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63章 换身衣裳

“我看你是几日不吃饭饿出来的胃病吧!”墨厌自认为邬涤忙着配制解药顾不来吃饭导致,心下感动不已,“正好主子他胃口不佳也有两日没吃饭了,我去端饭来。”说完赶紧跑去灶房,之前做好的饭菜还在锅里热着,就是……等这盼望已经久的一刻。

“为何不吃饭?”

“心口又犯痛了?”

安静下来的昏暗中,二人同时开口。邬涤看着转过身来的人,不禁欣慰的勾唇浅笑。

“嗯,不碍事,我新配了药服着,再缓几日就能全好。”边说边探上他腕脉。

褚江拓将她的虚弱看得清楚,还有她向来温暖的手指为何变得如此冰凉?心知她的身子这回承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创。到底如何才能解救她不被那破铜牌折磨!

墨厌很快端来热饭菜,又很贴心地将饭桌摆放在榻边,“你尝尝爷的厨艺是不是比你的强。”还不忘朝邬涤得瑟。

邬涤没力气与他拌嘴,想扶褚江拓坐起来却心有余而力不足,伸出一半的手又缩回去。这些都被主仆二人看在眼里。

墨厌赶紧上前扶主子起来,连邬涤一起伺候。邬涤食难下咽一口饭咀嚼良久,就是为了陪身旁的人。

饭后,墨厌搀扶褚江拓去茅房的工夫,回来看到邬涤竟然侧卧在榻边睡得很沉……像昏迷了一般。

没用褚江拓示意,墨厌难得自觉没吵邬涤,轻手轻脚过去拉了棉被为她盖好。从来没见过邬涤虚弱到这种看着要死的地步……心里很不好受。

墨厌再次打理旺炉火,又温上热水壶便安静退了出去。他知道,主子愿意照顾邬涤。而且那榻睡两人不成问题,便也不多想主子往哪里睡,何时睡……主子爱怎样都好行,只要他高兴就好。

邬涤这一觉睡了足足两日多才苏醒。看到邬涤醒来那一刻,墨厌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心里感慨有邬涤活着在身边的感觉真好!

“你想吃甚?我去做。”见主子看着邬涤眼睛都不眨一下,他很自觉找自己的位置。

邬涤转动了几下酸涩肿胀的眼睛,看向榻前那张苍白僵硬的面容,冲他微微浅笑,“汤面吧,多加些牛肉。”低哑的声音仍透着虚弱乏力。

“你先喝水,我去做饭。”墨厌倒杯温水过来递给……主子,便抓紧时间去做饭。他觉得自己有做饭的天分。

邬涤要坐起来,褚江拓下意识去扶,“已无大碍,我自己来。”他阻止了他抚去后背的手,见他动作僵住估计又想多了。

“大美人儿,我很快就能好起来,你不用将我当病人看待。你忘了我可是懂医术的。”邬涤清了清不适的嗓子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坐起来。

“这几日你落脚何处?”褚江拓没忍住问出了这两日他最担忧纠结的事情。她如此虚弱,是如何……

“南城外不远处有我大哥一处空置的小宅院,那里很清净,我在那里配药。”邬涤毫不迟疑回他,见他眸色深深紧紧望着她的眼睛,她又补充道,“等你好些了,我带你去那里看看,虽然在城外有些偏僻,但环境不比这里差。”说的煞有介事。

“嗯。”褚江拓信了。

邬涤笑意变得安然,“我去换身衣裳。”挪下榻有些昏昏沉沉,她缓步往外走。他追上来亲手为她系上一件很厚实的披风。

她回以他安心的笑,然后出门去了东厢房,翻找出干净的衣袍。

“你瞎转悠什么呢!饭很快就好。”墨厌听见动静从灶房探头出来,见邬涤抱着衣裳要出去。

“我去换身干净衣裳,要不然浑身都臭了。”邬涤再次说明。

“这里不能换吗?还要去哪里矫情。难不成你还怕我偷看?嘁!你给我银子让我看,我都懒得看!”没力气走路还矫情!

“那你当着我的面脱光了试试?”邬涤故意用这种话怼他。然后抱着衣裳去了西厢房,闩上门。又过去插紧窗户才开始……换药。

“邬涤,前两日你家那管事的老伯来找过你,说你娘很挂念你,叫你回家吃顿饭。”饭桌上,墨厌忽然想起来这事。

邬涤听到后喉间一咽,嘴里的面变得难以下咽,沉默片刻后才含糊道,“过几日再回去吧。那邬曦儿一见着我就无理取闹,娘亲她听了也烦心。”言下之意不是她不愿意立即回去,只是想尽量避免与邬曦儿碰面,免得娘亲为难生气。

“你那妹妹也是个奇葩,为何总是与你针锋相对啊?再怎么说都是血浓于水的亲手足,何苦搞得水火不容。”墨厌边塞面条边忙着搞气氛。

邬涤又是一阵沉默,回过神来对上褚江拓幽幽深眸,她无所谓笑道,“不晓得。估计我与她天生八字犯冲吧。”她也讨厌邬曦儿的,但不恨她。

“你与你大哥不是同日而生么,怎不见邬曦儿与你大哥犯冲?”纯属无心之言。

邬涤却被堵的哑口无言,心堵。见褚江拓冷冷地朝墨厌看去,她赶紧笑道,“那就是我的错咯?估计是因为爹爹与大哥都偏心我,她因妒生恨吧。你老提她作甚,难不成看上她了?”一口气说这么多有些喘。

“邬涤!你少胡说!你你说话能不能过过你的猪脑子?!”墨厌有些情急,邬曦儿是皇上指婚给主子的人选,邬涤这话岂不是故意给他惹骚气吗!

“嘁,你想娶,人家未必愿意。”邬涤喝两口水顺了顺气,“你尽快去找个身份清白的厨子回来,大美人儿身子需要好好滋补调理,就凭你这点能耐继续凑合下去,指不定得把咱三儿都饿死。”尽量让气息听起来平稳。

“……”墨厌被鄙视有些气结,简直费力不讨好!“行!你以为我愿意伺候你!”墨厌干脆不吃了,负气离开马不停蹄去找大厨。

“大美人儿,近来有来路不明之人在京城动,平日里让赶车的多堤防。”邬涤看着认真吃饭的人满眼欣慰。

“你又要走?”褚江拓下意识来了这么一句,使得邬涤满是错愕,望着他瞬间冷却下来的眉眼,她努力转了转有些糊涂的脑子才忽然明白过来他何出此言。

“不走,最近就在这里陪着你安心修养。我只是担心赶车的不上心出意外。”她笑意加深,有些无奈他的脾气,却也乐得纵容无度。

褚江拓敛眸继续吃饭不再看她。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熠澜之语熠澜之语一朝狂尘|幻情当冰冷的咒语开始吟唱,天空失去光亮。帝都劫火起,血光照耀。五族鼎立,惊天浩劫。亡者归来,谋权天下。乱世之中少年英雄现,无措大陆重又燃起希望。光与暗交合,水与火共舞,木与土相拥,雷与风重逢。幻影追随,迷雾笼罩。血海残月望沙影,冰封千里一日寒。命轮转动,轮回天涯,生死一念,成败喑哑。
  • 逆天修真之乱世惊鸿逆天修真之乱世惊鸿兔大侠v|幻情一朝穿越,发现自己身处绝境。凌小姐表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本小姐还没怕过什么呢!
  • 魔王爆宠仙妻:丑妻要修行魔王爆宠仙妻:丑妻要修行半夏水苏|幻情梦里,她被他反复欺负,毫无还手之力他是上古大战令众神风闻丧胆的“修罗”她不过是他万亿年前收留的可怜宠物一场上古大战,她被封存记忆,流落人间,进入轮回他被封千万年,只待醒来将世界搅得天翻地覆她在人间有朋友,有师父,那么多关心她爱护她的人......所以,为了这些人,她必须阻止......于是乎,某女在“大坏蛋”手里的凄惨命运就这样开启了......
  • 时空恋人和奇怪女友时空恋人和奇怪女友咏乔|幻情女主意外受伤,有了特别的力量。但时空重新回到未来,但是却失去了与爱人的记忆,两人重新遇见会否再续前缘。
  • 女娲不要哭好不好女娲不要哭好不好赵丽黄|幻情高天风软,风儿静静吹。 地球的风景,如此的美丽。 但是,她却显得非常的孤独…… 拂清流,清流吹动…… 云淡微凉,恰如天上明月。 爱,就像秋风一样。
  • 天降萌狐:桃花朵朵开天降萌狐:桃花朵朵开凋零半夏|幻情天上掉下一只呆萌狐,地下有个腹黑帝,一场奇缘就此展开!他的后宫只愿有她一人,即使她是天上掉下来的蠢狐狸!她的身边只愿有他一人,即使他是人间最尊贵的腹黑帝!
  • 快穿之男神有我宠快穿之男神有我宠凉城薄情|幻情情不知何所起,一往而深。当那个一向只知道在面前插科打诨毫无底线的男人为救自己死在了九天雷劫之下,她才恍然发觉,在数万年的相处中,自己早已对他种下情根。万念俱灰之际,却被自己的师尊告知只要进入三千小世界收集他的神魂碎片,便能助他重生。(本文1对1,甜宠向,女主肆意潇洒冷心无情x男主面对众人清冷傲然面对女主卖萌撒娇耍赖无下限)
  • 冥王大人别惹我冥王大人别惹我紫菜团团长|幻情当神秘少女遇上腹黑邪魅暴躁少年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 怪师王朝怪师王朝严吴|幻情:这是一个有九层的世界,每一层,都截然不同…… 在最底层的江珊,总是想为家人寻找新的出路,无奈,天意弄人…… 看似走向明媚的未来,却一脚失足落入永无止尽的黑暗! “母亲,弟弟,你们在哪儿……” 亲人一把无情的铁梳子……刮光了她背上的皮肉…… “我做错了什么?你能告诉我吗?”她瘦削的背影在血泊中无力挣扎着,只为那一声飘渺的答案…… “你什么都没做错……你什么都不懂!”弟弟狰狞的面庞在脑海中无数次闪过。 ………… 过去的一幕幕成为了厚重的血茧,将她层层包裹。 撕裂下来的是无数岁月积攒的绝望! 站在高高的神殿上,她眼眸空荡,望着跪在阶下的神官:“伤口早就不疼了,但是我迷路了,你看见我的家人了吗?啊……不好意思,我忘了,他们死了一万年了……” (全文三部分,以上简介为第一部分,重心在第二部分现代世界内容,请耐心阅读。)
  • 倾世之宠,王妃有点毒倾世之宠,王妃有点毒梦落白衣|幻情惨遭背叛,一朝穿越,竟成六岁小孩。废材?姐姐我6炸天。百年难得一遇的炼药师?抱歉我是。世上不存在的全能天才?真不巧,真的有。各家族前来拉拢,很遗憾,姐姐我低调。火遍整个国家的炼药店是谁的?别人难求,你卖炼药师!“不要998,不要888,只要198888。快来抢购吧!”“女人,这么喜欢金币,本王卡里无数。一天不给我花掉10万金币,就别想下、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