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53章 舞娘

祈灵听到桃辛这么说,脸微微一红。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就在此时,音乐响起,舞娘踏着舞步缓缓走来。“快看来了。”

舞娘身穿一身红衣,带着面纱轻盈的来到舞台上,光看这气质,祈灵就知道这人肯定是个美人。但是祈灵还是不死心的盯着舞娘脸上的面纱,想一睹芳颜。

弄得那舞娘也注意到了祈灵,然而祈灵丝毫没有慌张,一笑回应。

然后舞娘专心舞蹈,祈灵则慢慢靠近桃辛,说道:“她好像是……”

“没错,是妖。”

听到桃辛的话祈灵确定了,回到:“怪不得这么勾人呢。”

桃辛听到祈灵饶有深意的话,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祈灵。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他长得不好看吗?为什么祈灵还在看别人。桃辛看了一眼跳舞的舞娘,想到了以前祈灵说的话。一开始祈灵以为那桃花树是女子来,就说想跟“她”一起跳舞。现在,是不是看上这个小狐狸了?

不行,他要拉着她走。桃辛刚伸手拉住她,还没等说话。就看到那个小狐狸朝祈灵走了过来,然后向祈灵抛出了一个丝带,祈灵顺势拉住,跟她走了。对!走了。

拉着祈灵到舞台上了,祈灵听着乐师弹奏的音乐,跟小狐狸跳舞。好不快乐。

这只小狐狸想干什么,要不要把它收了替天行道?桃辛看了祈灵一眼,还是算了。祈灵开心就好。那只小狐狸只是过客,明天就见不到了。

结果,还是桃辛想的太简单了。

到舞娘谢幕后,四处掌声一片,祈灵跑过来对他说:“我们今天晚上住在这里吧,刚才十七邀我跟她住,我答应了。”

“……”你都答应了,我还能说什么。

只是桃辛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她会这么积极的邀请一个第一次见到的人住下,要说没什么目的,他是不相信的。要说投缘,未免有些太热情了。

算了,还是先看看他有什么目的吧。

然后他们就被下人带到了楼上,在楼上看到了一个熟悉,桃辛不愿见到的人。“洛清颜你怎么在这儿?”

“祈灵也在这儿啊。”

“对,原本是想来这里吃饭的,结果与这里的舞娘比较投缘,我们就上来了。你呢。”说道这里祈灵才反应过来,刚才只顾着看人了,东西都没怎么吃。肚子饿了。

“我来这里是因为一些私事。与这里的舞娘做个交易。对了,你的朋友李逍乐现在在我府上,要不要去我府上一叙啊。”

“什么,红鲤也来了。”她好久都没见到红鲤了,现在知道他就在附近,还是想去的。“但是,我跟十七说好了。”这下有些苦恼了。

“无妨,听清灵说他们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我明天让洛木来带你去我的府上也是一样的。”

“那就麻烦了。”

桃辛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不语,他能不知道洛清颜在想什么,不就是想邀祈灵去他那里吗,还拿红鲤做幌子。

同类热门
  • 逆天毒医:邪王的溺宠狂妃逆天毒医:邪王的溺宠狂妃木丁西|古言前一世,她为护国大将军之女、当朝贵妃,却惨遭所爱之人灭门,更被亲妹妹陷害溺死;今生,她变身秀女又入宫闱,除奸人、灭异己、自毁容貌,不再被情爱所困,只为报前世之血海深仇!
  • 呆萌傻夫君:独宠贪财蛇蝎妃呆萌傻夫君:独宠贪财蛇蝎妃宅女舟舟|古言一穿越过来就要嫁人的倒霉蛋,还惨遭痴傻夫君的嫌弃。可是为什么?亲亲夫君却总是缠着她,要她的人,要她的心,还要她的钱。楚千染怒,人不给,心不给,至于钱,更加不会给,还是收拾包袱跑路吧。楚千染,一抹异世穿越而来的孤魂,本想安稳度日,却总是卷入不停的漩涡争斗中。当九州狼烟再起,乱世成殇,层层迷雾揭开,她该何去何从?是就此认命?还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 东宫有美人东宫有美人aris端端|古言只因我长得和他前太子妃像了点,他便欲娶了我东宫藏娇。一朝成为三岁小皇孙的后娘,本道姑压力很大。我礼节性寒暄,“殿下救命之恩,本道姑无以为报,恨不能以身相许……”他打断我的话,“既然如此,盛情难却。”“……”陈国美人们愤慨不已,“世风日下民风不古,道姑都敢下手,太子殿下您这是分分钟作死啊!”陈国汉子们感激涕零,“严守东宫,堵住城门,圆房要赶紧,牺牲一个太子,解救万千良男啊!”这番场景,嫁?还是不嫁?本道姑犯了难!
  • 王爷真妖孽王爷真妖孽白净小猪|古言在帝都,你可能不知道星月集团的总裁为什么叫抠脚大叔,可能不知道帝都一中为什么叫菜鸟……但是,你一定知道:冰荇为什么叫霸王……
  • 嫡女贵凰:冷王的金牌狂妃嫡女贵凰:冷王的金牌狂妃焦糖|古言前世,她历尽磨难,孤苦一生,凄惨离世。一朝重生五年前,万事皆可逆转!天命许她一世重生,她便许所护之人一世安宁。尚书府嫡女涅槃归来,伤她的,害她的,她必将千倍、万倍奉还!这一世,她一定要扭转乾坤,主乱风云!只是这个腹黑太子又来搅什么乱。她本意复仇,却又卷入皇权之争。朝堂之上,暗潮汹涌,她只想独善其身,却不想搭上自己不说,更是被某人算计的骨头不剩。扶着酸痛的老腰,某女忍无可忍“殿下,请您……保重身体!”某太子眸光闪闪,“爱妃,身体……每天需要锻炼的啊!”--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晚来秋风意眠眠晚来秋风意眠眠小无邪|古言许晚舟,一个脑子不太好,又因身世受尽欺凌的丫头。与她相依为命的娘去世后,人心冷漠的世间不值得她留恋,但是她不甘那么多歹毒之人依然在这世上快活。 她一边忍辱负重,苟且偷生,一边还要积极劝说毫无求生欲的心上人给予信心。终于在一个寒冬,他们相继倒在了荒山上。 三月后,二人脱胎换骨,携手下山。 生了一张可爱脸的许晚舟硬是做了一副严肃表情说:我要让负心人许项家破人亡。让所有曾经欺负我,辱骂我娘亲的达官贵人之子,跪在我娘坟前三天三夜来赔罪。还有张念念,我要让她孤独终老,一世不得所爱! 牵着她手的于风眠心疼的眼神一闪而过。从腰间拿出一颗黄纸包的话梅糖,将糖喂给她后,伸手揉乱了她的长发。又从地上沾了些土,轻轻抹在她的脸上,衣服上。柔声道:“前面就是盛都,舟舟,你该装傻了。” 许晚舟一秒乖巧:“好的眠眠。”
  • 忆白思忆白思苏一默|古言念君归不归,忆白思不思。一切都是未知的,我却只有你。
  • 干了这碗打脸汤干了这碗打脸汤我答应上帝|古言一位实力平平、一心想浪迹天涯的无名小卒,偏偏被师父安排前去从军……谁料自己手欠撩人家妹子,结果人家成为了自己的上司,余生注定被“虐”,逃不开对方的“魔爪”,当然……自己也不想逃……
  • 倾盖梦里人倾盖梦里人良辰余梦|古言大山里的放牛娃,爷爷死后,无家可归,屋漏偏逢连夜雨,又遇人心嫌恶的贩子,被卖到王城最大的花楼,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心灰意冷的她又该何去何从?顺受还是抵抗?
  • 粉黛六宫粉黛六宫龙战于野|古言慕容葳蕤的心愿,不过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只不过,亡国之女的未来,从没有掌控在自己的手里,邺城一战,让昔日先祖的荣耀地位,皆成过眼云烟,如今,家族的振兴,却系在了一具女儿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