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4章 番外二 紫云新主霸气浓 天英入主珈蓝殿

丽娜与尹志斌在紫云阁小住了半月,要起身回梦湖山庄了,可是天璇这个贪吃的小丫头迷上了管家夫人洪奶奶做的各种小点心,加上两位长者都很宠爱她,莺儿和红霞也会带着她到处玩,就将小丫头弄得不想离开了。丽娜虽然舍不得两个孩子,但天英比较自立,又有众多护卫保护,他们夫妻不用太操心,可是这个小丫头有些粘人,他们还没试过和她分开太久,怕她后悔了伤心难过,便躲在密室里观察了两天。可是两天下来,发现她确实玩得很欢,红霞和莺儿晚上都会轮换着来给她值夜,世昌和墨海一家也会常常来探望她,夫妻二人便放心的离开了。此后,他们又多了一个来回跑的地方。好在尹志斌有先见之明,当初在紫云阁下挖了地道和密室,一来一去也不用走大门,故而避免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一晃八年过去,尹天璇已经长成了艳冠西京的少女,也正式接管了紫云阁。她继承了丽娜的美貌贤德与智慧,却没有继承她的才华。她爱吃爱玩,爱争强好胜打打闹闹,不拘小节,却不喜欢读书写字、吟诗作画,更不爱女红,也不喜欢谋算什么,有爹爹娘亲和舅舅们及几个哥哥姐姐宠着,又有数不清的叔叔、大哥哥们护着,日子过得无忧无虑,简直成了西京有名的女霸王。她与父母每月都会见上一两面,有时她回梦湖山庄,有时爹娘过来看她和哥哥,三位舅舅也会过来相聚。因为父母在世人眼中是已经故去之人,所以舅舅们来时都不会带家眷和孩子,她若想表哥表姐们了,就会让十七带着自己上门去找他们玩。十七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毛头小子,人成熟稳重了许多,武功也是护卫中的佼佼者,难得的是天璇从小就喜欢粘着他,和他玩得最好,所以十七一直陪着她,看着她成长。如今十七成了紫云阁的护卫统领,除了出入陪着天璇,他还和阿诚、段毅他们一起负责教导这个小主子的各项功课。

三月的观音市,天璇已经快十四岁了,由于她长得美,家世又好,身边能人义士又很多,走到哪里都是最吸引人的,故而常常引得世家公子们流连驻足。偶尔也会有不怕死的仗着家世上前调戏,无一不被护卫们揍得鼻青脸肿难以见人。令百姓们印象最深的,是两年前一次麒麟阁举办的梅花诗会上,她一个小丫头单挑七八个贵族少年,只因人家觉得她好看跟了一段路,她就出手把一众少年给打趴下了,护卫们只在旁边看热闹,根本就没有出手,这样强势霸气的尹天璇吓得许多大户人家的小姐都不敢与她来往。不过,她的举止也赢得了许多少年的青睐,多半是尹志斌同僚的子侄,都是大家族的孩子,也是军营里历练出来的贵族子弟,人品家世样样都好,也有人上门去向阿诚提亲的,但阿诚以不敢做主子的主为由给婉拒了。后来,那些求亲的又想到了墨海和郑瑞譞这两个舅舅,但两人都表示不替她做主,免得她受委屈。有人甚至想到了二王子世昌,那可是外人眼里真正的舅舅呀,可是世昌更难说动,直接放话说一切以她自己的意愿为主,妹妹不在了,他可不想让外甥女记恨自己一辈子。连番受挫后,又有人想到了天英,那个少年越来越像尹志斌,小小年纪便智勇双全,胆识过人,还有一身好武艺。有道是长兄如父,有些人就想到去尹府找尹天英,但那小子更难缠,除了他认定的那几个世家子弟,他谁都不待见。

观音市开市的头一天,一身玫红裙装的天璇便缠着莺儿和红霞带她来集市上逛,十七只得带了人在后边跟着保护她们。在路过维持治安的营帐前,她们遇到了郑瑞譞的女儿暖暖和一个戎装小将,约莫二十岁上下,长得眉清目秀,文雅中带着英挺,正是杨忠礼的儿子杨云轲。二人是从小就定了娃娃亲的,此刻正要相约出去玩,看到天璇到来,两人都很开心,便邀她进营帐小坐喝茶,护卫们和莺儿几人便留在了外边。

“杨大哥,郑小姐,怎么回来了?”帐内传来一个好听的略带沙哑的声音,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抬起头来,迎面就对上了天璇的目光。那少年长得也很英俊,肤色略黑,明眸皓齿,剑眉星目,满头墨发用一条银色丝带绑起,发尾垂于脑后,一副江湖中人的打扮。比起杨云轲来,这少年显得更阳刚一些,看上去不像武将,身上穿的是湖蓝色斜领窄袖胡服锦袍,腰系黑色金边腰带,身上没有多余的饰物,很是随意洒脱。

天璇没想到营帐里还有人,顿时红了脸,不过她是被放养惯了的,才不会像那些贵族小姐一样扭扭捏捏,当下便出声道:“姐夫,你还有朋友在呢!”

杨云轲听惯了这声姐夫,倒也没觉得什么,那少年却是一脸惊愕,问道:“杨大哥,你成亲了?”

“还没,这是璇儿妹妹,她就喜欢叫着玩,别在意。”杨云轲尴尬地笑了笑,招呼天璇到桌边坐下,一边给她倒茶一边介绍道:“这是段家的兄弟段谦,是来找我阿爹的。”

“哦,杨伯伯不在啊?”天璇了然,便冲着段谦嫣然一笑道:“段谦哥哥,我是天璇。”

“璇儿妹妹,段谦有礼了。”段谦欲起身见礼,就被杨云轲打断道:“阿谦不必与璇儿客气,璇儿性子不比其他贵族小姐,你礼多了她反而不自在。”

“是,璇儿妹妹一看就是性子豪爽不拘小节的。”段谦温和地说着,也就不客气了。

从杨云轲的话语中得知,段谦家是做药材生意的,他外出游学多年未归,可数月前家族中有了变故,他才被家人找了回来,而家中似乎有意让他出面与官府打交道,正好他与杨云轲又有同窗之谊,所以他就来找他与他的父亲了。

天璇和暖暖一边喝茶一边听杨云轲和段谦聊着观音市上的趣闻,发现眼前这个大男孩不仅学识渊博,见多识广,还是个很风趣的,与他在一起没有什么不自在,反而是有些期待。

没过多久,杨忠礼巡视归来,因要与段谦谈公事,天璇便与暖暖他们一起告辞了。出来后,天璇就拉着十七躲到了一边,悄悄将营帐里有个好看又风趣的哥哥的事告诉了他,面上难得露出小女儿的羞窘。十七了然,原来这个调皮捣蛋的丫头是动了春心了。他默不作声地扫了一眼营帐,叫过一个护卫低语了几句,那人留下,其他人便离开了。

不久后,十七得到了段谦所有的信息,他没有擅自做主给天璇意见,而是把这个消息写信告诉了梦湖山庄那边的尹志斌和丽娜,两日后二人便回到了紫云阁。

“璇儿,听说你看上了一位段家的公子?”丽娜很疼爱天璇,却与她相处得如姐妹一般无话不谈,便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你清楚他的底细吗?了解他的人品吗?可不可靠?”

“娘亲,十七叔叔都查过了,这个人女儿觉得很有趣,想与他结交。他懂得好多,去过许多地方,见多识广,谈吐也很风趣,不像那些世家公子一味的讨好人,也不谄媚,璇儿喜欢。”天璇吧嗒吧嗒地说着,还不忘挑眉看了看一旁的十七,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道:“这些年都没遇上个有趣的,要是女儿以后找不到比十七叔叔好的,女儿就嫁给他了。”说完,她不顾十七那震惊的表情不怕死地说了句:“哦,错了,他住在这,是他要嫁给我。”

丽娜好笑地看了看天璇和十七,没有被吓着。这两人已经在她面前闹了十多年,她看惯了也听惯了,加上天璇对十七的依赖和十七对她的宠爱,就算哪天两人真的要做夫妻她也不会觉得奇怪。她和尹志斌都是开明的人,不会注重身份地位这些,他们欣赏十七,也信任十七。正因为这样,她略带玩味地看着已经红了脸的十七道:“十七,你不嫌璇儿烦吗?要不娶了算了,免得她去祸害别人。”

“夫人!”十七欲哭无泪,俊脸红得像个熟透的苹果,他尴尬地道:“小姐从小就是这样玩闹的,您就别拿属下寻开心了。”

“哦,我和六郎可没有把你当下人看,就你对璇儿这么好,我们都很放心哦!”

“夫人,小姐看上的是段谦公子,再说,属下都快三十了,老了。”

“嘿嘿!男人大一点懂得疼娘子,你是怕被璇儿祸害吧?”

几人说笑着,尹志斌从外边走了进来。他依旧喜欢一身淡蓝色锦袍,却已经是斜领窄袖,一副江湖中人的打扮;如今,他已经四十一岁了,却不显老,还像个三十上下的年轻人,生龙活虎的,在一众下属面前还是那么孤傲霸气。他一进门就宠溺地摸了摸天璇的头,好笑地道:“怎么,你这鬼精灵想让十七给爹爹做女婿?”

十七无语地看着父女二人,嘴角直抽搐,这两人真腹黑,说笑没底线啊!

死人谷,珈蓝殿外,一身白色锦袍的天英负手而立,俯视下方的训练场,他的身边站着十个黑衣人,都是二十上下的年纪,是天阶最厉害的杀手,与天英一样,他们在谷中都以真面目示人。如今的天英不过是十四岁,却已经长得身姿矫健,英俊挺拔,比一般的少年还高出许多,面容更是精致得不像话,任谁初见都会以为他是个英气逼人的美人。他在五岁的时候就开始进入死人谷训练,不过丽娜看不下去那么血腥残忍的场面,所以尹志斌给儿子安排的课业不多,每天练习三个时辰也就够了;但是,随着他渐渐长大,尹志斌的要求越来越高,即使他回到紫城的蒙国栋府也会有护卫督促他训练,所以他成长得很快,不仅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还是死人谷的少谷主,西京醉月楼和霁雪庐的新东家。

死人谷的杀手如八年前一样分成两拨,尹家军由周子青负责既是对周子青的信任也是对于方便任务的安排,而事实也证明,有些任务由这些人出面确实比原来的杀手们完成的好。自从尹家军并入死人谷的势力后,尹志斌制定了新的计划,每月都会让两拨人互相切磋交流,为期三天,而从这次切磋中表现最好的都会提拔起来,实力最强的则会提升为统领或管事,所以如今的死人谷势力也很强大。原本的四五千人的组织如今已经成了六七千人的队伍,好在随着醉月楼和霁雪庐及麒麟阁的分号在各地扩充了许多,人阶和地阶的杀手都分布出去了一些,还有一些混入了羽仪军和如今的杨家军,谷中的人倒也不算太多,也隐藏得很好,一直没有被外界发现。

除了每月需要切磋的那几日,尹天英和他最忠实的十个护卫都是待在紫城的蒙国栋府的,一来需要有人坐镇西京,二来可以保护紫云阁。

时光飞逝,无论是紫云阁还是如今的蒙国栋府,战神尹蒙国栋和长和公主仍有后人居住在西京的传闻已经是众所周知。因为没有步入朝堂,曾经拒绝过杨家、尹家和其他家族的举荐入朝为官,尹天英没有太多的顾虑,他结交的人更多,人脉更广,实力也更强,兄妹二人都成了西京最炙手可热的风云人物。

【完结】

同类热门
  • 朝倾九歌朝倾九歌玥客|古言她是妖女,生来就有妖帝之心,原本在二十一世纪活的好好的。可上苍却见不惯她活得好,一出大戏,让穿回异世大陆。 她笑:这天下都是我的,要覆,要灭皆由我说得算,你算老几?敢对我指手画脚。 她哭:他们不信我,可以。但你……不行。 她闹:杀我的人,死;灭我的城,死;你们活着皆是浪费空气,不如死掉的好。 她疯…… 天地毁灭,寸草不生。 …………………… 众人:“她是妖女,杀了她。” 叶修语:勾唇冷笑,辱她之人全都变成灰烬消散在空中。拍掉手上肮脏的血迹,她若有若无的看了身旁人一眼。 他:“这种事情我来做就好,你且歇着。”
  • 帐中谋帐中谋乱鸦锦鹤|古言皇子夺嫡,大国争霸。如此乱世,本应闭门清扰,奈何十年恩施之情不得不报。一世孤女辗转于皇权之间,原以为如此便草草过完一生,幸得遇此良人,子夜共白头。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 宫婉心连宫婉心连白一凡|古言秦婉儿糊里糊涂,魂穿到一个正被太子侮辱的宫女身上,引出一系列的宫斗,恩爱情仇。
  • 重生之嫡女心计重生之嫡女心计朝花夕颜|古言一朝嫁入帝王家,自此不是自由人。重活一世,不想重蹈覆辙,既然善人难做,不妨做个恶人。我曾失去的要亲手夺回来,试图伤害我的要扼杀在摇篮。复仇正开心呢,突然被盯上了,那个……太子殿下要不你娶别人吧?
  • 月下光琡,错位三世念月下光琡,错位三世念沐沐兮兮|古言一年了,难倒你还是如此?他,曾经倾尽天下的要得到她,她,曾经是他余生最爱的女人。爱恨痴迷,良人佳偶。只能在地府当一对夫妻。究竟为何?要让他们沦落到此。
  • 一世欢颜一世劫一世欢颜一世劫闵红烛|古言江湖都言有一美人,名唤红颜。红颜一笑,最是倾城,却也最是致命。 本是下山历练,顺便接点悬赏赚点银两花花,没想到一日竟接到一桩大买卖。 只是,这买卖最后,没一开始听上去的划算了……
  • 重生之萌宠竹马重生之萌宠竹马si某某人|古言家族的秘密,于籽萌回到了千年前的世界。然而,眼前这肉垫是什么鬼,变成了一只小奶猫,还有一只软萌软萌的汪星人做竹马?萌萌同学表示这世界有点玄幻了。
  • 女尊的平淡生活女尊的平淡生活司音默|古言一个现代米虫,意外出了车祸,穿越到架空的女尊王朝。还好空间也跟着穿来了,往后余生是种田呢?还是种田呢……
  • 若遇君若遇君八月暮雪|古言十年前,初相遇,他是遭人追杀的落魄少年,她是在母亲庇护之下不知愁苦的小女孩。女孩纯净的笑容,是他灰暗世界的唯一光亮。 十年后,再相逢,他是名震天下的武林新秀,她是恶贯满盈的红衣魔女。 面对他的一片深情,她说:“你对我再好,也温暖不了我早已冰冷的心。” 他们之间的爱恨,该何去何从?
  • 启晗启晗柠檬精成精|古言嚣张一世的平乐郡主死了,临死前也没忘记报复那个负心汉。 嚣张一世的平乐郡主活了,重活这一次,她要远离渣男,荣宠一世! 若干年后,手握大权的平乐郡主依旧形单影只,后院空虚。 某皇帝:“愿以江山为聘,入赘郡主后院!” 一句话简介:皇帝是个恋爱脑,郡主被迫打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