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3章 入学答卷题

走进来,她最先看见的是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中年男人,他微笑着给了个示意握手的动作,笑笑上前做出了回应。男子目光突然落在了邱笑笑手上的疤痕上面,盯着看了很久,一脸疑惑的神情。

“叔叔,我这个疤痕是小时候和邻居家小孩打闹留下的,不碍事。”

“那挺好的。”男子语气低沉的说了四个字,便回到了距离学校大门最近的屋子。走了走,又回过身来看了看笑笑。

阳光洒在她白皙的皮肤上,明亮的双眸,一头黑亮飘逸的长发披在肩上,高挑的身材,简单黑色连衣裙,衣领下方别着一个小巧精致的胸针,漫不经心的往答卷处走着,听到钟摆声,且小跑了几步。

取下背包,一手提着,“咚”“咚咚!”一手紧张的敲了敲,一扇镶着紫色丝绒的门。

“真气派,连门都装饰的这么漂亮。”

“请进!”

她捋了捋头发,轻轻推了一下门,俯身贴靠在门边,微微闭着左眼,一只眼用力睁大来试图从门缝中了解屋内的情况。

“呱哒……”风趁势把门吹开了。

“老师!你好!我是…那个…那个无圆镇的邱笑笑。今天迟到了,真的很抱歉。”紧张的全程紧闭着双眼说完这段话。

没有听到回音,索性慢慢的睁大了双眼,整个房间,一张长方大桌子,两把椅子,并没有学生,只有正中间坐着的一位体态臃肿,眼神里透有几分忧郁气质的老人。鼻梁上一副棕色黑框眼镜,让他看上去更像一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大师了。

大师并没有看邱笑笑,只是让她坐下来,别紧张,给他答卷,即可离开去往别处休息。

邱笑笑心里想着:我没有准备答卷啊,我连问题都没看过啊。

不知所措的走到了椅子旁边,缓缓地坐了下来,把包顺手放在了铺满绒毛地毯的地地面上,两只手交叉的摆放在双膝上,又挺直了腰杆。

站起来,离开了椅子,往前走了两步,对着大师说着:“老师,请问我应该怎么称呼您呢?”大师抬头看了看笑笑,朝她走近了几步,移了移眼镜,一边嘴里嘟嚷着:“太像了,不可能啊……太像了。”这时他的眼里多了一道风景,是被抑制住的泪花。

“您说什么太像了?”

又上前拉住了她的手,看了一眼,慢慢松了开。

“您在看什么?”

“小姑娘,你刚才说你来自无圆镇,是吗?我是这所学校的院长,叫我梦老就好。”握了握手。

“好的,梦老!初次见面,请容许我做个自我介绍,我叫邱笑笑,今年18岁,从小生活在无圆镇,跟着妈妈长大,哦,对了,还有个好朋友叫李寒初。”

“以后,还请您多多指教!”说完就笑眯眯的期待着什么似的,眼睛呆呆的看着梦老。

“你的情况我已经记下了,还记得你进屋我跟你讲的第一句话吗?”

“第一句话?请进吗?”

“不对,后面一句?”

“答卷吗?梦老!其实我…我根本没有准备答案。”

“没关系,我现在为你拟定一份新的试卷,你只需要如实回答。按照心中所想,写下你的第一答案,即是标准答案。”递给了她一张有五个问题的试卷,梦老便离开了。

邱笑笑接过手来,听到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邱笑笑!”

“是李寒初!”

“你怎么会来这里啊?不是大清早就到了吗?李大公子一定是第一个到吧!”

“我来看热闹啊。某人平常那么懒又怎么可能会去翻答卷的答案呢?”李寒初双手插着兜,冷不丁的来了句。

“热闹?别吓我,从我进来你是我见到的第三个人,不算学校对面的天使雕像。”

“天使雕像?你是说我这个天使吗?”

“别贫!就,就学校对面的一对白色翅膀的雕像啊。”

她扭过头去,望着远方,嘴里嘀咕了一句:有白色翅膀的人不是天使吗?”

“手里拿的什么?”从邱笑笑手里抢过了试卷。开始撕扯着,两人争夺试卷,仿佛小时候争抢新鲜玩偶一样积极。

“李寒初,你还我!可别弄坏了,你小心点!”

“这是我的新试卷!”

“我自己都还没看呢。”露出一副觉着不公平的小表情,微微撅起了嘴巴,持续了几秒。

她翻过来正面,全神贯注的紧盯着上面的问题:

“你的父亲伟大吗?”

“生日会让你联想到什么?”

“一年见父母几次面?”

“如果你身负重任,会不负众望吗?”

“假如能拥有超越人类的异能,你愿意付出代价吗?”

同类热门
  • 索妮子历险记索妮子历险记自行者|短篇那些年,喜欢一个人,是欺负她,使她关注你。 那些年,难过的是考试,不是日子。 那些年,喜欢你的,欺负你的,现在都已经过去!
  • 万千星辰执于手万千星辰执于手余笙箫默|短篇他们初次相遇,她是孤儿院的孩子,他是富家继承人,那年的青花,绚烂绽放,青涩的年华,就此开篇。 可,轻易许下承诺,最后竟是不欢而散,他寻了她十年,而她因为种种原因,早已忘了他,等了十年的爱,失了十年的忆,她不再是她,而他也同样不是他了,当再次相遇,是梦一场空,还是星辰归于手?
  • 莫望雪莫望雪暗夜幻灭|短篇,是一个好命的女人,在人生最好的年纪遇到了三个良人,许她一段最是人间好年华。此人尴尬挠挠头,瞥眼望了一眼天空,呃……或许是吧……她,也是一个最为苦命的女人,同时正当好年纪便背负上深重的苦难,沉痛的情劫。年幼时失家,年少时失去最亲的良人,年华正好时失去最爱她的良人,算是真正丢掉这生最难解的一剂情毒。此人眼望着败落的宫院,无言叹了叹气,背手离去。身为邪宫之主,受江湖口诛笔伐刀剑来诛。灭宫,失亲,逼上复仇深渊,最终来,不过是上一辈人的大阴谋,大玩笑而已。于此,眼媚一抖,只想表示摊手,赠一句:“这都什么玩意儿,弄啥嘞?”
  • 疾风剑皇疾风剑皇黑黑感冒啦|短篇一个游戏宅的异世界强者之路,风之剑客的艰难旅程,一步一个脚印的复仇之路,哈撒给,我的剑融入风,消逝于风。
  • 世界著名赏花胜地世界著名赏花胜地东方飞扬|短篇花儿种类繁多、千姿百态,但总有那么一种花,会令你怦然心动,会让你爱不释手。每一个人,都有自己钟爱的花,每一种花,都有适合它们生长的土地。本书将会去世界上最著名的一些赏花胜地,在玫瑰花的城市嬉戏,在樱花的国家驻足,让我们从此徜徉在这些花的世界,流连,忘返……
  • 蚊子与胖子蚊子与胖子夸七|短篇一只有思想的蚊子,一个不会表达的胖子,在一个孤寂的夜里,他们的相遇注定不会平凡。
  • 肉松饼肉松饼Jansee|短篇脑子的东西太多,想说写写看,我写的挺开心的,希望你们也看的开心。
  • 脑洞演绎法脑洞演绎法茅乐后|短篇意识是散落在宇宙中的沙粒,每一颗沙粒都有可以意象出宇宙可能呈现的模样,只要你脑洞够大,够胆。
  • 桃之夭然桃之夭然雅归|短篇坐拥万里河山,不及你回眸一笑。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一梦一华年,梦里物事梦中人非。愿我以三生三世,换你情缘相系。
  • 寂静中聆听寂静中聆听刘汉立|短篇本书记录了小事记,从那些记忆深刻的小事情中体会到的真实感情,让读者置身其中深深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