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4章 拜师

荒废的草地改成了菜园子。已经用竹笠围成了一片景致,春季的来临,让整个穆府花园呈现出了它最美丽的一面。百花齐放,魅力盎然!

六哥儿的身子是越来越结实啦,坐的还不会太稳,那爱动的性子,一刻也不想在房间多待。穆晚跟老太太用小推椅推着他满园子走,它别提有多兴奋呢。

穆家到底不是多富豪人家,羊奶这东西价格不便宜,穆晚想着,慢慢给六哥儿断奶了。自己亲自列了一张婴儿辅食食谱,让檀香拿着去给了后厨。别提,六哥儿还真的自小懂事,吃啥啥香。大伙看着也心喜!

逗了会六哥儿,穆晚这才恋恋不舍的出了后花园。她今日的日程是去趟将军府,对于学武一事,她一时难以跟谭氏开口,按照她的性子,就不喜欢拖泥带水,不如就来个先斩后奏?穆晚琢磨着,到底有些无奈!今儿是二月十九,李无双举办了诗会,穆禁穆苧都不在府里。所以陪同她的,只有檀可檀香。想来也没有多远,她们三人选择的是步行。

一路无话,心里一直在盘算着。根据萧宁玉的描述,周武兴是个五十来岁六十封顶的老头子,因为常年练武贪酒的原因,比较显老,额头光秃,后面一条小羊辫。除此之外就是性格刁钻古怪,也不知道她是否能应付过来。

穆晚三人经过柳家巷,十里飘香的桃花酿远远扑鼻而来。出来的时候,檀可两手提了四壶酒,穆晚闻着,嘴巴也跟着馋了。柳家巷子的桃花酿是方圆几百里出了名的,酿制的酒都是搁置酒窖里埋藏几十年以上的佳酿,口感纯正,味道上层。价格更是不菲!

“你这手链好看,这不会是晶石吧?”萧宁玉牵着穆晚,看到她露在外面的晶石手链,眼神发亮。按理说,如果是真的晶石,那价格肯定高昂,不是她瞧不起穆晚,只是晶石向来稀少罕见,她这一串,至少价值连城。

穆晚神态自若“一位男神送的。”真假与否,她倒没说。

萧宁玉吃惊加疑惑“男神?是何物?”

穆晚冲她贼眼一笑,没有多做解释。

随着越走越偏净的小路,穆晚越发的疑惑,这周武兴可是萧宁玉的师傅,住的是厢房客房才对,怎么?穆晚环顾苍凉一片的四周,怎么看,都不像是有人住的地方。

萧宁玉似乎看出了穆晚的心思,重重的叹了口气“师傅那人性格就这样,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原本阿爹也给他准备了上好的厢房,可师傅硬是不喜欢。他这些年在外漂泊,住惯了破房破道,说越是舒适的地方,他反倒睡不着。”

“我来之事他可知道?”穆晚心里到底没有多大的底。她今年才九岁,按照周武兴的性子,估计很难接受她这么年纪小的。且还是个女娃娃!

萧宁玉顿住了脚步,干笑了两声。穆晚是聪明人,自然猜到了一二。“萧姐姐不必在意,一切尽在天意。”

萧宁玉握紧了穆晚的手,脸上带着安慰“对不起晚妹妹,我之前有跟师傅他老人家提过,他似乎……”萧宁玉为难。

穆晚笑笑,反倒不放在心上。

后院这里偏僻杂乱,没过多久,就到了一个小院子门前,开了门,里面反而打扫的很是干净,简单的摆设,井然有序。四方小院,布局优雅恬淡,简朴了然!

院子非常小,五脏六腑却样样齐全,院子中间一颗百年老树,长得老高,盖过几间屋顶,非常的阴凉好看。树下一池水,养了几条小鱼,老人正坐在边沿上,一手馒头一脸悲凉。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也不知道老人有没有知道他们的到来,神态动作依然没有丝毫变化。放下手中的馒头,拿起旁边缩小版的钓鱼竿,就往池水钓鱼……

穆晚自然是认出了周武兴,别说,才五十来岁的人,竟然活成了满腹沧桑。刚才他所说念的诗词,记得没错的或,好像说的是作者在亡国之后对故国的思念,人还在,却物是人非的思乡之苦!这周武兴,是无聊兴叹?还是从中勉滇?引人遐想……

“师傅,您何时变得这么忧伤啦?也不怕被人笑话”往日她认识的师傅可不是这般伤感之人。

周武兴只扫了她们一眼,继续钓鱼。全然不顾她们的存在!

还真的不待见……

江汉思归客,乾坤一腐儒。

片云天共远,永夜月同孤。

落日心犹壮,秋风病欲疏。

周武兴身形一顿,手中的钓鱼竿直接掉到了池水里。

一个才八九岁的丫头,整个稚气未脱,怎么看都是一个小孩子,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读懂了他所念诗文?这也就罢了,还能同时道出一样诉情的诗文来?周武兴目光锁定穆晚,直觉想把她看透。

“穆晚见过周师傅。”穆晚合手行礼

周武兴看着穆晚没有动作言语

半响才开口“丫头,你觉得什么样的生活才是最简单的?”亡国已故,再也回不去的曾经,如今,是否真只剩他一个老孺人,苟延残喘,思乡成疾……唉!

“简单的生活?嗯,我想要的简单生活特别简单,一间茅屋,一杯茶,一亩良田,一亿存款。”

“噗嗤”几人破笑。

“哈哈哈哈,果然是个有趣的丫头。如此贪财,我喜欢!”周武兴拂袖而笑!

“谢谢师傅,”穆晚接过檀可手中的桃花酿,跪下双手奉上“徒儿拜过师傅。”穆晚叩首,俯手跪拜!

周武兴嘴里含笑“你这丫头,这么小就如此爱财?”接过穆晚手中的桃花酿,凑到鼻子下深吸一口,“香,柳家巷的桃花酿就深得老夫喜欢。”

……

深夜的景仁宫跟其他宫殿一般无二,安静,清冷。悠长的廊道,深冷阴凉,门前站着一女子,白粉披风,美貌端庄。满脸落寞!

今日难得借口进宫入住一宿,就是想站在他最近的地方,哪怕见不到,摸不着,却能填满她对他的日思夜想。

不知何时,女子身旁多了一位撑伞的男子,挺拔的身躯,俊毅的脸庞“你这又是何苦?他虽还未封王,却已不住宫中,为何不去外面的府院找他?”

女子敛眉,收回情绪“我知他不喜于我,何必庸人自扰之,这么多年了。他,还是不愿多看我一眼。”这些年,只要能远远的看着他,便心满意足。

“清风不似明月恒,明月与风不相行”女子苦笑。不愿再多看宫殿一眼,默默转身。

男子看着女子离开的背影,久久未曾离开。

“我欲将心于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锦漱,我的心意,谁又懂?”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权以情深权以情深晨疏影|古言睁开眼,只见满眼繁华,沉迷还是清醒。 一朝溺水,却来到另一个时空,郭璃怎能甘于平凡。
  • 冷皇霸爱:极品召唤妻冷皇霸爱:极品召唤妻公子沁|古言现代召唤师夏洛离学艺不精,在一次试验中无意穿越到了一个不曾知晓的国度:夜久国。莫名其妙的成了腹黑王爷离王的小妾,在王府里面用高超的召唤术斗智斗勇。而离王,也渐渐爱上了与众不同的夏洛离。【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天下为媒:江山九顾凌长歌天下为媒:江山九顾凌长歌梨时雪|古言“我不过是你手中的一把剑,你让我如何,我便如何。”“留在本王身边,心里只有本王一个。”“剑是用来杀人的。留在身边,只会丢了性命。”“无妨。本王刀枪不入。”乱世峥嵘,他隐忍、算计、运筹帷幄,为一统江山称霸天下。原还能够做到云淡风轻地谋篇布局,只不过有那么一个人和他同病相怜,让他利用着利用着,就利用成了自己心底的最后一抹柔软。罢了罢了。横竖他要的是江山天下,她既是江山,那儿子只好叫天下了。
  • 倾城妖妃:爷,妾身要爬墙倾城妖妃:爷,妾身要爬墙梦柒苒|古言倾城妖妃,祸国祸民。丫的,你说她狐小妖到底做错什么了?竟然穿到了这么个里外不是人的女人身上。好吧,穿了就穿了,既来之则安之。但在她还没缓过神的情况下就被那臭冰块打入了天牢,谁能告诉她,凭什么呀?深呼吸,压下自己心中的怒气。他夜锦澜欠她的,她早晚会要回来的。缘深即缘浅,桥断了可以在修,屋毁了可以重建。但谁能告诉她,一段本就不该发生的相遇,该怎么走回去?最后,是该选择温柔体贴,许她一生一世白头偕老的他。还是冷峻却也霸道,让她受了无数次伤害的他?亦或者是那个喜欢卖萌,一脸天真无邪的他?
  • 我家是开小倌院我家是开小倌院夜隐霜|古言女猪脚,一名记者。拍到英国政府与日本走私军火,却不想竟被发现?意外被杀害,却duang的一声,意外穿越,这就是主角光环!却没想到……我家是开小倌院?
  • 浅缘夕行浅缘夕行我要吃肉脯|古言【一见钟情,不虐】八年后,她,还是那个天真的女孩,而他,早已成为一代君王。当没心没肺的她被他强行抱走时,命运齿轮就已经开始转动。
  • 盛世狂妃:权倾天下盛世狂妃:权倾天下离墨尘|古言现代律师穿越架空世界,遭遇高冷战神王爷,将谱出一曲怎样的恋歌?只是这个王爷不仅高冷,而且血腥暴力,动不动就要威胁她小命不保,为了活命,只能努力变强大。学武功!学医术!三百六十八般武艺压在身。王妃越来越嚣张,王爷越来越无良。没事摸个小手,偶尔搂个小腰,何时才能吃光光?
  • 风华绝代:贤后变毒妃风华绝代:贤后变毒妃非墨倾城|古言她是一代贤后,却因家族没落被打入冷宫。她有闭月羞花之貌,却始终得不到夫君的心。她是德高望重的皇后,却在刺骨寒风中被人剥下凤冠霞帔。一直信任的庶妹将她刚出世的孩子掐死在她面前,以一碗茶水了结她的性命。可她再次醒来,不在椒房殿中,也不在冷宫里,而是回到了戚府,重新做起了未出阁的千金。这一世她本想远离深宫,安稳度日,可天不遂人愿,她的一切计划都毫无用处,最终还是与前世一样被送入深宫。不过不同的是,这次她是侧妃,而她的庶妹成了正妻!
  • 重生之嫡女惊华重生之嫡女惊华肖念不忘|古言【浮生若梦】前世,她对他一见倾心,为他出谋划策排除异己,却也因此毁了她的脸,她付出了自己的所有,把他视为自己的天。只不过,情深意切换来的却是致命的背叛伤害,他竟与自己的庶妹暗暗勾结。终才知,他们害她亲儿性命、弑她亲母之仇、毁她一生命运!一场燃不尽的火,烧灼了她的命,也烧灼了她的心,死前她发下毒誓,若有来生,她定将千百倍还之!【惊华重生】今生,她大展风华、步步为营,誓要将害她的人亲手送进地狱!可是这一世她却也多了许许多多的牵挂,她本善,却不得不伪装起来,她也才知道其实自己的心,还是暖的。在无尽的阴谋里,玩心计、拼智谋、斗人心、笑里藏刀,然而在她的身后,始终有一个人守护着她,不离不弃。【记挂】当她已经疲倦的时候,当她卸下伪装的时候,当她最脆弱的时候,他抱着她,他的眸子里只盛得下她一人。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岚儿,我说过我会一直在。”“小岚歌,放心你有你亲哥罩着。”“姐,以后换我来保护你。”“岚歌,为什么本皇子想守着你,这么难。”“岚岚,以后谁欺负你,你就和本姑娘说,怎么说我也要成为你嫂子。”“长姐,姐妹之名,我可不是说说玩的哦。”总会有这么多人,这么多对她好的人,让她牵挂一辈子……
  • 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别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再提笔只为你|古言无奈就这样吧还要凑20个字哎美女酷boy来mua~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