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2章 跑路(大结局)

莫贤口中的包厢并非酒楼那种,而是一个特殊的看台,面积不大,可容十来人,布置精致,两面有屏障,前面有护栏。

跟随魏寒的人太多,没法全部进入,仅有卓老怪和陈令铭跟着,都站在魏寒身后,晓汐的身份比较特殊,也跟进了看台,坐在魏寒身边。

至于吴言宁派过来的郑队长等人,则待在屏障两侧。

莫贤吩咐丫鬟上了一些美酒和果子,挥手让她们下去,转向魏寒,微笑问道:“伯敬公子,这距离和高度还好吗?”

魏寒尚未搭话,狄有德哂道:“伯敬公子只是不会武功而已,又不是瞎子,怎么会看不清?”

莫贤翻着白眼:“我说狄老弟,你今天干嘛总跟我犟吧?”

魏寒赶紧道:“位置挺好,不仅能看到擂台,还能看到对面观众的反应。”

各自落座。

格斗赛尚未开始,喧哗声却越来越嘈杂,叶司微微皱起眉头,显然有些不适应。

魏寒却心中大喜,因为久久无法加速的真气再度自动运转起来,且愈来愈烈,看来这种嘈杂的大场面也是特殊环境,忍不住轻叹:“早知道格斗场气氛这么好,应该多来来才是。”

狄有德的神情和魏寒差不多:“伯敬公子真喜欢这种气氛?”

魏寒点头:“虽然有些吵,但非常兴奋,总想站起来欢呼。”

顿了顿,问道:“格斗什么开始?有没有热身赛什么的?”

这个问题由莫贤来回答:“不叫热身赛,应该叫热场赛,参与的斗士都是各种死刑犯或者是战场上的俘虏,第一场是单挑,第二场是群架,至死方休。”

莫贤说的轻描淡写,脸上甚至没有任何波动的情绪,可见他根本就没有将参与热身赛的斗士的生命放在眼里,予人冷血无情的印象。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莫贤才能在这里混的开。

程雨灵虽然有个女汉子的称号,但终究是女孩儿,听到至死方休的时候,眉头微微皱起,显然不是很舒服,她以前甚少看格斗赛,就算看,也是点到即止的那种。这次是魏寒邀请,又有叶司在一旁作伴,她实在不好推辞。

叶司和晓汐两人的神情看上去也都不是很好,但魏寒心中却是颇为不屑,这种场面对这两个小娘皮来说,只是小儿科而已。

蔡老三打着哈哈:“死刑犯死有余辜,至于外国的俘虏嘛,没有被赎回去,就是吃闲饭的,还得随时防止他们造反,能死在格斗场也是一种造化。”

狄有德问道:“打胜了有没有什么奖励?”

莫贤笑道:“当然有,胜一场有大鱼大肉,胜五场能换单人牢房,胜十场有女人,连胜十五场能换自由。”

魏寒大感意外:“十五场就能换自由?无论犯了什么罪都行吗?”

莫贤很肯定地点头:“无论什么罪都行,只要十五场胜利,不过要连续的胜利。我关注城外擂台这么多年,只见过两个成功的例子。”

陈令铭叹道:“有成功的例子就是好事呀,让大家看到了希望,打的时候肯定会拼老命,场面精彩在所难免。怪不得擂台赛这么吸引人,这么多座位都能坐满。”

蔡成行呵呵笑道:“要赚钱嘛。”

魏寒悠悠道:“赚不赚钱倒在其次,说的我都想上擂台……说到底,我也是俘虏嘛。”

此言一出,众人都不知道怎么接话。

莫贤最先反应过来:“伯敬公子可是越国的贵客,俘虏之言实在不合适。”

大家纷纷出言附和,就算是狄有德也不例外。

至于卓老怪和陈令铭则是一言不发,神色非常严肃。

魏寒笑了笑:“我只是随便感慨一句而已,大家别这么紧张……对了莫老板,我听蔡三说有个十八岁的狠角色,已经连胜了九场,今天会不会出场?”

蔡成行也很好奇,巴巴地看着莫贤。

莫贤笑道:“那小子姓萧,场子里的人都叫他萧老虎,也称小老虎,因为他的动作就像老虎一样迅捷和凶猛。他今天不仅会出场,热场赛也会参与呢。”

蔡成行疑惑道:“像小老虎这种选手,也参与热场,是不是有些冒险?摆明浪费力气呀,到了正规赛岂不是很吃亏?场子的管理是不想让他连胜十五场吧?”

莫贤摇头:“还真不是管理决定的,是小老虎自己要求的,他说要保持状态。”

说话间,有个中年人跳上了擂台,正是主持人,观众们都欢呼起来。

主持人熟练地压压手,等欢呼声稍微降下去一点,才扯着嗓子喊道:“下面开始热场环节,还是老规矩,一场单挑,一场群架,不死……”

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了一下,而观众们都很默契,扯着嗓子接上:“不休!”

看着那些面红耳赤仿佛打了鸡血一般的观众们,魏寒暗自感慨不已,若论内部斗争,什么生物都比不过人类。

“第一名选手,正是大家非常熟悉的……小老虎!”

主持人刚吼完,一个十八九岁、壮如牛犊的黑面小伙子轻松跃上了擂台,手腕上缠着绳索,脚上绑着铁链。

“小老虎!”

“小老虎!”

“小老虎!”

观众们的反应越发热烈,大喊个不停,其中有不少挥着票据的赌客,看样子是压了萧老虎,所以各位的狂热。

小老虎仿佛没听到周围的欢呼声,酷酷地站着,眼神冰冷之极,宛若死神,他这种状态让赌客们非常安心。

蔡成行啧啧道:“好重的杀气啊,我对上他的话,估计撑不了十招!”

狄有德奇道:“蔡公子为何如此谦虚?”

蔡成行摆了摆手,淡淡道:“这叫自知之明,论品级,我或许高过他。但我没什么经验,从来没有经历过生死场面。”

莫贤竖起大拇指:“蔡公子能说出这番话,已经相当了不起,非同一般浅薄之徒。”

“小老虎的对手……来自宋国的高手,军中狠人……”

这个高手应该是头一次出场,所以没有引起太大的动静,所谓军中狠人只是客气的说法,其实就是俘虏。

然而主持人都还没介绍他的姓名呢,异变突起。

小老虎眼神发出嗜血的光芒,身形一晃,眨眼间就来到宋国高手身边,一拳轰出。

砰!

宋国高手猝不及防,胸口当场被打了个结实,倒飞的过程中鲜血狂喷,重重跌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之后再没动静。

“咦……”

“唔……”

“好!”

观众们只稍稍愣了一下,然后爆发出热烈的叫好声。

“小老虎,胜!”主持人赶紧宣布。

小老虎仍然酷酷地站着,不过他抬起头来扫了一圈,扫到魏寒等人那个台子的时候,目光好像稍微停留了一下,然后又底下头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魏寒觉得小老虎刚才在看他,还带着无尽的杀气。

蔡成行轻轻鼓掌:“精彩啊!”

魏寒略一点头:“确实挺精彩,但主持人还没喊开始,直接就能开干吗?”

莫贤笑道:“这就是城外擂台的特点,完全不计手段的,有时候在台下都能干起来,观众们都不在乎的,只要打的激烈就行。”

此时,主持人扯着嗓子继续:“下面开始群战。黑方,小老虎领衔,白方,张一烈领衔。大家准备好了吗?”

观众们呼声再起。

看来这个张一烈应该也是个老鸟,因为有不少观众在叫他的名字。

黑方和白方的人马陆续登上擂台,每边都有三十几个,都拿上了武器,五花八门,不过他们都拷着脚链,所以不必担心。

擂台足够大,容纳了六十多人,还显得很宽松。

在观众的呼喊声中,主持人骚骚一笑,举起右拳,然后重重挥下:“开……”

“始”字还没说出口,异变又起。

小老虎接窜到主持人身边,双手把他举起,抓着他的双腿用力一撕,当场把他撕成了两块,喷发出漫天的血雾。

“喔……”

观众们都骚动起来,显然没想到会发生这么一出。

“造反了,造反了,赶紧上,镇压,镇压!”

前方负责安保的卫队长怒火滔天,招呼手下们冲上擂台。

张一烈大喝道:“兄弟们,自由的时机已经来临,给我冲!”

台上六十几个人纷纷扯开自己的脚链,来了一波反镇压,将安保卫队压着打。

刚才被小老虎击下擂台的宋国高手突然跳起来,狞笑着用掌刀劈死两个卫兵,然后来到小老虎和张一烈身边,和他们并肩作战。

更古怪的是,观众席上也有暴动,四个角落各有一队黑衣人,抄起刀子就是一顿乱砍,将观众们砍稀里哗啦,血流成河。

这摆明是有预谋的,里应外合。

观众们这才发觉大难临头,争先恐后地往大门处挤,但是人太多,越来越混乱。

这场子完了!

魏寒既兴奋又害怕:“这到底怎么回事?现在该怎么办呀?”

莫贤还算冷静,沉声道:“这是有预谋的反动,还不知道有多少敌人,咱们得赶紧出去。”

狄有德和蔡成行点头附和。

哪知道在外面站岗的郑队长突然大喝道:“兄弟们,这是岐国的萧伯敬搞出来的阴谋,还好大公子早有防备。大家随我宰了他。”

所有人都盯着魏寒。

魏寒:“……”

陈令铭和卓老怪对视一眼,眼中都闪着狠厉的光芒,悄悄来到魏寒的身后,做保护状。

叶司和晓汐紧紧靠在一起,没叫也没闹。

“各位,我真的莫名其妙啊!”

魏寒当然知道这是吴言宁那个鹰派想趁机杀人,但此时他只能装无辜。

两息之后,郑队长带人杀进了包厢,看到魏寒之后,直接砍过去,没留丝毫的余地。

陈令铭和卓老怪赶紧顶上去:“郑队长,这其中会不会有误会?”

郑队长哼道:“误会个屁……兄弟们,这两个也不要放过。”

大战开始。

还好卓老怪和陈令铭都是硬点子,挡住了郑队长等人的第一拨强攻,但是对方人数太多,被压制是迟早的事情。

郑队长稍退几步,大喝道:“莫贤、狄有德、蔡成行,你们几个在干什么?还不帮忙拿下这伙岐国狂徒?”

莫贤、狄有德、蔡成行都不是蠢人,知道这是吴言宁故意的,就算没有这场变故,魏寒应该也逃不了被杀的命运,所以吴言宁才放魏寒出城,而这场变故刚好给了借口。

“我草你大爷,想冤枉我就明说。老子就算是摔死,也不给你们杀!”

魏寒大骂一声,爬上栏杆,往前一跃,结结实实地摔在人群中。

“公子!”

“伯敬公子!”

晓汐和叶司趴在栏杆上大喊。

魏寒管不了那么多,趴着往前钻,脱掉外袍,扯掉发簪,把头发劈散,然后站起来,死命往大门口挤过去。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越国肯定会派军队来镇压,必须尽快跑路,否则只有死路一条,以为吴言宁摆明了冤枉自己。

陈令铭也跳了下来,全力搜寻魏寒,但就是搜不到,因为场面实在太过混乱。

郑队长顶住卓老怪攻势的同时,大声吩咐手下:“赶紧去去几个兄弟关闭大门,千万不能让萧伯敬跑了。”

手下有些犹豫:“队长,现在这么乱,若是关上大门,会死很多人的。”

郑队长吼道:“就算死光,也不能放走萧伯敬。”

此时魏寒已经快接近大门口,灵机一动,猛吸一口真气,大喊道:“晓汐师姐,叶司师姐,给我拦住姓郑的,等聂师到来,定要让他们尝尝咱们罗刹教的厉害。”

晓汐:“……”

叶司:“……”

这时候,她们方知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郑队长听到魏寒的喊声之后,脸色变得凝重无比,盯着晓汐和叶司,冷冷道:“好哇,原来二位都是罗刹教的妖女,给我上。”

晓汐和叶司不得不出手。

陈令铭顺着魏寒声音赶过去,刚赶到的时候,腰部就受了一记猛击,实在有些顶不住,喷出一口鲜血,接着后心被匕首抵着。

“朋友何人?”小命被别人捏在手里,陈令铭不敢轻举妄动。

“是我!”魏寒的声音响起。

“公子?你这是干什么?”

陈令铭不解魏寒为何如此做,更不解魏寒的实力为何如此强劲,虽然是偷袭,但仅仅一招就能让自己受重伤,可不是闹着玩的。

“别叫我公子,我不是萧伯敬,我是魏寒。”

魏寒叹了一口气,淡淡道:“我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回事,但我必须趁机逃走。陈令铭,拿出你的侠义心肠来,告诉我,我祖母是否还活着?”

陈令铭没有回答,反问道:“你的武功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强?”

魏寒如实回答:“偷偷练的……告诉我,我祖母是否还活着?”

陈令铭继续问:“晓汐和叶司真是你师姐?罗刹教的?”

魏寒还是如实回答:“她们确实都是罗刹教的,但我不是,她们给我催眠,想借助我的岐国质子的身份做一番大事,我顺势做戏……告诉我,我祖母是否还活着?”

陈令铭神色数变,最终叹了一口气:“你的祖母……确实去世了。”

魏寒闻言,脑中顿时变得一片空白。

匕首落地。

陈令铭趁机挣脱,但是没有反击,就那么淡淡地盯着满脸悲痛的魏寒。

魏寒回过神来,看着大门口:“陈大哥,假质子的把戏到此为止。越国在耍手段,而岐国也在耍手段,我都明白的,你不用否认,卓老怪想杀我嫁祸给越国,是不是?”

陈令铭沉默不言,似是默认。

魏寒咧嘴一笑:“陈大哥,这几年唯一值得开心的事情,就是你能跟在我身边保护我,接下来日子还望您保重,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以你现在的状态,拦不住我的。”

陈令铭苦笑:“我没想过拦你,走吧,越远越好……后会有期!”

魏寒点点头,就算转身而去,从容挤出大门口。

出来之后,魏寒看着远处的山群,看着灰暗的天色,心中涌起无限的斗志。

他知道,迟早有一天,他会回越国,也会回岐国。

到那时候,所以的事情都会变得不一样。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枭入江湖枭入江湖文神太子|武侠没落公子归还易筋经反被诬赖,被废去武脉。 跳崖后成为鬼魂附身于他人身上。 由此开始了新一轮武林故事。
  • 无赖小三无赖小三需辩|武侠一个捕头的儿子,家传的三流内功,一个捕头教出来的极品无赖。刀光冷冽,剑光闪烁,一个无赖的极品混成史,对江湖来说的一个大灾难。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坑蒙拐骗只是小道,是敲闷棍,踢寡妇门,绑架千金,那些也是小事。我们要做更牛的无赖,翻圣地楼阁,敲武林盟主,偷魔教秘典,下药圣女,打劫大侠。*******************************************小三语录:干坏事都不是自己的意思,都是被逼的。小三语录:我说的话你也信,你真是个好人。
  • 笑傲之剑宗风清云笑傲之剑宗风清云往昔太多愁|武侠天资奇高,一代宗师风清扬为之愕然,替师收徒,赐名风清云。华山剑气二宗之争刚刚结束,少年长老坐镇华山,重振五岳首岳之威名。仗剑行江湖,九剑走九州。华山风清云,首岳云台峰。
  • 请叫我帮主请叫我帮主吕纯风|武侠什么是帮主? 是一言天下惊,众人皆服,还是纵横江湖,权倾天下? 前世的游戏系统加身,燕无忌可以召唤游戏里的人物,也可以获得游戏里的神兵绝学。 我是燕无忌,天地会帮主,我将无忌天下。
  • 江湖之雌雄剑江湖之雌雄剑浅花疏影|武侠义者无敌 何为义者?所言义者,则有三。 正义,道义,情义。
  • 浪客剑子浪客剑子赏金客|武侠北宋末年,朝政腐朽,奸臣当道,大宋王朝北方疆域民不聊生,不断发生各种小规模起义,北宋政府顾此失彼,无力全力清缴,遂发布悬赏令,为各种等级的罪犯明码标价,引得民间出现了一批专门捕捉悬赏犯为职业的悬赏客。
  • 逆鳞道天逆鳞道天我是近月|武侠龙属于虫类,可以驯养、游戏、骑它。然而他喉咙下端有一尺长的倒鳞,人要触动它的倒鳞,一定会被它伤害!他本应生活在爹娘的怀抱中他本应前路无忧继承门主之位但是却被一场正邪派的纷争卷入其中从此改变他的命运踏上复仇之路!
  • 不谓侠客行不谓侠客行妖血兮|武侠少年苏白从山门中踏入江湖,身为“太虚剑派”最后一名传人,他的任务就是将门派传承下去。
  • 魔幻青云魔幻青云一魔尊一|武侠废话不多说,继续给童鞋们我来了。。。小二瓜子伺候,,,,
  • 江湖大高手江湖大高手三横三竖|武侠在这个风起云涌的江湖之中,方浩随身带着武林秘境,仗剑走天涯。