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材教辅 球米体育安卓版

第3750章 七队长柳宗烈

楼月馨不打算解释,反而说起了刚刚为什么收了蓝妃的礼,“我想,我确实需要银子,何况,哪条律法规定收受了银子就一定是交好的关系了?”
   澜衣略一想,马上就明白了楼月馨的意思,“娘娘未免太坏了。”这话顺口就说出来了,她马上又抿嘴,“奴婢又说错话了。”
   真是的,怎么到了娘娘面前就总是失口呢。
   这澜衣确实是个有趣的丫头,明明做人做事都是深谋远虑的那种,可偏生性子好像有点急,就像当年的绿儿。
   “你在我面前这样我不会怪罪,可要到了外头,你的一言一行代表的就是星月宫,做事断不可莽撞。”
   澜衣马上点头,“诺,奴婢谨记。”
   “还有,今天雪琳的称呼倒是让我想起一件事,在宫中我只是一个小小的贵人,你不可称呼我为娘娘,若被人听到,定为人遁病。”
   她当初既然让聂盛琅封她做贵人,就没在乎身份上的差异,以前被澜衣叫娘娘,她没什么感觉,今天听到雪琳的称呼,才真觉得个中是有差异的,既然贵人称呼并非娘娘,她何至于在此事违礼?
   澜衣小声的答,“诺。”
   又过了一小会,楼月馨感觉自己饿了,正想说传膳,可就在这时,“皇上驾到。”
   聂盛琅来了。
   又是见礼,一行宫人都是被培训过的,倒不慌不忙。
   楼月馨等在里面,略略行了一礼,聂盛琅扶她起来,曲平醒目,将殿内的人都带了下去,寝殿内留楼月馨和聂盛琅两人。
   “都说不用行礼,怎么就不听呢。”他宠溺的点了点楼月馨的鼻尖。
   “你是君王,这是该有的礼仪,我即为后妃,理当遵从才是。”楼月馨温婉的说。
   “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好。”
   帮聂盛琅将外面的披风和狐裘脱了,他们坐在暖炕上,一人一边,中间隔着矮桌,楼月馨敏锐的察觉,他今天好像很高兴的样子,她倚着矮桌,奇怪的问道,“朝上今天有发生什么好事吗,你怎么心情很好的样子。”
   “棱城瘟疫爆发时,苗悦六城不是大灾吗?”
   “恩。”楼月馨点点头,转念一想,“莫非,苗悦等城的赈灾事宜都进行得很顺利?不对,我们之前还在棱城的时候,不就已经有这消息了吗,应该是还有别的喜事吧。”
   谈及此事,聂盛琅更为开心,“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我本来还想拿个幌子幌一下你,还是哄不住你,没劲。”他连连摇头,但那嘴角确实止不住的上扬,这是他的月儿,就是这么的聪慧。
   相处了那么久,楼月馨怎会不明白这个男人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不过见好就收,她收起倚着矮桌的手,狡黠有神的眸光看向别处,“既然如此,月儿就不说了。”
   “我们用膳去吧。”
   “哎。”她怎么就走了,“回来。”
   楼月馨也不是真要走,聂盛琅叫她后,她就回去了,“想说了没有?”
   “恩。”某人有点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