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章 009没有初心,谈何情爱

在我现在回忆我的整个初中生涯里,我不记得学习的苦,也不记得那年的那些同学,甚至想不起除了班主任和语文老师外的其他老师,要不是为了回忆而回忆,没翻出初中毕业照和同学录,我可能接下来能凭想象编出个十来篇感人肺腑的青春爱情故事,可惜不巧,我偏偏闲着没事,翻了翻过往残存下来的文字,回忆起了一整段消散多年的往事。

讲青春无外乎爱情,友情,梦想,每每谈及这些,也就难免落入俗套。

但与世俗不同的是,青春可不用讲人情世故。

没有人比一个处在青春年华的少年更富有活力了。

初生牛犊不怕虎

不坠青云,不与恶同

白虹煮酒,银月研墨

心随朗日高,志与秋霜洁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腹中文书三千词,怎可留笔二三字

肝胆洞,毛发耸,立谈中,死生同,一诺千金重。

当然还有:能抗住我亚索三刀的只有真眼

只要你年纪不大,你就可以相信你有足够能力将一切不可能变为可能

青春本该豪气冲天,凌云壮志,可是我那个时候想的最伟大的事,可能就是当太空人了,离开地球看一看太空,多好。可是后来发现我其实连一本书都难以理解,那是初中的时候,第一次读儒林外史,读不懂啊,古文字都认不全,对初中生来说,这本书太晦涩难懂了,于是看古文的三国,水浒读起来还挺有意思,有些古文的意思理解不了,但是因为先读三国演义,而小学播出过三国演义的动画,都大概知道什么意思,于是水浒,西游都读了古文的,还有幸读过艽野尘梦,浮生六记。整个初中也就够我读完这些的了,当然是在没有影响学习的情况下,也正是这些书,让我认识到了仅仅一个中国的文学典籍,花费我一辈子也是读不完了,与其志向高远,和只想读些书来又有什么区别呢。

于是,满腔热血我赋予书中,一身浩然气也反哺于我心中。只要为良善记,何乎求名利。

我的梦想就只是居一隅,记录下我所处的时代罢了。毕竟断头史官只在春秋见过,此处无法深言。我既不写历史也不讲他人。

在初中的时候,我只把友情和爱情当做一回事,就是说既不分友情也不分爱情,坚信男女平等,一视同仁,男女生交往应该落落大方。但是当学到政治却又要男女生保持适当的距离,又要适度交往,终归不是孩子写的政治,孩子的心大人又怎么了解。

真的不是说你经历过,你就可以代表孩子,年轻人的世界永远属于年轻人,这才应该是现实,不管任何人从任何时候过来的,过来了就是改变了。你感觉以前的行为幼稚了,你的心态就不是孩子了,孩童心是不可逆的。

当然我无法代表大多数,毕竟我们班当时也是有处对象的,更近一步的也有,甚至在班里自习课也会有一些成年人的行为,甚至成年人都觉得羞耻的行为。那时候看见了我和我身边的人也不知道在做什么,但是确实无法否认总有孩子是分的清友情和爱情的。

所以我只讲我的经历,应该能代表大多数,但是很难完全相同。

初中的友情我就已经无法维持到全班了,或者说我是个不会交朋友的人,但是我很喜欢交新朋友。就是说混熟容易,维持很难。我向来是给人第一印象不错,但是不会主动联系别人,甚至别人联系我,我都懒得回。初中刚开始,所有人我也都认识了一半,从以后看我真的不小心让很多人的深情错付,这些深情只代表友情,就是我翻同学录的时候,发现当时几乎所有只是认识之后没在深交的人,都对我还有很深印象,我现在甚至已经想不起那些人的长相了。

我在初中几乎将所有人恰恰好好维持在了同学的关系。友情关系的只有俩个人,加上我算个三人小团体。但是多年后的今天,我们团队中有一个离了初中,在没有听过关于他的任何消息,还有一个我们去年疫情之前还一起吃过一顿饭,那人就是林思宇,但是我和他也就仅仅是吃个饭,一起去个网吧的地步了,因为要说感情,我们整个高中都各忙各的,真是回不去了。

这些是我在初中短短三年自己所结交的朋友的现状,现在常联系的果真还是小学一起那些人,以为初中我通过他们,也算和许多他们班他们的朋友认识了。

初中我算是一匹孤狼了,挡不住小学时候我有一个好团体啊。只是除了我以外,可能也是因为我自己,所以就跟初中我班的小团体特抱团,还有我思想一直是男生就该和男生玩,对于女生我向来是不屑为伍的,那是我初中自然而然的想法,也是因为不知道有爱情存在,所以我才会把男女生之间的交往看的很正常。

我小学的小团体里面的人可不这么想,毕竟我红良哥哥可是打小就知道跟女孩子回家的选手,但是他也就只能止步于护送女孩子回家了,别的是什么也不敢干啊。

都说三人成行,南晨阳是打小就游离我们之外,所以初中他们分到一个班的,只剩秦语和马红良狼狈为奸,于是不知怎得,又让他们物色个沐佐加入了他们,不说叱咤他们班也差不多了。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三是一个比一个胆子小,但是把还都早熟,我怀疑是天天混一起,看小女生,给看心动了吧。

像我初中天天只想着和林哥和航仔干坏事,扣扣校长不让扣的墙皮,转身顺门缝塞校长办公室去。不过分的跟着林哥欺负欺负小女生。上课接老师的话扯淡...

我们是孩纸,孩纸啊,单纯的逆反心理,老师不让干嘛就像干嘛,用淘气形容更恰当,所以校园都破坏不完,哪里有时间去谈感情啊。

秦语他们肯定是没啥意思了,也不怎么爱学习,他们就天天看小女生吧。当然是我猜的,这些黑历史,他们永远会当秘密的。

我他们虽说不是一个班,但是随着初中一切稳定下来,我们还是顺路啊,每天都约一起走,上学放学的,我、秦语、红良一人一个自行车,蹬吧,边蹬边讲笑话,编故事,谈班里事,这也导致我几乎认识了他们班所有人。

总之因为这些原因吧,每每周六日还是我们这几个人一起玩,改变了什么,但又于我们来说什么也没改变。那是后奔跑吧兄弟刚第一期,撕名牌火遍全中国。

于是赶上休息,我们就打算完撕名牌,他们早熟啊,我是不想的,他们班女生都挺不错吧,性格挺好的,也能玩到一起去,然后就偶尔休息就红良、秦语和沐佐喊他们班女生四个玩撕名牌,差个男生吗,除了喊他们的老父亲我来凑个人,也就没别人了。

现在来看,看不下去啊,我是真后悔那时候那么单纯了,心态爆炸呀。但是又看他们,还是挺庆幸我单纯的。

因为少年难藏喜欢,初中的时候,他们就都亲口承认喜欢那几个小姑娘,还私下里YY一人泡到手一个,当时的我有多不屑于他们为伍,现在就有多痛恨自己的年轻。

害,哭了,不过结果也还好,毕竟我现在的朋友里,沐佐也是留下了、

同类热门
  • 铎若相栖铎若相栖左样|青春他是人人敬畏的白爷。愈刚欲折,白铎赢来了人生的第一次败绩,从此再无“白玉狮子”。 夏夜里南若在垃圾桶旁的巨大纸箱里发现了白铎和他的猫。望着浑身伤痕累累,抱膝装可怜的白某人,南若实在是移不开眼睛。 饶是南若在怎么蛊惑,白铎就是不肯上贼船。没办法了,南若便咽了咽口水,指着白铎怀里的蓝猫道:“你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猫考虑吧!看它这幅凄惨的模样得十分钟没进食了吧!” 南若原本以为自己捡了个宝,谁知自己捡了个爹。 故作虚弱的白某人拿着一瓶汽水道:“给本少把瓶盖拧开!” 南若一把揪住他的脖领,咬牙切齿道:“白铎!你这是鸠占鹊巢!” 话到了这个份上,他白大少爷能受这委屈吗?转身就是一个离家出走。 等到回来时,他把房产证拍在桌子上,趾高气昂道:“现在这栋房子是我的了。嘶,仔细算算你好像还欠上任房东两个月租金。” “什么?你没钱还?呵呵,我告诉你南若,不仅这栋房子里的所有东西是我的。在没有还清债务以前,连你都是我的!看什么看!还不赶紧给我把瓶盖拧开!”
  • 初见那年是盛夏初见那年是盛夏非常巧克力|青春青春校园文,有甜饼,有虐文,欢迎各位品读哦! 暗恋,是记熟于心的,是不可声张的,是一个人对着另一个人心底的曙光。 是明知不可为,是明知无结果,而去奋勇不顾后果的发疯般的梦。 夏永宁暗恋着李昕阳,她奋力去追赶那个被称作阳光的他,梦镜终成现实。
  • 分手后的暗恋日志分手后的暗恋日志诺慈|青春年少的时候遇到的那个人往往是最难忘的,他明明不是你第一个男朋友,却刻骨铭心。最终,这段恋爱结束的时候并不是很美好。也许在分手前吵得歇斯底里,都暗自发誓从此老死不相往来;也许只是和平分手,以为荷尔蒙爆发之后的平静是不再相爱,却不知道各自在分手后都沉浸的回忆中。其实,这个人就是你的初恋,也成就了你接踵而至的漫长的暗恋。
  • 最熟悉的过路人最熟悉的过路人暮色繁华|青春匆匆年华,你我只不过是悄然经过彼此生活中又无声无息地离开了彼此的生活的过路人。曾几何时,我们会在不经意间想起那个路过自己生命中的人,他的模样那样模糊又忘不掉。我与最熟悉的你,在这场青春走散了,彼此的命运是否还有交接点呢?
  • 英洛圆舞曲英洛圆舞曲笙晚年|青春寇黎央十七岁的生日愿望是——进入英洛学院。只是她从未料到,在踏入这贵族学院的第一刻,她便莫名其妙成了全校女生嫉妒对象。原因——男神+学生会副会长——寇长温竟然接她来上学?再然后呢,因为哥哥的原因,她被莫名其妙拉进学生会,见到了传闻神龙不见尾的学生会会长真容。噫,那不是君暮止吗?一首天使不流泪,那位从未代表寇家露过脸的女子,在万众瞩目之下,一次成名。君暮止坐在评审席,笑得一脸邪魅,用寇黎央的话就是妖孽。“小央央,走后门是要付出代价的!”【女主安静沉默,男主闷骚腹黑】【送给都曾经有过梦想的我们】【不虐只暖,这是一篇治愈的玛丽苏】
  • 穹天劫穹天劫雨中小妖|青春她是将军女。五岁那年,源于对金戈铁马的向往,她做出了改变人生的第一个选择,从此女扮男装。她相信,命运可以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十年过去,当她手握霜月,志在千里,却发现原来所谓的命运其实是她命中注定的劫数!--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满生满世满生满世箭疮发作|青春那年秋天,是个下午。我站在宿舍楼上远远的看着班长走了。从教学楼的那头,一直经过文化馆,篮球场,操场,直到不见人影。她退学了,从那以后,我就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再见过她了。有人说后来她找人嫁了,也有人说她把孩子打掉了。”孩子是文远的,你帮我跟你哥说说吧,我的肚子已经有点出来了。“这是班长和我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 再见归程再见归程雍小西|青春本小说以80后的成长轨迹为线索,写出了80后的童年,少年的心路历程和成长之痛,能引起80后对那段回忆的共鸣
  • 生活中的点缀:那事谁不曾有过生活中的点缀:那事谁不曾有过林依溪|青春许美的姑姑拿着一盘切了皮的橘子走了出来不紧不慢的说到“许美!还在找房子呢?”“嗯!我不能一直住在姑姑你这儿吧!”许美愁眉苦脸的。
  • 他心底的小温柔他心底的小温柔一枝扶桑.|青春都知道尽是好学生的联合一中里,有一个痞子,名叫叶逢,到处撩妹,从不负责,家里还贼有钱,连校长都不敢惹这家伙。抽烟喝酒成绩贼拉好,败在他牛仔裤下的妹子数不胜数,可是从不谈恋爱。 有人说一班转来了个女孩子,简直是:“三好”学生,学习好,长得好,家庭条件好。从国外转来的。 叶逢一听,把烟一扔。 “逢哥,你去哪?不是不去上课吗?” 叶逢把头一转:“谁说老子去上课”。 “那你去哪” 叶逢从窗台往下一跃:“找媳妇”。 男主痞帅家里拽×女主软萌易推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