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章

正是落花的季节,听着窗外的鸟鸣,嗅着莫名的幽雅的花香,连城音估摸着自己大概是在这儿呆了两三天了。

每日到了固定的时间,会有三两仆人进来送饭食和药,她也听话的很,始终没有踏出门。

只是落寞的轻抚着自己的手,正是最好的年纪,便废掉了一双手,不正如落花么,在最美的年纪凋零,落下而已。

也不知在这儿平静的两三天,外边又在翻滚着什么腥风血雨。可这儿就像是个安乐的世外桃源,一点消息也没有,连城音甚至觉得自己好像被安乐的软禁了而已,难道太后要她一辈子都这样度过了么。

怎么想着就有些烦躁,连城音当然没有忘记自己来到中原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这里的一花一木,一树一寸土都与她无关,她是大漠的神女,她的责任和使命是祸乱推翻中原。

当然,凭着现在仅仅只是太后的一名女官,她连城音根本做不了任何事情。唯有等待。

不知如何,连城音边想着,竞走到了那扇积了些灰尘的木门边上,正打算打开,出去透透气,不想门这么被突兀的打开了。

那位长相极好,眉宇间的玉树临风,端正间又透露出的肃杀的模样,连城音当然忘不了,“少爷。”

漆润玉也不想两人就这么尴尬的撞在一起了,连忙退后,也客气回应了一声“额,好些了吗?”

“好多了,因此今日想出门走走,应该不碍事儿吧?”连城音小心的抬眼看着这个男人。

漆润玉眸色微闪,转而失声笑了起来“走走当然好,又不是软禁,姑娘不必如此小心,该是我怕姑娘才是。”

连城音被这么一说,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只得自语一声“是”

连城音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只觉地这间阁宇周身都是隐蔽极了,花草深深,假山溪流都没少,显现的一派清净宁和的样子。

漆润玉只是远远的跟着,不曾走近,怕打扰了这位太后身边的红人。那落花的叠影与烂漫的花簇间,潺潺溪流咕噜的声音,漆润玉觉得现在眼前的一切,都与这女人相近极了。美的自然,不似严谨的仕女工笔画,像一副写意的山水间浮现的曼妙的仙子一般,祥和而美好。若不是那日清晨,她没有身穿黑色杀手便衣,双手血淋淋的,漆润玉觉得这女子便是世间最不可多得的尤物了。可惜,这空有外表的素雅,不过是一颗冰冷而善于伪装的心罢了。

连城音自然也是注意到了默默跟在后面的漆润玉,于是忍不住的转身,朝他喊道“少爷有事儿?”

“自然是没有,不能随处瞧一瞧么?”漆润玉这回没有直勾勾的看着她,而是眼神转到了别处,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

连城音心中窃喜,俯下身子,用指尖碰了碰一株芙蓉,静静地观赏。

“那是江南华木。”不知何时,漆润玉竟走到她身后,或许离她近的只有之间的距离,甚至,连城音已经感受到了,他也俯身过来,话语间的气息扑在了连城音敏感的耳朵旁,叫她吓了一跳。

漆润玉自然也是感受到了这女子的惊吓,竟哼笑了,扔下一句“姑娘看够了,便早点回去休息吧。”就扬长而去。

两天前

人来人往,念慈庵好久没有这般的热闹了。

皇帝有些落寞的,一只手撑在头上,另一只把玩着一颗成色并不怎么样的珠子,脸色看起来极其不好。

“皇上,太妃风寒已久,人老了,总会离世,只是早晚罢了,您还是多多保重身体啊。”太后赶来了,还是那一副仁慈而担忧的模样,皇帝似乎有点分不出真真假假了。

“母后说的是。昔人已逝。”皇帝抬起头来,看着大堂中那灵柩,久久没有说话。

“你在恨我?”太后不知不觉的也陷入了哀伤,坐了下来。

“儿臣不敢。若不是母后,儿臣或许早就死在大漠那蛮荒之地了,哪里有现在的九五之尊。”皇帝当然知道,将自己一手推向皇帝宝座的,是眼前这位养母。

“皇帝,你的身体是整个国家的,还是不要太过伤神,太妃看到了也会难过。”太后没有再说什么,起身给灵柩寄上香后静跪在灵柩面前没有动弹。

皇帝现在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他看起来就像是做了一个莫大的决心,起身后也给太妃寄了几炷香,默默的对太后说“母后之恩,儿臣此生定不会忘。”

“皇帝知道怎么做就好了。”太后慢慢起身,“哀家就先走了。”

看着太后慢悠悠的步伐,皇帝知道,这个女人胜利了,她打倒了能威胁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女人都有如此的精神气力来打倒敌人,更何况他一个堂堂帝王,扳倒那些乱臣贼子有何难?但是最后总是躲不过,他亦是要扳倒眼前这个把皇帝宝座推给他的女人,一切都只是需要时间而已。

“太后娘娘!”一声清朗,太后停下了脚步,那个她心仪已久的猎物。

“十王爷?”几乎是一字一字清晰吐露的声音,太后悠然的看着这个年纪轻轻却胸怀宏图的少年,唯一让她不满的是,这一根筋的,只想效忠于凛静。

“不知太后娘娘还能否记得那位大漠来的凛静姑娘。额娘思念胞妹心切,想见一见。”傅靖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太后却有点瞧不起他。

“那孩子患了风寒,在宫里歇着,等好了,我自会让她去德云宫走动走动。”太后说完就转身走了。

“那就好了,静儿这下便可放心了。”傅靖不知不觉竟说出了这话,好在看到四下无人,心虚的立马转头消失在念慈庵里。

“老地方老地方,凝雪姐姐都当了嫔,怎么少了庆祝.”声色犬马,萎靡的烛光,数不尽的歌姬舞姬,一桌子的上好佳肴,围坐着达官贵族家的公子。

“不了,今日大家都已劳累,还是早些回去好罢。”漆润玉巍然坐在众人间,看着他们觥筹交错,心里却是想着那静默的姑娘,那叫人难受的抽泣。

“你不会是金屋藏娇了吧?要知道你可从不推辞我们到卿雨亭一聚的”七王爷略有不满的咧着嘴。

“王爷见笑了,润玉身边何曾有过女子。”漆润玉笑着敬茶,这回他却有点想笑。金屋藏娇?他这儿藏的是冷血无情的杀手呢!

“叶太妃走得有些突然啊。”听到母亲和下人边浇花边谈着闲话,漆润玉忽然就想到了那女子。

太妃的死,那女子固然有干系,但太妃究竟是死于谁的手,他也不好判断。要知道,他的这个姑母,最不少的,就是心狠手辣,坐上太后的位置,手上的鲜血怎么少得了呢。

“润玉?是你吗?”漆母好像看到了那挺拔的身姿,叫了他“过来,我有事儿跟你说。”

“母亲。”本想就这么假装着走过去,还是被母亲发现了。

“昨日盈落姑姑着急着赶过来,所谓何事?”果然这这事儿瞒不住漆母。

“让我好生照顾一位女子,其他也没有多说。”漆润玉如实的回答。

漆母不傻,该问不该问,就算是母子,也要克制“那你好好照顾着,别叫太后娘娘失望了。”

“是”匆匆回应,漆润玉便赶着去了卿雨阁,那个不知为何让他心念的地方。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花神榜花神榜神仙眷侣|古言他和她,青梅竹马,但他却解开了她蹦极的保险带。他贵为皇子,却被普通的她吸引,不能自拔。他,身为大陆的神秘守护者,却和渺小的她也有了超越师徒的情愫。对叶璁珑来说,世上的男人只分两种:我喜欢的和我不喜欢的。喜欢的,推倒。不喜欢的,卖掉。只是,那个妖孽,到底是该推倒呢,还是卖掉呢?欢迎加入花神榜,群号码:387439666
  • 神医嫡女废材小姐要逆天神医嫡女废材小姐要逆天许一辞|古言她,21世纪的超强特种兵,因为在一次任务意外死亡,顶替了候府的二小姐,世人都知道侯府六小姐是个草包废材,但帝国的蜻王殿下却对她,纠缠不清,与她称霸天下,走上强者之路。
  • 世子妃娇宠日常世子妃娇宠日常仙枫红叶|古言“小姐,六王爷家的小郡主盯着世子爷不眨眼呢。” “眼珠子挖了去!”苏依依磨刀霍霍。 “别,依依这么漂亮的手弄脏了多可惜?还是我来。”某妖孽取了她手中的刀潇洒的走向小郡主…… “小姐,丞相千金偷偷摸了世子爷的手呢。” “手剁了去!” “怎敢劳烦依依?已经剁了!”某妖孽笑容云淡风轻。 外表看似美艳火辣的镇国公府嫡女,实则是个不折不扣的颜控+醋坛子。 外表看似清雅禁欲的世子爷,实则是个一言不合就摸头接吻拉小手的宠妻狂魔。 苏依依:......只能怪当初瞎了眼啊!
  • 小狐妻小狐妻佛佛|古言京城狐家二姑娘狐兰猗名声不太好,与人私奔给抓了回来,无奈下她爹把她嫁给了名声更不好的混世魔王公输拓……※※※※※另有完本《小娘》……
  • 我有一个天命要改我有一个天命要改右耳小姐|古言现代女大学生梁之瑶被迫卷入一场异世斗争,阻止血量山世家登楼改命,修仙世界风起云涌,携手爱人,杀怪升级,最后发现,自己的身世并不简单,为替爱人报仇,她逐渐黑化,走上一条不归路。(此文为架空,不与历史挂钩) 【小说有些慢热,请耐心~\(≧▽≦)/~】
  • 逆天穿越,傲娇王爷腹黑妃逆天穿越,傲娇王爷腹黑妃墨染|古言一朝穿越,废柴大小姐逆天来袭,狠虐渣渣,傲视天下。曾经那些蔑视她的渣男都被她的魅力迷的神魂颠倒,纷纷拜倒求爱,穆紫池却冷冷一笑,红唇微起,高傲地说:"滚!"直到有一天,某只吃醋了的傲娇妖孽美男把她搂在怀里,吻住她的粉唇霸道的说:"娘子,你只能是本王的!"穆紫池戏谑调笑:"你全部都是我的了,何来本事征服我?"宫白陌危险地勾起嘴角,把她壁咚在床上,在她耳边吹着气:"那我们来试试能不能征服?"说完便扑身而上。"宫白陌,你个混蛋啊!!"[男女主身心绝对干净,保证一生一世一双人]有兴趣的读者到读者群来玩玩吧,群号:542718504~欢迎哦
  • 农门长媳农门长媳蛤蟆花|古言上一世她是后宅贤良淑德的典范,上孝公婆,恭顺夫君,下慈子侄。主持中馈,开源节流。却不想全为他人做嫁衣,最后红颜薄命。 重来一世,她不再兢兢业业,教夫婿觅封侯。只想找个农夫,过桑田李下的小日子。
  • 冷王无心悠然心动冷王无心悠然心动灵闻|古言她浩海星海的一颗星主,单纯善良的七彩祥瑞星,她更是星神看中的继承者,而她向往人世间的爱情,央求星神给予她转世的机会,并许下承诺,如若在世间找不到真爱,她愿意接受星神之位,承受永世孤独。在青龙星灵的帮助下,给了她一魂一体的两个身份,一个等待,一个自强,十八年后合体。创造属于她的辉煌,她就是蓝悠然亦是蓝幽然。她问“你的觉得真爱是?”司鸿熙“有你便好”。长鱼子默“你幸福我就幸福”。薄奚陵“我的一切都可以与你分享”。
  • 梦系列之梦境千年梦系列之梦境千年梦曦城|古言一个条神秘的短信,一个看似普通的包裹,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一个梦境,三世情缘,到最后是怎样的结局。敬请关注,梦系列文,给你一个梦幻之旅。
  • 樽酒惑生樽酒惑生顾歆柒|古言青砖绿瓦,陌上花开香染衣;朱门紫殿,素手摘星霓作裳。 “若是小白下次翻墙不会脸怼地,本公子定早早下聘收了你” 某白姓男子日起丑时练习翻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