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9章 (张馨番外)

张馨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是这样死去,自杀,多么完美的计划。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一个局,她不过是一个棋子罢了。

当看着自己的好姐妹跟自己的前男友在一起,并且她一直跟自己保持着友好的关系,其实是在监视着自己的时候,不禁后背发寒,她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背叛自己还跟他在一起。

她气得发狂,他害她如此,为什么还不愿意放过自己,“你跟她在一起,就是为了让我受折磨,你变态……”张馨气极了,语气满是愤怒的颤抖。

他不紧不慢的穿着衣服,一边穿一边说道,“你错了,我不会拒绝任何一个主动送上门的女人。而且她比你聪明,她知道自己该要什么,不该要什么,不像你……贪心不足。”

“再说了,我们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我爱跟谁在一起,跟你有什么关系。难道就因为我睡了你闺蜜吗?”

“不得不说你们真是好闺蜜,口味都这么像。”慵懒十足的语调里满是不屑的嘲讽与冷漠。

她的好闺蜜只是看了她一眼,淡淡一笑,并不做任何解释与动作。

他整理好衣服,优雅的坐在一旁,拿起香烟,打火机的火将他冷峻的面容,闪了闪。张馨看着他眼里满是愤怒,她狠狠的瞪着他,巴不得将他杀了。

这个魔鬼,这个垃圾,这个让她想要擦干净的污点。

他却视而不见,吐了吐烟雾,让房间充满他那霸道的气息,不疾不徐的说道:“花着我的钱,享受着我对你的宠爱,睡在我床上,心里居然还想着别人。诶,就算你那么下贱,我还是对你念念不忘,谁让你够贱,我还偏爱这一口。”

“你也别把自己说得多深情,多好。如果让人知道,你这个温柔有礼的谦谦君子,表面上伪装得对女色完全不感兴趣的人,实际上在床上却是个变态,并且喜欢玩弄****,你觉得的形象会不会崩塌无存。”张馨毫不示弱的反击道。

你想要中伤我好呀,互相伤害,反正对于你,我是什么都不怕了的。

他淡淡一笑,看不出喜怒,说道:“谁说的,你被我上了那么多次,我不是还对你迷恋吗。处不处有什么关系,床上放得开,把我伺候好了,我还是很开心的。”

“呵,恶心。”张馨嘲讽道。

“你在我身下的时候,怎么不说,反而还是很享受呢。”他的嘴角勾起一抹戏谑。

张馨实在受不了他了,这个男人果然够恶心的。

“不要用那样的一个表情,我虽然会很开心,但还是会觉得失落,毕竟以后都有可能见不到了。”他淡淡的出声道,弹了弹手里的烟灰。

“你什么意思?”张馨疑惑道。

“其实我还是要很感谢你的,虽然梁安安只是成为了植物人,但是只要她沉睡一天,她就不会有机会继承梁氏,真好,这是我做得最对的一个决定。”他用这样的方式回答的张馨的问题。

张馨的脸一下子就白了,后背的冷汗一下冒了出来,指着他颤抖的说道:“是你,难不成…”

张馨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其实偷副号栽赃的计划不是她想出来的,是有一次她跟闺蜜吃饭,她当做故事说给了她听,原来这都是他们的计谋,她不过是个棋子。

“对,都是我做的。”

“刚开始,我只是想看戏而已,可是看着看着,突然发现了一笔生意,作为一个生意人,有生意不做,那是不道德的,所以呀,我当然要做。”

“可惜了,梁安安没死成,梁宏兴给她的安排的保镖速度太快了,导致我没机会下手。原本我是想第二天,再网上发布梁安安出车祸的新闻的,却接到消息,梁宏兴已经安排了人手在暗中盯着我们这些人,无奈只好作罢了。”

“可是你的祁天佑却死了,哈哈哈…”

心一下子就被刺痛了。

“你是什么时候插手的?”张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都是颤抖的,因为她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可以说,全程,包括你进入他们学校,梁安安为什么会在校庆上跟你结梁子,并且不配合你,还有视频,包括刘豹…你看我对你多好,你想干什么,我都事先帮你打点好,让你畅通无阻。”

是的,梁安安当初在校庆上听到的那番话,是故意让她听到的,好让她提前防备,甚至针对她。他想让事情闹得更大,好可以从中得利,可惜还是没成功。

张馨瞬间觉得很冷,全身抑制不住的发抖,太可怕了,真的是太可怕了,自己居然一直当了他的垫脚石。

他走到张馨的面前,用食指勾起头的下巴,嘴角噙着笑说道,“很害怕?”

“不过,你也不要在怕了,毕竟就只要着半天的时间了,你要是还害怕,那可就不好了。”

张馨面露惊恐,她知道他要做什么了,既然逃不过了,那不如豁出去了,她冷笑道:“你想怎么杀了我?说来我听听。”

他漆黑的瞳孔看不到任何情绪,他依旧温柔的说道:“我怎么会杀了你呢,我也舍不得,你不过是病发了,一时想不开自杀而已。”

听到他这么说,张馨的眼里满是嘲讽,“哦,是吗?说说看,我怎么自杀的。”

他露出一脸为难的表情,说道:“这个我怎么知道,割腕,吃药过多,一睡不起,跳楼,煤气…太多了,我怎么知道你选哪种?”

张馨冷哼了一声,说道:“你就别卖关子了,痛快点。”

“瞧瞧你那脸色多不好,要不要赶紧吃点维生素补补。”他依旧不慌不忙的说道。

张馨的脸色却一下子白了,她立刻拿出放在包里,平常吃的维生素,把它扳断,这不是维生素,只是外面裹了一层维生素的样子罢了。

她无比失望的看了一眼她最好的闺蜜,最真心以待,什么都听她的人,居然早就联合他人在谋杀自己。

张馨是从来不吃这些所谓的维生素的,是因为她说吃了可以补充平时摄入不了的微量元素,让身体更佳康,还是好几种的买给她。自己真傻,居然相信了。

她忍不住笑了起来,似乎是在嘲讽自己傻,也在嘲讽她,但愿不要落到自己的下场,但她想,会的,哈哈哈哈。

她把药狠狠的砸向他,“你早就想杀了我了吧。啊,你真狠,跟你比,我真是差太多了。”

“原来你既然一直都没发觉自己最近的情绪跟心情不一样啊,没事,这个是很常见的病,抑郁症。”他看着张馨就像是在逗一只宠物玩一样。

那气急败坏的模样,煞是好看,真好。

沉默了许久,张馨跑去倒了一杯水喝,反正都注定要死了,还怕这个吗。

“你以为我死了,就没事吗,除非你也把刘豹杀了,不然还是能找到你,毕竟刘豹也不是省油的灯。”张馨已经恢复冷静了。

“你不说还好,不然我差点都把他忘记了,他,我还真小看了,果真比泥鳅还滑,抓都抓不住,不过没关系,只是花多一点钱,在买条人命而已。”他很冷静的说道,像是在有条不紊的将事情处理好而已。

张馨很疑惑的看着她。

他倒是笑了笑,“跟刘豹见面的人要不是我,除了你们两个知道我长什么样子,还有人见过吗,嗯?”

他的话,瞬间让张馨明白了,是的,除了她跟她闺蜜真的是没几个见过他,包括那时候天佑见得也不是他,不过是他的手下罢了。

现在肯定所有人都认为他那个手下是她的男朋友。

“你觉得你就一定能瞒天过海吗,要是让他们查到了你还不是得付出代价。”张馨炸他。想让他漏出一点马脚。

可他根本不理会,“就算他们查到了,他们也不会是为了你,你就无需担心这个问题了。你觉得他们会原谅想要置他们于死地的那个人吗,是谁给你的脸,这么厚颜无耻。”

“张馨,你就是太过自以为是了,这是你最大的缺点。你以为你就很爱你那个小前男友吗,不过是因为知道他有钱了,他还交了个女朋友,你嫉妒,你不甘心觉得这些明明都是你的,可最后却被薛雪抢走了。”

“你以为你跟我在一起,就是真的爱我吗,不过是被我的钱打动了而已,少把自己看得那么高尚,知道跟我在一起,注定是个没名分的人,所以想赶紧把我踢了好回头找你的小前男友。”

“可惜呀,人家不爱你,人家可以给你钱,给你做事,包括放弃高考,就是不爱你。你说说你,怎么还这么不知足,人家给你钱了,你还渴望想要得到爱情,你也不看看你自己还配不配得上人家。钱没人家薛雪多,容颜也不够薛雪拼,家世地位更不行,更不能给他带来任何的助力。得,撇开这个不说,现在的你,连一个家世清白的女孩子都比不过,你敢不承认吗?”

他的每一句话都变成一把利刃直直的插进了她的心窝里,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不知道吗,她知道,可是就是不甘心呀。

她闭上了眼睛,不让眼泪出来。

“不过很正常,这个世界上哪一个人不疯,我自己也疯,有时候我连我自己为什么疯都不知道。或许,从来都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之疯狂的东西是对还是错,又或者,他们也是觉得无聊而已,哈哈哈…”

……

“你跟他在一起真的是为了钱吗?”张馨问向她的闺蜜,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

对于一个杀害自己的人居然还能保持冷静,自己也觉得可笑,或许是因为知道无路可逃的认命罢了。

她看向她,眼里勾起一抹淡笑,“是呀,你跟他在一起不是吗?其实我知道,你是爱过他的,不然你不会因为他跟别的女人厮混生气。”

“其实,你根本不知道你到底爱谁,是爱他们,还是爱他们的钱。可是我知道,我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你年少时你是真的爱你的初恋,可是你跟他分手后,XX追求你,为了让你做他女朋友,送礼物,请吃饭,只要是你喜欢的,他能做到无微不至,你虽然表面还是有点抗拒,其实你的心早已一点一点的沦陷,毕竟他风度翩翩,成熟稳重,甚至可以为你放下身段。”

“最开始你们在一起,不是很开心吗,不过是时间久了,你看透了他的一切,你曾经觉得喜欢的后面都变得厌恶至极,你觉得他虚伪,他花心,可是你要不愿意离开。后来,你无意间知道你的初恋,得知他的情况,你终于不愿意忍下去了,可是那时候的你,对祁天佑的感情还向当初一样纯净吗,不,你经历了那么多,自己都不愿意相信了。”

“你恨祁天佑,你恨他跟你分手不到一年就移情别恋,你恨他跟XX一样,男人都是花心的,可你忘了,你自己都是一样的,要有什么理由去要求别人。”

“你费近心思想去破坏他们的感情,想要他回到你的身边,无非是想证明,你一定是最重要的那一个,他对薛雪不过是玩玩而已,毕竟人年少的感情是最纯净深刻的。可惜呀,他不爱你,从始至终都没有爱过你,他真正爱的那个是薛雪,那比他曾经爱过你,只是现在不爱你了,还要让你难以接受,所以你才想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毁了薛雪,可是你没有想到,也把他毁了,你觉得他还会活着吗,相信的,不过是傻子罢了。”

“生前不见深情,死后才做一副情深的样子给谁看。你要是真的爱他,会不愿意成全他吗,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自己的自私罢了。”

张馨没想到,对自己最好的闺蜜原来是这样想自己的,自己居然没发现,她冷冷的一笑,也罢,不重要了。

“那我还得谢谢你呀,死前都要让我做个明白人,帮我剖析得一干二净,现在你可以走了。”张馨嘲讽道。

“不用,毕竟都是一样的。”她的闺蜜也毫不示弱道。

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张馨出声了,“但愿你不要跟我落得一样的下场。”

“每个人的下场都是不一样的,但是还是谢谢的总告,毕竟我还是相信一句话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不过你的结局给了我一个提醒,人不要太高估自己,更不要感情用事。”

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她的眼里闪过一丝狡黠,走了回去,“不过我还是想跟你说一些话。”突然她低下了头挡在了隐藏在暗处的摄像头,压低了声音小声说道,“关于祁天佑的,本来我不想说的,可是你都要死了。”

“还是在这层层的监控下。我知道你也翻不出什么花样了。还不如让你死得明明白白。”温柔的话语,像是安慰却暗藏着讽刺。

张馨一脸疑惑的看向她,她从她的眼中可以知道,还有一些她不知道的事情,“其实XX一直都想要祁天佑的命,你不过是她的棋子罢了。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这是他们家族之争。”

“难道你没有注意过吗?XX跟祁天佑长得有些像。而你当初被打动不过是因为他们的相似让你颗伤痛的心得到了安慰。”

“XX知道你是祁天佑的初恋时,就故意时不时的透露祁天佑的信息给你,想看看你的态度,没想到……你可真急呀,急得让他开心跟兴奋。”

“你的绑架就是一场预谋,想要他前途的预谋,本来想要命的,怕牵扯太多,就让你在他面前转,从而再找机会。”

张馨闭上了眼睛,回想过往,其实当初她有过放手算了的,可是在她闺蜜的劝说跟鼓励下,才会不停的对薛雪加深怨恨,甚至不择手段。

“所以,我就是一颗最好的棋子,但你是那把刀,XX就是使用这把刀的人。是我太蠢了,错信了你。”

“果然害人终害己。”张馨看了她一眼,毫无波澜,却让她脊背发寒。

她急忙的躲避她的眼神,假装不在意,嘲讽道,“那要如何,害死祁天佑的人是你呀!哈哈哈……”

…………

张馨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走的,只知道祁天佑的死是自己害死的时候,心突然痛的失去了感觉,眼泪不停地夺眶而出止也止不住,双眼空洞的盯着某个地方。

过了许久,才恢复一丝理智,她看着桌上早已准备好的遗书,眼底满是浓浓的讽刺,忍不住冷笑出声。

他还不知道,在哪里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呢,算了,她还想她的家人好好活下去。

她打开平时吃的维生素,直接把那一瓶往嘴里倒进去,眼里一点光也没有,即使咽住了也没有什么感觉,只是不停地往下吞,恨不得像吞金而亡那样。

反正也活不成了,吃多少有什么关系。眼里满是冷笑,她会得抑郁症,不过是有人想让我得而已,反正这玩意,吃药得跟被身边的人逼成,又有什么区别,反正都得了。

她像个傀儡一样,慢慢的往阳台走去,即使星光灿烂,她也不曾抬头看过一眼,似乎只是在完成一个最后的任务。

她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果然是关机,电话上面显示的是天佑。他不会再接她的电话,永远不会。

她缓缓的爬上阳台,闭上眼睛,心里说道,天佑,对不起,真抱歉,我害死了你,你记得不要原谅我。来生,不,我要生生世世不会跟你见面,我怕你遇见我,结果都是不好的。

她好像看到了,五岁时候的祁天佑,他静静的坐着,眼里浓浓的忧郁隐藏着,像静谧如雾的湖水,毫无活力,想激起丝丝涟漪,美的让人心疼。他看向自己的时候,微微的笑了笑一下,心毫无预测的跳动着,从此在也没有出来过。

轻轻的一个跳跃,什么也没剩。

高考的最后一天,张馨刚睡醒没多久,就听到门铃响了,可当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她愣住了,整个人瞬间变得警惕起来,“你怎么会在这?”

那个人就是他的前男朋友,他微微一笑,如沐浴春风,“我怎么就不能在这,别那么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不是吗?”说完,就径直走进了屋里。

“我不相信,你会这么好心,你到底想干嘛?”张馨追在后面问道。

他却不理会她的紧张与疯狂,往沙发上一坐,慵懒的叠起优雅的长腿,与此同时,有人将咖啡递到他的手上,他闻了一下,轻轻的抿了一口,然后放在了桌子上。

“好吧,你既然那么急,那我也不绕弯子了。你来到这里,你那初恋知道吗,估计不知道,你想不想见他,我让他来见你怎么样?”他的眼里满是戏谑的笑。

张馨瞬间慌了,她知道他想干嘛了,她喊道:“不可以,你不可以这样做…”她话还没说完,立刻有人上来将她抓住,用胶布封住了她的嘴巴,并捆绑了起来。

“你说你这么激动干嘛,就算知道要见面,也要克制一下情绪,是吧。”他嘴里的讽刺意味满满的。

张馨很是疯狂的瞪着他,因为不能说话,只能用眼睛来表现她的不满。

他却不以为然,淡淡的说道:“你放心,我特意找人了解了一下他的情况,相信我们一定会相处得很愉快的。再说了,你来都来了,不打算见见吗?何必要高考结束呢,现在就可以,我帮你试试他,看看他值不值得你为了他跟我分手。”

他示意了一眼,他的手下,然后那个手下,拿起张馨的手机,直接破了她的密码,找到祁天佑的号码,拨打了起来,电话接通,“喂,你好,请问你是?”

“你是祁天佑吧?”他说道。

“是的,你是谁,你有什么事吗?”祁天佑依旧很和善的说道。

“你有一位老朋友想见你,你现在有空吗?”他说道。

“老朋友?”祁天佑说了一声,心里却很是疑惑。

“是的。”

“不好意思,我现在没空,有什么事,等我有时间再说吧。”祁天佑怕是骗子,立刻说了两句想要挂断电话。

对方似乎知道他的意图,说道:“张馨,你不会忘了吧。”

祁天佑都忘了似乎多久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了,有一瞬间的失神,然后说道:“是认识,可我现在没空,不好意思。”

他想急忙挂断电话的,可对面传来的话,让他愣住了,“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到XXX这个地方来,否则,我杀了她,你别不相信,我说到做到,不能报警,不然我不介意先把她杀了,再自首。”

祁天佑依旧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声音,“说话。”里面还有隐忍着的声音,“你嘴巴现在挺硬的,是吧。”后来用力一拧她的大腿,“啊,这是我跟你的事,你干嘛一定要扯上他。”张馨恶狠狠的盯着悠闲坐在沙发上的人说道。

“天佑,你不要来,这里不关你事,你不要听她的,他不会真的杀了我的,你该干嘛就干嘛,不要管我。”张馨还想说什么,已经被重新封上了嘴巴。

“听到没有,你也可以选择不来,但是我可是不能保证她到时候是否还活着的。”说完,立刻挂断了电话。

张馨很是着急,她看向他,眼里满是恳求,“你看你有必要这样吗,不过是让你们见个面而已,其实你应该也很想知道,他到底会不会为了你而来,别装了。”他看着他眼里满是嘲笑与讽刺。

“如果他真来了,你还得感谢我,因为能拿前途来换你,说明,你在他心里还是很重要的。”他继续说道。

然后向站在张馨旁边的人示意了一下,然后就站起身,出去了。

张馨很是疑惑,不知道他想要干嘛,可是直到祁天佑回来,都没有在见过他,实际上,人家在她房间装了摄像头,去了隔壁屋里监视这里的一举一动去了,人家才不傻,这种事干嘛要自己亲自上阵,冒一身的险,交给手下搞定就可以了。

挂了电话以后,祁天佑的心里变得很沉重与着急,他看了一眼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想报警,可想到电话里的警告,毕竟有些人疯起来真的是不在乎的。去,不去,去了,就不能考试,不去就是一条认命,最后双眼一闭,咬了一下牙,还是跑离了学校。

祁天佑到那个人的位置时变得警惕起来,怕有埋伏,在不知道对方情况最好还是小心一点。可是他刚走了没两步路,就有人出现在他的面前给他带路了。

当他见到了被绑在椅子里张馨,还有坐在沙发上的人的时候,眼里的警惕隐藏了起来,“说吧,你到底想干嘛,如此大费周章的引我过来。”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了一下,然后移开,他笑道:“我就是想见见你,想看看你有什么魅力,居然让她为了你跟我分手。”

祁天佑一听,眉毛忍不住皱了皱,他没想过居然是这么个情况,可是看对方也并非好人,他说道:“你好像搞错了吧,她早就跟我分手了,我们现在可能连个陌生人也不是。”

对方一笑,“我当然知道。不过,她心里还有你而已。我听说你跆拳道很厉害,要不这样,你跟我的手下比一下,赢了,就放你走,也放过她怎么样。”

祁天佑知道有诈,可现在张馨在他们手上,不能轻举妄动,他们估计也不敢杀人,但是其他的就不好说了。思考了几秒钟,只好同意了。

人家确实没打算跟他比试,当十几个人拿着棍子出现的时候,祁天佑心里的期望是能活下来来就好了,可他也确实活下来了,可他心里知道,有些东西确实要发生变化了。

张馨在他耳边的呼唤,他一个也听不到了。

张馨恶狠狠的盯着他,“如你所愿,你现在高兴了。”

他早已从隔壁的屋子里出来了,他淡淡的笑道:“我现在确实高兴,好在有防备,他的跆拳道不错。”

“你放心,我不会纠缠你了,你好好的去追求你所谓的‘真爱’吧,但愿你能美梦成真。我还是不错的,已经帮你叫你救护车了。”

“只是断了一条腿,死不了。我只能帮你到这了,但愿你不要让我失望。”说完他依旧迈着他优雅的步伐离开。

张馨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满是惊恐,她不知道他到底想干嘛,但愿他是真的放过她。

可惜有些预感还是很灵的。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重生温暖可期重生温暖可期蘑菇炒青椒|现言顾观澜是谁呢? 学校老师都说:观澜啊,百年难得一遇的好学生呀,聪明又热心。 学弟学妹们说:观澜学长呀,我们的榜样和上学的动力呀… 周边的人说:顾观澜哪,智多近妖,清风朗月的端方君子呢…… 谈樾泽说:顾观澜呀,那就是一特能装的坑货、冷酷无情的工作狂、龟毛的老男人、没有情趣的万年单身狗…… 顾观澜是谁? 顾观澜,表字澄,家里人称澄哥儿。顾家老幺,自小含着金汤匙长大,上有爷爷奶奶外祖外祖母爹爹娘亲宠着,下有哥哥姐姐让着,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使得他对什么东西都漫不经心,二十四过的清心寡欲,对什么东西都没有过多的欲望和诉求。直到二十四岁的某一天,顾观澜遭遇了人生中第一次滑铁卢,从此,数不清的滑铁卢接踵而至;从此,清风朗月的谦谦君子不见了,数十年如一日的漫不经心不见了…… 顾观澜:咬牙切齿…… 家里长辈兄姐:终于像个人样了…… 温暖又是谁? 温暖,本是温家独女,千娇万宠,却年幼时父兄双双战死,母亲也撒手人寰,不得已投身军旅,以将军之称名扬北齐王朝,领军凯旋之日竟又莫名身死,再醒来,已是几千年后21世纪。 今生,得一“幸福家庭”,得一如意郎君,得一群生死莫逆,且看一代铁血“糙爷们”华丽变身……
  • 盛宠,本少好高调盛宠,本少好高调羽西西|现言娱乐圈男神,俊俏的面容,桀骜的耳钻,男装好迷人,女装迷死人,谁会是她的裙下之臣? 矜冷低调的他不小心撞进了她的罗网后,从此黑化为狼,夜夜缠她;女人,来一朵掐一朵,男人,来一双掰一双。 ★ 掌权云家,出身高贵的云少爷是一个低调到没有新闻,传闻和绯闻的人。 有一天,云家人眼睁睁地看着洁身自好,冷漠矜持的少爷被一个叫洛晨的男人给一步步糟蹋了。 从此,云家低调的作风被这个洛晨打脸到鸡飞狗跳! 后来,云家人只能跟着少爷,把小狐狸少奶奶宠得无法无天—— 再后来,云家人惊恐地发现,自家少奶奶哪里是一个小狐狸,明明就是一个腹黑阴险,坐地为王的森林之王! ★ 女主异常强大,武力值爆棚,性格腹黑狡诈。 男主清冷强大,高智商加持,反洛晨者杀无赦! 写一个爱与被爱的故事,【无论你是谁,我都会在原地等你。】
  • 亿万老婆大人亿万老婆大人伊本不凡|现言姜琪予说唐凯就是一个霸道,专横,喜怒无常的资本家,只不过看在他有钱好说话罢了。唐凯说姜琪予就是一个拿钱好说话的拜金女。那么一个拿钱好说话,一个有钱好说话,这不正好凑一对嘛!而某个傲娇且别扭的司令长偏偏急于撇清关系,只要求她拿了钱做好护工的本分就行,好吧,那么就桥归桥路归路咯,而这厮偏又咋滴怎么就缠上了捏?还特么滴见人就乱吃飞醋,逢人就宣示所有权,甚至直气壮地状告某女任性刁蛮欠调教,说啥?什么这辈子没吃过的醋,没发过的脾气,没耍过的性子通通交代给了这女人。啊呸~某女恨不得离他远远滴,咋你这厮还穷追不舍?女人,你这辈子都休想逃过我的手掌心,识相的快点过来,爷把你捧在手心里疼。
  • 重生之女富豪重生之女富豪叶小名|现言【重生?虐渣?1V1超宠文】 她是令全世界大佬都头疼的佣兵之王,医术精湛,拥有多层身份,却意外重生成了一个高三学生,成了懦弱无能,备受欺凌的学渣?是意外还是阴谋? 传闻中的陆战霆霸气高冷 现实中的陆战霆……是个妖娆的小妖精 “老婆,今天天气好好,咱们来做点运动吧” “老婆,我的手被划破了,要亲亲。”某男偷偷把刀子藏了起来。 叶安看着眼前磨人的小妖精,能怎么办呢?只能宠宠宠。
  • 奈何璀璨动人心奈何璀璨动人心白衣买酒|现言当一段婚姻走到尽头到底是谁的责任?霍云峥一直觉得江小北的离开,是送他自由。可是后来这份自由他不想要了。霍云峥还是想要江小北……只是他再也再也找不到她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相遇在邂逅后相遇在邂逅后梧桐雨滴滴答|现言何以沫是美院的服装设计系的学生,乐观向上,在邂逅谢安晏后,意外的被大公司聘用。在职场上,她坚持自己的操行,终于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在爱情里,她默默的被守护,最终……
  • 重生全能千金狠又甜重生全能千金狠又甜莫染尘埃哟|现言前世你看我不起,今生我让你高攀不起! 红尘三千丈,琉璃染天香。 重归地球,不为权倾天下。只为博君一笑,刹那芳华!
  • 月是难全月是难全桃之廖蓼|现言有故事的人,往往都是没有故事的结局。齐月说爱上他是她人生中最好的漫漫流光。顾南全注定是无法难全,面对齐月的感情,在商业利益冲突上,在彼此不愿意解释,不愿沟通的情况下越走越远,无法给个让人不心碎的结局。而另外一些人,会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守护,即使在岁月里把这段感情埋藏起来,成为秘密。也要护自己爱的人一世周全。曾经有一棵树爱上了对面另外一棵树。然后有人问:接下来呢没有接下来,不可能的事,从一开始就是结局!桃子糯糯的说:月终究还是会有完全的一天。看你遇到的会是谁。本来就没有结局的故事,一开始就不该贪恋。伤人伤己。
  • 傅少傅少奶奶又跑了傅少傅少奶奶又跑了席小奈|现言傅晓钰是y市傅大少爷,人称傅少,家世过亿,没有绯闻,暗地里都传是“断袖”,身边常有两人,陈秘书,马基友 林落落是乡下来的天真丫头,常常幻想,很轻易脸红,在一家大医院工作,不能喝酒,一杯倒!会说醉话!唯一好友余欢欢 看他们两个人如何碰撞出爱情的火花????????
  • 日久深情:总裁大人,轻点爱日久深情:总裁大人,轻点爱月光旖旎|现言一夜醉酒缠绵,一场精心设计的意外,一个难缠霸道的男人,毁了慕以晴和宋宣的一场盛世婚礼。未婚夫当场便扔下了她,跟他的妹妹联袂而去,从此闺蜜反目,昔日情侣成仇。后公司被抢夺,妈妈住院,爸爸失踪,被称为最美名媛的她也被那场噩梦送到了风口浪尖。盛极一时的慕家在宋宣的雷霆手段之间顷刻间倒塌。一身污浊的慕以晴找上了那个可以扭转局势的顾墨尧。直到有一天,他发现慕以晴偷偷做了流产,将一纸离婚协议交给了他,她飞往国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