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6章 意难平左右都无关情

她强忍住疼痛,面上扬起如阳光般璀璨的笑意对着幽月说道:“幽月,宸澜他并没有食言,他是答应娶你做侧妃,可遗憾的是他的王妃我苏挽月不同意,就是我死了都不同意,幽月这样的回答你满意了吗?”

幽月听完苏挽月的话后,嘴角轻嘲道:“哦?你苏挽月何来的自信就认为宸澜他不会同意呢?更何况你苏挽月又何来的自信认为你不同意,宸澜就不会娶我人府呢?”

“是本王给的月儿自信,本王的宸王府连同本王都是月儿的!”

慕宸澜抬眸看着幽月,矜贵的面上淡漠至极,连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冷寒如冰。

“幽月,本妃今日索性把话说开,王爷喜欢我,我也喜欢他,所以才愿意嫁给他,可来日王爷如果背弃了我,爱上了别人娶了别人,那么我也会毫不犹豫地休了他,这就是我苏挽月对感情的态度,所以我和王爷之间容不下第三人,幽月,你这么美,今后肯定会遇上和你一生一世一双人的那个人,你又何必......”

“苏挽月你给本公主住嘴,你......你......”

那幽月愤怒到气哽,面色已经有些青紫,整个人都快呼不出气了。

苏挽月强忍住身上的剧痛,浑然不管幽月因她这番话而愤怒的反应。

抬头看向慕宸澜,眉梢带喜,唇角扬起柔和浅笑:“宸澜,你同意月儿说的话吗?”

“月儿,我同意。”

慕宸澜抬手揉了揉她的头,“我慕宸澜不弃你,不纳妾,不做任何让你不快的事情,所以你不能休了我。”

幽月被他们这一波恩爱秀的,整个身子再也撑不住了。

口中只断断续续的发出“你......你......噗嗤,”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双目紧闭,整个身子已经软了下去,整个人昏迷过去了。

而这边一直强忍住身子的剧痛,一直在幽月面前秀恩爱的苏挽月,此刻一阵剧烈的咳嗽,苏挽月忙捂住了双唇,手上一阵热流划过。

苏挽月轻抬手一看,是鲜红的血,随即双目紧闭人也陷入了昏迷,而耳边慕宸澜急切的呼叫声却是没法听到了。

当暗卫们请来藏月散人和上官飞时,两人看到的是幽月奄奄一息的惨状,还有苏挽月昏迷着和不断从她唇角涌出的鲜血。

“宸澜!”

上官飞上前来到此刻已经宛若雕像的慕宸澜身旁,轻拍着他的双肩叫唤道。

“上官,我该怎么办?真的和师尊说的一样月儿和那玄女此刻是同生共死,上官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慕宸澜此刻已经被吓的有些语无伦次了,尤其是看到苏挽月昏倒在自己的怀里吐着鲜血,而自己却只能任凭那鲜血打湿自己胸前的衣襟而无能为力的时候,真的被吓得快天崩地裂了。

“宸澜,先别急,只要师尊救醒玄女,徒儿就会没事了,你先将月儿抱回内室吧,我在这边帮助师尊,你放心,会没事的。”

上官飞看到眼前的挚友,实在是没法和自己所认识的慕宸澜联系上,孤冷高傲、矜贵淡漠、高不可攀、狠辣无情?

一时间,宸王府的“摘星楼”的南苑玄机天女幽月正式入驻了进来。

藏月散人和上官飞两人合力好不容易将幽月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可幽月的一双美眸睁开的时候,口中虚弱的念叨着,“我要见宸澜,我要见宸澜......”

藏月散人和上官飞相互对视了一眼后,那藏月散人这才对迷糊虚弱的幽月说道:“玄女,还请放宽心结,免得再次诱发心疾,到时就是大罗神仙都没有办法和阎王抢人了。”

可那玄机天女幽月毫不理会藏月散人的尊遵医嘱,还是一个劲儿的念叨着:“宸澜,幽月要见你,宸澜......”

好不容易被藏月散人和上官飞舒缓的心疾之症,此刻似又有诱发的迹象,幽月原本平稳些的呼吸,此刻犹如漏风的老风车架子一般“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你这个女人,真的不可理喻,为什么要强插在徒儿和宸澜两人中间,你真是不要脸。”

上官飞被幽月的执念气疯了,一时间也顾不上她的心脏病,就对着幽月厉声指责。

眼下的幽月哪里受的了这种气,直接两眼一翻,一口气没有提上来直接晕了过去。

“喂!!喂!你别晕呀,本少爷不过说上几句,你就......”

上官飞看到幽月又晕了过去,忍不住的还想继续找她理论,“胡闹!上官飞,你要真把她气死了,那挽月也活不了了。”

“我......”上官飞听完师尊的话后,这才将思绪拉回到理智上来。

是呀,徒儿和她同生共死,万一她真的就此去了,那徒儿......

上官飞实在不敢往下想了,忍不住的整个身子打了一个寒颤,“还杵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帮忙来施救?”

那藏月散人看到发呆的上官飞,心下也是一阵恨铁不成钢的心态,就连呼叫的语气都不由得冷峻了几分。

上官飞忙屁颠屁颠的上前同藏月散人一同救治玄机天女幽月,两人刚才的一幕,全数落在了门外怀抱着苏挽月的慕宸澜眼中。

一时间,南苑里静的近乎死寂。

怀抱着苏挽月的慕宸澜脸上黑云覆面,周身像是笼罩着一层寒冰,冷的刺骨。

他不由的紧了紧怀抱着苏挽月的双臂,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月儿一定要活下去!”

很快,师徒二人合力将再次昏过去的幽月救了下来,人虽然还没有醒过来,但目前已经没有性命之忧了。

幽月病情的稳定果然令苏挽月的情况稳定了下来,只是因吐血太多,整个人面色苍白的昏睡着。

“阿弥陀佛!苏小姐的情况总算稳定了,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待会老僧会开一副补气血的方子让她按时服用半月,即可!”

慕宸澜伸出竹节般修长的素手,在苏挽月苍白的面上摩挲了几下,最后才不舍的起身。

对雪雁和若兰二人道:“好好照顾王妃,王妃如有异常,即刻通知本王!”

“是,王爷!”

待雪雁和若兰二人应声后,慕宸澜这才随藏月散人和上官飞二人往书房“雅居”方向去了。

同类热门
  • 柔风十里不如你柔风十里不如你纳兰宇风|古言明明知道我是女儿身却硬拉我去草场练兵,他堂堂一个大将军为什么总和我这小小马童过不去! 你们昭陵的公主娇生惯养,人见人爱,不好好在那温柔乡呆着,跑来马场办什么笄礼? 一场热闹浮华在皇家马场拉开帷幕,盛世长歌下却处处都是无法见光的阴谋诡计……. 当年那一场火,像是一把利刃,把她的生命活生生地一剖为二…… 如今火势又起,阴谋重来……
  • 腹黑皇上冷情妃腹黑皇上冷情妃香雪海|古言谁比谁狠,一边说爱我,一边却在伤害,最无情的莫过于是帝王。最霸道的,也是帝王。他最爱他自已,他谁也不爱,为了江山大业,为了他的皇权霸图,死我一个,于他无足轻重的事。可即然这般,怎么还要再追随而来。--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如烟甚喜如烟甚喜玖子汐|古言我还是很喜欢你,湖畔微冷执伞独立,絮扬柳堤,枯待一人期颐。我还是很喜欢你,山花烂漫桥边轻倚,残香十里,可悲一人寒凄。
  • 盛世毒宠:魔兽帝皇猎毒妃盛世毒宠:魔兽帝皇猎毒妃凌峰霏|古言无情的幽灵谷,她眼睁睁的看着父母兄弟一个个被猎杀,而唯一活下的她,相救者,竟是一只张着血喷大口的恶凶兽王。“你是谁,为何将这淡粉的桃花改成血色!”清香淡雅的桃花林外,他用诧异的目光望着娇若桃花的女子。女子娇然魅笑:“喜欢!”好个性,今生,朕猎定了你.........
  • 雪莲的故事雪莲的故事令狐诺|古言一场由雪莲萌发的爱情故事……玩世不恭的探险家与傲娇王爷的爱情史,同生死共甘苦,逐步成为开国帝后,称霸九州……
  • 媚水荷花粉未乾媚水荷花粉未乾桐花吟|古言她,国师府的嫡长女,太后的侄女,皇帝的表妹,天衍王朝第一才女,一朝入宫,利欲与权谋,荣耀与生死,一切都无可逃遁,一路的漫长与黑暗,她蕙质兰心,看透一切。“天衍王朝史上最惊心的后宫之争,最动魄的前朝之乱”震撼来袭。
  • 月清漪月清漪墨孖|古言国际联邦首席刺客,一朝穿越,魂附被弃孤女。啧,这还真不是她哥特萝莉的风格呐。她还是,喜欢活的肆意一些啊。亲,本宝宝不开心了,后果很严重啊。哎呀呀,都跟你说了本宝宝不开心,怎么还往枪口上撞呢,so,saysorry啦。黄泉路上,一路走好呦,我会找人陪你的!话说,你黑不溜秋的从哪冒出来的?什么,魔帝?唔,你唬谁啊、可是·······本宝宝好像不得不相信了····哇!!墨孖不擅长写简介,是好是坏,还请试读才知,嗯,就这样。
  • 桃花三千尽之妖煞桃花三千尽之妖煞枫葉.CS|古言不问前世因,只为今生果,三千桃花尽处,她的一颦一笑,竟是让他思了千年,念旧了岁月,千年之后,再相遇,是相负?还是相知?温文尔雅如他,冷情绝色如她,在桃花落尽时,又该如何落笔书写他们自己的结局?
  • 庶难从命:枭皇的一品宠妃庶难从命:枭皇的一品宠妃锦年安好|古言前世,她是身不由己的卑微庶女,一杯鹤顶红了却一生。她本无错,却无辜惨死。重活一世,她一夜惊醒,自愿走进那个风云诡谲,自己曾经避之唯恐不及的宫廷,伤她侮她之人,她必定叫其百倍偿还,爱她疼她之人,她必定百倍回报。这一世,她要改写命运,金钱,权力,爱情,她全部都要。世人眼中,铁血无情,功绩卓绝的战皇,唯独对她情根深种,时移世易,前世今生,唯一不变的是我爱你,上天入地,必定相随!【女强男强,宠文,爽文】
  • 情之狱情之狱子茵|古言南絮,一个刚夺奥运金牌,金牌到手后甚至都还没有捂热乎的世界冠军,在一场车祸意外后,穿越了,她穿越到一个不知道什么朝不知道什么代、不知道什么国不知道什么镇的地方,一个人人为之骄傲的世界冠军一夕之间,沦落成了一个菜鸟杀手。杀手?这是个什么职业,网游开始游戏前都知道让玩家选择职业种族,还提供捏脸程序,而她南絮这一穿越,除了一脸懵逼就是慢慢分析,却越分析,越懵逼。等等,说到捏脸……刚刚,那个无梦好像还说过,这个脸跟那个无言长得一模一样吧,该、该不会是……灵魂穿越?南絮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应该……不、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