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75章 -空间的异常

其它种类的星空兽,是和其他智慧生物一样的碳基生命。

而眼前的这头,从它的金属翅膀和尾巴来判断,很可能不属于息绣他们熟知的任何一种生命。

安维尔人对胡晶兽研究多年,也没有提及过它们是另外的一种生命形态。

想要在段时间内找到答案,从而解决胡晶兽估计很难。

黎徴枫和息绣他们都退了开来,和胡晶兽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它的一双翅膀展开在星空中,然后,息绣他们诡异的发现,它翅膀上的金属羽毛竟然离开了翅膀,朝他们快速飞奔而来。

金属羽毛上裹挟着胡晶兽的精神力,准确地刺向了息绣和卿之勋,阿羡还有其他的安维尔人。

至于为何它放过了黎徴枫,息绣猜测因为黎徴枫的躯体也是金属的。

它,是将黎徴枫当成了同类?

阿羡和息绣互相对视了一眼,有些疑惑。

卿之勋问道:“摩达人和安维尔联合研究这么多年,都没有发现胡晶兽是不同于我们的生命体?”

阿羡有些不确定地回到:“以往的历史资料显示,它们的翅膀非常坚硬,而这些历史资料其实只是我们再出生后的模糊记忆。”

见过胡晶兽的人和物都死得不能再死了,没有谁知道胡晶兽的生命形态是怎样的。

安维尔人留存的记忆里,有一个非常刻骨的数据,那就是如何分辨胡晶兽的精神力。

这是他们从小到大,忘了回家都要记住的一个数据。

所以在风暴形成后,发现异常的阿羡第一时间就通知了安维尔。

巫京漾带着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就是为了参与这一战。

胡晶兽是安维尔人的使命。

他们守护这片星域的安危,不惜一切代价都不会让胡晶兽闯过壁垒来到联盟。

在外面的巫京漾捕捉到了胡晶兽的一丝精神力,就知道风暴中心出现了意外。

联盟卫士已经分散去搜寻幸存的战士,茫茫星海里,艰难地寻找。

查探到异常的巫京漾决定再派人进入风暴中心。

元老会也得知了安维尔的决定,琉迦亲自和卿文虚他们说了安维尔的发现。

卿文虚那张看起来还显年轻的脸,在这段时间里老去了十几岁。

他担心卿之勋和息绣。

琉迦知道他的心情:“目前来看,炸毁裂缝的任务应该是完成了的,但是出现了意外,有胡晶兽在爆炸的瞬间想尽一切办法来到了我们的星域。”

这也是巫京漾和摩达人的猜测,还有一个可能,是息绣他们在爆炸后被胡晶兽强大的力量卷入了另外一个星域。

从他们只能查探到胡晶兽的微弱精神力来判断,很可能是后者。

如果胡晶兽来到了这片星域,以安维尔人骨子里对它们的熟悉,不应该只有这么一点点痕迹。

卿文虚知道琉迦肯定也担心着那三个孩子,巫京羡可是她的女儿,阿勋是她的外孙,息绣是她的外孙媳妇,还对安维尔有着大恩。

于是卿文虚也安慰琉迦到:“王后也不用太担心,以三个孩子的能力,肯定能化险为夷。”

琉迦心里有预感阿羡他们会成功,可是,至于何时才能见面可能会是一个问题。

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对卿文虚笑了笑,说起来他们算是亲家,却很少见面沟通。

这大概就是,星域太大了吧。

琉迦想起三个孩子面容就变得极为温柔:“嗯,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即使出了问题,她相信阿羡也会想办法救下息绣和阿勋,不惜任何代价。

她希望星空之神眷顾这三个勇敢的孩子,让他们有时间去看更多的精彩。

琉迦在心里默默祈祷。

……

风暴里,息绣他们发现了胡晶兽的异常。

这是一种和他们完全不同的生命,他们和它没有一处是相同的。

可是,它的精神力又是怎么一回事?

短短的时间里,他们是无法猜透的,除非将胡晶兽杀死,带回联盟让科研人员研究。

阿羡面露凶光,又瞬间兴奋了起来,大叫:“息绣,我们把它逮回去给巫京漾,那家伙肯定能研究出个所以然。”

息绣无语,打不打得过还两说,还把它逮回去?

可没那么容易。

而此时,卿之勋冷冷的话传过来打断了阿羡的兴奋。

他说到:“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你们就没发现异常?”

他打开了自己的终端,虽然无法联网,但是终端的其他功能只有能源充足,就是能使用的。

息绣和阿羡看向他弹出来的光屏,软件分析了他们所处的环境,与联盟任何一个星域的情况都不一样。

是因为他们处在爆炸后的风暴中心,这里的情况和别的地方本来就会有所不同。

可是,这里的各个参数,没有一个和联盟的相同。

这就有点不对劲了。

息绣错愕地说道:“我们已经不在联盟的范围。”

阿羡听出来她的语气虽然惊讶,但是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用肉眼看的话,确实很难判断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

于是阿羡也打开了自己的终端,扫描环境情况做成数据后,确实不属于联盟任何一个地方。

眼下就算他们想去找回联盟的航道也没办法,因为不能将这个可以引爆联盟的东西放在这。

它很有可能找到新的裂缝,再次去到联盟。

息绣和乌木沟通了一下,打算等会联手,乌木用藤蔓裹住自己,用主体参与战斗。

其他带了异植的安维尔人也同样分开战斗,这样一来他们就能多很多帮手。

阿羡的夜魂草一直没有参与战斗,根据刚才的战斗经验总结,夜魂草应该可以在它的翅膀上扎根。

毕竟这家伙的毒液是连金属都可以分解的,生个根应该不难。

做好了战斗部署,安维尔人攻击胡晶兽身体的左右侧,息绣和卿之勋仍然主攻它的头部,阿羡负责攻击胡晶兽的尾巴。

黎徴枫因为躯体的特殊性,胡晶兽暂时不会攻击他。

息绣和他商量后,让他负责偷袭,出其不意。

还将一些体型小但是威力大的武器交给了他,一旦胡晶兽身体上出现窟窿,就赶紧将武器放进去。

战斗开始后,息绣的长刀虽然材质罕见,也坚韧,可是和胡晶兽翅膀上的羽毛相比还是差了一点。

她在战斗的时候想着,解决这个家伙后,用它的羽毛来打造长刀估计会很棒。

想到这她就像打了鸡血。

阿羡似乎也发现了。

胡晶兽被这队人马攻击得有些手忙脚乱,它的翅膀上的羽毛飞出去后并不是百发百中,有些羽毛被敌人拦截了下来。

还有一些又飞回了它的翅膀上,这让息绣觉得它的羽毛其实是它的武器。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时空牧羊人时空牧羊人子非鱼|科幻在这个宇宙里存在一批人,他们夜以继日地维持着平行世界的秩序,他们将自己称为“时空管理员”。因为遣返“羔羊”是他们做得最多的工作,所以他们的对手讽刺他们是“牧羊人”。他们的存在是秘密,他们的故事被禁止在平行世界中流传……
  • 异兽之主异兽之主随便鬼|科幻拥有高智慧的异兽人,从异界大门而来的异兽,形成了末世中的主乐章。人类靠着各种卡牌,维持着艰难的战斗,而他,从20年后归来,不再注定平凡,或许也没办法平凡。他在很多人眼中,不再是一个人类。
  • 快穿之攻略病娇弟弟快穿之攻略病娇弟弟漓晔|科幻「黑暗系弟弟VS古灵精怪姐姐」(病娇锁定,慎入) 姐姐,你觉得你这辈子能逃过我的手掌心么……呵! ——苏霆 纵然万劫不复,纵然相思入骨,我也待你眉眼如初,岁月如故。——苏烟 黑暗大佬弟弟:姐姐,我可以放纵你的一切,但你绝对不能逃脱我哦~ 病娇竹马弟弟:我的小青梅,你只属于我! 腹黑妖精弟弟:这一世,我不会再放手了…… 本文无脑,欢迎各位入坑!!!
  • 汇神学院汇神学院花败花落|科幻一场别致的穿越,使得主角冷秋遥来到现代,获得不可估量的异能:九龙玄冰,冰凌镜,技能有木有?冰属性,雷属性,要不要?面对未知的旅途,主角立志要拯救世界“毁我家园者,死;亏我善战者,亡!”......
  • 扎心病毒扎心病毒韩庚俊杰|科幻正如D区最高领导者韩成所言:“末世之中定然不会出现所谓的救世主,唯一可能出现的只有复仇者!”总有一些人能在各种环境中脱颖而出,成就无上伟业。与其说末世降临是一场灾难,倒不如说成是一场造化。“念兄当真乃一代英豪,势与天齐”神秘人唯唯诺诺地说道。“天算个屁!”韩念嘴角微微翘起,显露出一抹孤傲之意。--------华丽的分割线--------【书友群:289310546】
  • 逆战隐皇逆战隐皇水晶上帝|科幻你能想象千万年来,人类所认识的宇宙其实只是一个虚假的投影吗?揭开这层投影,真实的宇宙又将是怎样的?地球之外的真相又是什么?是谁在故弄玄虚?又为何要如此隐藏?一切虚伪被揭开之后,人类又将何去何从?逆战隐皇将揭开一切的真相。
  • 神隐彼岸神隐彼岸光彼方|科幻“以全部肉体,精神,灵魂在此宣誓!”凌然之音响起——“必将到达最后的真实,光辉的彼岸!”压倒性的气场——“遇鬼噬鬼,逢神弑神!”一个普通人莫名其妙地成长为略带阴暗的隐杀者后,和一名被遗留下来的少女——名为“彼岸”的机械人格,为一个个神已经消失的世界,唱响本不应该属于他们挽歌——然后,隐姓埋名。
  • 附甲附甲成刚|科幻知道什么是附甲吗?见过驾驶附甲打醉拳的怪胎么?小矿工也有大造化!能力、财富、权势,逐级提升,点开这本书,一切都如同身临其境般真实。这是一本自己很用心写的书,我极力构幻出一个特殊的世界。全新的创意、完全不同以往的场景、精彩纷呈的武技与武器,但是最终打动人心的,还是那些最深刻的情感。希望这本书能带给你们一些激情、快感、共鸣,以及其它。谢谢!
  • 未来星际之空间美食未来星际之空间美食莫于乐|科幻莫卿作为21世纪的现代女性,美食和小说是她的最爱。这不,看小说看出事来了:在她过马路时,一个没注意,就被车撞上了。当然,这不是大事,可谁能告诉她,为毛没死!!!还来到了发达的星际时代?!更令她没有想到的是,星际时代竟然没有美食?这让她怎么活?话不多说,作为美食爱好者,挽起袖子就是干!(简介无能)
  • 快穿之这个女人快穿之这个女人春日游|科幻梦魇族突然发现一个可以任意穿梭世界的精神体,这个精神体总是不经意就毁灭了世界。 为了保护虚空界的生存之本,世界树。 他们想尽办法削弱她的精神体,结果却让她变的越来越强。 于是梦魇族的少族长梦不寒,开始了自己成年来的第一个任务。 最后他迫不得已,沦落到需要色诱她时,尾巴还是翘到天上,认定像他这样天上地下绝世无双的男人,只需要给她一点甜言蜜语,就会让这个“这也不好,那也不好”的女人乖乖束手就擒。 而后来……大型真香现场。 “她的眼睛像无垠的宇宙,那里自成星河,为了能让这片星河多停留片刻,我什么都愿意做。” 女主:“我不知道什么是爱,但是我喜欢那个他看我时眼里明亮的世界。” 狼性女主vs戏精痴汉男主 男追女后女宠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