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0章 清莲山

第四十章清莲山

李天奇点了点头,对妙莲道:“百花仙子、小道友,多谢指点!请与我三天时间,我将大军安排妥当,再来求医问诊。”

“好说,梦游客为天下苍生受难,我能相助也是荣幸之至。”

“多谢真人施以援手。”望归、姬胜以及孟姑纷纷向妙莲拜倒。

事不宜迟,李天奇带着三人就此拜别,青阳子自然是要留下陪在周易左右。

宰相望归在离开时悄悄将那小锦匣留在了伏案之下,妙莲发现时人已走远了。她望着那只小锦匣一时怔怔出神。忽然,她翻起左腕,打量起那只黑环来。

“你若想还给我,只需说一声。”周易注视她道。

妙莲笑道:“我在想,你们这些人都是何等样人,若无人提起,还在默默无闻做着那惊天动地的大事。”

“都是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

“能发下如此宏愿,做下如此大事,如何还能称为普通?有幸结识你们,实乃我之幸事。”

青阳子也道:“不错!我愿为你护法,就是感佩你的慈悲之心。如今我才知道,梦游客也在为混元界做着同样的事情。这个世界有你们,万幸啊!”

周易摇头道“两位谬赞了,我与李兄能做的仅此而已,这些皆不能治末法之本,又或许只是徒劳呢!”

提及末法,几人沉默不语,唯有叹息不止。所谓末法,即天地规则之法末,是世界根基上的瓦解,无法可治!

周易不愿气氛如此沉闷,转而问道:“李兄的情况非常严重,你打算如何医治?”

妙莲皱眉道:“他的体魄受到业毒侵害过于严重,身体虚弱至极,急需修补。此地能用上的,唯有那山坳中的两个化丹池。”

“那两个化丹池我见过,真乃世间至宝!不过据我所知,那些药物是为魔族配备,他们一个人,一个仙能用吗?另外,双子魔和疯魔子已经用过了,咱们再度启用,这疗效能有多少?”

妙莲心中惊讶,想不到周郎还有这等见识。她面上一红,说道:“周郎有所不知,那两个化丹池,明面上是为双子魔所备,实质上我是借此事为自己准备的,只要稍加几喂药便可。”

周易脸色一沉,又道:“我观那化丹池设在坟茔之中,本以为是魔子所必须,若你为自己准备,又何必做此伤天害理之事呢?!”

“周郎误会了,”妙莲叹了口气,“此地乃我祖居,石碑山实为我家族墓地。”

周易吃惊道,“那满山遍野的碑墓无数,均是你的族人?”

妙莲眼圈一红,点了点头,“他们……全是在神魔大战中战死的,”提起往事,妙莲流下眼泪,悠悠叹息道:“……石碑山……唉!”

周易唏嘘不已,欲言又止。

“周郎勿忧,我做此事,已向先祖亡魂祭告过,是被认可的。”妙莲看出了周易的不安,解释道。

“那便好。我还有一事想要请教,为何非要用坟茔做化丹池?”

“如此做原因有二:一来,混元界灵气稀薄,难以寻找可设立化丹池之地,唯有存尸仙解之地是唯一上选,此地灵性浓度极高,可保丹药化解后灵气药效不失。二来,魔族偏执。用药也喜极致,但实际上,魔体对这些顶尖药物很难承受,不过这类事与它们说是完全无用的。坟穴虽灵性凝聚,但也有仙解的缓慢发散性,故我以坟穴为池,加上其他药物压制主药等级,令其药性缓慢释放,在这个过程中,魔族能吸收的也十不存一,但即使十不存一,对大多数魔族也够用了,剩下的我正好收归己用。”

青阳子也是一位早就得道的仙家,对于周易的担忧其实也有,此刻闻听后,异常振奋。

“这么说来,那化丹池的药效仍存,且几乎未失多少药力。”

“正是,”妙莲瞥了青阳子一眼,笑道:“青阳子已经按耐不住了,不如我们前往化丹池,先为他诊治吧。”

青阳子内伤极重,主要是魔戟所致。那魔戟有吸食生命之能,故此他身体衰退得也极为严重。他坐在那里本就有些勉强,此时已有些体力不支。妙莲拿他打趣,实则是知道青阳子的情况不能再拖了。

妙莲用观气法,早已将青阳子和李天奇的病情猜了个大概。此刻她又亲自为青阳子诊断一番后,写下一张药方,命僮儿照方抓药。又命僮儿取来药匣,从中取中一枚丹药,让青阳子服下,再安排了一番之后,这才开始动身下山。仙童则按照妙莲的嘱咐,自行准备药物,随后下山。

三人一同走出正殿。

不知何时,外面下起了雨。一架二人抬小轿静悄悄地等在殿门口,正是妙莲为青阳子准备的。青阳子也不推辞,向二人拱了拱手,便坐了上去。在美婢的带领下,众人走出仙宫大门。

细雨纷纷,落在满山遍野的墓碑坟冢之间,莎莎作响。

妙莲望着细雨中的无数石碑,怔怔出神,也不知想些什么。忽然,她展开双臂,疾走几步来到空旷地,仰头感受着天上落下的绵绵细雨。一道霞光冲天,她撇下众人,独自驾着祥云,直上云霄。周易见此,回身对青阳子道:“在这等我。”便飞身追去。

妙莲没有远走,只是停留在云霄之上,透过云隙,望着下方这片绵延大山。

她知道周易跟来,轻轻言道:“这里原来叫作清莲山,是混元界少有的几处灵秀所在。你看那里、还有那里……”妙莲随手指点,不少大坑坐落在各处山巅之上。

“大乱之前,那些均是灵秀天池,我的不少族人就生活在里面。”妙莲一提起族人,一双双晶莹的泪珠,便如断线的珍珠般划过她的面颊。

“魔族侵占此地之后,少有的几座清池也消失了。”妙莲擦了擦面颊上的泪珠儿,笑了起来,“这是自魔子侵占清莲山以来,下的第一场雨。”

她没有再说话,深深望着那片积雨云,内心有些期待,又有些空落落的。混元界灵泉枯竭,即使下了雨,天池的灵秀也不可能再回来,她内心很清楚,可还是忍不住带着稍许期待。至少……清莲山上应该会多长出些花草吧?

周易望着妙莲的侧影,内心很难过。这数万年来,他经历了太多不幸与丑恶。有些事若发生在下界倒也没什么,可仙界本是清净地,也能受到如此玷污,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

此刻,他忽然很想舞剑!

但伏天剑的煞气太重,他不想用。他望着点点细雨,正在惆怅之际。一道白光出现在他的指尖,那是青霄剑的剑鞘。周易一愣,笑着对妙莲道:“看我为你舞剑。”

周易的姿态飘渺华美,正是李天奇的三才剑法。

“天有道,曰阴阳。地有道,曰柔刚。人有道,曰仁义。清莲有道,赴沧桑。细雨濯清莲,我辈守天纲。赴死不枉天地义,不使人间断魂常……”

周易的高歌婉转悠扬,剑姿优雅。妙莲扶着面颊,一边流泪一边笑。

忽然,万道盈光自周易身上射出。红色的天,白色的云,全被这道光染成了绿色。妙莲有种错觉,还以为回到了从前,清莲山满山花木的时候。那绿色,很美!

“他是我见过的人中境界提升最快的!前无古人,恐怕也是后无来者吧。”青阳子没有在下面等,而是赶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他脸色惨白,身体还在微微颤抖。

妙莲道,“圣人所为,岂是凡人能测度,他的未来绝对震古烁今!”

青阳子点了点头,深以为然。

周易收了最后一式,此刻他已步入绿耘境。他回过头,一道金色天目在额头缓缓睁开。妙莲的脚下有一朵粉色大莲花,而青阳子的下肢变成了一只头角如冠的大青羊。

自上次天目关闭后,数万年来,这是他第一次开启天眼观世界。不过此时的内心却无半点喜悦,反而有那么一点点哀伤。上一次天目观世界时候,父母弟弟还在身边,玉清还是个傻丫头,他们还生活在紫竹祥云峰。如今……他忍不住低头望了望那数之不尽石碑坟茔,心里抽搐了一下。

这里不叫石碑山,原来叫做清莲山!

他转过身,面带笑容的飞向妙莲二人。

“你站住!”妙莲瞪大了眼睛,挥手制止了周易靠近。

之所以制止他,是因为周易的身上正盘踞着一条双头大蛇。它左头为蓝,右头为红,身子也是红蓝相间。那两只蛇头各自吐着芯子,正在周易脑后盯着面前二人,样子极为骇人。而周易浑然无觉,反而一脸莫名。

青阳子拿出八卦镜,照给周易看,“并非妖魔附体,应该是你身上的一件灵物。”

周易见到那条双头蛇,瞬间想起了祥云峰上飞天夜叉那贯胸一矛。因缘际会之下的结合,想不到如今它还跟在身边。周易心下欢喜,对天界带下来的东西他备感珍惜。掐法诀,轻轻一挥,那条双头蛇脱体而出,穿云过雾,在云间嬉戏。

青阳子道:“此物我在灵兽志上见过,名唤似释,能辨善恶,喜妖魔之血,好食恶鬼。善者能听到蓝头发出‘是是是’的响动,恶者会听到红头发出的‘丝丝丝’的声响。凡能听到丝丝丝的,基本难逃它的口下之厄。”

妙莲笑问道:“那刚刚你听到了什么?”

青阳子捋着山羊胡说:“我听它说,你们怎么还在这里,还不快去给青阳子治病?”

三人一起笑了起来。

周易将似释唤回,它复盘踞在周易身上消失了。

“看来还真是你身上的一个灵物。”

周易点了点头,忙不迭地问道:“你身体还吃得消吗?”

青阳子看了看抖个不停的八卦镜,笑道:“人老了,镜子也拿不动了,确实有些吃不消。”

“那我们快走。此刻你不用坐什么轿子了吧?”周易看了看尽在眼前的山坳,回头笑道。

就在此时,八卦镜闪烁不定,镜面上映出一片修罗地狱。

同类热门
  • 三界之神游天下三界之神游天下对月郎啸|仙侠白虎叛离神界,与妖魔为伍,引起三界之乱,张闲,生于乱世,应运而生,拜师学艺,主宰人界诸雄,经历仙劫,得道成仙……
  • 西游之葬天西游之葬天君炘|仙侠重生西游,不为仙,不为妖,不为佛。 仙阻我,灭你天庭百万仙!佛阻我,杀你灵山千万佛!葬天逐渐发现,西游并没有那么简单,背后的水很深,很深……………
  • 晶鸠天下晶鸠天下白九儿|仙侠本是紫藤上的晶鸠,穿越千年,看她一浪浪天下,回首惹桃花,,
  • 雪殇曲雪殇曲泠箜雪|仙侠你说剑殇浮生,后来孤城烟雨。落花,似水流年,浅笑了杀伐。如花美眷,终不敌繁华浅笑。 你说青冢古琴,后来古琴风华。人家,断弦,繁华了忘川。不诉离殇,终不敌未央明眸。 你说血染血染,后来黄泉一生。人家,青冢,青冢了嫁衣。繁华落尽,终不敌公子痴狂。 你说烟花古琴,后来红衣千年。红尘,杀伐,韶华了离殇。如花美眷,终不敌孤城凝霜。 你说繁华落尽焚香,后来剑殇心疼。无情,剑殇,爱殇了陌上。似水流年,终不敌杀伐江南。 曲高和寡,我以我血为尔铺帝路;少年不老,尔以余生为我守坟陵!
  • 诸天仙河诸天仙河舞林探花|仙侠九泉,孕育天地的生命源泉,一切事物的本源。 黄泉,酆泉,阴泉,衙泉,幽泉,寒泉,下泉,溟泉,苦泉各司其职。 其中黄泉为尊,掌生死,控阴阳! 一日黄泉崩塌,九泉絮乱,纷争始尹,黄泉至宝流散人间。 少年得黄泉至宝,炼九幽,化黄泉,踏上重整九泉的宿命渊源。
  • 最强天狐妖帝最强天狐妖帝昭汐韵词|仙侠舍去一身修为,从头开始,感悟世俗,养心问道,一路走向修为的巅峰,最后,与你一起看遍红尘,直至永恒。
  • 修仙实验室修仙实验室狼儒|仙侠飞剑,传音,遁法,驱鬼,雷法,符箓,丹药,赶尸,法宝……种种传统的仙术妖术,在现代科技面前已然近于毫无优势。几乎每一寸土地,都有了合法的主人;几乎每一种资源,都有了无可替代的用途。山川易位,江河改道,风水剧变,星光匿迹,使得数百年前存活至今的修道者们,都无法获得修行必须的洞府,灵气与天材地宝,于是不得不投入碌碌的红尘,为生计,甚至合法的身份奔波。为了依靠有限的资源继续探索无上天道,他们试图引入集约高效的修真方法,应用科学的手段探索和设计修真途径,获得成功……
  • 十里樱花十里尘十里樱花十里尘Wing了了|仙侠她守着十里樱花许他一生一世,他一年断剑占斩她万千青丝。没关系,她在笑。我只是说过要等你,所以就等你。哪怕,等你是为了杀我。
  • 神兵诀神兵诀灭魄|仙侠一个性格开朗的孤儿——龙昊,从小在一位老头的调教下修炼绝世功法《神兵诀》,当从他修炼《神兵诀》那一刻起,他这一生就注定只有“杀戮”二字。因为修炼之中必须要集齐二把神兵一刀一剑,从此他踏上了寻兵之路与世间的高人展开了一场夺兵之战……杀戮并不是他所愿意的,但世事却又由的他不用杀戮解决……当他飞升天界时又将会掀...
  • 不良小仙之上神请息怒不良小仙之上神请息怒咚嗒嗒|仙侠得一人心这种事,苏瑾莫想过,但都搞砸了! 得道成仙这种事,苏瑾莫没想过,但成真了! 想想自己渎神的过往,这个飞升,她是真的心虚。 偏偏,飞升第一天,天界老大赐婚个战神给她当相公。 她一个没有背景,又前科累累的小散仙,着实惶恐。 那什么: 北夜上神,请息怒,我对你真的没有非分之想! 天明上神,请息怒,真的不是北夜上神威胁我! 红樱上神,请息怒,真的是我配不上北夜上神! 我~~我能不能回人间,做个悔过自新的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