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章 六.女阁会试

太傅郭先生家的公子郭齐麟,与凌亲王云庭素来交好,云庭这人高傲自大,从来不屑于去交好谁,对那些官家小姐更是没可能怜香惜玉的,可年少时的芳心暗许又是谁能抵挡得住的呢!纵使是他百般嫌弃,万般推脱,可总有那为爱疯狂的人。云庭每次都不知和这些姑娘说了什么,转头就迷上了郭家公子,这盛京喜欢郭齐麟的姑娘里曾经暗恋云庭的可不在少数。

这些年用他挡桃花可是用得顺呢!

“唉…等等,你的意思是今年的百花宴你要去?”郭齐麟这会儿更为惊讶,真是见鬼了,那个吃喝玩乐样样在行的“败家子舅舅”竟要去百花宴。

像云庭这种玩世不恭的王爷百花宴本是最乐意去的,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百花宴便成了大令国文武群臣家暗中较劲,并大展风头的一次好机会。尽是些舞文弄墨,舞刀弄枪的过场,他虽然天资不凡,可百花宴是奔着玩儿去的,如今这般他才不愿去。

“没想好。”云雷随意的说了句,郭齐麟掩不住嘴角的笑意,云庭若是去了百花宴,那他的赌局可是又要翻盘了啊!

沁灵斋,少女坐在书案前愣神,双手托着下巴,修长的手指敲打着脸颊。窗外是枯死的海棠,书案上笔墨纸砚摆放的整整齐齐,在这发呆了有半个时辰了,京墨不敢扰她,她只是好奇她家姑娘今日起了老早便在那处坐着了,不知是在想些什么,是在想哪家的少年郎吗?

陆璟棠脑子有些混乱了,她都在府上闲了好几日了。她不想重蹈覆辙。可,她这辈子又应该怎么做呢,首先要做什么呢!她脑子一片空白,说是复仇,却连第一张牌都不知道怎么打。

她往后一仰,头看向梁上,手中捻着那串雕刻莲花状的佛珠,闭上眼,上辈子的一幕幕有浮现在脑海中,罪恶啊!

陆璟棠忽然起身,站在书案前,像是想到了什么。

她转头问京墨:“如今是哪年?”

京墨一愣,她家姑娘是睡傻了嘛?缓缓道:“大令五十八年啊!怎么了姑娘?”

“哦,没事。”陆璟棠陷入思绪中,大令五十八年,她如今十三岁,还没嫁给孟司良,齐国公也还在扬州,陆允的势力也还没壮大,一切都还来得及。

陆璟棠思来想去,走到梳妆台边,拿出个雕花盒子,里面全是些价值不菲的金银首饰,又拿出了另一个盒子,打开一看都是银票啊!还有一些碎银。

拿出来都清点一番后,终是叹了口气,她每月的月例才三两银子,百花宴还有一月,就算把这些首饰全都拿到当铺去当了,死当也不能解燃眉之急,看着眼前的脂粉首饰,竟有些生气,这陆二姑娘怎么买了这么多没用的玩意儿,她做官时护肤品有时候一年都换不了两次,一心扑在事业上,不然怎么可能二十五岁偶然猝死还是个初恋都没有的剩女呢!

“姑娘,你要的蜜饯果子我买来了,快来尝尝。”青黛推门进来,将食盒放在小几上,招呼陆璟棠。

陆璟棠走过来坐下,每样都尝了一点,正在忧心银子的事儿,没给青黛回应。京墨收住嘴角的口水,呆呆的问:“好吃吗姑娘?”陆璟棠点点头,停止了进食,又在发呆。

青黛看了眼京墨,京墨委屈的说道:“我就想知道海棠脯酸不酸,怕姑娘浸牙。”

“没事,我喜酸。”陆璟棠道,又陷入沉思。

京墨:“……”

青黛想带京墨退下,陆璟棠却开口道:“坐下一起吃。”就这一句,便再没发言了。

京墨闻言,立刻拿了颗糖莲子往嘴里送,苦中一点甜,京墨很喜欢这味道,连着又吃了一颗,见青黛迟迟不动,拿了个冬瓜糖就塞进她嘴里,等青黛反应过来,裹在冬瓜条上的糖霜已经在嘴里融化了,接着就是原有的粉粉的味道。

两人吃了没多久都注意到陆璟棠一人又在发呆,真是醒来后越来越爱发呆了,还是说这样很舒服。

“姑娘可是有什么烦心事嘛?”青黛给陆璟棠倒了杯茶,问道,陆璟棠接过茶一饮而尽,摇头,小声的道:“从前两袖清风,如今还是个无产阶级。”

“姑娘说什么?什么是无产阶级?”京墨拿起山楂脯和海棠脯欣赏了许久,突然听到陆璟棠说了这么一个词,求知欲告诉她,学。

陆璟棠很喜欢这种有上进心还爱学习的孩子,立刻耐心讲解道:“就是没钱的人。”

“姑娘缺钱吗?昨儿不是刚领月例吗?”青黛疑惑的看向陆璟棠。陆璟棠面带微笑,拍拍她的脸,道:“傻孩子,那点钱不叫有钱。”

青黛和京墨一脸懵,三两银子还没钱,那多少才叫有钱啊!

陆璟棠在府上已经呆了好些天了,该去女阁了,今日在府外刚好碰上了也要去女阁的陆璟蔷,陆璟棠带着青黛直接走过了,陆璟蔷却在身后唤她。

“二姐姐为何如此匆忙,是有意要躲着妹妹吗?”陆璟蔷也知道这些天沁灵斋就跟铁桶一样,去探望陆璟棠的全都被打发回来了,陆允偶尔也会去瞧瞧她,可都不过进去片刻就出来了。从月华楼往沁灵斋送的东西也都被退回来了,这是明摆着要和她们划清界限。

陆璟棠回首,看见她今日穿了件朱红色的大氅,里面是素白的的百褶如意月裙,腰间恰到好处的系了根朱红色的丝带与她的大氅很是般配,流云髻间插了根红宝石发簪,耳上的红翡滴珠耳环与她如雪的肌肤相映衬,这样华丽丽的打扮真是打了陆璟棠的脸。

因为今日陆璟棠穿的很随意,黑金色的斗篷笼着一件水色的如意云纹衫,青黛给她梳的单螺髻她就挑了个紫玉海棠簪戴着,两耳空空,除了那支玉簪子并未戴任何首饰。这样一对比,反而叫陆璟蔷这个庶女给她抢了风头去。

“是你想多了,我何故躲着你?也无需躲着你。”陆璟棠也不客气,看着陆璟蔷有意无意的举起手撩拨鬓发,那腕间的羊脂玉手镯也若隐若现。

陆璟蔷微惊,她是何时变得这般锋锐了?

“二姐姐近日怎么变得节俭起来了,身上连个像样的首饰都没有,穿出去莫不是叫人笑话了侯府。”陆璟蔷不知为何那个平日里总是高她一头的二姐姐今日素颜朝天,对她的态度也都大有转变,且那双眼睛里是藏不住的敌意。所以有意要在她面前多停留个片刻,好像这样就能真的把她给比下去了,可尽管陆璟棠这样不施粉黛,依然如出水芙蓉,陆璟蔷心中的确生出了嫉妒。

陆璟棠嘴角一提,眼中闪过一丝嘲讽与轻蔑,不过很快就消散云烟了,让人不易察觉,几步走上前,在陆璟蔷身边停下,开口道:“妹妹用的是佟毓坊的茉莉花头油?”

陆璟蔷理直气壮的答到:“正是。”佟毓坊,那可是整个盛京女儿家的天堂啊!里面不仅仅是上好的脂粉头油和布匹香料,更有从西凉,北齐来的奇珍异宝做成的首饰,每月推出的新款是有钱也买不到的。这茉莉花头油便是这月盛京风靡一时的头牌,炙手可热,陆璟蔷这一份还是求着陆允去给她弄的呢!要不是女阁今日会试,不少王亲贵族的公子们都会来,她才舍不得用。

陆璟棠笑了笑,她这个妹妹向来都是心高气傲,城府颇深。普通的人家怎看得上,就连当初孟家那桩婚事都是她的,可人家却看不她,要的是嫡女,这才将那桩婚事给了陆璟棠。白白被人抢了婚事,她却是没哭没闹,转眼就看上了张家公子,却迟迟不肯出手,果然孟家倒台张家也跟着失势。那时除了陆家人谁还知道她还相中过张家,没过几年就和太子关系密切了,不过这却是的的确确选对了。

今日的女阁会试便是陆璟蔷开始给盛京各位公子播种好印象的机会。

陆璟蔷不明白陆璟棠的笑是何意,气冲冲的自己上了马车。

女阁是盛京专为女子设的学堂,每年都会有会试,检验学子们一年的功课,今年的会试就设在了百花宴之前。

女阁会试,届时,会有不少王亲贵族的公子少爷来捧场,也是除了百花宴为适龄的少爷小姐牵线搭桥的一次机会,所以在这天,许多姑娘都盛装出席,也没多少人会真正在意会试的题目到底难还是不难,毕竟夺的不是魁首,是姻缘。

今年的会试似乎比往年更加热闹,一是因为今年会试的总考官是郭太傅的夫人,郭夫人可谓是盛京女儿都羡慕的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年少时和郭太傅相互爱慕,奈何家中长辈不同意,她可以为了爱的人与家中撕破脸面,不顾一切的嫁给郭太傅。从一个五品小官到一朝太傅,两人一直是相敬如宾,举案齐眉。这样的女子怎不叫人羡慕,其实更多的可能是冲着郭家的公子去的,一表人才,家世干净,这样的婚事谁不想要,所以要是能得到婆婆的青睐那便是此行无憾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当雪纷飞之时当雪纷飞之时花花和蜗牛|古言万雪是一个一直过着人上人的生活的女孩子,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一个江湖术士,然后就一病不起,在自己无法忍受病魔的折磨而选择死亡的时候,奇迹出现了,她竟然穿越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 强势占有:夫君好撩人强势占有:夫君好撩人我有冒饼|古言四国烽火危南荣,几重风云占风华。朝夕晨露敛嫣笑,纵横四海惊天下。“杀手穿越小朋友?女扮男装逃皇婚?三岁打架练轻功?调戏太子逛青楼?陈子昂!”“叫爷作甚?”“哦?你是爷?”“不然呢?”“看来昨夜为夫还是不太努力呢...”“...”这是一个做任务时看了场活春宫就兴奋猝死的21世纪女杀手穿越成南荣陈王府世子并且女扮男装玩世不恭嚣张腹黑桀骜不驯人面兽心禽兽不如最后被另一个人神共愤惊为天人面若桃花妖娆撩人的腹黑男强势占有吃的连渣都不剩的战(爱)争(情)故事。
  • 普通loster的奋斗史普通loster的奋斗史娜啦啦|古言某穿越的妹子和某汉子巧遇,然而汉子对妹子一见钟情,然而妹子不然,则是依靠着汉子的地位在权利的顶上越爬越高,当然在此期间有更多的汉子也爱上了妹子。结局是妹子登上了权利顶峰,汉子男主惨死。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妹子最终还是被人拉下了权利宝座,在冷宫边思念汉子边了却余生。结局发现男主没死,然后生活在了一起!
  • 嫁个原始人嫁个原始人夏染雪|古言她承认自己是个没理想的女人,可也不能因为她没出息,就给扔到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吧,这里除了树就是树,除了柴就是柴,除了她一个两条腿走路的人之外,其它都是四条腿的,要不就是有了却是不走路,而是飞的,她以前天天盼假期,而现在,她只盼可以给她一碗面。
  • 倾心一世:妃你不可倾心一世:妃你不可轻尘琳|古言“为什么?你明明爱着我却又不肯嫁给我和我在一起”风绝尘眼里透着疯狂的火焰怒吼着。凌紫惜面色苍白的看着这样的他,胸口的抽痛阵阵袭来“我...”“不管因为什么,我只要你嫁我就好,只要你嫁我...”风绝尘扯过凌紫惜狠狠地把她圈在怀中,好似要把她融进自身的血骨里。白衣翩然的风绝尘,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他为人冷漠冷血手段狠辣,却独独如痴如狂的爱上了那身为别人之妻的她。一曲琴声入心骨,弦上何曾惹情牵。
  • 汉梦浮华汉梦浮华未央询|古言汉宫之梦,阴谋!争斗!鲜血!朝堂之争,正邪!利益!权势! 唯有初心不改,君心依旧。只一道故剑令,谱一曲最纯情的遗爱悲歌! 无论他是落魄的王孙,还是尊贵的帝王,她依旧守候。 无论她是宦臣之女,还是一国之母,他依旧矢志不渝! “平君,你等我。” “病已,我了解你,去开创属于你的盛世吧。且先行一步!
  • 钰锦:余生钰锦:余生JY.Q|古言庭中有枇杷树,吾夫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若有情时,不会得、青青如此
  • 穿越之妙手医仙穿越之妙手医仙墨玉紫澜|古言现代中医世家辛家大小姐辛墨言被患者家属杀害,穿越到了一个陌生朝代,灵魂进入一个跳井而亡的丑丫头身体里,在井下重生,却有一段奇遇……
  • 良韵良韵惜别惜|古言他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大汉朝的第一谋臣。无双的智计让他深得帝王的信任。在政权建立后,功成身退。他是一代枭雄,汉朝的建立者,虽无经天纬地之才,却有一双识人的慧眼,终成一代明君他是一代名将,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建立了无数战功,然而功高震主,最后却换来了一个兔死狗烹的结局。她是一缕魂魄,误打误撞回到两千年前,看尽了战争给百姓带来的苦痛,看尽暴秦刑法的残酷,而作为一个21世纪的现代人,她却无能为力,那里生命真的如草芥,生命之轻就像羽毛。用2000年看尽的世间的沧海桑田。
  • 再续前缘之三生三世只爱你再续前缘之三生三世只爱你露露家滴男神|古言前世,她与他初遇于小雨如酥的古镇街头。再见,她向他倾尽一生,但她却是他的劫,她明知,却固执地不肯放手。金殿上他为她挡下了那一击,支离破碎轮回前,他对她说:“来世,我们再续前缘!”她尽泪应下;今世,她化为天神之女,他,为一世战神三亲王,她缠着他,说:“夫君夫君,我们快成亲好吗?”他却说:不急,不急。这一世,他为她的劫,还是那个金殿,挡下的却是她,她对他说:”我们的命劫都过了,我今世在见你,也好。“她笑的是那样的绝美,倾世的绝艳。他后悔了。来世,他与她相遇在那个街头,还是那个雨天,她站在伞下,是那样的绝美出尘,她对他笑了,笑的是那样的陌生。她爱了他三世,他却生生错过了三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