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6章 傲慢的代价

霎时间,数十道弓箭齐发,褚户里使出烈风棍法,将射来的羽箭统统击散。

“这小子竟然与本国军士为敌,其心可诛!”完颜兀术对褚户里的武艺又惊又恨,随即大喊道:“完颜景!你小子的飞虎营要是被这一个亡命之徒打败,直接提着脑袋回来见我吧!”

完颜景不再继续于阵后指挥,他命令所有的将士下马,拔出佩刀,誓要将褚户里剁成肉酱。

五百余铁浮屠轮番攻击,从四面八方不断贴近褚户里,可就是破不了褚户里的烈风棍法,凡是被斧子砍中的,立时失去了战力,倒地不起。

很快,被干掉的铁浮屠尸体堆成了一座小山坡,褚户里浑身浸透了铁浮屠的血,完颜景见其他活着的士兵都被吓破了胆,便亲自和褚户里过起招。

完颜景毕竟是经历过腥风血雨的战将,出手招招狠辣,褚户里和完颜景对打了三十多回合,最终体力不支,渐渐落了下风。

即便如此,褚户里仍旧顶住一口气,不给完颜景留下丝毫破绽,但褚户里还是被额头上留下的血迷了眼睛,完颜景看准时机,一刀刺向褚户里的右腹,褚户里赶忙一闪,刀刃划过侧腰,留下了一刀又长又深的伤口。

褚户里退后几步,从腰间掏出一小纸包,他将纸包咬开,里面是杜癸配制的金疮药,褚户里忍着剧痛将药粉涂抹伤口处,使其勉强止血。

完颜景继续攻向褚户里,双手攥紧佩刀冲着褚户里劈过去,褚户里用斧子横挡,结果斧子被一劈成两段。褚户里则趁机一脚踢中完颜景的小腹,完颜景失去平衡,褚户里用残余的斧子,直接砍中完颜景的脖子。

鲜血从脖颈处喷涌而出,只见完颜景双目呆滞地看向褚户里,褚户里喘着粗气,看着完颜景倒地死去。

他高举起残斧,大喊道:“还有谁来送死!”

完颜兀术道:“完颜景死了。”随后便不再说话。

飞虎营铁浮屠军士都不敢再靠近,完颜兀术下令放箭,将飞虎营活着的士兵统统射死。

褚户里望着眼前被射死的几百人,心里顿生寒意,但他清楚,眼下只有他一人可以挡住这数千铁浮屠。

“小子,你知道吗,不管你今天最后是生是死,都会名震江湖!”完颜兀术道。

“少废话,有能耐几千匹马一起上,看看是你们把我踩成烂泥,还是我把你们打成烂泥!”褚户里道。

“好!你死后我会好好给你在这立个坟!”完颜兀术拔出战刀,亲率铁浮屠全军冲杀。

“将军!将军!!”这时有个骑兵急匆匆地跑过来,那小兵下马禀告道:“将军,大元帅营地遭袭,宗望大元帅命令将军马上回援!”

“什么?这里是金国领地,哪来的军队胆敢袭击大营!”完颜宗弼道。

“卑职是饮马桥守卫,只是传递大营的命令,对于大营的情况并不了解。请将军恕罪。”小兵道。

完颜兀术看向褚户里,极不甘心地命令全军回营。

眼见大军撤离,跪在原地的小兵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褚户里终于支撑不住,倒在地上。那小兵看到褚户里倒地,赶忙跑过去将他扛起跑回镇子。

完颜兀术带领铁浮屠火速奔袭,来到一处狭长的山谷要道。完颜兀术感觉汗毛肃立,可眼前这条狭长的窄道是唯一可以快速行进的道路,他放下所有疑虑,命队伍以最快速度走出山谷。

完颜兀术的感觉一向灵敏,大军行至山谷中段,突然两侧山腰上冒出几百伏兵,伏兵两人一组,朝着铁浮屠投掷麻绳渔网,铁浮屠骑兵大部分被麻绳网所困。伏兵随后又向山下投掷装满桐油的酒坛,同时另一队伏兵将弓箭箭头点燃,为首的头目一声令下,火箭如雨点般射向敌军。

狭窄的山谷小道顿时一片火海。完颜兀术方才看出这是个圈套,他当即下令全军冲出山谷。铁浮屠士兵毕竟都是身经百战,虽遭遇偷袭,但个个临危不乱,听到将军的指令,全都策马往前冲。

伏兵头目也不再追击,因为敌我实力悬殊,再打下去反而得不偿失。便命令全体撤离。

完颜兀术率军终于冲出,所部将士死伤了三成有余。军队来到一处河边,确认了周围没有埋伏后,他命令全军就地休整。

不少铁浮屠士兵口干舌燥,全都跑去河边取水喝水。

完颜兀术倚靠在树边,随从将水袋装满递给他,完颜兀术大口大口地喝起来。

“将军,我们是否该继续赶路,大元帅营地还等着我们前去增援呢。”随从道。

“既然我们中了伏击,而且那些伏兵只有寥寥百余人,说明之前来传令的小兵也是伏兵派来的。大元帅那里应该根本没有敌军袭击。咱们先好好休整再往回赶吧。”完颜兀术道。

过了不到半个时辰,完颜兀术的亲信完颜台城前来报信。

“将军,元帅大营遭袭,卑职前来请将军速速回援!”完颜台城道。

“什么!?”完颜兀术吃惊地站起,马上命令全军上马赶路。

可全军刚走出不到半里,开始觉得头晕眼花,四肢无力。完颜兀术也觉得头颅仿佛沉了几十斤,根本使不出力气。

完颜台城见状道:“将军,你们是中了蒙汗药了!”

完颜兀术道:“可恶,竟让一帮毛贼给算计了!”

“将军,只要用冷水激面就可以恢复清醒,咱们还是快到河边去吧。”完颜台城道。

经过一番折腾,铁浮屠军队终于恢复意识,所有人软手软脚地继续往元帅大营赶去。

终于在一个时辰后,铁浮屠军队赶到元帅营地。

可是终究晚了一步,元帅营地已经面目全非,众军士死伤遍地。完颜兀术吓得魂飞胆丧,随即跌下马来。

他抓住一个倒地士兵的衣领问道:“大元帅在哪里!快说!”

奄奄一息的士兵艰难地用手指了指元帅的营帐。完颜兀术立马连滚带爬地跑过去。他走进大帐,见大元帅完颜宗望深受重伤,双手已经被砍,双目也被废掉,左前腿也被砍去。虽然还活着,但其境况惨不忍睹。

完颜兀术犹如五雷轰顶,他听到帐外有微弱的啜泣声,接着就从帐外发现是一随军侍女,完颜兀术问那侍女:“你看见是谁率军袭击这里的吗?”

侍女道:“并不是军队袭击这里,而是一个刺客。”

完颜兀术道:“你给我清醒一点,好好说,再不说实话我立马砍了你!”

侍女吓得跪在地上,说道:“将军,奴婢不敢说谎,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就只有一个人手持一把剑,将所有的守营将士打败,最后行刺大元帅,那人的武功十分高强,这里所有人都不是他的对手。”

完颜兀术听完侍女的回话,吃力地返回营帐,他的魂魄仿佛已经不在自己身上,只是呆呆地看着完颜宗望在自己眼前断气。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横刀定山河横刀定山河乐白衣|武侠时值乱世将近,庙堂上争权夺利,江湖中波涛汹涌。有少年自西北而来,诛逆寇,荡不平,一路披荆斩棘,逐步踏上巅峰。心怀鸿鹄志,刀气斩龙蛇。跃马天山北,横刀定山河。
  • 月尘落雪月尘落雪方情至圣|武侠正邪战,尸骨山,江湖生死劫!暗潮起,翻云涌,血雨腥风起!残忍、阴谋、暗斗,谁在背后?灭门、杀戮、血战,谁在主宰?黄昏时分,山河茫茫,乐白伫立湖边,波澜不惊。“为何你我之间,活下的人是我?!”“东宫忘尘!为何不拔剑?!”“雪儿,为何那么傻.....”挥刀、狂舞!水花四溅,而脸上,一片朦胧......是十年前的延续,还是新的篇章?月尘落雪,爱与恨交织的一段故事。
  • 天地逍遥行天地逍遥行暗流汹涌|武侠天地无双!世人无同!天亦有道,人亦有路!逍遥天下。
  • 中二少年穿越后的江湖日常中二少年穿越后的江湖日常一杯咖啡逗|武侠淼北城古府内。 “杨耀,你说我们逃的出去吗?” 听到来人担忧的问话,杨耀宠溺一笑。 “相信我就好。赵刚带着小燕他们先走。” 偌大的古府只剩下杨耀一人,杨耀看着渐行渐远的一行人温柔的笑容也逐渐收敛。 “我答应过你要带你闯荡江湖的啊,来吧!看我的乌鸦坐飞机!阿达!~”
  • 龙灵玉龙灵玉你舞蝶影成糖|武侠一玉震乾坤,一灵憾万世。被世人所遗弃的少年,遇到了他后,受世人仰望,位万众瞩目。他经历世间沧桑苦难,早已没有了心,没有了情,只是把唯一的温暖给了他。他残酷不仁,却因这世间不曾真心待他,这辈子,最希望的,就是与他在那九重天上并肩看,天地浩大,乱世繁华。只看这两位天地的宠儿,却也是受天地排挤的异类,强强联合的崛起之路。老天算什么?只要我想,毁了又如何?天下苍生又如何?从未真心待我,又凭什么要求我已黎民为己任?是死是活,与我无关。
  • 黄道星雨黄道星雨小神果果|武侠江湖武林中为了争夺乱世神兵,因而,引起武林风波……
  • 恶骨恶骨SV|武侠歌一曲,生不如蝼蚁有声,死不知岁月无痕。酒一壶,暗而不可见,静而不知人,醉眼难得看青世。三千恶鬼何在?笑一声,花无落尽之时,云无遮阳之日,恶鬼难安枕骨眠。骂一句,上不能达碧落,下不明有黄泉,恶骨自焚饿狼拾八百神明难寻。山无根,盖尽千万枯骨。水无瀛,化去万千怨恨。笑问,佛不言,禅无理。道不可说,法不能闻。何人能回天?
  • 暮雪狼山暮雪狼山成都王小四|武侠幽狼山是万山之山:千里冰封、绝美如幻;幽狼山是死亡之山:群狼出没、世人胆寒。十八年前,势如水火的正邪两派决定联手上山杀狼。正邪两大武林至尊各带领五大门派的掌门奔赴幽狼山,谁知此一去,众人和狼一起消失无痕。十八年后,山上狼影重现,山下风云再起。山上山下,顿时展开了一场旷古烁今、波诡云谲的恩怨情仇……小说融武侠、历史、言情、魔幻、悬疑、志怪、神话、寓言等元素于一炉,既有缠绵悱恻的凄美绝恋,又有扣人心弦的纷争厮杀;既有包罗万象的百科经纶,又有醒醐灌顶的哲理禅机。人物栩栩如生、场面瑰丽恢宏、情节跌宕起伏,全在人意料之外,又在人情理之中,可谓当代新武侠小说之开拓性力作……
  • 天地神功天地神功楚楚景人|武侠一青年学生穿越到古代武林,无意间获得绝世秘芨天地神功,演绎出许多惊天动地的故事,从此金钱美女源源而来,他也过上了快乐如仙的日子……
  • 剑舟剑舟卫渔1|武侠常山深处忘忧,桃花不卷画歌软。春潮孤悬,平难剑成,垂人心浅。迟日徐徐,虎牢翻雨,乍暖还寒。恨芳菲人间,美人未赏,都付与、鹰和犬。无状凭酒念情。望江湖、一声归叹。金戈铁马,风流豪飒,烟消云散。沧云夺气,众士翩舞,几多亡怨。正别时,又是东风尽燃,桃花声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