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9章 响尾蛇

处于礼数,顾景知也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唐念只是夹着离自己最近的那一盘菜小口吃着,余光瞥到顾景知的手拿起酒杯离开了她的视线范围,唐念不由得皱了皱眉。好在酒杯很小,就算是多喝几杯,顾景知也不会这么容易喝醉的。

“是啊,顾总的眼光和能力绝对是行业顶尖的,一起我还拿您的商战案例做过详细分析呢。”另一个小组的组长也跟着附和道。

不熟的几个人因为商业聚在一起吃饭刚开始的话题打开方式无非就是互吹,这个饭局自然也是这样。

“不过李总陆总还有唐组长都不差啊,这次能跟你们聚在一起吃顿饭真的是我想都不敢想的。”另一个组长也跟着道。

这次吃饭的人员的确有些尴尬。

除了说话的两个真真正正的组长之外,两个总经理一个副总,连唐念都是板上钉钉的唐氏唯一继承人。反观另外两个组长,在这群人里自然就稍显弱小了。

唐念并不想参与这些毫无意义的谈话,只在别人说话时偶尔附和几句,其他时候则是认认真真吃着东西。

她吃饭一向很快。不一会儿,唐念就吃了个七八分饱,跟只顾着喝酒没怎么吃菜的男士来说,确实已经完全不在同一个频道了。她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顺手拿起自己左手边的酒杯就要喝。

一只手却抢先一步拿起了属于她的那杯酒。

唐念先是心虚的左右看了一眼,其他几个人几乎都是在闭着眼睛谈天说地,顾景知也迅速把酒杯放在了自己旁边,所以倒是没人注意到这个小细节。

她默默松了口气,这才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压低声音道:“顾景知,你这是干嘛?酒杯给我。”

知道唐念肯定不会这个时候生气引起别人的注意,所以顾景知悠闲自得地把刚才要的橙汁递到了她旁边,不由分说道:“你喝这个。”

“凭什么?我酒量很棒的!再说了……就算真醉了也不用你操心。”唐念低着头不满地嘟囔着,同时却是忍不住翘了翘嘴角。

“等会儿你回去肯定要见你爸妈,难道要让他们知道你喝酒了?而且还是跟几个男人一起喝酒。”

“他们才不会管呢……”

虽然这么说着,唐念却是拿起橙汁喝了起来。

“顾总现在也到而立之年了吧?”不知何时,话题又一次转到了一直沉默着的顾景知身上。

“还差两年呢。”

顾景知比唐念大了一岁,准确来说,是大了五个月零六天。

大概是说了几句话关系好一些了,旁边的李总忍不住八卦道:“听说顾总快要结婚了?想不到顾总事业爱情双丰收啊,我们还真是羡慕都羡慕不来。”

唐念筷子在空中一顿,又若无其事地夹了一块肉。

陆副总也是上了年纪的人了,所以几乎没怎么喝酒,同样一边吃菜一边说着:“不知顾总的订婚对象是哪家闺秀啊?想必也是豪门吧?强强联手可真是可以写成一段佳话了。”

唐念自嘲地笑了笑,不由心想道,就算是陆总,都觉得顾景知会找一个大家闺秀,找一个背景强大的大家族联姻,就算他们两个真的互相喜欢真的在一起了,先不说顾景知的父母会怎么打压唐氏,恐怕……就连旁人都会觉得是她唐念倒贴,是她想要厚着脸皮飞上枝头当凤凰吧?

顾景知敏锐地注意到,旁边的人身形一滞,又立刻垂下了头。这是……听到这话不舒服吗?

“是啊,顾总,听说好几家子的女儿都对你有意思呢,而且有钱有样貌,顾总可真是好福气,不知道你最后选了哪家啊?”

再开口时,顾景知的声音已经隐隐有些不悦:“不算是什么名门望族,不过比大家闺秀好多了。”

唐念只觉得一道炽热的视线打在了自己身上,她却只能低头吃着饭,装作完全不知情的样子。

猜错了的陆副总略微有些尴尬,笑了笑又自己打着圆场道:“是啊是啊,倒是我老糊涂了,顾总能看上的人不管怎么说都不会差。”

李总也接话道:“你女朋友倒也是个低调不爱显摆的,要是换作别人,恐怕恨不得搞得人尽皆知了吧?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定下结婚时间啊?”

果然,谈结婚谈孩子是人类交流的两大话题。

“没有呢。我在追她,就等她同意了,我随时都可以。”顾景知倒是承认得坦然。

“咳咳咳……”

顾景知眉头一皱,手无比自然地搭上唐念的背轻轻拍打着,声音很小却很温柔:“怎么这么不小心?吃个东西都能呛到?”

众目睽睽之下,唐念客气地接过顾景知递过来的橙汁喝了几口,脸色才逐渐好了很多。听到他的话,唐念忍不住转头在旁人看不到的角度瞪了他一眼,眼神里仿佛都是委屈和控诉。

几人对着突如其来的小插曲还没反应过来,愣在那儿面面相觑,只有比较敏锐有阅历的李总和陆副总对视了一眼,一个猜测呼之欲出。

“抱歉啊,我刚才就是一时不小心呛到了,你们继续聊,继续……”唐念看着一直望向自己这边也不说话的几人,略微有些尴尬,在大家的注视下,唐念的耳尖都已经烧得通红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位子上微微鞠躬,礼数倒是做得很周到了。

饭局一直持续到下午一点多钟。

恐怕另外几位组长也没想到,这次竞标后会这么愉快轻松——至少还一起吃了顿饭交了个朋友不是吗?

“咱们互相留个微信吧?”其中一人临走时说到。

另一个人就是两个小组长中另外一个了,因为身份原因,饭桌上两人一直相谈甚欢,完全就是一副相见恨晚的模样。

“好啊。”那人说着,点开了微信二维码。

也不知道陆副总是怎么想的,也硬凑过去点开了二维码:“也加一下我吧。”

接触到两人的目光,陆副总摸了摸鼻尖解释道:“说不定以后还有什么生意往来呢。”

其实倒也不是陆副总自降身价去加小公司小项目组长,一来呢其实是因为这两个公司虽然是新兴势力,实力却都不容小觑,难保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二来呢,则是因为他身为天启副总,对天启日渐下滑的状态和经济最清楚不过了,所以不管怎么说,多一个商业伙伴还是不错的。

“也加一下我吧。”不知想到什么,顾景知也凑了过来,让旁边的两个小组长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顾景知形式上倒是做得不错,挨个加了其他四个人的微信,才转身走到唐念旁边:“加一下吧?他们都加了。”

因为顾景知背对着他们面对唐念的原因,其他人没有看到,唐念却是看得清清楚楚——顾景知在转身的瞬间极快地点了几下,唐念只扫了一眼,隐约看出来他是在切换微信号。

他该不会是在换私人号吧?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妖界翻译官妖界翻译官艾小琳Aileen|现言妖灵儿,性别女,种族妖,目前是流落人间的小翻译一枚,负责帮人界、妖界,魔界翻译翻译神秘的文件,混口饭吃,生活不易,来到人界不到三个月的她,居然碰到这种事情……丫头,看光了我的全身,还把我打晕拖到床上,你说怎么办?男人邪魅的双眼盯着妖灵儿,妖孽的脸上尽是玩味。唔——人家发誓不是故意的,我还没有考上翻译官,不想挂掉。那就只能——灵儿怎么觉得某人眼里全是邪恶,赶紧捂胸逃跑……
  • 染指亿万甜妻:龙少万万睡染指亿万甜妻:龙少万万睡小风早|现言莫名其妙被神秘大人物吃干抹净,打上私有物的标签?“不不,大总裁,我觉得我配不上你!”“这个由我来决定。”“不不不行,我,我我浑身都是赘肉,配不上你的腹肌……”“不用担心,抱着很舒服。”“我胸太小!还比不上你!”“没关系,我喜欢青梅竹马的感觉。”“嘎?”柳小小实力懵圈。龙少扬唇一笑:“从小玩到大。”摔,早知道龙少那么纯情,救人献身过后还求娶,万千少女岂不都哭晕?
  • 无所适从的爱无所适从的爱水木一刃|现言何小天愤怒的一把捏住郑雯的脖子,但依旧不紧不慢的说道:“你觉得这样好玩吗?是不是不把人给逼死了,你娘俩就不会安心?“郑雯的泪珠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小天,真的不是我,不是我……”声音越来越弱。突然,紧锁的门被一声巨响之后生生的踹开了,阿炳带着张蓉冲了进来。张蓉跪下来对着何小天哭道:”全是我不好,不是雯雯的错,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求你放过她,好不好?”何小天看了看墙上挂着的那个曾经年少的自己,手里慢慢松了开来。突然一声花瓶破碎的声音,意识的模糊的郑雯隐约看见血从何小天头部流下来……
  • 回眸原味回眸原味小布夜|现言从亲情的绝望中逃离,奔向爱情的领域,吴欣林你终究选择了她爱的凄苦的韩奕衡还是选择了爱她如命的萧逸尘……结局她选对了幸福还是悲剧
  • 王牌嚣妻之许爱向暖王牌嚣妻之许爱向暖午日阳光|现言这是一个另类的青梅竹马成长为两个妖孽,用热血青春追梦、追爱的故事。 命运的相遇,注定了无法割舍的情缘。五年青梅竹马的相守、十年措手不及的分离,是对青涩懵懂的考验,也是对未知的期待。在没有彼此的日子里,他们成长成了当年想要的模样。 再次相遇,人生精彩纷呈! 一天相遇两次,首遇,她弄坏了他的车,再遇他成了她这朵名花的主。 传言,狠厉凉薄、六亲不认、手段骇人、外号许扒皮的许少有个小青梅。 传言,许少的小青梅是绝色美女,是B大百年不遇的天才,是书香雅意的老板,是名门望族向家的小姐,因此,所有人自动把她补脑成一个温柔娴静的美女子。 许爱看了眼利落的从直升机滑下来,挥拳揍出一对熊猫眼,抬脚踹倒俩壮汉,跟温柔娴静一点也不搭边的人儿,心里暗道:眼都瞎了,这明明是个帅爆宇宙的美女子。 五岁失明,十岁失去父母,这一年是向暖人生的分水岭。 有父母疼爱时,她没有光明;得到光明时她失去了父母的庇护;豪门望族对她只有嫌弃、和利用。 幸福在向暖这里没有定义! 她义无反顾的踏上父母走过的路,这条路是她热血向往的路,也是弄清父母死亡真相的路。 还好,一路有他,给她遮挡风雨,给她向前奔走的力量,给她期待的幸福。 人生不完美,但幸福不会缺席!
  • 超能辣妈超能辣妈慢生活宣言|现言一位年近不惑的普通女人,面对马上升学考的儿子,瓶颈期的事业、长期两地分居的爱人、更年期的自己,怎样平衡自我成长的故事。
  • 小花仙之黑暗救赎小花仙之黑暗救赎沈婶|现言作者库安新书《小花仙之奇迹少女夏安安》已发布! /主塔安/这是一个救赎与被救赎的两个人的故事。那个带有山茶花香的温暖怀抱,塔巴斯大概一辈子都忘不了……而邪恶却无处不在,安安几人披荆斩棘,通过重重困难,认识了新的朋友,到最后才发现这一切竟是……
  • 乖乖宝贝老公你真笨乖乖宝贝老公你真笨波菠萝|现言喂!你真的会娶我吗?童彤站在床前对着床上的薛梓潼说到。嗯我会可是我不想嫁
  • 我爱你,最好只到这里我爱你,最好只到这里杜曼卿|现言30岁,杜律以为什么都不可能再失去的时候。他却又重新出现在她的生命里。“我也是人。也有我自己的生活。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沈司?”“放你和王润之结婚?哼。”沈司冷冷道。她的人生,浑浑噩噩的过。可是,她还有自己,还有他的在乎。在男人眼里,爱情和事业,永远没有可比性。生活永远都是残酷的。如果当你懂了这个道理,恭喜你,长大了。
  • 强抱萌媳带回家强抱萌媳带回家陶瓷猫|现言初次见面,龙景琛:给你两个选择。1、跟我去民政局;2、送你去公。唐小诺:弱弱的问一句,还有别的选择吗?龙大少斜眼一瞟,一声冷笑。唐小诺:......后来唐小诺:龙少,我们谈谈吧!你每天占着我的小木板床,我可以不计较。但为什么要偷看我洗澡?还把我的衣服暗搓搓全搬到你的衣柜,又是几个意思?龙景琛:这么明显,老婆你看不出来么?我们是夫妻,这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唐小诺:……呵呵哒!不就碰个瓷没成功,反被腹黑大少赖上吗?赖也是有期限的!三月一到,爱谁谁谁!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