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9章 取雨现!

整整一炷香的时间!道二就这么硬顶着黑风的腐蚀。

风尽,道二终于撑不住了,一屁股坐地上,衣衫褴褛,神色枯槁,梳成小辫的头发四零八落,裸露的皮肤上是暗绿色的小坑。

虽然没有血流不止,但看上去却比那严重太多了,整个人看着好似精气神全都耗尽一般。

柳挽儿强撑着眼泪,蹲下来轻拍道二后背,语气咽咽的说:“你,你没事儿吧?”

道二勉强牵出一道笑容:“我没事儿。”

他望了望龚仆,又对柳挽儿说:“你跑吧,用飞剑打穿一个洞!你能行的,我相信你。”

“嘎嘎,好一个情深义重呢,不过,想跑,我答应吗?”龚仆邪笑着出声打断二人对话。

说着便慢悠悠挪到二人跟前。

“先前没细看,没想到还是个美人儿啊,等我把这碍眼货打杀了,我就去教教你成人之美,嘿嘿。”龚仆看着柳挽儿的娇俏容貌淫声笑道。

柳挽儿满脸怒容,美目大睁,像是要瞪死龚仆一样。

龚仆不以为意,伸腿狠踢道二一脚,道二躲闪不及,被踢翻在地,又狠吐了一口血。

龚仆上前踩住道二脊背,嘲笑道:“先前不是大义凛然的要为民除害吗?现在怎么不吱声了?起来说话啊,我就站这儿,你用你那些杂耍戏法来打我啊。”

道二面朝大地,被灌了一口泥土,用尽全身力气,抬起头对着龚仆的脸就“呸”了一大口浓痰!

龚仆感受到脸上温热的痰,勃然大怒,出脚狠狠踢道二,出脚很重,每脚都踢的嘭嘭作响。

柳挽儿目眦尽裂,却只能看着,她心里有无尽的怒火和悔恨,她恨自己为什么不好好修习,她恨自己为什么闲着没事儿要出来逛。

“啊啊啊啊啊!老娘要杀了你!!!”柳挽儿忍耐不住,无尽的怒火填满心胸,她现在只想发泄出来。

龚仆被柳挽儿突然的大吼吓了一跳,“叫什么叫,留点力气待会儿叫吧。”

柳挽儿冷眼看着他,一伸手,远处被打落的飞剑就飞到她手里。

龚仆这个眼神看着心里有点发慌,总感觉她要吃人一般。

突兀的小雨落在龚仆脸上,冰凉凉的,他伸手一模,哦,下雨了啊。

他脸色一变,心思急转,这可是在自己的困兽牢笼里,可以小部分隔绝天地,不可能有雨,这是哪儿来的雨?!!

而且这雨为什么不落在那两人身上,有古怪!

情形不对,他立即运转阴力覆盖全身,更是唤出六股鬼婴邪风护住周身。

柳挽儿抬起剑指着龚仆,面无表情的轻声说:“这世间久旱,我有三尺青锋,想管你龙王取点雨!”

“嘎?你在胡咧咧说什么呢?我啥时候成龙王了?”龚仆看到柳挽儿神叨叨的,感觉是自己神经过敏,过于谨慎了。

正当他要收回阴力的时候,心里一阵抽搐,紧接着全身汗毛倒竖,头皮发麻,有大恐怖!

绵绵细雨打在龚仆身上,龚仆大惊,我都已经阴气护身了,为什么这雨还能落我身上。

柳挽儿单手持剑,往上一抛,这剑竟然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雨丝下落速度陡然变快,一滴滴的看上去竟像是一把把小剑,直冲冲的打向龚仆。

龚仆脸色大变,又唤出两股邪风护在周身,而那些雨丝却视邪风如无物,飘飘然的穿了过去,打在龚仆身上!

明明是轻若无物的雨丝,却直接穿过龚仆的身体!

龚仆只感到身体阵阵清凉,好像有风吹进体内一般。

而他的生命力却像崩溃的大坝一般,一泻千里!

他睁大眼想说什么,只是一开口又是无数雨丝穿过口腔,透体而过。

他张大嘴,什么也没说出口就倒地不起,雨丝未停。

龚仆体内一股青烟飘起,虽是烟却有形,形如小人,面目也是龚仆样子,正是他的阴魂!

反虚境,已经可以阴魂离体了,只是不能在外存活太久,不过龚仆是鬼修又不一样,他的阴魂可以存活很久,只要被他逃掉,他就有很多的时间来找一个合适的躯体。

他还没来得及高兴,雨丝就打落在他阴魂上,阵阵裂骨焚心之痛刺激着他的阴魂。

阴魂跪地出声,看样子是想求饶,可惜此时柳挽儿几近昏迷,根本听不见。

雨丝跌落,纷纷打在阴魂上,一滴滴都从半透明的阴魂上穿过去,看着对阴魂毫无损伤,实际阴魂却变得越来越淡。

半晌,阴魂消失!临近消失时,龚仆发出怒吼:“我诅咒!我诅咒你们俩…………”

阴魂一消失,黑色雾气牢笼也跟着消失,一瞬间大放光芒,傍晚的阳光照耀在柳挽儿脸上印出点点红晕,她终于撑不住,抱着道二晕了过去。

随着柳挽儿倒下,雨停了,她的飞剑也从半空中跌落在她身旁。

王斧井本来是京都最繁华的大街了,但此刻很诡异的没有一个人,不,也不能说没有人,只是没有普通人。

整个大街上都是持枪士兵,成小队的各自控卫着大街中心,虽然中心只有一团突兀的小烟雾,呈圆形,大概仅有一部电梯大小。

外围是数辆从军区紧急调来的88D式主战坦克,09式装甲车更多,足足十辆,屏蔽雷达马力全开的工作着。

上空四辆直-11巡回搜索着,无数的无人机也在上空被遥控指挥着。

事情还是林天做的,道二出门时通知了他,说柳挽儿可能出事了。

林天急忙叫来专家,查询柳挽儿的位置,果然失联了,又找到了失联前的最后位置。

打电话通知道二,结果打不通,又让专家查道二位置,结果也在王斧井失联了。

林天意识到可能出事了,通知了王斧井当地的警方让他们查看有没有什么特殊情况。

心急如焚的他等不了了,就带了三五个卫兵往王斧井赶。

到专家说的位置时,看见有一大群人围着,他叫卫兵遣散人群。

走进去就看到一团黑色烟雾,不大,但是却毫不讲理的漂在空中,一动不动。

周围的人群也是指指点点,林天皱眉,叫来卫兵把人群彻底赶走,还拉起了警戒线。

直觉告诉他道二他们极有可能就是在这古怪的黑色烟雾中。

那烟雾看上去没有什么奇异的,但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让人找来一只小鸡仔,轻轻驱赶进去。

小鸡仔刚一接触那黑色烟雾,就抽搐着倒地了,一声叫唤都没发出!

林天正想拉出来看看,结果小鸡仔的尸体瞬间腐成一滩黑水!

尸骨无存只剩下黑水的小鸡仔成功的让林天遍体生寒,这黑烟碰不得!

他想了想又让人拿来一个小型喷火器,士兵找来了,对准黑烟,按住扳机,一股蓝焰喷在黑烟上。

黑烟毫无变化!

直至喷火器没气了,黑烟都毫发无损,林天意识到这件事他可能应付不了。

请求了上级后,再一次调动京都军区,紧急的驱赶了周围所有群众,如果按照平常这种大流量的人群没有三五天根本驱散不完。

但这次他让所有士兵强行遣散的,如果坚持不走,那士兵会架着他走!没有商量的余地,一时间民意纷纷,网络上也谣言四起。

这一次他事先让智囊团想好了对策,驱散人群所用的理由是有一伙武装恐怖分子潜伏在某栋大楼里,军方临时接管此地,准备全面搜索,恐有枪械争斗,所以驱散。

为了这个谎言,军方还出动了军事考察团,会对所有的人进行简单的询问,尽量不留漏洞。

时间一点点过去,两个小时后,黑雾开始慢慢变得淡薄了。

临时来的专家发现情况,叫来了林天,一看,果然黑雾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淡。

一小会儿,极淡的黑雾开始剧烈摇晃,“退后,都退后,小心崩散!”林天大声说。

黑雾并没有崩散,只是在淡的看不见后瞬息消散了。

黑雾散去,地上出现伤痕累累的道二和柳挽儿。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迷幻银河迷幻银河尘世的六芒星|奇幻在悲惨的现实世界中努力活着的他,在经历了所有不幸后,被上天无情地剥夺了一切,含恨离世。这时放在他面前的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交出所有的记忆重新传世,另一个是保留记忆,前往未知的世界。为了心中的她,他毅然选择前往新的世界,还有什么能比现在更为不幸的呢?知心的朋友,各色的美女,强大的实力,这些多姿多彩的生活,在现实世界里实现不了的梦想,一定要在新的世界里实现。“最后,我会回来的。”他说:“希望你等着,不管我经历了多少痛苦,为了见你一面,我都会回来的!”
  • 造物主是个程序员造物主是个程序员归云山|奇幻世界本是唯一。每一次穿越,世界的本源就会剥离出一部分来,形成一个新的平行世界。 当世界的本源不再能够支撑起诸多平行世界时,所有的世界就会崩毁,重新融合成唯一的本源世界。 末日当前,制止穿越,人人有责!
  • 失于远方失于远方Dusttd|奇幻浩劫过后,所有的荣耀已成为过去。几百年以后几个少年无意间翻开一本残破泛黄的游记。他们约定要一起变强,离开这个保护他们的城池。去到坚固的墙壁外面,去到那个满是杀戮的世界……
  • 一梦雨迷离一梦雨迷离小兔樱花巷|奇幻字里行间流过生分几点墨迹折横,简单的纸上工笔临摹出你的天真。我用一世沉稳向岁月借了一日虔诚,抛却红尘回梦为你斟了一杯清风。从此四面阴森回荡着清泠水声,多想时间停顿留给你浴火成凤。总是在意假亦作真难免有些伤人,乱花千蝶翩翩是不是你的化身。北斗点明夜街花灯浮出一把刀刃,几时不见的容颜回忆中早已变更。雨纷纷,写的爱恨,却写不得你我的梦。
  • 春风十里之梦中情缘春风十里之梦中情缘星海夜魅|奇幻一个好故事,爱情、友情、亲情,陪伴我们走过一生。
  • 神之岛之谜神之岛之谜刘恺桦威|奇幻一年之约,叶明修如何认识自我。 “我”到底是谁? “我”该怎么办? 离开了叶奈的保护。 叶明修凭借着自己的强大实力,能否在神之街打出一片天地? 星果的出现,让叶明修冤家路窄有了一个……
  • 凛然神起凛然神起布容若|奇幻曾经我想写出一本有趣的书来,但我很不满意我的作品,我一遍又一遍的删改那些文字,我没有意料到它们可以这么的糟糕,全是一些可笑的废话,让我心灰意冷。我一度放弃了写作。后来我慢慢学会了正视自己并收起了无知的狂妄。我对自己和从前的想法认真反思过,我想,哪怕实际上不够格。但我希望去尝试,去努力,在成功的突破自我之前先去完成。所以我开始写这个故事。故事讲述了李华和李琪父女死后来到新大陆的故事。他们在全新的世界里成为孪生兄弟,开始各自的全新人生。或许,世界并没有变,变的是他们自己。最后我想说明:我讨厌装。如果我确实傻,我不希望用文字显得我很聪明,那是真的愚蠢,起码很不尊重读者。
  • 无尽巫师之旅无尽巫师之旅观察者|奇幻巫师艾伦·涅尔,从一个世界到另一个世界的漫长旅程。
  • 上古世纪世界之都上古世纪世界之都雪之女|奇幻东大陆哈里兰族的林奇的母亲是哈雷岛国王林姆的后妃,因为王后多伦娜要杀他,所以他要想办法逃跑。而他要跑去的目标地方就是世界之都,一个他从小听到大的神奇地方,一个全世界所有英雄和传奇人物聚集的地方。于是他想办法上了一艘商用三桅帆船,向未知的世界之都进发,开始了他的大冒险。
  • 夜章夜章月家小夜|奇幻“……如果邪恶是华丽残酷的夜章,它的终章我会,亲手写上。晨曦的光风干最后一行忧伤,黑色的墨,染上安详。……”菲尔曼大神官听着游吟诗人的吟唱,轻啜着高脚杯里的萝尔酒,想着诗歌里的那个故事,那个由他亲手写下终章的故事。在那个千万年前的上一纪元,他的名字还不是菲尔曼,而是炎赫的时候,他见证了由一个人、一个精灵和一个人牵扯到神、人、魔三界以及那传说中的魂界而组成的故事。而他,便是那个精灵。那个故事啊,是那样的华丽、高昂,却又是那样的无奈、哀伤。但都消逝了,无论是上一个纪元,还是那样一个他,都消逝了。与之一起消失的,还有那亘古流传的预言——“金色的阳光,素白的月光,当它们相碰撞的刹那,将改变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