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3章 天之下

夜晚,闫寒急不可待的回到了白日吃米线的地摊周围,拿起对讲机呼叫起来。

另一头显然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了,哆嗦了一声又用腿踹了两下对讲机后才颤颤巍巍的做出回应。

显然,她被吓坏了。

像是对未知恐惧的猴子,做这最本能的滑稽举动。

“很神奇吧?”闫寒倚在墙边,感受着星辉洒在身上的舒爽,笑道。

“嗯……嗯。”田云缓缓的回应着,显然还没有熟悉这个神奇的东西所带来的震撼。

“这个东西,在山下很普及,人人都有。”闫寒笑道。

“山下?”田云疑惑道。

闫寒蹙了下眉,恍然笑道:“对,山下。”

“山是什么?”

“山啊,是用泥土、石头堆积成的……嗯,大馄钝,一大堆。下面宽,上面窄。”闫寒双手笔画着,就好像田云就在他的面前。

云泥将周围的一切全都变成了星空,因此虽然黑暗却没有丝毫的不安全感。

仿佛置身于宇宙中,闫寒的心情也好似虚无了:“有的山上面,是植物,树木,漫山遍野的绿色,很美。”

“那岂不是能种植很多水稻?”随着闫寒的描述,田云的思想也天马行空起来。

“呵呵,水稻不在山上,在山下。”闫寒笑了,笑的很甜。

对讲机的另一头,好像有些失望:“这样啊,听说我们的面,都是水稻变出来的。很贵,一斤就要十铜子。”

“米才是水稻变的,面是小麦变的。”闫寒的表情有些黯然,摸了摸肚子。

怪不得面食都那么少,只能勉强抵住饥饿,原来问题出在这。

“山,在哪?”闫寒没有说话,田云好像有些急了,问道。

“山啊,就在你脚下,你们就在山上。”

“山上?可是我们的脚下是云泥啊,怎么可能会在山上?我都没见到过。”

“因为你们在山的上面啊,你们在天上,我们在天下。”

“天下……”田云好像想到了什么,惊讶道:“你们是尘民?”

“嗯?”忽然感觉自己好像串戏了,闫寒蹙了下眉,问道:“尘民?”

“对啊。我读私塾的时候,先生讲过。我们的先人来自天下,受到了云主启示追随到这天上的。他说天下天天打仗,人人互相争斗。女人地位低下,男人不是在争夺别人的东西,就是被别人杀死。死亡是很可怕的,就那么消失了,再也享受不到云主的照顾。而且,他们有很多人,无论男女,有的甚至还在襁褓就被杀了……”田云的声音逐渐黯然,显然受到了影响,心情不太好。

闫寒叹了口气,战争的可怕他又何尝不清楚呢?

死人,确实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情。

“都过去了,天下的战斗早就已经结束了。现在人人生活美满幸福,顿顿有肉、白面水果吃不完。”闫寒耐心的开导着,希望田云的心情能好一些。

“你骗人。”田云却执拗的不愿意相信:“先生说了,尘民有干不完的苦力,打不完的战争。他们只会互相争夺厮杀,哪会愿意像我们云民那样和平相处?他们只会干体力活,在辛苦中没有尊严的累死。但是我们不一样,我们什么都不需要做。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无忧无虑。再说了,肉那么贵,蔬菜水果又那么稀有,哪可能会人人都有,顿顿都有?那些东西,有很多都是贵族才能吃到的。想供给我们这些贱民餐餐食用,这得用多少云泥才能换来啊。”

闫寒又笑了:“你怎么知道你先生说的就是对的?如果他错了呢?而且,如果真如你说的那样,那你觉着我怎么样?我是那种好勇斗狠的人吗?我给你的东西呢?你们天上的云都,应该没有这种东西吧?”

田云,没有说话。

闫寒继续说道:“有很多东西,你不去接触是不会了解的。天下已经太平了,人人安乐幸福。有吃不完的好东西,玩不完的新花样。不用再整天无所事事的烦闷,你可以去接触你任何想要的东西,不会有人阻拦。你见过天下的风景吗?碧蓝的海洋、巍峨的山脉,望不到尽头的天空……哦,这个你们应该早就看腻了。”

好像是被闫寒逗乐了,田云的笑声很甜,语气中也充满了憧憬:“海洋,是什么?是蓝色的?”

闫寒嗯了一声,笑道:“你白天看到的天空,幻想它在你身边,你的四周。你,被它温柔的拥抱……”

“那不就是死了吗?”田云大惊道:“我爷爷说被云泥拥抱就会死,会永远消失。”

闫寒大笑:“不会的,只是不可以呼吸。但是那种感觉真的很舒服。你在那里可以看到很多很多漂亮的鱼,用手指戳它们一下,它们还会跑,跑的还很快,很淘气。”

“鱼,又是什么?”田云又问。

“鱼,是肉,好吃的肉。如果有一天你和我一起下山了,回到了天下的世界,我带你去吃。鱼是很神奇的物种,它们千姿百态,各种各样眼花缭乱,味道都不一样。而且有些鱼很美,像你。”

田云沉默了,可能是害羞了。

闫寒温柔的笑着,幻想着对讲机的另一端,田云娇羞的脸庞。

他不急着说话,他在等她,等她的下一个问题。

“我……不能去。”田云的声音有些沮丧,或者说,很沮丧。

“为什么?”

“我爹要把我嫁给黑子,我哪都去不了。”

“你不是说你要掌握自己的命运吗?”

“黑子已经贿赂了教堂,我不用去参加今年的朝圣了。但是等朝圣过去以后,我爹就让我过门。”

“你想离开吗?”

“想,但是有什么用呢?云都就那么大,我能逃到哪?内城没有我居住的地方,我在那里只能露宿街头,还要提防被别人糟蹋的风险。外城也不能去,黑子的势力很大,外城治安又不好。他总能找到我的,我不想再挨打了。”

闫寒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沉默了一会,才继续问道:“你不是说,你自己的命运要自己做主吗?”

“可是,我做主的机会已经没了。”田云忽然哭了起来,哭的泣不成声:“我本想把自己贡献给云主的,那样就能摆脱父亲,摆脱命运了。虽然圣堂说做女贡是伺候云主,享受无尽富贵。但私下里谁都知道,去了圣堂就再也回不来,谁都不知道那里面到底有什么。我本来是想,寻求云主的庇护的。如果不可以,我就跳雷云井。可是,我父亲不让。他要我这几天禁足,哪都不准去,我已经没有机会了。”

“别哭,女孩。”闫寒的嘴唇轻微的扬起,眼神逐渐坚毅,他好像在笑,好像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还有一个地方,你可以去。”

“哪里?”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田云追问道。

“天下。”

闫寒又说:“在天下,黑子就拿你没办法了。天下很大,有不同的城邦不同的美景。最重要的是,在天下,我们的祖国,男女平等。女孩子可以自由恋爱,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命运归宿,她想嫁给谁就可以嫁给谁,没有人能阻拦。而且山下的圣堂,会全力支持。而且,女孩子不会遭受任何人的毒打,如果有人敢这么做了,我们的圣堂会让他们付出最惨痛的代价,因为女人!是用来疼爱的。在天下,女人是自由且尊贵的。天下不是云都,她有数十亿的人口,他们会保护你,不受任何伤害。和我一起下山,我带你去领略最梦幻多彩的世界,还有最安全的港湾。”

“明天能出来吗?”当对讲机的另一头没了声音,只有不断的呼吸声时,闫寒明白,她动摇了。

她被引诱,她开始憧憬。

那自由的,平等的尊重。

还有美好的追求。

“我可以……偷偷的跑出来,但是我害怕被父亲撞见。”

“那就去雷云场吧,王公子不是要去迎亲吗?肯定很热闹,不会被发现的。”

“为什么要去?”

“想见你,而且,带你离开。”

“你真的会带我离开吗?”

“一诺千金。”

就在两人暧昧不清的约定明日行程时,忽然一声暴喝将一切美好毁之殆尽:“小biao子在和谁说话?!”

“啊!”田云显然被吓到了,一阵哆嗦后就压抑的哭喊起来:“父亲,没有人啊,我在自言自语呢。”

“骗鬼呢?老子都听见那男人的声音了!说!是不是你个贱货私会别人?不要脸的狗东西,竟然敢做出这种事情来!”那暴怒的声音,伴随着棍棒的抽打,每一声响起都很沉闷,像是在撞击心脏。

“父亲,别!女儿没有,女儿真的没有!求您了!别打了!母亲就是被您这样打死的啊!”田云凄厉的哭泣,声音却又有些弱小。像是习惯了殴打,又像是怕被别人听见。

“给老子滚出来!你个臭小子,敢碰老子的闺女,看老子砍不死你!知不知道这小贱人是要嫁给黑子的?他你也敢惹?出来!”狂躁的怒喝,沉闷的棍棒,低声的抽泣,像是恶魔的低语,撞破了闫寒的心里防线。

“你妈!”闫寒大叫一声就想寻着男人暴喝的来源冲过去,可身后却突然出现一个巨大的身影将他死死的压制住:“你冷静点!”

“是我害了她!”闫寒怒目圆睁,犹如黑夜中的厉鬼。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记录我的梦记录我的梦我爱顶蘑菇|短篇这篇短文是通过记录我梦中所见,可能结尾不会那么吸引,但是这是记录下来很多人无法记录的故事
  • 琴待君归琴待君归wan晨|短篇以《琴师》为原型为我解开脚腕枷锁的那个你哼着陌生乡音走在宫闱里我为君王抚琴时转头看到你弦声中深藏初遇的情绪
  • 拥抱世界的每一个你拥抱世界的每一个你爱写作的胖胖|短篇有没有这样的一瞬间,你站在喧嚣的人群中,却倍觉孤独,能清晰地听到心脏剧烈的跳动声,周身悸冷。“六度分离理论”说,五个人就可以让陌生的两个人相识,那在这茫茫的尘世中,我是否能找到你,对你说声“好久不见”,给予你一个久违的温暖拥抱…… 闻尔出生于95年,是人们口中的90后,她的青春里没有各种狗血的逆天剧情,但平凡中却显出这个年代的特立独行来。后来,她逐渐明白,长大就是与自己,与整个世界和解,慢慢携手走向终点。
  • 嗨,我的兵嗨,我的兵雁湖水皮|短篇在一名小学老师的眼睛里,一批个性鲜明的00后,玩耍嬉戏,专注学习,才艺出众,创意无限。欢乐的岁月总是短暂,分别是为了再次重逢!
  • 落幕诗缘落幕诗缘言空寺|短篇我伤心的,不是我的孤独。而是,你哭,不是为我,却被我看到。我欣喜的,也不是我的自由。而是,你笑,不是为我,也被我看到。我本可以自由的飞舞,却守着我寂寞的孤独,欣赏着你,为着别人的忧愁,和哀怒。
  • 遇见的你存在于我心中遇见的你存在于我心中付清风|短篇一场无疾而终的暗恋告诉女孩子们如何看待恋爱中期待与现实的落差,其实我们经历的每一场遇见都是自己和自己的较量。
  • 生于那个年代生于那个年代星辰五海|短篇生于当下这个年代是幸运的,生于那个年代是真苦。
  • 我在人群四处张望我在人群四处张望当代恶臭青年|短篇几个小故事,希望会喜欢。或许单调乏味,毕竟出于拙笔。见谅。
  • 我的大学从大学到社会蜕变我的大学从大学到社会蜕变24岁老处男|短篇写一些关于校园的故事,故事属于虚构,只要自己开心就好
  • 圣无道圣无道傲冷绝|短篇一次意外偶得时光石,从而得知不久将来之难,这一切,唯有六界守护者方能化解,从此,欧阳云幕踏上了寻找之旅,种种困难的磨炼,让他最终成就圣道,打破虚无,拯救六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