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5章

“条件?那姐姐想要什么?那要是姐姐输了,有应当如何。”

方才的悲凉不见半分,随之而来的是凌利的交锋。

“那你想要本帝如何”

“我要你永远离开这里”

“离开嘛,这个简单。”

“简单,哈哈哈哈,你竟然简单,我说的是要你永远离开,在这个大陆的永远离开,你不能留在这里。”

“哼,你觉得你做的到吗?”

风千然那冷冰冰的声音,如今邪魅不已,可,很可。

“那你说说赌约吧”

“要是他喜欢上了我,不就要永远的离开,说说你的条件吧。”

“要是我赢你就离开,永不踏出雪域,不得伤害世间任何一人。”

“哈哈哈哈,你的条件竟然只是这样,哈哈哈哈,你竟然为了不让我伤这世的一人,这样,当年我说我要毁了九州,你就那样奋不顾身的来绞杀我,现在还是这样,你只是为了守护而存在吗?你也是人啊,你为什么就不能为你而活呢?你从未理解过我,你也从未为你自己而活活过,你这样不累吗?背负着他们的负担。”

听着风千葸那样悲凉痛楚的声音,风千然笑了,笑的悲凉至极,宛如世间的人都放弃了她一般,仿佛这世间只有她一人存在一般。

风千然的泪水流出,是啊,她没有办法为自己而活,是真的没有办法。

风千然在嘴中轻轻的念着:“千·葸”

风千葸她听到了,是“风千茜”就是风千葸,她附在风千茜的身上,只是为了见风千然一面,毕竟她们千年没有见过了。

只是没有想到她们见到之时会是这样,她以为她们会执剑对敌,以为在这一方都会是血流,可是她所想的没有发生,竟然是现在这个样子。

她是为了守护这个世界,这个大陆而活的,而存在着的,那她呢?她又是为什么而存在,为什么而活着的。

风千然和风千葸并不知道在她们所说的这一切及刚刚所发生的这一切都有着一双冰冷冷眸子盯着。

之前的那个金衣中年人再现,将方才的一切收入眼底。

哼,九州的帝王,哼,和你最亲爱的妹妹我很是期待你们将来的表现呢。

风千葸看到了那个金衣男子,眸子瞬间变冷,但也没说些什么?

“那个叫什么于谦的是你的人吗?”

看着风千葸恢复到自己原来的模样,风千然没有过多的惊讶,毕竟她还是比较看得惯风千葸自己的原样。

“不认识”

“你不认识,她可是说他是雪域的人。”

“他说他是鸟人你信吗?”

风千然沉默了,不,是想打人。

“你能附在她身上的时间应该不多吧”

风千葸:“那你就都等着我出来吧。”

风千葸从风千茜的身体里出来后,风千茜就倒在地上,风千然看着那就直接倒在地上的风千茜就直接走开了,毕竟她的心是黑的。

她不可能说是去帮一个和自己不对付的人,毕竟她的心很黑,黑的透了。

风千然看向那金衣男子之前所在的方向,笑了。

那人,为什么本帝无法感觉到他的气息呢?

他要强大到什么地步,竟然连本帝也无法感受到他的气息。现在这里也有着这么强大的人存在了吗?

金衣男子还不知道他的存在已经被风千然发现了。

在喧哗的酒楼里,角落里的黑衣男子一直听着周围的人讲最近发生的趣事。

“哎,你们有没有听说昨晚春风楼火光直现,还有七彩神凤,和三只在古书上才记载的凤凰在那出现呢。”

“哼,说的好像七彩神凤不是在古书上才有的。”

“行行行,是我口误可以了吧。”

“据说在昨晚还有个年轻男子发疯了,你们不知道那人的那威压压死好多人呢,那实力堪称恐怖啊。”

“哎,你们不知道那人长得有多俊俏,长得好看也就罢了,实力还强我要去为我家闺女寻个良配。”

“切,人家看得上你家闺女吗?”

“我们是说这个吗?”

…………………………

“你们还是别削想了吧,就看那人的样貌,实力,你们觉得谁赶得上。”

“也是,就算是人家要在我们篱国这里找良配,怎么可能会找像我们这种小家小户的,肯定是找像风二小姐那样子的。”

“也是这天底下也只有风二小姐配得上。”

……………………呃,呵呵。

角落里的那个黑衣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暗芒。

[你终于登场了!!!]

黑衣男子走向邻桌问道:“请问可以告诉告诉我昨天在这发生些什么事情吗?”

“哎,你是从别地来的吧。”

“确实”

“哎,坐下,且听我慢慢细说。”

“我告诉你,昨天那场面真的壮观死啦!”

“哎,你别听他说,你听我说,我说的比他详细,就他,一堆废话。”

“二位,请讲。”

“我跟你说啊,昨天在春风楼那里竟然有人突破,人家去春风楼是去花天酒地的,昨晚那人竟然是去突破的。”

黑衣男子眼皮猛然一跳,怎么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呢。

“那人昨晚突破之时,那场面真的是很壮观啊。”

“那七彩神凤和三只古凤直冲飞天,火光直现。”

“只是后来有人想去抓那彩凤,那人生气了,整个大陆都要抖三抖啊。”

“那人实力是真的很强啊”

“昨晚就仅凭那人的威压就死了很多人呢。”

……………………

听闻,黑衣男子笑着看向那二人,道:“多谢,告之。”

那二人摆摆手道:“不过是讲些新鲜事罢了,又有何。”

黑衣男子走出酒楼,和一身红衣的风千然擦肩而过。

那一秒,风千然和黑衣男子都停下,但谁也没转身,只是停留几秒就离去了。

风千然皱着眉头,那人怎么这么熟悉呢?

黑衣男子直径向前走,心道:七彩神凤,古凤出现,那是陛下降临的征兆,可会是陛下吗?陛下也会来到这里吗?要是陛下来了,那他呢?他也来了吗?

黑衣男子想罢,摇头苦笑。

风千然看着路上的小摊子,小物品,觉得索然无味。

PS:这一张太赶了,只能这样子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谁说入宫就是妃:爷,我认定你了谁说入宫就是妃:爷,我认定你了田小糖|古言我是谁?他们说我是舒穆禄雪梅的丫鬟,说我是孝庄派去明府的细作,说我是待选的秀女,说我是坤宁宫的女官,说我是纳兰公子心心念念的表妹,说我是裕亲王福全的女人,说我是康熙最爱的人。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能给我一个确定的答案。在这偌大的清朝,绵亘的历史压的我喘不过气来。我只知,此生只望见一人的身影立在雨中的屋檐下,转头朝我微笑。那一笑,便是倾尽了我此生所有。
  • 美男哪里跑:哥哥,请不要!美男哪里跑:哥哥,请不要!未闻君芯|古言抢了他的初吻,睡了他的初夜,还想逃跑?没门!ps:放心入坑吧,绝对不虐(那才有鬼)……
  • 帝恋:神偷是个小太监帝恋:神偷是个小太监黎黎小可|古言无限好书尽在阅文。
  • 重生之冷王讨得复仇妻重生之冷王讨得复仇妻幻娜惜梦|古言她——丞相府嫡女,为他杀人放火,下毒陷害,可有朝一日,换来的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结果。背负天下骂名,在骂声中沉入水底,“好不甘心,我好不甘心呐!”他——绝情冰冷,为了自己的利益不顾一切,看着她死后却后悔至极,可又有何用,事已成定局。“夺得天下又如何,终究夺不到她的心!”宁冰倾,“死过伤过痛过撕心裂肺过,既然都走过,我还怕什么!!我定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火辣娘亲有儿万事足火辣娘亲有儿万事足靓大大|古言大好年华的有为青年一枚,怎地就死了,死了就死了,还穿越了!穿越就穿越,还一穷二白!一穷二白就算了,还有一堆极品亲戚!天啊,这是什么社会啊,她好好的一个女青年,就这样成了妇女!!
  • 萍聚云散萍聚云散板儿楼弦生|古言【全文完结,结局HE】 豆蔻年华、老奸巨猾的丫鬟; 爱抖机灵、时常打脸的弃儿; 举止怪异、身份成谜的大叔; 肤白貌美、亦正亦邪的公子。 一块玉牌,印有他国文字的信,远离故土,选择两难;一面遗诏,风中而立的大官袍,复仇心切,无法回头! 一念执著却逐渐偏离自己所求,各为其主,各展所学,明里暗里,你死我活。 方知聚散无常,珍惜弥足可贵……
  • 嗜蛊毒后:废柴陛下,太腹黑!嗜蛊毒后:废柴陛下,太腹黑!尚寻|古言一朝穿越,沦为囹圄之中的宫女。沈七年本以为自己会葬身于此。但再度醒来时却变成了一美男。这到了晚上九点,沈七年就会和脾气奇怪的皇帝灵魂互换?到了第二天九点就会换回来。沈七年知道以后,就开始搞事了。放开皇权让她来!看她怎么玩转奸丞小人,一统江山!称王虽好玩,但总有几个缺爱的女人诱惑她,她无奈之下把后宫废了。怎知,楚江尚却说:“你把朕的后宫废了,朕的下半生(身)幸福就靠你了。”沈七年:“我这就给你找美女去…”江山已收,情劫难逃,情丝已断,她决然离去。持蛊炼毒,成为毒医过着小日子。他却追她到天涯海角,只为博她回眸一笑。——生生世世,只许一人。
  • 报告,王妃跑路了报告,王妃跑路了陌清欢|古言为逃避追杀,她钻进了迎亲的花轿,稀里糊涂的嫁到了王府。 本想着既来之则安之,做个本本分分的妻子,再伺机离开。 却不想着王府经危机重重,处境艰难。 万般无奈,只得伪装迎合,终于消除了他的戒心。 找准时机,逃出王府, 却不想,她好像多带出了什么东西…… 这可如何是好? 他是燕北王,前朝皇子,处处被提防陷害,刀刃上行走。 眼见弱冠之年,皇帝一纸诏书,赐婚! 花轿抬来的是一个琢磨不透的女人,时而恭谨,时而洒脱。 她防他如蛇鼠,却救他于危及。 他的眼逐渐被吸引,他的心逐渐在沉沦。 他,好像爱上她了…… 就在这时,属下来报,王妃好像跑路了。 他暴怒,世间哪有这等好事,撩完就走,他不答应。 两个互补的人,两颗火热的心,在乱世中又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 红豆生南国之竹马绕青梅红豆生南国之竹马绕青梅夕林手记|古言一朝一暮一白鸽,雾里传谁书。 “宁儿,我来晚了。”顾远之 “嗯,没有关系,我在等你,一直都在。”叶吟欢就站在南苑门口,没有动,青梅在身旁随风摇动。 原来,红豆生南国。
  • 五百年前的承诺五百年前的承诺坠入凡尘的雪|古言为了履行对他许下的那个五百年前的承诺,我毅然坠入凡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