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1章 成婚

“宫主,慢些。今日良辰,宫主可是紧张”霖霜,霖雪两个丫头一见凤曦羽起身即刻匆匆的扶住她。

“是,我很是紧张”迄今为止,除去当初她家夫君给她告白之外,今日是最紧张的一次。莫名的,一阵阵热意蹭蹭的窜上了脸。

旁边的女子抿唇笑了笑,这位是天后的入门弟子,名为青云,是一个沉稳又细致的女医者,乃是尊主夫人养在庭院的一株兰花所化,化为人形后一直同尊主夫人学习医术,济世救人。

凤曦羽身旁知心的丫头不多,除去霖霜,霖雪,现下也就一个青云在旁,两个陪嫁丫鬟在是不足匹配她的地位了,

于凤曦羽而言,陪嫁丫鬟或者是嫁娶的仪式多大都没有关系,只要与她成亲的是他,在简陋的婚礼对她来说都是盛世婚礼,

“主子放心,过了今晚以后就不紧张了”媒婆作为过来人,自是晓得凤曦羽是在紧张后面是事,“合衾酒洞房夜,春宵一夜值千金”话语间还带着调笑之意。

听媒婆这么一说,其余丫鬟也笑了起来,屋内顿时笑语晏晏。倒也缓了几分凤曦羽的紧张感。

“偷笑什么呢,本宫才没有胡思乱想,不许给我闹”轻轻呼了呼气,那小鹿乱撞的心跳才慢了下来。

“咳咳,主子害羞了”

“青云!连你也取笑我!”凤曦羽的脸颊在红盖头的映照下变得更加美艳,婚房内的笑声越发大声。

君曦寒与凤晨等人一起喝了几杯,心下焦急面上云淡风轻。凤晨自然明白君曦寒的所想,手上的酒壶在君曦寒的酒杯空了就满上。和狐狸待久了也某个人也变得狡猾了。整人的手法也是多样化。

“来来来。阿寒,咱们再喝,今晚是你的大喜之日你我兄弟二人不醉不归,以后,就只有我一个人了”脸上还有着若有似无的悲伤。前提下你要忽略那双满是戏谑的凤眸。

“好,自然,大喜之日,自然要不醉不归”凤晨看着君曦寒胸有成竹的样子心里莫名打了个冷颤,再看一眼他的脸,满脸笑意单纯无害,但是不知道为何让人感觉有点......瘆得慌。罢了罢了,先把他灌醉了在说。

“哈哈哈哈,好,我们继续喝!!”举起酒杯便一口闷了下去,没有注意到自某个人手中飞出的东西。

“喝。”君曦寒笑着举起酒杯,看着凤晨杯里喝完的酒,慢悠悠地转着自己的酒杯,也不喝,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诶~奇怪?我的头怎么有点晕,嗯?我喝多了~不对!君曦寒你!你不要......”脸字还未说出来,便一头倒在酒桌上,不省人事。

君曦寒气定神闲的整了整婚服,竹崀悄无声息的走了过来喊了声主子。

君曦寒看着倒下的凤晨轻笑了一声转过身从竹崀身边走过时示意竹崀把某个醉鬼扶了下去,竹崀应下后,便看似闲庭漫步的从婚房那边走去。

待君曦寒离开,竹崀便将凤晨扶起往婚房的反方向飞去,这些操作无人察觉。

划拳,喝酒,猜字谜,厅内热闹无比。后院微风轻扫,蝉鸣声阵阵。

君曦寒来到他们的婚房,站在门口却突然止步,背对着门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眸眶猩红,他真的和她成亲了。那么多年来,唯独是今日,他的心真的稳稳的落了心底。

转身准备开门而入,房门却先他一步打开,青云从里头走出来说道“新郎官既已到到门口,为何还不快快进去见见新娘,可不能在新娘等急了”

“咳..本王这就进去。”说完便抬脚走进去。

青云在君曦寒入庭院前,就遣散了媒婆等人,只留她一人陪在新娘身边,所以现在君曦寒进来后已无他人。

看着自己心上人就在眼前。心跳声在体内快速跳动,甚至觉得心脏要跳出了体外,修长的手拿起桌上的玉如意,轻掀起红盖头。红盖头下的女子娇羞美艳,让素来在美色面前镇定的龙吟主上失了神。

从相爱到成婚,对于君曦寒夫妻来说,这一路的走的太难;如果不是对方,孤独一生也不愿将就。我爱你,从始至终都是你。

“夫人,艳绝天下这个词非你不可”说着将凤曦羽手与自己的手十指相扣。

“这般夸张,夫君今日可是吃了蜜糖,吃了蜜糖可也得饮合衾酒”刚刚媒婆便在耳边念叨,共饮合衾酒,洞房花烛夜,不能疏忽。虽说这些规矩都明白也懂,可也耐不住紧张便忘记了。

共饮合衾酒,洞房花烛夜。

窗外的明月躲进了云朵里,也不愿打扰了这对夫妇;城中烟花盛放,为这对新婚夫妇喝彩。

----------------------------

时间飞逝,离二人成婚的日子已有半载,夫妻二人过着不算生活的生活,灭神大阵在这半年内造成了无数的伤亡,夫妻二人指挥战事,一时间六界齐心协力,只为对抗魔阵。大阵散发的怨气越来越重,怨气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人间民不聊生,其余五界皆受到不同的影响,其中天界尤甚,本是堂皇富丽的天界,受到怨气的腐蚀,整个天界都是死气沉沉。

因事态严重九天下达了一道重要意旨,名为九天旨。

九天旨:令龙吟主上,凤凰宫主挟令救世;唯凤晨不可插手世间事。违者,六界诛之。六界俯首听之,若不从,杀之。

一时,六界协力抗阵,为公为私,各种势力倾巢而出。唯独,蒂王界按兵不动,令人深思。

“报,急报”

“何事,主上,灭神大阵提前开启,宫主得知消息已经前往阵眼”

“什么”心骤然一痛,却又快速的稳住心绪“天尊,这里,就交给你了,魔阵提前开启,恐是有人作祟”

“主上放心,本尊必定会尽全力护住这六界”

“自然,凤晨和韵寒还望天尊多多照看,我夫妻二人感激不尽”施法快速的往灭神大镇的方向走去。

只是无人发现,刚刚急报的士兵站在一个无人的角落满脸扭曲笑意,而后换了一副模样。“君曦寒,凤曦羽,灭神大阵已经开启,你们就等着灰飞烟灭吧”那扭曲面容俨然是蒂王界主的儿子,蒂霄。

----------------------------

时间飞逝,离二人成婚的日子已有半载,夫妻二人过着不算生活的生活,灭神大阵在这半年内造成了无数的伤亡,夫妻二人指挥战事,一时间六界齐心协力,只为对抗魔阵。大阵散发的怨气越来越重,怨气所到之处,寸草不生。人间民不聊生,其余五界皆受到不同的影响,其中天界尤甚,本是堂皇富丽的天界,受到怨气的腐蚀,整个天界都是死气沉沉。

九天旨:令龙吟主上,凤凰宫主挟令救世;唯凤晨不可插手世间事。违者,六界诛之。六界俯首听之,若不从,杀之。

一时,六界协力抗阵,为公为私,各种势力倾巢而出。唯独,蒂王界按兵不动,令人深思。

“报,急报”

“何事,主上,灭神大阵已经开启,宫主已经前往阵眼”

“什么”心骤然一痛,却又快速的稳住心绪“天尊,这里,就交给你了,魔阵提前开启,恐是有人作祟”

“主上放心,护着六界的安康是朕的责任,此去一别,来日还望对酒当歌”天尊顾不得疲惫回道。

此次凶险,到底是有去无回,六界仙尊都是一清二楚。其中多少人是隔岸观火,又有多少人在暗地算计什么,都是一清二楚。说到底,神之劣性,长生不老,便想着手掌权利,手掌权利便想着称霸六界。到底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自然,他日若能归来,对酒当歌倒也不必,我夫人不喜我饮酒,自然还是煮茶下棋为好。凤晨和韵寒还望天尊多多照看,我夫妻二人感激不尽”说完君曦寒施法快速的往灭神大镇的方向走去。

“该来的总是要来,躲也躲不过。当真是一句名句。”天尊对着君曦寒消失的方向行了一礼。“来人,伤员留下,其余人随着朕前往魔阵助阵,将士们,六界安康可都要你们抗起来了”

“唯”一声令下众人领,齐兵整队便往灭神大阵的方向去。

只是此时无人发现,刚刚急报的士兵已经换了一副模样。“君曦寒,凤曦羽,灭神大阵已经开启,你们就等着灰飞烟灭吧”那扭曲面容俨然是蒂王界主的儿子,蒂霄。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沐兰泽沐兰泽沐金|古言沐兰泽,含若芳。菁菁者莪,在彼中阿。爱新觉罗·东莪,历史上多尔衮唯一血脉,书写明末清兴的宫斗政变中的美丽传奇。
  • 后宫浅辰传后宫浅辰传青衫未醉|古言墨朝历史上的昭成太后,深得昭成帝的欢心,百姓的爱戴,臣子的拥护......墨朝历史上的昭成太后,做事果断,聪慧更是远超常人,堪称是铁杆太后.....很少人知道,也很少人提到,昭成太后还未成为太后时,在赤墙之下的那段宫闺之事.....唉,倾国倾城总是挡不住滚滚年轮,一代红颜的心洒落在了何处......
  • 月光下的星之国月光下的星之国晨玶|古言熙平来到星之国,经历的各种有趣而诡异的事。。。。。。。。
  • 大清懿贵妃大清懿贵妃杭芸之|古言女人之间的斗争永远都是残酷的,而在宫中便是一个爱情和残酷的合成物,嫔妃之间的明争暗斗让我一步一步的成为权利的最高的那个人,但是…………
  • 一木二林三唯心一木二林三唯心乖怪呆|古言你是一棵大树,为我遮风挡雨,让我依靠;你是一朵花蕊,种植于我心田,让我滋润……这是女主先穿越古代,男主后重生于现代的故事。
  • 重生皇后不敢太嚣张重生皇后不敢太嚣张冷冷不爱笑|古言金盆洗手之际,凉在了最后一个任务上 本想回村种田,不料被敌方爆头,回了老家 一朝穿越,成为皇后,挑衅贵妃,被皇帝一巴掌扇进了偏殿。 偏殿就偏殿吧,比冷宫强 本想安安分分过日子,但太后摄政,皇帝争权,皇后夹在中间有点不太好做人 人生有点难,储备银两,静待时机,有朝一日被她逃出去,过过天大地大无处不家的日子也不错。 应该可以活着等到那天.......的吧。
  • 将军也想学许仙将军也想学许仙白一鹤|古言肖宁世,身为将门之子不好好找个贤良淑德的名门闺秀成亲却想着学许仙泡妖精! 白九兔,身为玉兔的后代不好好修炼成仙却天天想着怎么取一个人类将军的性命! 一个赛一个不正经。 都说肖家小将军性情寡淡,那是因为他们没有见过他在白九兔面前的样子。 一天肖宁世将白九兔堵在墙角,附在她耳边,声音低沉,他说:“乖,叫宁世哥哥。” 白九兔:…… 又一天白九兔霸气的扯住肖宁世的衣领:“你的命归我!” 肖宁世薄唇轻启,声音带着无限的宠溺,“好,我的命归你,作为交换,你的心归我。” 甜文,前期微虐,人妖恋,一对一。
  • 穿越异界成妖穿越异界成妖cxcx|古言倒霉的穿越,倒霉的穿越成妖,倒霉的穿越成狗妖,我还能更倒霉吗,夏露呐喊着。。。
  • 妃常可爱:皇上伤不起妃常可爱:皇上伤不起孟婆是个美人|古言那年,她还年少,从深山的雪冬一步步走了出去,走到繁华帝都,她在每个夜晚,站在绿窗纱下,手执素灯,等待从黑暗里朝她快步走来的含笑男子。他唤她,阿穆……
  • 帝王业,女相殇帝王业,女相殇香宫主|古言离别之约,江山为聘,她,早已经为他布下一个完美的局。局的开端,是平生相遇,倾囊相授;局的结尾,是国平民安,江山易主。【本文短篇,是完整的,推荐新长篇-绝世风华,殿下无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