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31章 第三十一话,忘记

太阳渐渐西沉,天空已经微微泛起了灰败,眼看月亮即将探出脑袋,此时的冰棺内,一个俏丽的身影悄然睁开了双眸。

“唔...”一声轻微的喘息声在冰棺内传来,迁梦坐起了身,眼中透露着迷茫。

只见她美眸环顾四周,却看见了漆黑中泛着红光的山壁,还有洞口那被夕阳所照呈现亮红色的雪花。

纤手微微扶着脑袋,似乎在回想着什么,烟眉紧皱的样子,让人怜惜。

“迁梦....我是司徒迁梦?”美眸紧闭,她似乎还在回想着什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那灿如星空般的美眸,猛然间睁开,其中夹杂着怒意,和冰冷。

模糊的记忆告诉她,自己曾经被抹去过记忆,自己曾是圣魔大陆幽魔帝宫之主,也就是万魔之主的亲传弟子,更是幽魔帝国其中七大魔子魔女之一,地位等同于正道宗门旗下圣子圣女。

而她的族叔,同姓司徒,却因想扶持另一名圣子登上下一任万魔之主,为了铲除祸根,铺平道路,加害于自己。

强行想要毁坏自己的魂海,却因万魔之主所布禁制而不得,竟是恼羞成怒之下封锁自己的记忆,直接抛到了偏远的血魔岛,自生自灭。

而为什么没有杀自己,很简单。

只因司徒迁梦的身上有着万魔之主所下的禁制,如若迁梦遇害,在她死前看到的一切,以及听到的,说出来的,都会一丝不差的传入万魔之主脑海。

哪怕想要借刀杀人,可万魔之主手眼通天,谁又能知道她会不会用什么特殊秘法得知凶手,他不敢赌。

昏厥得她被抛到了血魔岛,而后所发生的一切,她已经不知道了。

“族叔啊族叔,我待你不薄吧?竟用此卑劣手段加害于我,那休怪我...对你无义!”美眸闪过杀机,她缓缓站起身。

洞外吹来的寒风让她的衣衫飘飘荡荡,她感知自身,想看看自己是否有内伤在身,可这一感知,却是让他瞠目结舌。

体内气血之力相比从前,何止强大了一丝,犹如云泥之别,完全无法相比。

可让她更加震撼的是,他的灵魂力,感知力更是跳跃性成长,如果气血之力只是判若两人,那么这么一探查,她只感觉,整个灵魂似乎都不算是自己的,这等可怕的灵魂力,恐怕当年的自己翻个百倍也远远不及!

要知道,龙乾的体内,沉睡着前世的恐怖残魂,半步神尊的人物,虽只是残魂,却也不是下界人类能想象的。

可是最令她心神震撼的是,她的修为:

“魔气镜,五重!”

毫无夸张的说,年仅16岁跨入如此境界,她的未来将在大陆上兴起何等戛然大波?

美眸不经意的撇过,她却是看到了地上的几行字迹。

“树林沙沙,溪水哗哗,乾,独入溪中而洗漱,梦,林径漫步而走来,天色朗朗,阳光不燥,二人初识于溪边,一年之隔,确是两不相认,分道……扬镳——乾。”

秀眉皱起,一滴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流出,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流出这一滴泪,她只是感觉,心很痛,却又不知道痛在哪里,为什么要痛。

美眸转过,她却是看见了一个俊朗的男子,光着上半身躺在地上,可吸引她的,是那大大小小数个血洞,和他那已经流到几乎干枯的血液。

身边的雪已然被灼热的血液融开,化作粘稠的血水透体的血洞,早已没有血色的肉,近乎僵硬的身体透着死气,可那在微微起伏不断的胸膛,却告诉着迁梦,这是个活人。

一杆暗红色的普通长枪,安静的躺这他的身边,似堕落的君王,似败阵的战神,与迁梦那飘飘欲仙的样子有着不一样的美感,多了一分狰狞,多了一分悲凉,多了一分..别的什么。

也不知为何,看着眼前活着如同死亡的男子,迁梦的内心猛然间就是震了一下,一股悲凉,一股心痛在回荡。

她觉得这个男子很熟悉,又感觉很陌生,她根本没有见过这个男子,为何会觉得熟悉?

她也是魔修,或许她心本善,可她也曾杀戮同辈天才数百余,心中更是毫无波动,可为何?这一次....

鬼使神差的,她拿出了魔纹戒中的一枚丹药,这是师父给的续命丹,生死人肉白骨,只要吊着一口气,他的命就能保下来。

足尖轻点,她飞出了冰棺,雪白的长袍在寒风中微微飘荡,给人一股飘渺若仙的感觉。

她缺是不知,因两人体内都存在前世龙乾的残魂,自然而然间,他们会相互吸引,产生心灵的感应

看着那俊俏无双的虚弱面孔,她的内心不知为何,竟生出了一股怦然心动之感,就好像只想跟他天天粘在一起一般。

她并不知道,两人体内都有着前世龙乾的残魂,他们之间会互相吸引,达到心意相通。

用魔元封住的血液流出,她缓缓扶起龙乾的身体,在魔元的包裹小,她的长袍没有因血水而变脏,反而给人一种极不协调的感觉。

喂入丹药,迁梦感知穿过龙乾身体,探查着他的体内情况。

如若外表只是让她惊骇和心疼,可看到了内部的伤势,迁梦整个人就楞了。

此人的丹田有破损,修为赫然大大降低,仅仅魔体三重,此人的未来,若是没有奇遇出现,整个武道之路,可能已经葬送在这一次的伤势之中。

就算丹田修复,可他的精血竟是亏空近半,其中同样夹杂着灵魂的伤势,比精血亏空更是难治,说不定就活后就已经疯了,恐怕还要丢失大量记忆。

“此等伤势,心中若不是有着强大的执念,或许,早已死去,可支持他活下去的执念,又是什么?”

迁梦美眸咪起,一连串的问题在脑中浮现。

“此人为何会出现在这?自己又为何会出现在这?此人的伤势又是怎么回事?自己又为何会躺在冰馆里?难道自己曾死亡过一次吗?又是因何而死?一切的一切,都不曾在她的记忆里发生过,她难道忘了什么吗?她又是怎么忘记的?眼前的男人又和她有什么关系?”一个个谜

团在她脑海中浮现,使得她一时有些头昏脑胀,白皙的手指揉着太阳穴。

她是炼丹师,当年15岁便成就了三阶炼丹师的天才。

取出一瓶通体乳白的小瓷瓶,其内放着三颗晶莹剔透的半透明丹药,此乃养魂丹。

看了看躺着的男子,微微叹气,她又掏出一个瓷瓶,装着的是三颗血色丹丸,回阳丹,专门修复肉体伤势。

可她还是摇了摇头,这不过是她随身携带的一些一阶丹药,而且储量少的可怜,更没有原材料可以炼制一些诸如小还丹,养神丹一类的高阶丹药。

可她没有义务这么做,但心中那奇怪的感觉,一直让她救这个男人。

捏起丹药送入龙乾口中,她的双手抵在他的后辈,魔元流转,却发现龙乾的经脉内残留着大量丹毒。

所谓是药三分毒,没有丹药会没有丹毒,更别说为了寻找三种原料,龙乾把那一堆丹药当糖豆般吃。

丹毒过多,会影响修为的进展,也会影响其他丹药的药性。

“希望,能救回他一命吧,也许他知道些什么,告诉我这段时间来忘记的一切....”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顶天记顶天记羽沉沉|玄幻酒淡一醉忆流年,流年销愁又几千!舞剑灭仙亦屠魔,情在我心心不变!前世我为仙,今生我成魔!前世天亡我,今生我破天!天下掌职手中剑,千秋基业为我奠!孤身一人,手持一剑!我欲顶天,我欲破天!
  • 帝宠临世帝宠临世洋芋呆呆|玄幻穿越后的他,化身凶地的主宰,凶地万物以他为尊……穿越到兽身上?不怕,有四大神兽当手下!但有属下不服气怎么办?不怕,自己变强努力证明,用实力证明自己。寻找自己的小女友有多方阻拦怎么办?不怕,变身,强取豪夺。这是一个励志的故事。也是一个成长的故事。还是一个爱情的故事。……【欢迎入坑】
  • 水火志水火志繁花舞|玄幻五行中水火本不相容,少年箫默却在五行觉醒时觉醒出了水火两种力量……
  • 修道问源修道问源兜啦啦|玄幻看小说不是仅仅为了消磨时间,希望在看小说带给你轻松、愉快、欢乐、精神天马行空放松之余,也可以带给你或对生活、或对人、或对事、或对自己的一点领悟,启发,如此就最好不过了。
  • 武道可通神武道可通神风渐起|玄幻何谓武?何谓道?何谓武道?武与道,殊途同归,皆可通神
  • 神弃之路神弃之路笔末|玄幻尼罗大陆,种族繁多,征战不断,传闻每万年皆会发生天变。老的神将要死去,降下神胎也就是神的候选人。看神的候选人如何在战火与鲜血杀出一条成神路,而一个忘记过去的小乞丐与老去的神的一次交集,这个被叫做神弃之体的孩子,又在成神的路上给人们带来怎么惊喜?而他又在模糊记忆里是否能找回自己失去的记忆?
  • 转世修魔者转世修魔者子忠|玄幻李默本是神界顶尖道家神尊。隐隐感觉到神尊并不是修为的尽头,他义无反顾的选择转世修魔。为了大道他义无反顾。
  • 天创神引天创神引涩忆青|玄幻乱世现,群雄起,百家争鸣,千教万派共争辉。世间是否有永恒?轮回的另一边,彼岸花开,琥珀心碎,天道齐殇。------<<神引>>
  • 汐界汐界唐唯|玄幻她,是欧阳世家独女,锦衣华食,顽劣至极,仆人从来不超过一个月就重度疯癫,被抬回老家。她,天赋异禀,却因触犯禁忌,被迫远走他乡,机缘巧合,收集到第一片水之源碎片,开始了收集水之源的历程。在她以为一切将重新开始之时,却有人告诉她,这个世界不应有她的存在,这是她的命。更大的阴谋还在其后……
  • 仙道演义仙道演义刀剑春秋|玄幻男生版:古老的神界,诸神沉沦,在魔军兵临时,败如山倒。如此,谁来当道?少年从大山深处走出,踏青云,御仙剑,畅游九天十地,演绎着茫茫仙道。女生版:我穿着红纱等你君临天下,而你毛都还没有长齐便有了她;既然如此,待你君临天下,我兵临神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