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5章 结局

麦芽糖开灯,看一下时间,说:“十点了,时间不早了,小月,你回去吧!”

卢洲月:“……这么快就叫我走,我屁股都还没坐热,我想在你家多呆一会。”

麦芽糖:“我准备洗澡睡觉了。”

卢洲月:“睡那么早!”

麦芽糖:“你又不是我在古代生活了那么久,早睡惯了,这个点就犯困了,时差倒不过来了。”

卢洲月:“也是。我在现代生活了那么久,反倒习惯晚睡了。”

麦芽糖:“你也不要太晚睡,早点睡,知道吗?”

卢洲月:“好。玩了一天你也累了,行,我回去了,你洗完澡赶快睡觉。”

麦芽糖:“嗯好。明天再见。”

卢洲月:“嗯,明天我过来找你。”

麦芽糖:“好。”送他出门。

明天来临,卢洲月开车去麦芽糖家接她出门。

说带她去他家,见一下他家人。

麦芽糖问他:“你家人还记得我吗?”

卢洲月说道:“不记得了,你和他们要重新认识。我跟他们说我有了女朋友,带你去见一下他们。他们不知道有多惊讶,说我怎么突然铁树开花了!”

麦芽糖:“为什么咧?”

卢洲月:“你觉得咧?我怎么可能会交女朋友,我可是一直在等你回来。”

麦芽糖几不可微地弯起嘴角。

卢洲月:“我家里人就老说我怎么不交女朋友啊!他们都要怀疑我性取向了。我一说我有女朋友了,以至于他们惊讶得不行。”

“哈哈。”麦芽糖听着想笑,摸摸卢洲月的头,“辛苦你了。”

卢洲月摇摇头,眼里满满都是麦芽糖的倒影。

去到卢洲月家,他家是一栋别墅。

在古代有豪宅,在现代也有豪宅。

麦芽糖心里嗟叹一声。

卢洲月带她进去,去到大厅,卢洲月一家人早坐在沙发等着卢洲月带女朋友回来,就想一睹卢洲月女朋友的芳容,看看是何等女子能收了卢洲月。

卢洲月带麦芽糖站在他家人面前,说道:“爸妈、哥、嫂子,她就是我女朋友。”

卢洲月家人立马上前跟麦芽糖打招呼:“你好啊,不知你叫什么名字呢?”

麦芽糖回答:“我叫麦芽糖。”

麦芽糖看着站在她面前的卢映泉、张婉怿、卢望月、诸忟念他们,看着他们生龙活虎的再活着了,眼泪再一次忍不住流下来。

卢洲月家人都慌了:“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麦芽糖擦擦眼泪,笑笑说:“没,不知为什么我看到你们就觉得很亲切,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

卢映泉说:“我感觉我看到你也觉得很亲切。”

“是啊,我也有这种感觉。”其她人纷纷说道。

“看来麦芽糖你是个感性的人啊!”卢洲月嫂子诸忟惗道。

“我也是个感性的人,感性的人都很善良,对吧?”卢洲月老妈张婉怿也道。

“是的。”卢洲月老爸卢映泉回答她,“麦芽糖,你赶快来坐下。”卢映泉拉麦芽糖坐下沙发。

卢望月端来茶水给她。

然后众人对麦芽糖来了个轰炸式地一串串问题。

张婉怿:“麦芽糖,你是怎么跟我们家洲月认识的呢?”

卢映泉:“麦芽糖,你是怎么跟洲月在一起的?”

诸忟惗:“麦芽糖,你今年多大,年纪比卢洲月大还是小?”

卢望月:“麦芽糖,你跟卢洲月在一起多久了?”

麦芽糖来之前跟卢洲月排练过,她对答如流地回答:“我和卢洲月是在武馆认识的,我去武馆学双截棍,看到他玩双截棍很厉害,就让他教我,我们渐渐有了情愫,就确认交往了。

我今年二十岁,卢洲月比我大五岁,我们在一起没多久,交往了一个星期,但我们彼此觉得,第一眼看到对方,冥冥中有种无法说明的熟悉感,感觉我们就好像是上辈子就认识了,今生再续前缘。”

卢洲月家人:“哦,原来你们是在武馆认识的,难怪穿着打扮一样,就像情侣装一样。你们能有这种感觉,说不定上辈子真有可能也是一对情侣。我们和你都觉得对方看着亲切,说不定上辈子也有可能真是有什么洲缘。”

“嗯,很有可能。”麦芽糖笑着点点头。

接下来卢洲月家人就招待她去吃饭,一家子人热情的不得了。

卢望月也没有上辈子那么高冷,多了几分亲切。

卢洲月家人挺喜欢麦芽糖的,她在他们面前流下一泪,觉得她是个性情中人,加上看着她真的蛮亲切,对她很有满意之色。

让卢洲月多带她来家里玩。

之后麦芽糖常去卢洲月家,和他家人越加亲近。

卢洲月还带她去他家的快递公司看看,带她去看了前世镖局的镖师大伙们,麦芽糖看到了好多张熟悉的脸孔。

卢洲月说镖师大伙的名字和前世一样没变。

她没有上前打招呼,毕竟大家今世已经不记得她了,知道他们安好就好。

卢洲月家人原本觉得卢洲月和麦芽糖交往不久,不会打算结婚那么快。

谁知卢洲月和麦芽糖都做出了决定,说要结婚了。

卢洲月家人都惊了,这不是闪婚吗?

卢洲月和麦芽糖坚决说要结婚,说确认对方就是自己今生的伴侣。

在卢洲月家人看来,两人是闪婚。

在卢洲月麦芽糖心里,两人相爱了一世,在古代时两人分离那么久,没有在一起,在现代只想尽快结成伴侣。

那时候麦芽糖和卢洲月觉得不急,经历了那么多,分离了那么久,两人觉得很急了,一刻都不想再耽搁。

卢洲月家人也就有点惊而已,他们同意了这门婚事。

他们看得出来卢洲月很爱麦芽糖,两人是真心相爱,想到二儿子好事也将近了,卢洲月爸妈每天笑呵呵。

一家子洋溢着喜气的氛围。

麦芽糖和卢洲月在一个月后共结连理,走进婚姻的殿堂。

麦芽糖是孤儿的事卢洲月知道,在前世的时候麦芽糖跟他说过,他当时就很心疼她,这份心疼没变过,他要给麦芽糖一切最好的。

卢洲月家人得知麦芽糖是孤儿,也很心疼她,一家子人对她很好,让她感受到亲情的温暖。

麦芽糖和卢洲月家人相处温暖和谐。

麦芽糖卢洲月没忘记在古代时两人说好的开家武馆一起打理武馆的约定。

在古代时没有实现,在现代一定要实现。

两人婚后立即开了家武馆,教小孩子、青少年学武术和双截棍。

两人在武馆里不会有半点亲密的动作,像平常人一样交集,绝不会在馆里的学徒面前有失礼节,严行律己,树立规范的形象。

两人时而互相切磋武术和双截棍,为馆里的学徒们做榜样。

每个人学东西,自然有聪明的,也有愚钝的,有些人很快就学会,有些人要靠后天练习。

学得慢的有些人就会感到挫败。

卢洲月麦芽糖两人耐心教导,鼓励他们,给予他们信心,他们一学会了,就及时地送上赞赏,令他们感到温暖。

两人作为馆长,又是教练,可严可柔,可亲又可敬,深受每个学徒的喜欢。

就连家长也喜欢这样的导师,很多人都把孩子送到麦芽糖卢洲月开的武馆学习武术。

两年后,麦芽糖和卢洲月两人去大蜀山看了流星雨。

这次的流星雨还是双子座流星雨,恰好是在麦芽糖的生日6月16日这天来临。

而卢洲月什么时候生日什么星座,麦芽糖当然早知道,他生日是2月7日,水瓶座。

两人对彼此一切都很了解,要是去参加什么情侣对答比赛,准能赢。

多年后,大街上有一武术表演。

一男一女头上戴着头巾,穿着武馆道服,手里拿着双截棍,站在舞台上,甩着双截棍,展示着武术

前面还站着四个小孩,同样的武馆道服,头上戴着头巾,手里甩着双截棍,分别展示一番武术。

四个小孩,有两个是男孩,有两个是女孩。

有一个男孩女孩跟台上的大人一男一女长得很像,另一个男孩女孩就跟台下的一对大人男女长得很像。

台上的大人一男一女就是卢洲月和麦芽糖,跟两人长得像的小男孩小女孩就是两人的女儿和儿子,女儿名字叫卢槿月,儿子名字叫卢溯月,女儿今年八岁,儿子今年六岁,女儿是姐姐,儿子是弟弟。

另两个小男孩小女孩是台下一男一女卢望月、张忟惗夫妻的儿子和女儿。两人儿子名字叫卢年月,女儿名字叫卢岁月,儿子今年十岁,女儿今年七岁,儿子是哥哥,女儿是妹妹。

卢望月和张忟惗夫妻的儿子卢年月是四个小孩当中最年长的,是几个小孩的大哥哥。

夫妻俩也送了自己儿子和女儿去弟妹家武馆学武术。

四个小孩长得呆萌可爱,耍起双截棍又有一股狠劲,小小年纪,双截棍耍得很溜,武术展示得很精彩。

引得台下观众一片叫好,鼓起热烈的掌声。

看着这些小孩,有些人也想回家造娃去了,有些父母也打算送自己儿子女儿去武馆练武术,当即问清楚报名方式,打算报名。

武术表演结束,洲糖夫妻牵着自家女儿儿子回去,望忟夫妻也牵着自家儿子女儿回去。

两家人说说笑笑地走着。

高颜值夫妻高颜值孩子,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

《完》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仙来后到仙来后到墨妍湮|古言【出版精品频道】【出版名为《太傅大人要冷静》】京城最著名的算命先生王半仙忽然忘记了一切神棍理论,相信科学,不想再当神棍了。偏偏有些中二的太子太傅颜大人将她抓了起来,非要她算命,算的还是当今圣上什么时候驾崩!太傅大人,你这么可怕皇上知道吗?更了不得的是,她后来发现,太傅大人大概不是想当皇帝,而是想当太上皇!“大人,祝您早日当上皇帝爹,赢得皇太后,掌握天下权,走上人生巅峰!我……走了!”
  • 醉卧王爷怀醉卧王爷怀落清欢|古言她是穿越而来的特工,她是为爱而亡的淮南王王妃李素罗!哎呀!要不要这么劲爆啊!刚穿过来,就被前身下了药的王爷残暴对待!对着身为战神的王爷仇恨的目光!再看看伪白莲花的堂妹同侍一夫的局面!李素罗不禁长叹呀!这个次第好生不好解呀!
  • 宫主大人的农家小媳宫主大人的农家小媳逍遥|古言一朝重生,她成了洛庄的小农女沈依,无父无母家中只有一个眼瞎腿瘸的奶奶和一个自闭症非常严重的弟弟 家里的一亩三分地还被叔伯抢占,一家三口已经到了快饿死的边缘 民以食为天,她不得不放下身段,先谋生 她懂医识药,先做了毒药施给恶人惩处一番,再让他们拿钱换解药,一举两得可泄愤又可养家 那日她上山采药却拖回一个活死人,原本想要养着当苦力却不料他只有缚鸡之力 沈家不养吃白饭的,他能动便逼着他砍柴,挑水,洗茅房 谁知养了小半年的”苦力“尽是个宫主大人 她只是个平平无奇的小村姑,可不敢与宫主大人扯上关系,自是一别两宽,谁也别惦记谁 可偏偏人家宫主不依,洗一洗,捆一捆,直接带上万凌涯灵度宫 并且霸道的宣称她从此便是灵度宫的宫主夫人
  • 千年绝恋:妖王殿下伏爱记千年绝恋:妖王殿下伏爱记L秦黎|古言一眼相见,恍若隔世重逢,千年之前的相遇,轮回了千年之后,谁还记得谁?【本文纯属虚构】
  • 冠宠皇后冠宠皇后玉柔|古言“对不起,我应该早点找到你的。”“傻姑娘,现在一点都不晚。”“这一世,我不会给任何人伤害你的机会。”“嗯,我相信你。”
  • 小公主她很甜很软糯小公主她很甜很软糯木头兮|古言“什么都可以做?”“我,我都可以……”第一次见面,小姑娘簌簌发抖跪在他的马下乞求他的收留,他一时兴趣,将她带回自己宫中。数暖不曾想,一夜之间,自己会从亡国女奴蜕变成那位权倾朝野的王爷唯一的眷宠。 晟千墨将少女豢养在身边,宠她,呵护她,疼爱她,给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和至高无上的身份地位,让她可以打着他的名号肆意妄为,无所不能。 后来她一不小心惹恼了他,逃之夭夭,被他连夜逮回:“小东西,别忘了,我给你的一切,随时都可以收回。” 她那时被他惯得翅膀早硬了,听到这话气得咬牙切齿,“行啊,有本事把我肚子里的宝宝也收回去!” 禁欲系晟叔叔X软绵绵小萝莉。【推荐我的甜宠新书《娇宠弃妃:太子殿下,悠着点!》
  • 墨香娇娘子墨香娇娘子云上锦鲤|古言下林城城主一家被朝廷抄家了,剩个小女娃寄养在农门家里,整日打骂做尽差事,几乎是拔了毛的凤凰变成鸡了。可惜啊可惜!白嫣就是这只脱毛凤凰,虽然狼狈,但凤凰到底是凤凰,素手搓衣煮饭打扫,又有何难?不光如此,她还要白手起家,名利钱财双双收来。看到底是那些娇生惯养的野鸡厉害,她这只脱毛凤凰厉害!
  • 佛系王妃不寻常佛系王妃不寻常赫莱希|古言坊间传闻,秋霜是位姿容绝代的青楼花魁,从来只结有缘之人,就连风流倜傥的晋王殿下为她一掷千金,甚至荒缪地在太后面前求娶,都未曾有所动容。 因为当事人咬牙切齿地解释: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这无良殿下的套路! 某人却表现得十分无辜: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派她去了趟南城,结果把心落在了某处,坑她应下一纸婚书,结果初恋不好对付,许诺一生一世母凭子贵,结果一言不合就带球跑路…… 终有一日,某殿下将人禁锢在墙边,咬牙切齿的狠戾低语:早知相思如此苦,本王定不会轻易放过你! 【自带招黑体质的女主VS总在搞事情的男主】 全文甜虐各半,双洁,认真恋爱,认真搞事 欢迎入坑~
  • 佛系小娘子佛系小娘子秦绾|古言坑爹的穿越了还不带丝毫记忆?初来乍到就被丈夫嫌姨娘虐?呵,且看她如何佛性的见招拆招。相府日常篇,某相爷:住这可好?某娘子:行,随便,都可以。某相爷:吃这可好?某娘子:行,随便,都可以。某相爷:爱我可好?某娘子:行,随便,都可以……emmm貌似哪里不对劲?!某娘子:“咱们可是约法三章的,你可别违约!”某相爷:“本相就是要违约又如何?”
  • 锦绣宠妃锦绣宠妃洛云痕|古言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可她偏不,不仅嫁了个残废毁容,还要与他生死相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