或许这就是作为神兽,和人最大的心理区别。

她的首要职责,是守护国家安危,其他的阴谋诡计,等复杂的人心套路,根本不在她的思考范围内。

能决定人心性的最大因素,在于所处境地的安稳或动荡,并非人生来的性格。

如今慕颜清川的状况,亦是如此磨炼而得,才有笑看尘事的胸怀。

“看到王子一家人,各自奔走四方,在下也为你,倍感伤怀。”风浔示以同情之色。

“也许这就是天意,让人的遭遇,呈现多极分化,不能长久顺意下去。”

“上天确实很捉弄人,似乎就容不下,某人过得幸福快乐,总要生出些事端来考验。”风浔面带嫉愤。

“那你说,这些折磨人的变故,和欲魔的苏醒,有没有直接关联呢?”慕颜清川突生问道。

“在下觉得,跟欲魔脱不了干系,但人心出现变化,才是罪魁祸首,欲魔只不过推波助澜,让人被它牵着鼻子走。”

“浔兄言之有理,什么妖魔之类的,都不过是随着人心,暗自生出来的阴影,若是一个人,恪守本心,那魔性便无处寄生,没法有机可乘了。”

“说穿了,这些都是源自,人们心中的执念,才搞出的一番故事。”风浔升华大道真理。

“每个人心中,都存有执着的梦想。你坚持斩除妖魔,我姐坚持获得认同,我坚持等家人归来。倘若没了追求,无异于行尸走肉,枯燥且乏味。“

“王子不被世道左右,拥有人间难得的镇定,在下深表羡慕。”风浔附带作礼举动。

“阁下说笑了,你只看到了结果,却不见挣扎求生的过程。这种冷清孤寂的现状,不是辉煌的外界,就能中和消却的。”

“是我太肤浅了,还望你莫见怪。”风浔仿佛在道歉。

“兄台客气了,反正是寻常聊谈,无碍。”慕颜清川表达宽容之意。

风浔无奈的笑着,禾轩娅见状,道:“你们别再感慨生活了,就不能聊点其他的吗?搞得我都想睡觉了。”

“说了这么半天,在下还未请教,这位美女芳名?”风浔将目光转向她。

“她叫禾轩娅,剑师叫空梵谷。”慕颜清川介绍着。

“两位幸会,在下有礼了。”风浔笑脸以应。

禾轩娅灿烂笑开,空梵谷却踩着她的欢乐,送出不屑的神情。

“这么好的天气,又有客人远道而来,我的大剑师,你就不要耷拉着脸了。”

听闻禾轩娅说“我的”二字,空梵谷顿感心情舒畅,露出憋了许久的笑容。

“属下看临近中午,差不多可以用午膳了,王子和兄台先聊着,我们去张罗点饭菜,来欢迎客人。”

慕颜清川笑脸道:“你们去吧,记得多弄点特色菜。”

“属下遵命,王子请放心,保准大家满意!”

空梵谷随即拉着禾轩娅,准备去忙活,她却一脸不情愿。

待两人走开后,慕颜清川招呼下人,给风浔抬了个椅子来,让他坐下慢聊。

下属之人很快照办,却是发现风浔,不知何时到访,竟陷入了莫名思索。

风浔点头以谢,试探问道:“剑师他们两人,应该是一对情侣吧?”

“浔兄好眼光,竟是被你识破了。”慕颜清川忍不住夸道。

“怪不得,在下对这种感觉,有似曾相识的韵味。”

“兄台是性情之人,不知你的意中对象,当今在何处?”

风浔面容苦涩,心酸的答道:“她在很远的地方。”

“俗话说,有情人终成眷属,希望浔兄早日回到她身边,别让她独守空房。”

“谢王子关心,很快就会了。”风浔沉默下来。

“那我先预祝阁下,心想事成。”

慕颜清川抱拳作礼,致以恭贺话语,接着再道:“不知浔兄,可是一人来咱们的世界?”

风浔想把其余人说出,但他一想到,当天在宝窟洞里的遭遇,便瞬间冷漠了下来。

“是的,在下独自前来,是想能获得必要的帮助。”

慕颜清川叹了口气,道:“我也盼望着,能助你一臂之力,但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帮你。要人缺人,要物没有,最多就给兄台,提供些资金,好购买装备,来抵御对手。”

“王子的好意,在下心领了。”

风浔满脸静默,半晌后又道:“在下冒昧问一句,你可知金灵珠,是否被你母亲保管着?”

慕颜清川犹疑半会,道:“这个······极有可能在她身上,可我也不敢确认。”

“在下懂了,你母亲之前说过,会把它亲手交给你姐,所以当时我就在想,或许真的在她那里。”

“那兄台可想个办法,去找我母亲拿便是。”王子欣慰着道。

“但她为何要让我来此,获取所谓的支援,去帮你姐度过难关?”

慕颜清川沉思着,道:“或许我母亲,是看我这些年,有无学到真本事,能否堪当大人,让你试探一下我,会不会出手,去帮姐姐破局,顺道化解以前的积怨。”

“那你会选择帮女帝吗?”风浔认真问着。

“就目前来说,不太可能,因为我不想卷入,皇权斗争的风波中。”

“毕竟是你亲姐,你就忍心不管她吗?”风浔好像在质问。

“看情况吧,有机会再说了。”

“也罢,毕竟我们素未谋面,想让你信任一个,初次相识之人,并提供有力支持,确是不妥。”

风浔见慕颜清川,一副万事与我无关的清闲状,又升起许多感悟。

半晌后,慕颜清川微笑着,递给他一杯酒,道:“浔兄好不容易来这里,得多玩些时日,再当离去。

膳食正在准备当中,还需稍等一会。

我们先饮酒聊天,待菜上齐后,大家再一醉方休。”

风浔双手接过酒杯,道:“谢王子款待,我如果没找到帮手,便会尽快回到石之国,去助女帝对抗奸贼。”

“这样的话,实在太遗憾了,所以浔兄要玩开心些,莫要留下遗憾。”

风浔微笑点头,道:“嗯,会的!”

慕颜清川的表态,风浔大概已知晓答案,他不会加入援助行动。

稍显落魄的他,在心中想着,此行怕是白跑了。

同类热门
  • 武入星门武入星门大昆仑|玄幻大千世界,宗门万千,亿万星门。武者修炼,如果能够找到‘星匙’,就可以开启一扇星门,在星门中得到‘星灵’的祝福,获得一项星灵赐予的能力。这些能力中,有能够让武者提升修行速度的‘星魂’,也有能够让武者战力大增的‘星宝’,还有从星门中走出来的强大‘星宠’,更有一些逆天的星门功法,星门……有无数可能。方鸣,一个普普通通的宗族少年,因一次意外,体内多出了一份地图,而这份地图中,则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标注出一枚星匙的所在……
  • 身体是座城身体是座城肥舟.QD|玄幻穿越到异界也就算了,突然发现身体变成了一座城,皮肤是城墙,心脏是皇宫,到处都住满了“人”,这些“人”全都指望着自己养活!
  • 万界灵皇万界灵皇两斤风流|玄幻天意如刀,万物为刍狗。大道为炉,熔万界生灵。小小少年,口衔绿枝而生,偶得混沌瞳,走出大荒,战古神,御万兽,一双古瞳断苍穹,一把重剑斩日月,一株绿枝定乾坤。我要斩开这天,造一片自由的世界。我要劈开这地,重铸盛世繁华。万劫加身又如何?逆天而行又怎样?终有一天,我要拳动天地,问鼎苍穹,成就无上神威!
  • 道人徐宏道人徐宏林箊|玄幻“魂能+20” “幻影三千(小成)(+)” 这是一个带着属性面板魂穿异界的故事,修炼全靠加点。
  • 掠夺从灵气复苏开始掠夺从灵气复苏开始八百里沙海|玄幻三七妹妹说:“哥哥,你是个大坏坏蛋。” 哥哥哭着说:“扮小丑扮得太久了,演的太入戏了,都忘了自己了。” 楚玉每天守着自己十二岁的三七妹妹的,都快忘了自己是大魔王的样子了……
  • 浮屠三世缘浮屠三世缘炎氏长孙|玄幻何为生,何为死,何为浮屠?一生,两世,三结缘,纠缠千古的爱恨离别。经历灭族之祸,家破人亡,心性越发坚韧,在弱肉强食的世界,走到巅峰,成就无上果位,得道永生。
  • 吸髓吸髓帝愿虞|玄幻孜孜不倦的追求是别人唾手可得的习以为常,经年累月的痛苦非亲身经历不能感同身受,杜康美酒,醉里挑灯。十六年一轮回,千面家的少主见证那些神兽、妖怪、鬼魅在岸界内外正在发生的故事。
  • 佳晨踏破九天佳晨踏破九天辰枫叶|玄幻李佳晨一个普通凡人,从小受尽辛苦,人间冷暖,在其16岁那年人生发生改变,最后站在世界巅峰!
  • 正一教正一教幻0|玄幻只是为了心中的梦想而写的小说,所以文笔这些不要在意细节
  • 牵鬼引魂之牵鬼师牵鬼引魂之牵鬼师十一月珩|玄幻一个少年成为牵鬼师的故事。牵鬼师:以鬼引鬼,鬼来鬼知,鬼侵鬼斗。慢热文,节奏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