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9章 绝望

“第一杀手的手,怎么能抖呢?”

白芷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冻结起来。

乔锦悛一身红衣,不像回忆中天庭奴仆的衣服那样朴素,也不像杀手时一身黑衣那样冷酷决绝,此时一身红衣,端的是自信,还有嗜血。

白芷无力的抬了抬眼,乔锦悛嘴角明明噙着一抹笑,高高在上的俯视她,一张俊秀的脸变得有点扭曲。

“救命!!来人——”

一声惊呼还没彻底发出来,无数的弓箭破风,带着火光猛然把天空填满绚丽的火雨,带着铺天盖地之势扎了下来!

哀嚎,尖叫……

白芷木然看着他,强装镇定站起身来,一张秀丽的脸上毫无表情。

“你到底要干什么?”

她问。

乔锦悛笑了,在漫天火雨下,他的笑比这些都更残酷。

“你只是颗棋子而已,问这么多,没有用处。”

乔锦悛抬头看了一眼,脸上的神色突然变得很温柔,沉声道:“一百一十九年四个月又三天之前,你知道天庭发生了什么吗?”

白芷没有回答。

从乔锦悛出现开始,就在勾出她所有的怒气和悲伤,本被她吸收的血蛊,得到这种强烈的感情滋养,已经有了叛逆之势,白芷若是分神,就会被这血蛊吞吃殆尽,真正成为乔锦悛的棋子。

乔锦悛满意的看了白芷一眼,嘴角勾起病态的微笑,接着道:“那日,天帝被杀,天帝的儿子被圈养在宫中,成为府中最低等的奴仆。你会不会好奇,为什么要留个定时炸弹在天宫里?”

白芷冷汗滚滚,但面前的人明显没准备让自己回答,顺手折了一支旁边的野花,悠悠道:“直到我利用你成功复仇的那一天,我才知道,原来我也只是一颗棋子。可笑吧?明明是我的功劳,下一任天帝却将我取而代之,给了我一个小官当,还要来人间辅佐龙国……”

野花在他手中一瞬枯萎。

正如这个被火雨笼罩的世界,仿佛下一秒就会在他手中枯萎焦黑。

白芷伸出手,乔锦悛自然注意到了,讽笑道:“你现在什么也做不到,所以我劝你别做些让人发笑的事,毁了我的兴致。”

乔锦悛现在已经疯了。

不过他说的并没有错,按照他们的实力差距,白芷在这样的威压下伸一下手,就已经废了很大力气。

但眼前那团白色的毛团子蜷缩的让她心疼。

乔锦悛不满意般又加重了威压,白芷的手还没碰到那一团,就已经被压的吐了口血。

鲜艳的红,在冷白的下巴上闪着妖冶的光。

“你说的这一切,与我何干?”

白芷啐了一口血,斜眼看着乔锦悛,气息不稳。

乔锦悛立刻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睨着她,笑道:“怎么,怕我把你杀了,开始装傻充愣?”

嘴上这么说,威压却已经减弱了许多,白芷勉强吸了两口气,道:“我只是我,你说的洛芷、天庭……不过是你放不下过去,想去复仇的借口而已。”

乔锦悛没再回答她,在他耳中,只是白芷在苟延残喘地寻求几秒生存时间而已。

尖叫,哭喊。

白芷眯着眼睛,任由这些声音狠狠地撞在自己心里。

“我说,”白芷抬起头,一双眼睛已经恢复了清明。

乔锦悛一身红衣与这红光相得益彰,白皙的脸庞被映的添了些暖色。他不耐烦的偏着头,看了白芷一眼。

“这世间有谁是为了杀人而杀人的呢?”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云诺谣云诺谣漫漫烟萝|古言世间有三苦:爱别离,怨憎恨,求不得。自己这是得罪了哪路神仙,要一一尝尽这人生的道道苦果?我叫云诺,因癌症结束生命,意外穿越重生。本想找个忠犬老公过过种田生活,却又被迫卷进了一场场政治阴谋。爱我的不想要,我爱的得不到!一念成魔,一念成佛。错过才知珍惜,我的爱人:若有三生,我愿世世等你!
  • 爱妃好生养爱妃好生养天行有道|古言坑爹的系统给了她坑爹的任务,她必须从一介小小宫女爬上皇后之位,才能脱离系统魔爪,回到原来世界。为了达成这一目的,她需要两样东西:一样是脸皮,一样是肚皮。--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穿越之乱世生存指南穿越之乱世生存指南又余|古言技校生兼孤儿穿越成娇滴滴的千金小姐本来以为可以好好享受,却遭受家庭巨变。还有奶妈和丫头及一大堆人要养!哎!——————且看一个孤儿拖着千金娇躯如何在乱世中创业!
  • 盛世九安盛世九安言兮焉求|古言看过无数的话本,每个故事都殊途同归,无非是女子豆蔻遇良人,经过无数的磨难,最终白头到老。每个故事的结局都只是女主婚后生了一只小包子,仿佛那就是全部。九安一直以为,她和穆祁也会如此。直到成亲后,她所遭遇的一切。她才明白,原来,新房却扇那一刻,才是一段感情真正的开始。上一辈子,她辅佐夫君,缔太平盛世,却从未安宁。她很想问问那人,若可以从新选择,他是要盛世还是九安。 九安这辈子唯一感谢上苍,谢有来世,也谢能够再次相遇
  • 穿书之病娇别过来穿书之病娇别过来我是个淑女呐|古言苏琪只是吃个泡面,然后被泡面噎到了而已。为什么她会穿越,而且穿的还是她在吃泡面时的一本书。系统告诉她:只要你做完任务以后,你就可以回去了。所以她开始了做任务的情节。 可为什么这个男主看自己的眼神越来越奇怪,当自己穿回去时,还没过够潇洒的生活以后,她一睁开眼睛,看到男主对他近乎疯癫的眼神:我的琪琪,你终于回来了。 苏琪表示,我想默默装死可以吗
  • 名门珠玉名门珠玉如卿卿|古言杨三姑娘生得美,却是出了名的刁钻难容人。 放眼整个京城,也就大将军府的二姑娘愿当她闺己, 偏偏这位天之娇女把人家给害了, 如今还生死未卜。
  • 重生:夫君在手万事不愁重生:夫君在手万事不愁月成玦|古言前世她被伪善的庶姐姨娘利用,疏离母亲,她和母兄不得善终。这一世把渣姐一脚踹飞,和你的渣男下地狱玩耍去吧。前世疼她的母兄因她不得善终,受尽磨难。这一世她定护他们周全无忧,一生安康。前世她与他被迫分离,孩子更是被渣男下毒,她被射杀在城门前,骄傲如他竟自裁相随。这一世她定要与他长相厮守白首到老,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 天下伏疆天下伏疆南山的小山南|古言一朝风雨来袭,他避无可避。 从大国最纨绔的太子,变成了他曾最看不起的贱民,从云端被踩入了泥泞。 三年之后,他强势回归,以臣之名,一手掌棋,步步为营。 她是本国第一商贾,惊才绝艳,淡然如云,却不得不被困于红墙黛瓦之间,不得自由。 她说:"从遇到你的那一刻开始,我便明白,我的前半生都是浮光,余生只为你而生。" 当年阴谋被层层剥茧之时,新的阴谋又铺面而来。 他一手掌棋,步步为营,却在不经意间被困之于情。 于是,他说:"羲娘,别经商了,跟我一起翻天吧。"
  • 古代小小娇妻古代小小娇妻阿渟|古言一个穿着青色衫裙的丫鬟正在堂屋外毫无精神地打盹儿,内室,大红罗帐内何汐早就醒了,此时呆呆坐在床边看着眼前的房间。 水墨画挂在墙壁上,尽显风雅。木制的桌椅,古朴的样式,略懂一些历史的她看不出是哪一个朝代的东西,雕花的木床,上好的绸缎,轻盈的床帐。离她不远梳妆台上放着一面黄铜的镜子。 桌子上有一封她夫君的来信。 那字迹清逸笔锋温和写道”下官后日归,小姐勿忧。“ 何汐有些奇怪哪有……
  • 锦绣田园之悍夫辣妻锦绣田园之悍夫辣妻飘逸莜|古言一朝穿越,现代农科大高材生重生成了九岁农家女。家里一穷二白,除了一间破烂茅草屋,就剩两亩薄田。上有老实懦弱的父母,下有饿的皮包骨的弟妹。呃!还有一个黑心肝总想卖了她的奶奶,加上经常来家里收刮东西的伯父伯母!姐可忍,妹不可忍!上山采药,下河抓鱼,种田买地,智斗极品亲戚,看俏农女如何发家致富,顺便拐来一只小相公!【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