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章 (大结局)

木藏下车前问谙不信任的再次嘱托道:“谢竹那边你随便应付就好,老庄的事我自有打算。”木藏点点头没有说话,留下后视镜里那个落寞的背影。

看到问谙驱车离开,木藏径直走进一家底下台球室,一帮约好的朋友早已到齐,木藏环顾四周后有些失落,招呼着走向其中一个朋友,问道:“人呢?到了吗?”

朋友朝里面的包间使眼色,一手搭着木藏的肩一手递过一杯酒给木藏,提醒到:“可是个犟骨头,不好啃啊。”

“艺术家做派。”木藏一脸的不屑,说完便一口喝完酒,把酒杯塞回给朋友,双手插着裤包一脸无所谓的流氓样子进去了,包间很黑,是开了暗光。有一个戴着黑色鸭舌帽的男人,与外面玩得开怀大笑的朋友不同,这个男人显得局促且小心翼翼,蜷缩在松软的沙发里。

木藏走到男人对面坐下,仔细打量着面前这个一身黑的男人,掏出手机看着手机上的照片,试探的问道:“你是林段?”

“我是。”戴着黑色鸭舌帽的男士人缓缓抬头,那是一张与手机上神采奕奕的证件照不同,面前的林段胡子拉碴不修边幅,一副大叔的模样。

“我要的东西带了吗?”

林段点点头,从脚边的背包里取出一个文件袋递给木藏,木藏伸手接过,但林段不肯松手,带着哭腔的询问道:“非得这样吗?”

“怎样?”

“不觉得卑鄙吗?”

“卑鄙?你不卑鄙又怎么会有这个东西的存在?”木藏有些轻佻的嘴角,一把抢过文件袋,打开里面的文件打开手机手电筒一一查看文件。

木藏的话有些触动到林段,林段不停的揉搓着手掌,艰难的大口呼吸着,突然眼光放亮,站起身一把抢过木藏手里的文件跑了出去。木藏有些错愕,但还是在意料之中。朋友连忙进来问是否有事。木藏微笑的摇摇头,朋友捡起地上林段走急忘拿的背包正要给林段送气去,木藏看到包里的文件夹,拦住了朋友,拿了文件仔细看了起来。暗光里,木藏露出一丝讥笑。

事务所里问谙继续忙碌着,尽管知道老庄和顾惜的事,也还是神采奕奕的继续工作。或许和老庄的关系就是这样的平淡,对婚姻的向往一开始就不强烈。看着老庄工作空闲时间看着手机,难掩的笑意或许那才是真正喜欢一个人的模样,问谙有些羡慕但只是羡慕而已。没有起草离婚协议的念头,如果要戳破这一切需要勇气,很不巧,问谙没有这个勇气,至少只是个心知肚明的受害者形象。

木藏开始行动,以木藏父亲公司的财务助理约谈了顾惜。

时间定在老庄上庭的时间,地点定在一家酒店大堂内,木藏一身西装,为显得老练成熟甚至还戴上一副金边的眼睛:“是顾小姐吗?”

“是的。你好!”

“你好!”木藏坐到顾惜对面,打量着顾惜后不由感概,“顾小姐比想象中漂亮多了,我没有损顾小姐的意思,只是没想到你这么漂亮。”

顾惜有些害羞的低头:“你找我不是为了夸我漂亮吧。”

“我是来跟你做买卖的。”木藏拿出木氏公司的员工证,“我是木氏公司销售部的,最近我们公司委托你的朋友庄律师帮我们处理一件财务上案件,是我们内部员工的裁决问题。但是取证的过程中好像搞错了,把我们销售部的几张发票给顺走了,所以想请你帮帮忙。”

“那既然是你们公司内部的事情不应该很好解决吗?”

“公司要面子,领导要人情,所以打发我个跑腿的来说话。”

“不好意思,我可能帮不了你,我不干涉老庄工作上的事。”

“也不算干涉。我保证这对庄律师的事务所绝对不会有半分影响,只是几张不重要的发票,交上去也没什么影响。”

“那既然不重要,为什么还要来找我?”

“我是公司的,更是销售部的,得为自己饭碗考虑,你知道的,销售部很有钱的。”说着木藏朝顾惜使眼色,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做这种利人利己的事也没兴趣吗?”

顾惜撇了一眼银行卡。

木藏乘胜追击:“我有个见解,不知道对不对,女人嘛,还是要多为自己考虑考虑,男人给的钱大多带有目的,要你的时候给你钱,不要的时候一脚踹开,想哭都找不到地方。女人得活得漂亮,不能老靠卖首饰过生活。”

“你在威胁我?我吃软不吃硬的。”说完顾惜正要离开。

“那几张发票是关于晶铝集团的也没关系吗?”木藏使出刹手锏呵斥到,“林段有情有义在集团破产前把你踢出局,用所谓的婚前协议把你摘得一干二净,都不懂得报恩的吗?”

顾惜有些错愕。

木藏把银行卡塞进顾惜手里,用着惋惜的口吻说着:“这里面的钱本应是给晶铝的回扣,林段的意思让给你,让你照顾好自己,这是他最后能给你的了。”说完,便离开。

留顾惜一人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看着老庄忙完工作对问谙嘘寒问暖样子,问谙有些恍惚,如果不是知道老庄出轨,只怕会一直这样迷迷糊糊下去吧。问谙并非没有打算,家里的衣物已被整齐收好,本该换掉的毛巾也想着再用几天,个人物件也只添置了老庄和小庄的。

顾惜没让木藏失望,念及旧情的顾惜还是再次抛弃了老庄,不过这次的顾惜在伤害老庄后选择了离开。老庄恍惚了几日,尽快的将自己调回到正常状态,做回了问谙的丈夫。

“多少钱?”

“什么?”

“给了顾惜多少钱?我转你。”问谙知道了事情的始末,问木藏道。

“钱不钱不重要,重要的事是林段的心意。”木藏打量着问谙,“有时间好好给自己添置点东西吧,毕竟那还是你的家。”

“你知道?”

木藏点点头:“之前你一直在等老庄提出来,家里的行李收拾得差不多了吧。问谙,别忘了,我们是一路人。”

“好一个一路人。”问谙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你跟谢竹的婚事准备得怎么样?”

“你知道?”

“顾惜的事你抗的是你老爸的旗,没那么容易放过你,前两天去事务所里弄婚前协议了。”

“我和谢竹,你不介意吗?”

“为什么要介意?一个是拿我当好姐姐的好妹妹,一个是和我最像的前男友。问过谢竹意见吗?”

“她听家里的,完全没意见。现在的我和谁躺在一张床上都无所谓了。”木藏点燃一根香烟继续说,“你呢,没关系吗?”

“不重要。”问谙邪魅一笑,“就算不是顾惜而是其他人也无所谓,又不是小孩子了,这种事就得跟拉屎放屁一样看待。”

“最近少妇挺吃香的。”

“老庄怎样我管不着,但我只想做好我自己。”问谙眼里的冷漠有些意外却也在意料之中。

半年后。

在午小舟的婚礼上,朋友们早已拖家带口的赶到,因为新娘是外国人的缘故,所以办了两场婚礼,老家的是第一场。

朋友们还是像以前一样,见面后的相互损着,问谙随着朋友们最早到入座主桌,看着午小舟忙前忙后的招呼着,难得的成熟稳重倒也不像当年那个在天台抽烟的小伙子了,问谙有些欣慰的笑了,摸着微微隆起的肚子感叹着时间的痕迹。

“别给她倒酒。”午小舟训斥到一旁准备给问谙倒酒的服务员,看了桌上的饮料看了又放下,“这些都不行,新娘化妆间里有水果,你拿榨汁机榨两杯,一杯给新娘一杯送这来,顺便拿个靠枕来。”说完,服务员便去了。

原本坐问谙身边的朋友识趣的绕过桌子到一旁与人说话去了。

午小舟就问谙身边坐下,看着问谙微微隆起的肚子问道:“几个月了?”

“五个多月,不显怀。”

“身体怎么样,检查都做了吗?”

问谙点点头。

“算时间,你赶不上我第二场婚礼了。”

问谙点点头,看着四周陆陆续续的来客,那些曾经熟悉的面孔,问谙感叹到:“来了不少的熟面孔,看来这些年你虽然在国外,家里的人际是一点没松。”

“是啊,我也没想到他们这么给面子。”午小舟和问谙说着话还不忘和新来的朋友打招呼,动作示意一会儿过去聊聊,“小时候希望长大,长大后开始怀恋小时候,这么多年这么多朋友,最好的还是咱们······几个。”说着午小舟的眼圈开始红了。

服务员端来了鲜榨果汁还拿了靠枕,午小舟把靠枕放到问谙身后,解释道:“我家老外图新鲜,非要搞什么中式婚礼,一套程序走下来得不少时间,你靠着坐舒服点,休息室在侧门出去后右拐第二个房间,你要觉得闷可以去那坐坐。”

“对我这么好,不怕我抢亲啊?”问谙玩笑道。

“抢啊,就怕你不抢。”午小舟补充道,“你要是真抢,我一定跟你跑。”说完还朝问谙抛出一个颇为玩笑的眼神。正说着一西装笔挺的男人提醒午小舟婚礼快开始了,午小舟站起身搞看了眼问谙的鞋子,打趣着:“怀孕还穿高跟鞋,一会儿抢亲的时候别崴脚了。”说完便走了。

午小舟一改在问谙面前的孩子气,精练而认真的背影很有魅力。

因为是按中式的流程走,等一系列繁琐的仪式走完后,已是很晚了。大厅的宾客渐渐散去,主桌的朋友还在继续谈天说地。

一朋友暗暗走到问谙身边,小声问道:“后悔吗?”

“后悔什么?”

“午小舟啊,这么优秀的男人,没留在身边不觉得可惜吗?”

“认识我那么多年,临门一脚的事没兴趣干。”

“唉。”

“叹什么气?”

“以为你会抢亲的,跟这几个人打赌,要赔死了。”朋友苦笑着摇头,“我要没钱可要你负责。”

“负责陪你吃饭嘛?还是像小时候给你打铺助?”

“记得以前是谁说过,如果你们在一起就是因为亲情,没在一起才是因为爱情,现在看似乎有点,,,”

“那又怎样?”

“你承认了。”朋友有些欣喜。

“我不是你,我只会跟我输得起的人在一起,午小舟我输不起。”

是啊,问谙输不起午小舟,午小舟又何尝输得起问谙,大家都只看到午小舟对问谙的好,问谙对午小舟的好只有午小舟自己知道。小时候的午小舟笨笨的,大家都不想跟他玩,只有问谙一直陪着午小舟。初中的时候叛逆期,午小舟每次跟家里吵完架都是找问谙,就算是跟问谙妈妈难得一次的吃饭问谙都推掉陪午小舟。有次凌晨午小舟一个人在家,胃疼得难受,一个电话问谙听出午小舟不对劲,大冬天的就穿个睡衣就开着小电驴去找午小舟,然后驮着他去医院为他忙前忙后。午小舟的妈妈找过问谙,才有了问谙小心翼翼顾及情绪不忍心伤害,又要努力克制自己感情与午小舟保持距离的样子,人们都只看到午小舟的偏爱与喜欢,哪有没有人注意到午小舟面前的问谙的演技真的很拙劣,克制的情感不敢流露的喜欢。或许,我们都有输不起的人,那个人最好的存在方式即是最好的朋友。

老庄来接问谙,一路的小心呵护不知道是爱还是愧疚还是责任感,问谙有些倦了。

有一种人,他是你的向往,他满足你那个年龄段所有的幻想,你向他靠近,就像飞蛾扑火,你喜欢他,为他改变了自己,你所有的单纯都给了他,他却摧毁了你所有的美好愿望。从那以后,你知道你已经不是一个单纯懵懂天真无邪的小女孩了。

有一种人,你在看他第一眼的时候,就会觉得你跟他不是一路人,走不到一起去哪怕是短暂的陪伴,结果他不单单是你的人生过客,他教会你喜欢和爱和向往的区别,可惜,在他的情感还没有暖化你的固执的时候,他倦了他放弃了,他成了过去。

有一种人,第一眼的时候你就感觉得很熟悉,感觉那是以前的你,你以为有那样的共通点一定是最牢固的,最后发现异性相吸同性相斥是有道理的,你也从没想过两个脾性这么相似的人相处的空气原是这样的,这样小心翼翼如泡沫般的。

在成长中我们渐渐变得市侩变得功利变成我们曾经最讨厌的人,我们发现成长后的我们配不上原有的爱情,那时我们会遇到一种人,不远不近,是刚好在一起的距离,我们当然知道那不是爱情只是刚好可以结婚,凑合的以怀念过去过完下半辈子。

到最后发现还有一种人,他从一开始就在我们身边,以最好的身份和我们共同成长,参与我们的人生,见证我们的蜕变,是离不开彼此的关系,甚至很多局外人都说我们应该在一起我们是一对,但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我们只能是最好的朋友,在彼此的婚礼上有人替我们唏嘘,但是没有任何人比自己更希望彼此幸福。

五个月后,问谙生了个女儿。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宠文:蠢萌丫头骗骗爱宠文:蠢萌丫头骗骗爱欲酷|青春要是寝室有个笨蛋怎么办?很简单,就两字!相亲!c大有一栋专门的情侣楼,只要是情侣,都可以去哪住,只是贵了些可千佑子她们才不管呢!只要能支走徒小幽!虽然她们很喜欢她,可她实在是……笨啊……于是,她们开始放长线钓大鱼,但没想到却掉到一条大鲨鱼?我靠!徒小幽!你倒霉了!!你这条小丑鱼准备被大鲨鱼吾項辰吃了吧!!
  • 静待彷徨静待彷徨亡魂溺水|青春萧逸臣一个普通的白领,但是青春时期的事情总是浮现在他的脑海里面,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让他重新感受到了初中时候的快乐。这一切只因青春的我们总是有很多的幻想,同时在我们身边也有很多的事情
  • 一枚白昼的月亮一枚白昼的月亮摘星煮酒|青春我代替不了你心头的星珠,给你带来钻石般的希望,所以,我想,我是一枚白昼的月亮,悄悄沉浸在云朵的浅滩旁。
  • 爱上你,是我的错,就让我错下去爱上你,是我的错,就让我错下去雨季来临|青春她的世界一片灰暗,他的世界一片明亮,她有让世人远离的生世,他有让世人接近的生世,她见到他那一刻起,就知道自己和他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了…………
  • 谷里的夏天谷里的夏天天桥兔子|青春高一开学的第一天,方谷遇见了不苟言笑的夏之沃,跌跌撞撞的高中生活从这一眼开始。对女儿高期待的郑代梅,大大咧咧却又豁达开朗的华小雯,总是在放学后神秘失踪的台林楠,假小子般毒舌的邱千逸,热衷学生会的林正青……形形色色的少年在依靠热爱与天赋寻找属于自己的道路,在通往高考这座独木桥的路上,每个人都在放弃并坚持着。 “你好,我叫台林楠,你呢?” “我爸妈不支持我学画画……那又怎么样!我偏要学!” “为什么我所有的事情都必须听你的?!我有我喜欢的事情不可以吗!” “你别怕,我相信你。” …… 当高考最后一科的铃声响起,跨越涌动的人群跑到彼此面前,夏之沃没有任何犹豫的拉起方谷的手。 “我知道,我也喜欢你。” 源于真实高中生活的平凡故事。 重要的不是少年时爱上了谁,而是有没有努力爱自己。
  • 季少强宠:国民校草请低调季少强宠:国民校草请低调孤冕雕|青春【女扮男,1v1,苏宠文】帝企高部体育学校,自三十年开创以来,参赛队伍蝉联全国篮球界十七年总冠的一所私立男子老校,在全国篮球界的地位如雷贯耳。今年,又一支出于帝企的全国青年篮球冠军自此诞生,其中最出色,被人誉为“天才”主力的小前锋——袁野一,竟一声不吭地离开帝企,选择了与篮球毫不相关,风云艺术界的司穆兰高校,震惊了一大片篮球界的青年爱好者。【追逐】—跟我回去。—我不想回去。—为什么?—没有为什么。—我不相信你能忍下心丢弃和你一起十年奋斗队友,和最爱的篮球就为了来这种鬼地方学画画?你到底在想什么!—看着我这双手。—?—你不觉得它是一双足以在艺术界撑起一片天地的神奇双手吗?—我只看到了一双因为日日夜夜不断练习而变得满是粗茧的手!—袁野一,告诉我,为什么要离开?【梦想】他从小就很爱篮球这项运动,并且在其中投入了所有热情和心血。他做到了,在这一点,即便是当初极力反对的父母,也不得不承认,他让他们骄傲。除了父母,没人知道,她是女生。【热血】他也曾在赛场奔驰,和队友笑谈理想。但一场意外,却让他双腿残废,从此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余生。颓废,绝望之后,却选择了另一条道路。于是,他遇见了‘他’。—我说了我不会再打篮球,你到底想怎么样?—去篮球部报名,我是你的老师,你应该听我的。—季老师,其实我不去篮球队是有难言之隐的。——什么?——我屁股上长了一个很大的痔疮,一动就疼,实在打不了篮球。【青春】通往国际篮球的最后一场比赛,袁野一眼前的碎发已经汗湿,紧紧贴在皮肤之上。回头便是坐着成百上千的观众,摄像头的镜头跟随着每一个人。尖锐的哨声在她的耳边响起。比赛结束了。仿佛听见从远方传来粗粗的喘息声,分明全身的力气都已经透支,她依旧不顾众人的阻拦,回眸看向那鲜红的屏幕。青州帝企:南城司穆兰比分是——【相随】季南琛曾认为所有对袁野一的关心只是类似于长辈对晚辈呵护和疼爱,比如哥哥对弟弟。他曾说:“我绝不会看上比我小六岁的孩子,更何况他还是我欣赏的男学生。”后来,他又说:“小六岁不是问题,我已经向学校递了辞职信,性别相同也不是问题,大不了,我们就这么过一辈子。”他是季南琛,司穆兰的教练,也是袁野一的教练。她是袁野一,司穆兰的球员,也是季南琛的教员。【你是三,我是九,我除了你,还是你】
  • 想做先生的小尾巴想做先生的小尾巴绵羊泡芙|青春第一次住进他家,他对她说的第一句话便是: “哪里来的丑丫头?” 后来却是: “喵小七,我允许你喜欢我!” “喵小七,你亲我一下!” … “不管你是什么妖魔鬼怪,鬼魅魍魉,喵小七,我都喜欢你!” 在喵小七还没有出现之前,慕熙南认为他喜欢的人应该是有淑女的气质,飘逸的长发,好听的声音,娴雅的性格。 但当喵小七出现之后,慕熙南才发现他真正喜欢的人是,会撒娇,会卖萌,不温柔,不优雅,除了可爱一无是处。 【甜宠/软萌小甜心vs腹黑大恶魔】(书友群:830421506)
  • 莫忘青春莫忘青春秋雨薇凉|青春男主角的青春期伴随着不同类型的女孩子的出现,自己也在变得成熟,稳重,学生时代的美好欢笑和爱恋的痛苦也是每个人最长久的回忆
  • 迷上你酒窝迷上你酒窝一只老肥鹅|青春人总是太过于执着第一眼见到的人或物,所以对你的感情总是反反复复。 ———— 少女时期的女生,在每个步入梦乡的夜晚时,都会在脑子里上演一出个自己喜欢的人的偶像剧。 看着电视剧里男女主翻来覆去的互相折磨,但就是舍不得分手,当时她就幻想过以后能让她产生这种,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感情的人到底会是什么样子。 这个问题,或许在见到荀欢的第一眼就有了答案 在我兵荒马乱的青春里你永远是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 某天,白乐举着语文书在和《琵琶行》大眼瞪小眼,莫名想起了林桉之前跟自己说过的话。 “为什么有力气的牛都有地耕?” 一不小心给念叨了出来。 荀欢拿来她放在脸上的语文书,弯腰和她反方向对视。 “那你这块地要不要被耕一下?” 【双标晚期清冷少年X口嫌体正直嘴炮少女】 双向暗恋,在外清高霸气对内一个比一个蠢萌
  • 小鱼与大象小鱼与大象蜜桃奶盐|青春从2009年到2012年,从高中到大学,你手里的诺基亚换成了苹果、三星、索尼……那么,诺基亚时代陪伴你的人可还在你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