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章 归云境

清晨,当一缕阳光透过晨露未晞的叶片时,云归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这本应是所有电视剧中被拍成唯美一幕的分镜,可是不知为什么,到了云归这里却显得如此怪异,如果云归没有发现自己躺在昨日装灵果的木车中。

晃晃脑袋,云归翻身下了车,原以为吸收了灵气以后第二天头会宿醉般头痛,结果此刻意识却无比清晰,至此,云归不禁感叹灵气之妙。

云归走向院子门口,开门时临时回头看了一眼小屋,小屋只有一层,飞檐盔顶的木质结构,曲线流畅、陡而复翘。

云归带上了门。

惜朝翘着腿躺在树枝上,突然一股奇凉的灵气直奔面门,‘碰’的一声,一个庞然巨物砸在了地面。

“抓刺客!”好在惜朝的反应也不俗,灵气护体第一时间护住了关键部位,逼人的灵力直径朝树下的人影冲去。

“是我。”云归第一次感受到针对自己的强悍灵力,虽然一丝心悸浮现,但依旧从容的唤出灵气护体。

惜朝收回灵气,意识迷糊的分辨那道熟悉的声音究竟是谁,最后一拍脑袋,可不就是自己昨天守了一晚上夜的那个人,云归。

“云归?你已经出关了?”惜朝凑到云归的身旁。

云归知道惜朝是想看看自己的灵气,于是毫不吝啬的将灵气唤了出来,说实话,就连她自己都还没有研究过自己的灵气。

一团冰蓝的光芒出现在云归的手掌上,光芒缓缓清晰,竟是和云如莲如出一辙的莲状!惜朝看了看,示意云归可以收回去了。

“冰系灵根,小归子还挺幸运的,”惜朝从身后取出一包油纸包着的飘香食物,“不过肯定是有点辛苦的吧,毕竟是五系衍生出的变异灵气。”

云归这一世终究只是个尚未及竿的少女,听到有人安慰,非常肯定的点头,接过油纸包道,

“变异灵气?就是所谓的五系之外的灵气?”

“是的,既然有了基本的灵气,那么快吃吧,吃完我们就要开始进行正规的训练了。”惜朝盯着云归刚刚释放灵气的那只手掌,突然道。

“还有,那个知意小丫头,她昨天晚上来过一趟,说什么有急事回阁,然后让我跟你说一声。”

面前的石桌上摆着各种各样刚刚惜朝拿出来的食物,云归正眼花缭乱之时,突然听到这么一句,险些被口水呛住。

“我都差点忘记了,跟我讲讲归云阁。”云归先前一直沉浸在获得难得的灵根的喜悦中,现在想起来自己还任务艰巨,心情不禁有些天上地下,“哪有一睁眼醒来,就有人告诉她,你是阁主,你要打十个的。”

“呵。”惜朝愉悦的笑了一声,“那我们的训练就要加倍了哦。”

“归云阁吗,其实我也没有什么了解,只是之前听过一点传闻。”

“大概是你的养父创立的,但是几年前你的养父离开了,所以阁主这个位置就自然落在了你头上,好在你很争气,哪怕没有开灵根,也依旧让归云阁正常运作。”

“归云阁一开始是以扶贫救济创立,后来国家强了,归云阁就作为一个派阀存在于潜龙大陆,不过,你的养父很厉害,即使他离开了,大陆上也有无数人愿意帮助扶持归云阁。”

“所以我的任务还是很艰巨啊,”云归吃完最后一口油泼面,干劲十足的一拍桌子,“走!训练去。”

巳时,正是日上三竿的时候,一处荒山。

一少女身着米白练功服,正进行着第二次上山,一般修炼灵气的人身体素质天生都会比一般人强壮不少,而惜朝也看出了云归灵根的不俗,所以制定了一系列贴合云归的训练计划。

“加油,还有三趟!”惜朝依旧寻了一棵正好遮住太阳的树,看着背着一块不大的岩石来回跑的云归,“完了我们就开始修炼。”

云归吐了口气,调整了一下岩石的位置,继续往终点跑去。

要说换成一般人,就算到了另一个世界也根本不会去为了什么争取第一而拼命训练吧,云归何曾没有过这种想法呢,不同就不同在,云归从不是什么半途而废的人,更何况,她现在是归云阁阁主,归云阁,说白了就是21世纪一个hei道上的团伙,要是自己都放弃了,那几十万人马就等着喝西北风吗?

所以,云归开始准备往回跑,就冒着一股劲,使劲往前冲吧。

“呼——”云归瘫在草地上,整整二十趟相当于八百米的来回跑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惜朝看着瘫在地上的丫头,笑道,“辛苦了,继续!现在我来给你讲讲正确的吸收灵气的方法,你昨天那种野蛮的方式会把灵府撑爆的。”

“灵府?”云归乖乖将双腿盘了起来。

“灵府位于小腹,是储存灵力的地方,你吸收的灵气,也在灵府中提炼成灵力。”

“灵府储存了一定的灵力,就会自行扩大,然后扩大至极限的那一瞬间,你也就是这个大陆上数一数二的灵修了。”

“灵修简单的分为了五个阶段,混沌,归元,幽冥,元婴,乾坤,你现在就处在混沌期,是连丹元都没有结的小孩子。”

修炼的时间飞快,日光缓缓流淌,夕阳照在了两个盘腿相对而坐的人脸上,旁边摆着的清茶也早已凉了下来,时光如此静好,两人中的少年首先睁开了双眼。

少年盯着女孩,女孩的头发很长,少年不知想到了什么,笑了一下,女孩的鼻子很挺,皮肤很白,睫毛很长,少年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表情瞬间变回往常一般,好像就连眼睛,都流露出了悲伤。

良久,女孩也睁开了双眼,云归的双眼不算夺魂,却也清澈,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女孩一口气喝完了一大杯清茶。

“好饿,晚上打山鸡吃吧。”云归看着由浮到半空中的惜朝道,“露两手我看看。”

惜朝睁开一只眼睛斜视云归道,“就你,有漂亮妹妹我就去。”

“怎么,一个绝世大美女还满足不了你的眼福是吗?”换做以前,云归是绝对不会说这种话、开这种玩笑的,可是当对方是相处了一整天的惜朝时,却变得自然了起来。

“呵。”惜朝再次愉悦的笑出了声,随即失落的道,“这座山上没有山鸡,我一来,所有的动物都不见了。”

“噗....”

云归走在夜空下面,本在回想着今天一天所学的武术招式,突然听得这样一句话,差点被脚底的石头绊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于是整座荒山都充斥着少年和少女的笑声。

“下个星期你的亲生父亲就带你的大姐回来了。”

时间推到训练一个月后,惜朝看着旁边轻松完成体能训练的云归道。

“怪不得当初我刚到云府的时候,”云归停了下来,看了看天才继续道,“感觉云府好空。”

一个月的时间,不长也不短,却足以一个步入混沌境的少女飞速进阶了,这个月云归首先结束了最基础的体能训练,打个比方,如果云归此刻和一个武林高手在斗会上遇到了,即使云归不主动出击,只是满场子躲避攻击,也可以混到决赛边缘,当然,是以高手的方式躲避攻击。

以一个天资平平的灵修来说,正常的混沌期是开灵根后的五年,之后若是在无法往前突破一步,恐怕一辈子都无法再继续往前,而对于晚开灵根足足五年的云归,终于要在开灵根的两个月后引来第一次突破——获取一把属于自己的灵器。

“灵器,是灵修在突破归元期的象征,若是一个灵修在除妖灭鬼时连灵器都没有,那就真是修真界的大笑话了,不过也有极个别没有灵器却很优秀的灵修。”云归刚结束格斗训练,正盘腿修炼,听到惜朝如此说道。

“若是你能一个月内突破归元境,我就带你去寻一把灵器。”惜朝唤出了自己的灵器——玄玉扇,是一把在天杰地灵的森林深处修出灵魄的灵器。

“我觉得,灵器和人一样,缘分最重要。”当时云归是如此说的。

于是为了完成承诺,惜朝和云归在一个深夜偷偷溜出了云府。

“你的灵根是水灵根的衍生,冰灵根。”惜朝带着云归来到了秦龙国边境的一座雪山。

云府到雪山不算远,但也绝对不算近,要是两个月前的云归恐怕需要花费不少时日,可对现在的两人,仅仅需要半天。

“现在的小归子就算遇到了很稀有的灵器估计也没有办法搞定,我们就全当这次是出来游历了,”惜朝如此道,“所以一路上碰到的鬼怪都由小归子来解决。”

“是是,师傅。”每当惜朝滥用私权的时候,云归就会这样称呼他。

距离云家主回来还有不到四天,云归两人已经进入雪山深处,这一路上着实碰到了不少鬼怪,最后都变成了云归练手的‘工具怪’。

“这些树几百年前就保持冰雕的姿态了吗?”云归顺手摘下一根冰柱,拥有‘龙涎聚灵’灵根的最大好处就是哪怕天气再凉,云归都没有什么感觉。

“大概,我刚出生的时候这座雪山就已经存在了,所以应该是的。”惜朝拍拍下摆上的积雪,指着面前的一座吊桥,“从这里上去,山顶上有一处地堡,我们去探探。”

云归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朝前走了几步拉住了即将踏上吊桥的惜朝,几块石头,从吊桥顶滚了下来。

惜朝与云归对视了一眼,惜朝朝后推了几步,云归右手摊开,又是那一朵冰冷的雪莲,只是与两个月之前不同的是,雪莲旁飞舞的雪花化为了时隐时现的银龙,每有一条银龙闪现,便有细小的闪电滑过。

先是手掌,再是手臂,最后全身,都隐隐覆上了一层淡蓝,云归本就身着单薄襦裙,此刻在风雪环绕的情况下,就如同冰雪精灵一般晶莹剔透,一朵朵雪莲旋转、环绕成了几簇蓝影,云归双手回到胸口,伸出右手,蓝影便飞速的旋转,越过滚动的石头,朝着石头滚下的顶端飞去,而滚下的石头却巧妙的避开了云归,在落地的一瞬间凝冰,然后炸开。

只是经过的石头就如此,惜朝眼中终于滑过了满意,看向蓝影飞去的位置,若是他猜得没错,刚刚云归已经察觉到吊桥后面的雪妖,而拉住自己只是为了等到第一批攻击发动,就算是惜朝也为云归在雪地中的优势感到诧异。

“搞定了,那群雪妖被吓跑了。”惜朝看着朝自己一个冰爆然后冲刺过来的云归,有点头大的示意对方继续走。

“这里跟外面的氛围一点都不一样,”云归举着冰雕火焰朝前走,“我还以为是宫殿。”

“小心脚下,你不想被扎个窟窿吧。”惜朝时刻注意着小女孩的脚下。

地堡不难找,就是进门的时候想了点办法,惜朝依旧退居二线,云归一个冰刃没有打开门后使用暴力踹开了,地堡占地面积当真不小,仅仅一个一楼就花了两人四个时辰,好在冰天雪地并没有时间的概念,不然云归肯定又要嘟囔一路了。

“喂,过来,”惜朝叫住了一股脑往前走的云归,“这个橙级的箱子里面不可能什么都没有装。”

云归小心的跑了过来,突然摁住了想要打开箱子的惜朝,“不行,我感觉不对。”

“那我们出去?”惜朝一向以小姑娘的主意为主,“这里确实阴森森的。”

“不是这个啦,”云归笑了一下,然后‘刷’的一下打开了箱子,“里面这个东西,不太适合我。”

惜朝松了口气,朝着箱子里面扫了一眼,“百年级的三叉戟,拿着吧,没有用也可以拿去卖,来一趟不容易。”

“哦哦。”云归乖乖的将三叉戟放入自己的储物戒指中。

“这个给你,”惜朝将一个环形的东西丢到云归怀里,“别又什么东西尽往口袋里塞了。”

云归从怀里将那物事掏了出来,不大,刚好套在小女孩的食指上,“谢谢啦。”

这两个月,惜朝一直不时送一些难得见到的东西给云归,譬如胸口上的储灵项链、手指上的储物戒指和一大堆归云从来没有见过的药水。

导致云归一直有一种被bao养的错觉。

“回去我们用灵力吧。”小女孩终于感觉到了疲倦,几乎整个人都瘫在了惜朝的背上。

两人从地堡出来才发现云归所说的‘不对’到底是什么,之前云归的‘龙涎聚灵’动静太大,引发了一小阵雪山妖潮,等到二人从妖潮中杀出一条血路后,云归已经累得几乎失去了意识。

“坐稳咯。”惜朝浅浅一笑,双手捞紧了小女孩的腿,白光一现,两人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惜朝将云归双腿盘好坐在了床上,放了一只高阶灵果在床头,这样小女孩第二天醒来不会太累。

惜朝看向窗外,什么时候呢,小女孩已经到了需要高阶灵果的阶段,自己居然会陪着一个人类小女孩做这些事,一阵风吹过,惜朝的一对黑眸不知何时变为嗜血的红色,风逐渐停息,红色也掺上些许墨,最后平息。

预告:

“云归?你不会以为,各大家族的斗会,什么人都可以上吧。”

“姐姐算了,云归刚从乡里回来,很多事还不懂。”

“你什么时候才能像你的两个姐姐一样懂事!”

“女儿,妈可能没几天活头了,你一定要坚强,不要惹事,也不要怕。”

“云归,契约吧,只有你拥有的我这样等级的灵宠才可以打败他们。”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废柴逆天,溺宠狂妃嫡小姐废柴逆天,溺宠狂妃嫡小姐江绾漓|幻情她,21世纪王牌特工,却重生到这嫡小姐身上,谁来告诉她,重生就算了,但这一身伤,这一只蠢萌蠢萌的宠物,又是怎么一回事。靠,谁说血夜城城主高冷炫酷,不近女色的,给本宝宝站出来,我保证不打你。那这个在床上卖萌打滚耍流氓的人,又是谁,确定没有被调包吗?对此她感到深深的怀疑!
  • 流年之月1风流年之月1风天使契约|幻情我的出身除了我之外,没有一个人知道。进入了学院后,自己竟然卷入同伴的谋划当中,宝石的失踪,校长的离职,可怕的预言,无人空岛,这些都在指向什么,每件事情揭示着一个又一个的谎言。终点一步一步逼近,真想慢慢的揭露。却不敢相信幕后黑手,竟然是······我无法真正看到她最后一面,却同归于尽。
  • 泪凝血泪凝血蝶梦殇|幻情纵然有山盟海誓,明月清风,耐有谁人作证。我愿化作一只停留在你肩膀的蝴蝶,不求多么华贵,只要你一直陪着我。奈何,心,已破碎,没有心的蝴蝶,怎样飞翔,茫茫沧海,复仇之路,我能遇到谁人,与我共度苍穹。那可以陪我走到最后的少年,我等你。
  • 被选中的少女被选中的少女九液|幻情少女冷七七在一次关于劫匪的事件中学会使用魔法(技能来自妖精的尾巴)
  • 兽人少女在种田兽人少女在种田仙女王也|幻情身为兽人族和人族的后代却是个小废材,还好老爹稳得住,可以靠啃啃老维持一下生活的样子! 哪知天有不测风云,一夕之间老爹废了老娘跟着她的初恋情人跑了。 她还能怎么办,只能撸起袖子就是干 还好!!!她是种田达人
  • 璃飒璃飒笨小柒|幻情血一滴,她看见了彼岸花。她要死了。会的,永远都睡在那个“棺材里”。代替她去陪他的人,在遥远的未来。在她的泪,干时。
  • 三生石誓冥灵笙生不息三生石誓冥灵笙生不息朔灵|幻情最接近地狱的人,萧笙玥,可纵灵。可惜天妒英才,过于强大反而招来杀身之祸。“希望到另一个世界后,我能活下去。”罂粟花绽放于遥远的异世,守护他们唯一的主人。“吾主乃冥府之主,地狱之神,吾等誓死效忠吾主,否则来世无法轮回。”嘘……安静,待迷卿禅归来,故事即可开始请尔等务必安静,看看他和她的故事……
  • 小花仙,四大女神降临小花仙,四大女神降临慕容洛熙汐月|幻情在大家的努力之下,花之国度再次和平,幸福,可前不久,神圣殿堂在一夜之间变得不像以前那么宁静,而在那里的三位女神偶然落入地球。花仙魔法使者们将迎接新的挑战,奋力的拼搏,共同的心声,坚定的信念化作美丽的奇迹之花……
  • 妖华泣血妖华泣血朝露初凝|幻情赤珠,又名妖华泣血珠。传说,这颗珠子专门嗜执念很深的人的心头血。殉珠之人的执念越深,此珠的颜色就越烈焰。虽然这颗珠子品性极为烈,可这世间想得到它的人,可不少。。。。
  • 战神你家萌狐要反天了战神你家萌狐要反天了糖心龙蛋|幻情【龙蛋的暖暖小窝,群号:622022469】龙蛋软萌任戳…… 【一V一,萌狐大闹天宫,超级萌文宠文】“嗷呜,嗷呜!”九条尾巴就是爽,冬天取暖,夏天阴凉。 岳九灵悠然自得的嚎叫。 “诶诶,战龙瑾!你干嘛拽我尾巴?”萌萌小九灵娇怒。 “因为,碍了本王的事!”战龙瑾褪去龙袍,拭去额头汗水,满眼不耐烦。 红狐满眼惊慌,环抱住九条尾巴不肯松手,直到抱累才昏睡过去。 第二天醒来,九条尾巴光秃秃的出现在眼前,臀后凉飕飕。 “啊!战龙瑾,我要杀了你!”秃毛九尾晃来晃去,崩溃的岳九灵带着莫名的喜感。 “哈哈哈!”冷面王爷战龙瑾,第一次笑得这么开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